主角是机械文明的小说_有有黄的小说细节越细越好

Chapter 42. 夜晚时分,公寓内。
从浴室走出,方巧欣用毛巾搓了搓湿漉漉的头髮,迈步走向梳妆台。而林婕妤则依旧坐在电脑前「哒哒哒」的敲着键盘。
「所以……妳把巧克力送出去了?」挑了挑眉,方巧欣走到她身旁,语气有几分玩味。
手指敲动的动作蓦然停下,林婕妤顿了一顿,然后装作没事的继续敲起了眼前黑色键盘。「……嗯。」双眼依旧直直盯着电脑,她有些尴尬地应了一声。
「他有说什么吗?」微微侧头瞥了她一眼,方巧欣拿浴巾擦着头髮,语气很淡。
「他说……很好吃。」微低下头,林婕妤开口,双颊染上了一点红。
不过,不晓得他收到的时候心里是怎么想的?其实她心里很忐忑却问不出口。对他来说,她应该、不会是跟那些人一样的花痴吧……
放下毛巾,方巧欣扬眉,然后拿着吹风机吹起了湿漉漉的长髮。这小子倒不错嘛,看来是不久后就可以送入洞房……她是说交往嗯。倒是这让她想起,最近似乎有一个挺重要的日子……「我说妳啊,何育清的生日不是快到了吗?」想起前阵子似乎听她说过他的生日是二月十八,她看看时间似乎也是差不多了,「何不趁着那时候告白算了?」斜睨了她一眼,她开口笑问。反正他也喜欢小妤嘛,直接告白不就皆大欢喜了吗……还是要去怂恿何育清?毕竟依林婕妤那个性她肯定会说──
「欸、告白?什、不不不行啦!」忙转过头去看向她,林婕妤先前佯装的淡定全数破功,语气有些激动了起来。告、告白?……她怎么可能说的出口,也根本还没有做好準备……
而且育清对她应该不可能……要是、他们以后连朋友也当不成怎么办?
「为什么不行?」方巧欣淡定的抬眸反问,「妳又确定他对妳没意思了?就算真没有,妳也知道他对妳的态度并不会有任何改变、不是吗?」扬了扬眉,她开口,声音依旧是直得令林婕妤不住一愣。
其实当然她是大可直接跟她说何育清喜欢她之类等等的──不过说出来了又有什么意思呢?不让他们自己去跨越那道门槛,有些东西是永远也解不开的吧。况且他们对方都明显到旁人都已经知道了,自己却一点也没有察觉还真是不可思议……这或许就是所谓的「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吧?
「可是……」林婕妤欲言又止。她心里当然有个底,也想过要说出口,但是心里还是很犹豫……
「还是说,妳还是会怕?」放下吹风机,方巧欣抓了抓头髮,侧头淡然望向她。
林婕妤又是一愣。
「那些我都知道……」叹了口气,她起身拿起衣服欲走进浴室,语气有些无奈,「但是,至少也要让我做好準备啊。」
──她确实是怕。她怕知道那个结果,她怕说出口之后就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了。
地球上有五十多亿的人口,能和一个人在某个巧合相遇是一种缘分,能够相识已经很是难得,要和自己心动的那个人相恋……又该是多么微小的机率。
如果能够拥有勇气就好了。
如果她能不那么懦弱一点、如果能够有向前跨出那一步的勇气……她是不是,就能多给身边的人一点回报了?
歛下眸,她如此想着。
☆ ☆ ☆
何育清的生日是所谓水瓶座的最后一天,或许正是因为如此而让他拥有了水瓶的理性和双鱼的温柔──虽说星座不过是个笼统的统计学,不过就这么套用在大部分的人身上倒也是挺有趣。
不过基本上他的生日是鲜少人知道的。他一般不怎么会提及有关自己的事,林婕妤会知道也是因为有特别问过,因此今天的社办依旧是如往常平静的苦闷练习。不过何钰芯、范佑轩、江玮恩和林婕妤等人已经约好了要替他庆祝了,蛋糕什么的自然是由他的神厨好友大妈一手包办。
而何育清本人在听到邀约时自然也是有推却的,毕竟他一直都觉得自己的生日并不是那么重要。不过由于妹妹何钰芯的态度十分强硬,他也只好无奈接受了。
「凭什么要失望,藏眼泪到心脏。往事不会说谎别跟他为难,我们两人之间不需要这样,我想……」
何育清唱的是歌手林俊杰的新歌《修练爱情》,悠缓温柔的抒情歌带有淡淡忧伤,被他温和嗓音唱起来更显细腻柔煦。
而高中有所谓热音发表会,他们大学自然也有,且是更加盛大。距离那场发表会只剩下两个月,也因此最近陈靖宏又开始严苛了起来。
中场休息的时候众人几乎都累得瘫成了一片,尤其林婕妤还直接地趴了下去补眠,似乎很是疲倦的模样。
「怎么这么累?」见她难得这样疲惫,何育清忙上前关心询问,「昨晚又没睡好吗?还是又熬夜了?」在她对面坐下,他支头望着她担忧地问,语气含带了些无奈。
闻言,林婕妤依旧是趴在桌子上,没有抬头看他。轻摇了摇头,她呜咽了一声,有些无力的开口:「我需要午睡……」闭着眼,她有些含糊地应了一声,然后便是沉沉睡去了。
这么说来,每天中午都这样似乎是真的挺耗体力的啊……望着她的睡颜,何育清默默想着。虽然这对他来说影响不大,不过他记得她的身体确实是不太好的。
「啊啊啊苏毅欣那小子居然有女朋友了!」社办正安静着,那边周丞央倒突然拿着手机开始鬼吼鬼叫了起来,「小恩恩妳看,超正的啦──!」脸上的表情已经不知是忌妒还是羡慕,他拿着手机拼命大吼着。
「哦哦?」一听到有正妹,江玮恩耳朵一竖,立刻是围了上去,「什么?居然真的是正妹!」凑到手机前细看了下照片,她审核了会眼前样貌可爱的女孩相片,然后也跟着惊讶地瞪大了眼。居然有正妹!改天一定要叫那家伙带来给她认识认识──是说也未免变心的太快了那家伙……她有些默。
「可恶,为什么我都没有!」看着手机里炫耀似的正妹照,周丞央不甘地咬牙切齿了起来。不公平!他也要大胸正妹女友啊啊啊──!
「废话,因为人家比你帅啊。」不知何时也跟着围了过去的谢小韵一脸理所当然的开口吐槽了一声,语气起伏得夸张,煞有其事的模样。
「那家伙比我帅?」闻言,周丞央瞪大了眼转头看向她,向是看到了鬼的表情,「少说我们两个也是同个Level的吧?那家伙怎么可能比我帅!」愤怒的炸了毛,他不满地叫了起来。再怎样好麻吉那家伙可是他的学弟啊学弟,这种耻辱……他怎么可能吞得下去!
「哎哟,随便一个人都嘛比你帅。」谢小韵赶苍蝇似的撇了撇手,彷彿鄙视蝼蚁一样的神情望着他,似乎很是不屑的样子。
其实谢小韵对社办里的每个人都还算礼貌可爱,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特别针对周丞央。
「我、我明明就是世界上最帅气的阳光美少年!」不甘被矮了自己一截的学妹鄙视,于是周丞央再次愤怒吶喊,已经有无理取闹的味道。
「那个美应该要换成蠢吧?」谢小韵毫不留情的说出了在场众人的心声。
「什么嘛,妳这只鸡──!」
就这样两人又吵了起来。
江玮恩于是默默退到了一旁,眼神充满了无奈。好恩爱啊这两个人,还真是怎样也吵不腻……眼珠子转了转,她望了一眼那边气氛安谧的林婕妤和何育清,然后头一转,满脸深情的看向了身后的范佑轩,「噢──小佑佑,我们也来晒恩爱吧!」
范佑轩淡定的维持着他的面瘫脸,表示不想理她。
☆ ☆ ☆
放学后他们便直接到何育清的公寓会合。
由于林婕妤那台失蹤已久的小绵羊至今依旧没有蹤迹,于是自然便还是由何育清来接送,而江玮恩则和范佑轩一起出发。
范佑轩带着做好的一块约六吋的蛋糕抵达了现场,而江玮恩也在之后不久随后到达。
「育清生日快乐──」一开门进到里头,江玮恩便笑着开了口大声道。
其实她今天是空手来的,没有带礼物,只有一张临时到不行的小卡片──她今天的目标基本上是范佑轩的蛋糕,那家伙在做的时候打死也不肯给她吃个一小口呿……要是没蛋糕的话她其实基本是不会来的,毕竟──打扰人家小俩口亲热干什么呢?
五个人围在一方小小的桌子旁,室内因为刻意拉上窗帘、关了灯的关係而显得有些昏暗,而蛋糕上的蜡烛便更显温暖明亮了起来。
「哥,许愿、许愿──」在带头唱完生日歌后何钰芯忙推着他催促了起来,笑脸灿烂,似乎很是兴奋的模样。
「好。」何育清无奈的笑了笑。其实他是不怎么在乎自己生日的,而且去年的也没什么过……不过看着钰芯这么坚持,说是二十岁的成年日一定得庆祝什么的,他也就只好依着她了。
「嗯……希望大家每天都平安。」闭着眼,他想了一想后轻声开口,「希望……大家都能够开开心心的。」
唔呃都是好平和的愿望……何钰芯有点无言。哥你一点爆点也没有啊!
睁开眼看了下四周众人,他嘴角扬起一抹温和微笑,然后才又再次闭上了眼。
希望……能够一直守护她下去。
「呼」地将眼前的蜡烛吹熄,何育清这才睁开了双眼,然后四个人便纷纷交上了卡片和礼物──范佑轩的礼物无疑便是那块蛋糕,江玮恩是一方小小的卡片,林婕妤因为已经送过的关係便也只送了张手工卡片,而何钰芯则是给了……一条领带。
「欸欸,领带不是成年男子的象徵嘛──」何钰芯灿笑着撇了撇手,满脸无所谓的样子。事实上她是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送什么了,总不是让她买BL漫送给哥哥吧……
而范佑轩的手艺自然是好得没话说的,六吋大的蛋糕一下子便被五个人给狼吞虎嚥的一点也不剩了。
「哥我跟朋友还有约先走啰──」
「啊我稿子还没画完……」
「小Ki还没有餵……」
才方将蛋糕给解决掉,其余三人便赶火车般争先恐后地一同溜了出去。其意图之明显程度让被抛下的两人一下子陷入了一阵尴尬。
「……我送妳回家吧?」沉默半晌,何育清想了想,然后看向她,开口提议。
「呃……」林婕妤默默扫了一眼桌面上那一片的杯盘狼藉,「我帮忙整里吧。」叹了口气,她起身难得主动的收拾起了碗盘,心里觉得那三人也未免太不道德。想要製造独处机会什么的也不是这样干的……要是她不留下来,不就要让寿星自己收拾残局了吗?那一整个感觉就很没品啊她说。
何育清见状,微怔了一怔,「谢谢。」笑着对她开口,他转身去把灯和窗帘打开,然后忙也跟着她一起整理了起来。
而收拾好整个桌面的垃圾和碗盘之后,两个人便在厨房开始清洗物品。
杯盘碰撞的声响和水声刷拉刷拉的声音充斥在狭小空间里,不知是尴尬还是无言,她们之间一下子又陷入了安静。
「对了,」沉默了半晌,何育清忽地便开口打破了寂静,「谢谢妳的卡片和礼物。」笑了笑,他微微侧头望向她,眼里一点温煦,「虽然围巾现在用不到,不过我都有好好的收着喔。」将她洗好的碗盘擦拭乾净后收放好,他微笑说着,语气柔和。
「这、这样啊?」闻言,林婕妤愣了一愣,突然有些结巴了起来,「你喜欢就好。」
「何育清的生日不是快到了吗?何不趁着那时候告白算了?」
方巧欣前几日说的话忽地就在她脑子里迴荡了起来,她有些怔忡,忙摇了摇头想把那声音给挥去。
现在还不可以说、她还没做好準备,还不能说出口……
「怎么了?」见她突然摇了摇头,面上似乎正沉思着什么,于是何育清不住困惑地问了出口。
……可是却还是,忍不住的想要尝试看看。
「……育清。」嚥了口口水,林婕妤低着头,整张脸紧绷地红成了一片。
主角是机械文明的小说_有有黄的小说细节越细越好她可以说吗?她应该说吗?她真的已经,準备好去问那个答案了吗?
「嗯?」何育清更是困惑地应了一声。怎么了吗?怎么她看起来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
现在说出来的话会不会后悔?时机真的足够了吗、她──
「我、我想说的是,祝你生日快乐。」抬头,林婕妤弯唇露出一个笑,然后洗洗手,逕自走到了门口。「我们走吧?」
终究她还是不敢啊……每次总是这样,错过了之后才在心里默默后悔。她很讨厌这样的自己,明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却因为懦弱而不敢伸手抓住。
明明「我喜欢你」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她却没有勇气说出口告诉他。
这样的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勇敢起来呢。
「……嗯。」何育清一怔,随后又是如往常般绽开了温煦微笑,「谢谢。」说着,他做最后一点小整理,然后便领着她走出了公寓。
她刚刚想说的话不是那个吧。明明前面说了个「我」字很是犹豫的模样……然后就硬生生的转成了生日祝福。
她想对他说的,到底会是什么呢?

Chapter 43. 距离初赛只剩两天。
他们初赛的曲子是浪漫时期音乐家舒曼着名的音乐小品《童年情景》中的《梦幻曲》,算是为数不多的钢琴及小提琴协奏曲中很是经典的曲子。
因为要和何育清合奏的关係,林婕妤战战兢兢的练得很勤,为的就是不拖累对方。这首曲子她其实原本就因为很喜欢的关係已经有练过了,只是后来不怎么常弹,也就不算太熟练。知道初赛的曲子是这个之后其实她心里着实小小鬆了口气,幸好是练过的曲子,要不然她的路途可就更坎坷了啊……
「这里要再放轻一点……」站在钢琴旁,何育清神情专注地歛眸指导着,并伸手在高八阶音处给她做了一遍示範,让她自己试着再弹一遍。「对,就是这样。妳弹得很好、不用这么紧张。」侧头望着她露出一抹温和微笑,他浅然柔声说。
「嗯……」蓦然停下手上动作,林婕妤大大叹了口气,有些疲惫地鬆了肩头的紧绷,「抱歉,害你都没有练到琴,还要来教我……」歉然垂下眼帘,她抬头看了他一眼,声音带着满满愧疚。
「不会,我在公寓每天都有练习,不要紧的。」闻言,何育清偏了偏头,扬唇笑得温煦。他在公寓那个小小的练琴室有隔音效果,虽然不是非常好,不过总是比较不会吵到邻居,也因此他总是很放心地在里头天天练琴。「要不要再来合一次看看?」弯唇,他开口笑问。
「啊,好!」愣了愣,林婕妤满脸坚定地点了点头,并再次伸手覆上琴键。这次她一定要弹得更好!
见她那样认真的神情,何育清忍俊不住,险些便要「噗哧」笑了出来。将小提琴架在左肩上安放好,他站定在她身旁,待是她準备好地对着他点了点头,他便轻移动右手,落下了第一个音。
林婕妤原是战战兢兢的盯着乐谱弹奏着,在听见他的琴声后却是不禁怔了剎那。他的乐音总是那样温煦如风,只需一点旋律就能打动人心,让人不禁同他一起扬起温和笑容。相较于她,她实在是逊色太多……其实自己当初为什么会选择音乐系呢?她未来恐怕是不会继续往这条路走了,像育清那样的人……才适合当音乐家吧。
他的琴声,连路人也会被深深吸引。
惶然的情绪一下子被抚平,她想,或许一个人的文字和音乐真的会和个性有关也说不定。他的音符温暖得像那无数个替她撑起伞的雨天、像每个他给她的那些问候关怀……
然后让她越陷越深。
「喜欢」这样的情感似乎是有增无减的,尤其是能够每天见到那个人的时候。她一天比一天还要喜欢他、还要更在乎他……可是越是这样她就越害怕,他会不会也有讨厌她的一天?
虽然明明知道是自己的恐慌在作祟,但她还是止不住地去想、去慌。
因此她更害怕自己拖累他──配不上他。
乐声只到了一半便猛地戛然而止。林婕妤困惑地抬头望向他,却见何育清若有所思的垂眼看着自己,眼神却没有焦距,似是还在思考着什么。
「……育清?」怔忡半晌,林婕妤困惑地开口唤了他一声。
「啊。抱歉、走神了。」被她的声音给唤得回过了神来,何育清歉然笑笑,然后将小提琴收回了盒子里。「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明天再继续。」一面收拾着自己其他的物品,他对着她笑了笑说。
「哦、嗯。」怔怔的应声,林婕妤有些反应不过来的眨了眨眼,随后才跟着默默收拾起自己的东西,小心翼翼地阖上了琴盖。是因为自己弹得不好吧?她有些丧气的想着。也许是、不想勉强她,又或许是因为心里失望所以才让她停下……
「妳等一下有事吗?」见她似乎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何育清提着小提琴,面上的神情似笑非笑。
「欸?」被突然这么一问,林婕妤愣了愣,有些反应不过来,「……没有。」她打工的时间通常不会排在晚上,毕竟她还得赶稿。
「那……能不能陪我去一个地方?」侧过身子,何育清望着她,眼底一片笑意盈盈。
去一个地方?林婕妤被他神秘的笑容弄得有些迷惑了。他想要带她去……什么地方?
☆ ☆ ☆
四周灯光昏暗。
偌大餐厅里轻扬着钢琴清澈悠缓的抒情曲调,黑紫的色调衬着昏黄灯光,有些朦胧。从低调而奢华的装潢风格和客人的衣着里可以看出这里的消费并不低,而何育清那一身轻便白衬衫便显得醒目了起来。
他领着林婕妤到一旁等候区坐下,然后笑着对她急急说了声「等我一下。」便又匆匆离开,似乎是要去找人。
林婕妤偏了偏头,心里很困惑,不过依旧是安坐着没有乱动。育清带她来这里做什么?总不是请她来吃饭的吧……刚才都已经吃过了,他们身上也没有这么多钱,育清也不是传说中的高富帅。而且……
他跟那些服务生、怎么看起来似乎很熟啊?
「育清?」正欲将盘子端回厨房的男服务生看向他,眼底带了一些困惑,「你怎么会在这里?」他记得今天不是他的工作日吧,他怎么会来?
「嗯……」微歛了歛眸,何育清看了一眼台上正演奏着钢琴的女孩,沉沉应了声,似是在思考着该怎么开口。「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坐在等候区没有很久,林婕妤便见那边何育清向着她走了回来。
「走吧。」他对她伸出手,嘴角依旧是挂着浅浅微笑。
「……要去哪里?」困惑地望了望四周,林婕妤终是忍不住的问了出口,「这里是哪里?」为什么要把她带来这种一看就很高档的餐厅?就算是吃饭也不会随便来这种地方的吧……她不解。
「这里是我打工的地方。」何育清扬唇笑笑,「我刚刚拜託了经理让我们上台演奏一首、经理很爽快的答应了喔。」朝着她伸出的手没有缩回,他开口一字一句清晰地解释着,笑意温润。
原来是他打工的地方吗?林婕妤正想了然点点头,然后终于发现了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哦……啊?」淡然神情猛地一顿,他第二句话让她险些便要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你、你说,上、上──」上台演奏、在在在这么多人面前?
「嗯,就演奏《梦幻曲》。」笑着将呆愣状态中的她伸手拉了起来,何育清完全无视了她面上瞠目结舌的惶恐表情,依旧是笑得一脸纯良无害,「当作是赛前演练啊。」说着,他轻拉着她的手便要走往舞台。
林婕妤一愣,忙是止住了脚步想要挣脱。「不行啊,我根本就……」她从来没有在这种地方演奏过,也完全没有这种勇气,更何况她根本就还没练好……要是她因为太紧张而出了糗怎么办?
没有强制拉走她,感受到她顿下脚步,何育清也跟着停下,然后缓缓走到了她身旁。
「婕妤,」他定睛看着她,盈着浅笑的眸子却有令她无法拒绝的坚定,「相信我。」
他知道她一直都在害怕,虽然不能明确的了解她在害怕些什么……但他确实从她的琴声里感受到了比平常还要多上了许多的紧张。合奏曲必须要有相当的默契和信任,如果她没办法相信他,那么他们又该怎么合作?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有没有用,但也只能一试了。
被他的眼神一慑,林婕妤犹豫地垂眸咬了咬唇,终于还是应声答应。
毕竟他都跟人家说好了,她这样反而会显得很无理取闹啊……
轻颤着脚步走上台,她感觉自己的呼吸有些凝窒,一颗心砰咚砰咚的几乎要越了出来。
而一旁的何育清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不安。轻握住了她的手,他坚定温厚的力量暖暖的像是想把所有能量通通传达到她心里,「闭上眼睛。」轻阖着眼,他用只有她听得到的声音在她耳畔,「没事的,我在这里。」微微侧头望向她,他嘴角勾起一抹温煦浅笑,那七个轻风般柔和的字句却彷彿咒语一般轻易的便定住了她的心神。
他说,没事的,我在这里。
就好像、她就真的再也不会被丢下了似的。
──再也不是一个人。
客人们看着台上骚动,不禁纷纷疑惑的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何育清走上前去从容行了个礼,架起小提琴,然后扬着微笑望了她一眼,像是在等待着她的指令。
她一怔,然后终于也坐定,深吸一口气,最后是轻点了点头。
──餐厅里又再度飘扬起了轻柔乐声。
林婕妤微闭着眼,手指如流水般奏出轻柔乐声。她耳畔听着他的清澈旋律,双手彷彿有了记忆,不用她使力便自己流畅的弹奏了起来。
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不再需要她,一直寻找着自己所存在的意义。
可是他的每一句话却都像是给了她一个归宿,好像她除了家人,也终于有了不在徬徨流浪的理由。
就好像她,也可以期待他对她有所回应。
也终于可以,安心的倚靠在谁身边、不用逞强假装……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7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