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军人小说_有时候你可能自己都没察觉

Chapter 40. 开学的二月十四日便是众所皆知的西洋情人节。
习俗上--女孩子会在这天将巧克力送给心仪对象,而若对方亦有此情,则会在三月十四的白色情人节那天回送。
不过,随着时光流逝,基本上一般人较记得的西方情人节也只剩下了二月十四的情人节了。也因此到后来男女也就没分得这么开,自然也有男生选在这天给心仪的女孩子送上巧克力。
不过比起爱好浪漫、心思敏感的女孩们,这些自然就成了少数。
于是我们便看到了某些高人气的男生收巧克力收得应接不暇的情况。
「请、请帮我把这个转交给范佑轩!」少女A一脸纯情的将巧克力丢在窗边同学的桌子上后便掩面逃跑。
「那、那个,这份巧克力请帮我交给范佑轩学长!」少女B满面娇羞的将包装精美的礼物盒丢给窗边的同学后也跟着转身羞奔。
……
于是窗边的同学愤怒了。
「范佑轩你的巧克力啦!」
其实当然基本上大学生不可能是这么纯情的,一般人都是大喇喇的直接转交给对方顺便告白。不过在众女孩们第N次的领教到了范大妈神人级的神隐工夫后,也就自然而然的选择了这种漫画里面最芭乐的送礼方式。
坐在最内侧默默开着神隐模式的范佑轩接下了那边同学抛丢过来的巧克力,内心是万般的无奈。他的袋子实在快装不下了,而且昨天他才和江玮恩做了一些人情巧克力準备要送给大家的来着……虽然基本上那家伙根本是来偷吃的。
而同样有此被困扰问题的当然还有自校庆《王妃》一炮而红,被女生们贯上了「狂野王子」、「冷漠大少」……等奇妙四十九元称号的团长陈靖宏。
由于陈大团长一直以来都是那张万年不变的严肃冰山脸,基本被此目光接触到的人都会瞬间感到一阵零度以下的寒冷之感,还会顺便被脸上大大的「生人物近」给惊吓到。种种原因之下,女学生们儘管仰慕,也只敢远观而不敢亵玩。于是这边唯一和他有较亲密接触的周丞央便成了所谓的最佳代言人。
「周丞央,请帮我把这个拿给陈靖宏──」「周丞央我知道你跟陈靖宏的感情最好了──」「周丞央这个巧克力……」「周丞央……」……
一天之内他的名字不知是在电机三班被女孩们给喊了几百次。许多人到他们班指名的通通都是他,然而送礼的对象却都是陈靖宏。
于是周丞央也怒了。
「小宏宏你的巧克力啦!」手里堆满了不属于自己的战利品,周丞央愤怒一摔,将其全部给砸到了他桌上,语气是满满的忿忿。
这这这这真是太过分了!这么多巧克力、居然没有半个是要给他的!明明他是如此主角是军人小说_有时候你可能自己都没察觉的帅气迷人啊啊啊!
深闺怨妇似地噙着哀怨眼神看着陈靖宏,他满脸不满地腹诽着。
「你要的话拿去好了。」眼也未抬,陈靖宏依旧是埋头淡定的写着他的报告,丝毫未有一点情绪起伏,「反正那些东西我从来不吃。」
闻言,周丞央更是悲愤了。「我、我才不拿别人不要的巧克力!」朝着陈靖宏大喊了一声,他泪奔跑回了自己的座位开始墙角画圈。
太太太太过份了!这是在欺负他没有桃花运吗呜呜呜!
没有多加搭理他,陈靖宏只继续逕自做着自己的事。反正回公寓后他还是会把那堆巧克力给默默吃掉的,再况且他就是拿回社办也会有一堆人抢着要……
「周丞央,外找!」
才正郁闷的在那边面壁撞墙,那边又传来了叫唤他的声音。周丞央有些不耐的耙了耙头髮,还没完啊?又是要送巧克力给小宏宏的?认命的叹了一口气,他起身走出了教室。反正高中时候也都这样了,他也早就该认了。
而一走出门,他便看到了站在教室外,手里拿着一方小小礼物盒的谢小韵。
「嘿,那个谁!」见到有人走出来,谢小韵随即满脸欢快地迅速蹦到了他面前,「帮我把这个拿给亲爱的团长大人──」将礼物盒交到了他手上,她扬着灿烂笑脸说罢,然后便又蹬着轻快脚步离开了。
周丞央看着手上的礼物盒,真正愤怒了。好歹他平常也很照顾她的、好歹他也算是个学长吧……那、那家伙居然只给了小宏宏!
什、什么嘛……那只鸡──!对,不过也就是只鸡──嘛……!
沉着一张更加阴郁的脸,周丞央踩着怨忿的脚步踏回了坐位。
「怎么了?」见友人心情异常不佳,陈靖宏抬眼,淡淡的挑了挑眉问。
「这、这个我要自己吃!」周丞央恨恨地咬着唇,然后将礼物盒上的卡片「啪!」地丢到了他桌上。「你的卡片!」
而才看到打到了自己桌上的小小卡片陈靖宏立即刻便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卡片上的属名很清楚,意义也很明白。其实也就是普通像感谢照顾之类的人情类别言词,而且还说了里面有两个让他们一起吃,就内容看来似乎还送了不少人。
──不过看那家伙得的反应八成是没看内容就塞给他了吧。陈靖宏也懒得特地去说了,总之那家伙迟早会知道的。
话说谢小韵这巧克力还真送了不少人,在找周丞央前她也去找过了何育清及范佑轩等人──虽然他们两个看起来根本不需要她的三十元义理巧克力,那一桌子满满的礼物盒还真是壮观到她傻眼。这种画面、不是只出现在漫画小说里的吗!
而范佑轩因为神隐工夫出神入化的关係不过是礼物多,基本想找他的人才刚看见他,下一秒就会发现他又消失了。
不过以温和亲切着名的气质系小提琴王子何育清可就没这么幸运。
「育清、情人节快乐!」「育、育清学长,情人节快乐!」「这是我昨天亲手熬夜做的巧克力请你收下──」……
方离开范佑轩的教室来到音乐系二年一班,谢小韵见到的便是某男被大约七、八名女孩包围,以及某女满脸黑线的站在门口看着自己被侵占的位置。
其实基本上不论是之前的数学系还是现在的音乐系系草都不是何育清。这么想来她便更好奇所谓的系草又会是何种情形了──虽然听说他们似乎都已经死会了的样子。
「妳加油。」意味深长的拍了拍一旁林婕妤的肩膀,谢小韵将巧克力交到了她手上,然后便转身离开教室,踏步往电机系那边去了。
林婕妤手里拿着谢小韵的义理巧克力,看着那边人潮汹涌,汗颜,觉得自己着实被吓得不轻。所谓还没死会的帅哥果然魅力无法挡吗,看着那边的女生,一个个眼神都豺狼虎豹似的……
「婕妤?」从缝隙中何育清眼角余光瞥见了熟悉身影,他有些困扰地看了看自己这边的人数众多,然后抱歉的对着女孩们露出一个笑,「不好意思、快要上课了,大家还是先回自己的教室吧?」嘴角的笑意依旧是温和疏离的弧度,他对着众人笑说道。
是说去年明明还没这么夸张的,今天这样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听他那样一说,众女纷纷抬手看了下手錶,然后才依依不捨的一个个踏步离开了教室。
「好……壮观。」在清场后终于能回到自己座位安然坐下的林婕妤的看着何育清几乎是被卡片和巧克力给堆满的桌面,满脸的怔愣。所谓高人气就是不一样啊,她有生以来还没收过半份巧克力的说……
「呃,是啊。」愣了愣,何育清也只能扬唇笑得无奈。「又得拜託钰芯帮我解决了。」苦笑看着桌上所谓的「战利品」,他表示自己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许多男生都很羡慕他这个样子。他其实很想拒收的,不过他毕竟没有佑轩那么厉害,有些女孩甚至是跑进来丢在他的桌上就跑了,也有明明不认识却赖在他位置周围逼他当场吃下的……他真的是感到万分的困扰啊。
「你去年也是给钰芯解决啊?」闻言,林婕妤困惑问。何钰芯在去年这时候貌似还没入学吧?
「嗯,消耗不完的就寄到老家去。」何育清扬唇笑笑,「妳手上那个是……」不经意看见她手里拿着一方小小礼物盒,他不禁疑惑开口。
「这个喔?小韵送的啦,好像说是要给我们两个的样子。」晃了晃手中的小小礼物盒,林婕妤支着头笑。
而在她準备从袋子里拿出铅笔盒的时候她看到了那个静静躺在自己袋子里的礼物盒。
那是她昨晚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才完成的,还特地请了忙碌的巧欣来指导她。
但是他应该……不需要吧。
☆ ☆ ☆
「大家好啊……」
中午十一点,周丞央拖着一个无力的声音来到了社办,手上还拿着早上谢小韵让他拿给陈靖宏的巧克力,满脸的疲惫模样。
「哦哦周丞央你也收到了那个啊?」难得较早到社办的林婕妤一面啃着巧克力一面对着他笑。
闻言,周丞央一愣,环顾了四周五人才发现似乎是不只他有,而且貌似大部分都是两人一组的样子……不他为什么会有一种空虚瞬间被喜悦所填满的感觉、这一切都是错觉!
然而这一看他便发现了社办里其他三个男生战果一整个丰硕到不行──估计就只有他悲催的连半个巧克力都没收到了。
于是他怒了。作者这不科学啊!他可是这部小说里唯一的阳光美少年耶!
「哟,大家早安──」从门口传来社办里最后一个响起的招呼声,谢小韵揹着电吉他走进了门,声音充满朝气,「欸那个谁你还没吃啊?记得要跟团长嘴对嘴一人一半喔──」扬唇笑得极灿烂,她邪邪地笑了笑说。
被团里三个男性团员的高人气给刺激得不轻的周丞央约莫是脑子烧坏了,听了这话竟索性真的拿着巧克力往陈靖宏冲了过去,「小宏宏,我们来吃爱的巧克力吧!」
「给我滚开。」陈靖宏毫不留情的把他给踹到了一边去。
「小宏宏──」
那边范佑轩见人似乎都到齐了,于是便从自己袋子里拿出预先準备好的几个小塑胶袋装起来的小巧克力。他将其默默的分给了众人,分完后又默默退回了坐位。
「大妈?」林婕妤困惑的看着自己和何育清手上的袋装巧克力。「这是你做的喔?」拿起带子细细观察了下里头一个个精緻小巧的巧克力,她惊叹地开口。大妈好强啊!这跟她的手工根本是天跟地的差别了嘛,简直都已经可以拿到市面上去贩卖了!
「嗯。」范佑轩的回应依旧很淡。
「我有帮忙一起做喔!」江玮恩一脸自豪地跳了出来。昨天她看到小佑佑在做巧克力时可是有一起帮忙的呢哼哼哼!
「……是帮忙偷吃的吧。」范佑轩默默吐槽。
「小佑佑你怎么可以这样说!」
江玮恩满脸的痛心。
☆ ☆ ☆
午后便是一场倾盆大雨。
春天的第一场大雨下得是断断续续的,忽大忽小的雨夹杂着潮湿气息,显得原就微凉的空气又更冷了些。林婕妤趴在桌上看着正无奈把第二批巧克力给收进袋子里的何育清,觉得自己现在送似乎也不太合适。
或许她从一开始就不该做的吧……他那么受欢迎,又怎么会缺她一个人的「人情巧克力」呢?
又或许,他心里早已有了心仪的对象了也说不定……
「育清你……有喜欢的人吗?」
下意识的将心里喃喃着的疑惑给问了出口,等林婕妤发现自己居然问了出口时已经来不及了。她、她在干嘛啊!居然这样直接的问了人家……!
下课后的教室空蕩蕩的只剩下他们两个,儘管如此,她依旧困窘得想挖个洞把自己给埋进去,心里却不住地想听他的答案。
或许自己早点死心、也是好的。
「唔?」似乎是没想到她会突然这么问自己,何育清怔了一怔,思索一阵,终于还是开了口,「……有啊。」微笑望向她,他十分乾脆地开口回答。
顷刻间林婕妤的心随即是沉下了谷底。果然吗……「这样啊……」微微咬唇,她敛下眸,停顿了片刻才又抬头望向他,「那她是个什么样的女生啊?」想着就是打听一下也好、也许自己能帮到他……于是她开口再问。
闻言,何育清停下了手边动作。装作思考地一手托住下巴,他眼底却有满满藏不住的笑意。「嗯……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微微蹙起眉,他似是在思考着该如何不露痕迹的叙述,脑中还转着些形容词。「身高大概这么高,头髮长长的,约莫是长到这里,」煞有其事的比了个跟林婕妤差不多的身高和髮长,他顿了顿,然后接着开口,「眼睛大大的,时常很迷糊……对了,是个很迟钝的人呢。」语毕,他再度望向她,温润的眸子里盈着笑,笑容温煦得教人心慌。
「这、这样啊?」下意识地移开了和他对上的目光,林婕妤开口,一颗心却莫名慌得乱跳了起来。
她不敢去猜、不敢去想、不敢去期待。她害怕那些都会落空,她害怕这些都只是她的想太多。
但是有一个答案却在她心里悄悄成形。
何育清、也有可能,喜欢她……吗?
「走吧?」收拾好东西,何育清起身望向她,笑容依旧。
「唔……嗯。」愣愣的起身跟着他走了出门,林婕妤将手探进袋子里摸了摸那盒迟迟未送出去的巧克力,低头微微抿起了唇。
这份心意、她也能够传递给他吗?
「哥──」还未到校门口,那边何钰芯便带着一贯开朗的声音奔了过去,满满的活力像是永远也耗费不完。「唔哦──这次都收穫也好多!」直接地上前去打开何育清的袋子,她又跳又叫的看起来很兴奋,「里面有大嫂送的吗?我要吃大嫂的──」
何钰芯的话让林婕妤整个人僵了僵。几乎是下意识地,她迅速便是将袋子往后一藏。
「钰芯……」何育清无奈的露出了笑。
「欸欸欸?大嫂妳没有送啊──?」看了看两人的反应,何钰芯讶然开口,「还是哥你捨不得给我?也对啦,是大嫂送的嘛──」疑惑地将问题在脑中转了转,她以为是两人在害羞,于是调笑着揶揄了起来,「我还有课,先走啰!」
何钰芯像闪电一般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是一下子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咳、那个……钰芯只是开个玩笑,别介意。」有些尴尬地开口,何育清无奈的笑了笑说。
「呃,嗯。」微敛下眼,林婕妤有些心虚地应了一声。
走出音乐学院的时候天空依旧细细的飘着雨。何育清同以往一般撑起了透明的伞,然后安静地对她露出了笑。
像是那个下了大雨的那天一般为她撑起了伞。
林婕妤微微的有些愣。是呢,是那时候他撑起伞替她挡去了漫天大雨,挡去了她心里无止尽蔓延的绝望……是因为他,她才终于找回了自己踏步走出过去的勇气。
他都这么帮她了,她又怎么能够再退缩呢?
到公寓的时候雨已经差不多是停了。下车时她毅然拿出了被她深藏在袋子里的巧克力,然后鼓起勇气交到了他手上。
「给、给你的。」林婕妤的脸颊有些红,儘管声音已经不住地开始颤抖,但还是努力忍住了想要马上收回然后逃跑的冲动,「情人节快乐!」急急地说完,她抓着自己仅存的勇气扭头奔进了公寓,完全不敢再回头。
何育清愣愣的看着被塞在自己手中的白色盒子。外表包装得十分精緻,挂在一旁的卡片清晰的印着她飞扬字迹,写着「情人节快乐」。
他确实最想收到她的巧克力,只不过他也一直很清楚自己只是单方面的喜欢她,也因此原就不抱任何希望。
不过,想不到……
看着手中小小的礼物盒,他望了一眼她离去的方向,然后静静的勾起了一抹微笑。

Chapter 41. 何育清回到家后不久,何钰芯也跟着回到了公寓。
「今天回来得这么早?」抬手看了看手錶,何育清有些困惑地开口。距离他离开学校也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一般她这堂课不都两小时半左右的吗?他有些疑惑。
「咳、嗯,今天教授下课得比较早。」听到问题时不住地顿了一顿,何钰芯有些心虚地眨了眨眼。要是说了是翘课出来得她不晓得又要被唸多久了……哎哟,大学生不翘课哪叫大学生嘛!反正她本来就不像哥哥是个乖宝宝。
狐疑地侧头瞥了她一眼,何育清虽然觉得有些奇怪,倒也没继续追问下去。妹妹都长大了,总不是要他还要一天到晚东管西管的……从袋子里拿出刚刚林婕妤塞给他的小盒子,他小心翼翼的将包装纸拆开,然后打开了盒子。
里头约莫是装了五个小小的巧克力,有各种不同的形状,从旁边一些小缺口和碎屑能看得出手工的痕迹。
「大嫂给的啊?」看见他手上与其他不同、似乎是新收到的巧克力,何钰芯随即是满脸八卦地凑了上去,「刚刚给的吗?上面写了什么?她有没有跟你说什么?」连珠砲弹的丢下了一大串问题,她兴奋地挨着他直问,彷彿收到巧克力的人应该是她似地。
何育清无奈。每次一兴奋起来她的问题总是会让他很难回答啊……「是刚刚给的没错。」
「然后呢、然后呢?」显然这个答案并没有让她满足,何钰芯闪着眼睛又凑得更近了些,「大嫂她说了什么、有说了什么吗?」
看着她那副兴奋模样,何育清无奈的轻叹了口气,嘴角的笑容又更无奈了些,「她就只说了……『情人节快乐』。」敛下眼,他轻轻开口,嘴角却是一弯浅浅微笑。
「唉啊,这么暧昧哦?」闻言,何钰芯有些苦恼地抿起了唇。这样根本不知道那到底是「人情」巧克力还是「情人」巧克力啊……「不过会在今天送手工巧克力给你,我想大嫂她或许真的有可能喜欢你也说不定哦──」复而扬唇笑开,她凑着他,尾音拉长得极暧昧。「吶、哥,我可不可以……吃一个?」撒娇地将双眸笑成了讨好的弯月状,她挨着他问。
「不可以。」扬了扬眉,何育清勾着微笑将盒子给收了起来,拒绝得十分乾脆,从上扬的眉眼倒看出了他现在心情不错。
「咦──好小气!」不满的嘟起了嘴,何钰芯鼓着脸颊忿忿地叫。这分明是见色忘妹啊见色忘妹!
何育清没有答话,只笑着收拾了下东西便逕自走进练习室里準备练琴。进门的时候他想起自己忘了拿谱,折返回去时便看见了已经屈膝坐在沙发上,吃着零食,十分惬意的看着电视的何钰芯。
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他转身正欲再走进练习室,却听见身后她幽幽开口:「在那件事之后,还能再看见哥你有喜欢的女生、真是太好了呢。」声音里微歎的声响含着一点笑意,她仍旧是看着眼晴亮闪闪的萤幕,嘴里的话却是对着他说的。
何育清一怔。「……是吗。」浅浅地扬唇笑开,他轻应,然后踏步走进了练习室。
从那件事之后……吗。
其实一开始会那样注意到她、是因为想起了以前的自己吧。自卑、倔强、孤独……曾经他也有过那样的感受。因为觉得自己总是无法保护身边的东西,所以他把自己变得冷漠,每天打架、然后不再露出笑容。他以为只要会打架、就有力量可以保护身边的人了,可是最后他才发现,那样的自己只是让别人伤心而已,根本什么也办不到。
然而在那之后,即使他改变了、却也习惯了不再和人亲近。并不是封闭自己,只是觉得他或许是适合一个人的……
于是他开始对所有人微笑,却是用那层笑容来维持冷漠。一个人确实很自在也很自由,他却也确来越不明白自己向前走的理由是什么。
──直到遇见了她。
一开始遇见她,她看起来总是笑得很开怀的样子、动作很戏剧化、做事很是粗心迷糊,总是那样疯疯的、很是开心的模样。原本只是觉得有趣,却发现她偶尔眼里会流露出不太一样的情绪,自卑、倔强、孤独……她眼里的那些情绪和他很像,却有更多更多的害怕。
她在害怕什么、为什么感到害怕?莫名的他越来越想了解她,想知道她的害怕和孤独,想知道她为什么宁愿将自己这样痛苦的伪装起来……然而却发现自己竟越来越想照顾她、保护她,才发现原来他竟是,喜欢上她了。
──或许她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那个理由也说不定。
浅浅地勾起了笑容,他如此想着。
☆ ☆ ☆
清晨的阳光不大,微凉的风还透着些冷意。夏季还未到,方下过雨的空气湿湿凉凉的,还和有泥土的味道。
一如往常的,林婕妤给何育清载到了学校。她穿着薄外套坐在后座拉着机车拉桿,面色有些尴尬纠结。
昨天的巧克力他吃了吗?不晓得好不好吃?还是或许他收到的巧克力太多了、所以把她的也一起给钰芯了?
何育清从后照镜看到了她咬着唇,四顾着四周、若有所思的表情。在想什么吗?他有些困惑。原本想开口问,但他最后还是作罢。
想说的时候就会说的吧?他想。
「那个……」犹豫了许久,她终于还是开口,「昨天的巧克力……你吃了吗?」把整张脸都藏到了让他看不到的背后,她微低着头小声的问。
原来是在想那个吗?何育清有些失笑。「嗯,吃了。」忍俊不住地笑开,他微笑回答。
得到这个回答后林婕妤心里又更紧绷了些,敛着眼踌躇了半晌,她还是忍不住的开了口:「那……好吃吗?」小心翼翼的抬头觑了他一眼,她低嚥了口口水,再问。
「嗯……」闻言,何育清嘴角的笑意又拉得更大了些,「很好吃。」眼里满满的盈着笑,他开口应声说。
其实他只有吃一块。因为捨不得的关係他只吃了一个就冰冰箱去了,临走前还特别嘱咐了钰芯绝对不能吃。不过他是真心觉得好吃的,而且她似乎还特别做得比一般的要较苦些……原来这就是她上次问他那些的用意吗。
「真的吗?」闻言,林婕妤展颜笑了开来,是鬆了一口气的开心模样,「那就好。」侧头望向一旁街道景色,她稍感安心地舒了舒气。
见她笑,何育清便也不禁笑了起来。能看见她这样笑真好,他已经不想再见到她哭的样子了,他想看着她真心露出笑容的模样。
下课的时候他们如往常般收拾了东西準备离开,然而才方到门口,教室内的教授却开口叫住了他们。
「林婕妤、何育清。」女教授开口,笑容亲切,「你们两个过来一下。」向着他们招了招手,她说。
两人愣愣的互看了一眼,也不知道教授胡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得乖乖依言走去。
难道是绯闻传太大被注意什么的?林婕妤天马行空的胡乱猜测着。不对现在又不是她那间保守得要死的高中……
和何育清双双走向了讲台那边,其实她心里还真有几分忐忑。这个女教授姓江,人很亲切,待她很好,算是鲜少能和她混熟的少数师长之一。虽然她基本上和这个教授交情不错,可是她倒想起了自己期末考似乎是没有考得很好的样子,该不会是要告诉她,她被当了吧?可是不对啊,连何育清也一起被叫过去了……
「不用太紧张。」感受到了林婕妤有些紧张的情绪,江教授扬唇对着两人温和地笑了笑,示意他们可以放鬆些,「其实叫你们过来没有什么事,只是……」她侧头看向何育清,表情突然变得有些认真了起来,嘴角却依旧是挂着和蔼微笑,「小提琴创作赛快到了,你愿意代表学校参赛吗?」
听见这话,何育清登时怔住。这件事他却实是知道,也有意愿参加,初赛是小提琴和钢琴合作变奏搭档指定曲目,决赛则是独自演出自创曲。从大一时他就很有兴趣了,只不过……「教授为什么找我?」思索了一阵,他看着教授困惑地开口问。
他很清楚他绝不会是系上最优秀的那一个。这个比赛的限制是大学生,算是短期的小比赛,準备的时间也很短,但也还算正式。不过……音乐系里这么多人,为什么偏偏就找上他呢?
「你的琴声很不一样。」江教授扬唇笑了笑,「尤其是你们俩的默契……对了,你们是情侣吗?」望向林婕妤,她不住地有些八卦的问了出口。毕竟是和她感情很好也很看重的学生嘛,总是会有点好奇……况且绯闻这种东西她可是很爱听的呢。
「欸欸欸?」被教授这么一问,林婕妤愣了一愣,波浪鼓似的摇了摇头赶紧否认,「不、不是啦,教授妳误会了,而且比赛什么的我根本无法胜任……」脸颊迅速从耳根窜红,她连忙推辞道。比赛这种东西她都不知道有几百年没有参加了,况且她未来也没有往音乐这条路发展……要是跟育清搭档的话,一定会拖累他的吧?这个比赛她之前也有听说过的、如果颜涵昕还在就好了啊……
「不行也没有关係,我不会勉强的。」闻言,江教授莞尔,依旧笑得亲切,「不过搭档不是妳的话就有点可惜了啊……」惋惜地轻叹了口气,她说。
「……钢琴的话,钰芯或是很多人都比我厉害不是吗?」感受到她语气里的惋惜,林婕妤顿了一阵,细声开口,声音带了一点迟疑。
「怎么会这样说呢?」江教授笑笑,「妳也弹得很棒啊。」
闻言,林婕于低下了头,沉默。
「我和婕妤都会参赛的。」在一旁安静了半晌的何育清突然地开了口,「我会和婕妤搭档出赛的。」再次複诵了一遍,他扬着微笑坚定道。
「咦?」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吓了一大跳,林婕妤惊诧地回头望向他,不太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可是、我……」她会拖累他的啊!
「那真是太好了。我会帮你们填报名表送过去,详细资料我明天再交给你们。」听见何育清答应,江教授私忖他应该是有了想法,于是弯唇笑了开来,「那么就先这样了。我期待你们的表现!」扬着亲切笑脸对着两人说着,她带着期许的语气说罢,便转身提着袋子走出了教室。
林婕妤只能傻愣愣的看着教授离开的方向,脑子里还悬着何育清的话,有些转不过来。育清刚刚、答应了?
她有些懵了。
「不要紧的,接下来就像之前一样放学后练习吧?」微笑侧头望向她,何育清安抚地开口,「只要每天练习,我们的话,一定没问题的。」笑望着她,他语气柔和地说着,眼底却有些不易发现的微小不安。
其实跟她搭档也好,那样他也比较自在。钰芯是绝对不可能把心思放在这上面的,他和系上的同学也都不熟,和她相处起来最自在。只是不晓得她是不是真的愿意和他搭档……
「可是……」林婕于低头抿唇。她还是有些犹豫啊,这样真的可以吗,她这种程度……真的能够和他一起参赛吗?
「还是、妳不愿意?」见她这样抗拒,何育清微微苦笑,猜想是她果然不愿意,「不愿意的话,我现在去和教授说应该还来得及……」
「不、不是啦!」听见他那样说,知道他是误会了,于是林婕妤连忙摇手否认,「只是,我想我会拖累你的吧……」微垂着头,她低低的开口,末尾的声音不住地越来越小。
「真是的……妳怎么总是这么自卑啊。」听了她的回答,何育清有些哭笑不得的伸手轻揉了揉她的头,嘴角的笑容带了点无奈。「没有谁拖累谁,只要一起努力,就一定办得到、知道了吗?」双眼对着她认真地露出了笑,他鼓励地笑着道。
林婕妤怔怔地看着他,心里犹豫了一阵,终于还是抿着唇笑了开来,「嗯。」回望他的双眼给了他一个坚定微笑,她应声说。
他总是在不断得给予她支持、鼓励和安心,而她却这么消沉……这样是不可以的吧,无论如何她总是要自己真正坚强起来的、总不能一直依赖人家啊。
他帮了她这么多,她总要回报他一些啊。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7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