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军中大佬的后代的小说_有感觉代表什么意思

Chapter 38. 随着疯狂的两天一夜结束,紧接在后的便是让人紧张的期末考了。
虽然上了大二终于摆脱了所谓微积分恶梦,不过由于选修科目的关係,林婕妤的段考基本还是没法完全摆脱数学──虽然比起微积分,那对她来说已经简单很多了。
假日的上午,林婕妤硬着头皮看了几眼厚厚的教科书然后便又放弃地继续颓废去了──基本上她是个很讨厌唸课内书的人,从小学以来她便是这副模样,更遑论是大学,那些讨人厌的教科书她根本连碰的慾望的没有啊……况且,期末发表会快到了,她还在为着该準备什么曲子而伤透脑筋啊。
方巧欣到朋友家做作业去了,她周末特地没给自己安排打工,一个人却是越发越无聊了起来。她赶稿实在赶得有些闷了,正想起身去倒杯水来喝,然后桌子上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这种时候会打给她的人还真稀少……基本很少听到自己手机铃声的她想着。好奇地拿了起来,她看了下来电显示,是何育清。
「喂?」接起电话,林婕妤困惑出声。
何育清主动打给她的时间似乎变多了,偶尔他也会传传简讯给她一句简短的贴心问候,或是打通电话找她聊个天什么的……反正她也不排斥,每次接完他的电话或是简讯总要一个人在一旁暗自开心好久,然后再被方巧欣给损个半死。
其实也还不错。她有些沾沾自喜地想。
一旦承认了心意之后便是一份快要满溢出来的心情,见到他时似乎一颗心都要给蹦出来了。总是不住地刻意找他聊天什么的……自己再这样明显,迟早会被发现的吧?她心中默默叹了口气想。
可是却无法控制啊。
「在忙吗?」电话那头的声音微微顿了一顿,何育清的语调盈着她熟悉的笑意,「期末考快到了吧?如果没事的话,要不要一起到图书馆唸书?」
闻言,林婕妤愣了愣。图书馆?「……好啊。」反正她闲着也是闲着,就难得的认真一下好了──
什么?她不是才刚说她不爱唸书?
唉呀,「自己唸书」和「跟喜欢的人一起唸书」是不一样的嘛。
☆ ☆ ☆
身上只套了件白色外套来御寒,何育清静静的伫立在公寓门口等着她。
他只是觉得在这种时后似乎找她一起出来读书也不错,毕竟她的选修里好像有地球科学的样子,好像会考到些数学吧……也许他能像上次那样帮她一些也说不定。况且──
他想见她。
连他自己也觉得好笑、这种理由……不过春假时他和钰芯必须回老家去,她应该也有自己的活动吧?想到之后会有这样长的一段时间见不到她,他就莫名地想念起她来了。
明明前天才见过的不是吗?他有些好笑地自嘲着想。
从来没有这样喜欢过一个人,又或许可以说是没有去想过这种事情……对她的喜欢是与日俱增,随着和她相处的日子增多、随着对她的了解越来越多……他就觉得自己似乎又更在乎她了一点、更习惯这样看着她了一点。
况且,唸书,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不是吗。
「来了──」匆匆忙忙从楼上奔下,林婕妤大喊着,手里还拿了一个装满了教科书的手提袋。「抱歉、整理了有点久哈哈……」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她腼腆地笑着道。
她当然不可能去打扮什么,那样就显得太刻意了。不过由于何育清打来的时候她基本是处于鲨鱼夹和宽鬆睡衣状态的,再加上唸书的东西什么的她根本没有準备过所以……在出门前急急忙忙拿了整理了要唸的书及纸笔算是浪费了一点时间,于是就变成这样了。
「没关係。」何育清笑笑,「走吧?」
林婕妤颔首,然后随着他坐上了后座。
其实她一直都挺好奇何育清都是打什么样的工的。他看起来似乎时间总是很充裕的样子,不像她或巧欣甚至是周丞央这样总是一天到晚跑来跑去的……咳,其实她那个似乎也不算是打工。
「育清,你假日不用打工吗?」沉默了一阵,她终是忍不住地探头望向他问出口。
「嗯……礼拜一、四有家教,礼拜六是餐厅,晚上六点到十点。」想了想,何育清不晓得该怎么回答,于是乾脆地直接全报备了出来。「因为还要练琴的关係,我没有把时间排太满。好像巧欣总是很忙的样子?」想起有许多次似乎都听她说方巧欣打工去了,于是他微笑问。
「是啊,巧欣因为家里状况不好的关係,所以总是很忙。」林婕妤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方巧欣从高中时期就陆陆续续的有在打工了,原本上了大学有打工她也想帮她一些的,却总是被她给拒绝……那个笨蛋啊、总是很倔强,明明自己忙不过来又坚持不让人帮。而她和江恩恩的工作基本差不多,因此现在都是她载她去咖啡馆,虽然那家伙还因此抱怨了好久。「数理好的人真好啊,能当家教什么的感觉就好厉害。」偏头感歎地吐了口气,她慨然开口。谁叫她国高中六年就是这些科目跟她不好呢,又不会有人要国文历史家教什么的……况且家教这工作一小时至少都有三百来着,一整个感觉就是很赚啊!
何育清闻言有些无奈,只默默露出了苦笑。其实倒没有看起来的这么轻鬆,準备教材跟上课内容挺费神的,学生跟家长有时候也蛮麻烦……「对了,期末的发表妳有準备了吗?」没有继续那个话题,他蓦然想起距离发表会似乎也只剩三个礼拜,于是转了个话锋问。
「那个啊,还没想好呢。」林婕妤有些苦恼地蹙了蹙眉,开口又是一叹。「我擅长的曲子基本不多,选起来挺麻烦的。」无奈地笑了笑,她说。
「那,要不要合作?」何育清勾唇露出微笑,「就用妳上次的卡农,妳照妳的意思去弹,我会尽量配合妳。」
「欸?」林婕妤这下是真的愣了。合合合、合作?虽然教授是有说过可以两三人找一组但……「不太好吧?这样我绝对会拖累到你的!」她的琴艺这么糟,又不是颜涵昕那样的……如果找她的话、他的分数準会被拖垮的吧?
「怎么会?」在偌大的图书馆前停下,何育清拿下安全帽,转头看向她,「妳的琴声很棒,不要这么没有自信。」说着,他向着她笑了笑打气。
「唔呃……」林婕妤心里还是有点犹豫,「还是我们每天下课抽一小时来练习?……会不会太佔用你的时间?」想了一想,她试探地开口问。反正自己也还不知道要选什么,虽然有可能会连累到他的分数但……总之他都那样相信她了,也许就试个一回吧?
「嗯,也好。」见她答应,何育清弯唇笑笑,心里是极高兴的。「不会佔用我的时间的。」
上午的图书馆人并不多,只有少数用功的好学生还在勤劳地唸书。这么看着林婕妤突然就心虚了起来,自己可从来都不是这群人之一的啊。
「咦,大妈没有要来吗?」望了望四周,她困惑地开口。范佑轩是何育清的好友,她还以为他找她是早就和大妈约好了什么的呢?
「咳,佑轩他……有点事。」像是知道了她的想法,何育清有些不自在地轻咳了声,略有些顿的语句倒是洩漏了他标準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心态。
闻言,林婕妤见他那副尴尬模样,以为是不好开口,于是长长的「哦──」了一声,「大妈有了江恩恩就抛弃你啰?」调侃地笑得灿烂邪恶,她道。
「婕妤……」何育清满脸的无奈。
其实唸书倒也不能干什么,偶尔林婕妤会探过头来问他几个问题然后便又归于宁静。何育清在课业上本就没什么问题,自然唸得轻鬆,时间久了,对着课本上密密麻麻的小字头疼万分的林婕妤便不住地犯起了睏。
对面的声音蓦然沉寂许久,何育清有些疑惑,谁知方抬头便看见了那边正支着头打着瞌睡的女孩,登时有些哭笑不得。虽然本来就知道她不爱唸书了,只是想着出来就是看那么一点也许会有帮助。不过……他抬手看了看錶,然后笑着伸手在她桌前轻敲了了敲。
「呃欸?」被敲击的声音给惊醒,林婕妤发现自己居然打起了瞌睡,忙是立刻坐挺。「抱、抱歉,我……」有些尴尬地拍了拍脸颊想振作,她觉得自己真是蠢得可以。好好、好丢脸!她她她居然、不小心睡着了啊!
何育清没有答话,只依旧是弯着唇笑。「一起去吃饭?」探出身子将自己向她靠近了些,他放轻着声音笑问。
林婕妤愣了愣,然后也抬手看了看錶,接着是不好意思的颔了首。
他带她去的是他第一次请她吃饭的那间小吃店。如往常般和老闆熟稔地打了声招呼,何育清看了看上头的菜单,然后笑笑地侧头望向她,「一样是牛肉麵吗?」
「嗯,牛肉麵就好了、谢谢。」林婕妤也腼腆地点头笑了笑。
「那么就两碗牛肉麵,一碗不加葱、不加蒜。」
老闆记下了菜单便招呼两人进去,然后是望着两人的背影笑了起来。
呵呵,气氛可是不一样了呢。
「那,等一下我就带妳回去了?」在两人桌落坐,何育清在她对面微笑着问。
看那个样子她该是唸不下书了吧?他默默想着,然后在心里莞尔地笑笑。
「咳,都可以。」有些尴尬地笑着抓了抓头,林婕妤说着,觉得自己在这个人面前似乎一整个就是原形毕露啊。
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约莫是下午一点多了。她拿下了他借她的安全帽站到一旁,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开了口,「今天又给你添麻烦了啊……你还要回图书馆唸书吗?」腼腆地笑了笑,她问着,然后将安全帽递还给他。她对于唸书真的是个没什么定力的人啊……像何育清那样可以安静坐在座位上专注的钻研教科书的人还真厉害。要她看那个还不如回家赶稿还比较有效率啊……她有些感慨着想。
「不了,我要回去练琴了。」何育清依旧是笑。其实段考内容他早就已经複习完了,今天找她出来确实只是因为她啊。「那么,礼拜一见?」偏头笑得温和,他眼底盈着满满温煦笑意。
林婕妤忽然想起元旦的时候他靠着窗睡着的模样。长长的睫毛掩住温润双眼,安安静静的、呼吸很均匀,看起来却是很浅眠的样子……脸突然有些红了起来,她有些愣了神,忙是拉回了自己又飘走的神智。「唔、呃,嗯,明天见!」然后匆匆挥了挥手便跑上了楼。
何育清有些无奈。他有这么可怕吗?怎么每次都这样匆匆忙忙的跑走……
真的可以喜欢他吧?在自家门停下,林婕妤气喘吁吁着在心里再次问了自己。只要能这样看着他就好了、在心里偷偷的喜欢他就可以了……虽然可能偶尔会有点贪心、虽然还是会想去接近他……
但是,就这样在心里偷偷的保有期待,一点一点的慢慢接近,也是可以的吧?

Chapter 39. 于是那天之后的下课他们便一起练琴,偶尔也一起唸书。
──虽然基本上林婕妤根本就在发呆。
考完段考后,学期末的下午,体育馆坐满了一到四年级所有这个教授的学生。
林婕妤依旧是惯性地独自坐在最角落第一排的窗边。日光煦煦的照得暖人,而她拿着谱,倚着墙静静的发着呆。
何育清还有一场考试,似乎会比较晚到的样子,于是她便先坐在这里等他了。
「抱歉,我来晚了。」提着小提琴姗姗来迟,何育清带着满是歉意的笑容在她身旁的位置坐下,「这次的考题实在有点难啊。」无奈的轻叹口气,他苦笑道。
「是哦……」林婕妤微愣,然后扬唇露出微笑,「不过,你的话,一定没有问题的吧。」那么难搞的微积分他都可以轻鬆搞定了,考试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吧?虽然他修的几何貌似比那个还要难上了好几百倍的样子……不过,像他这么厉害的人,All Pass什么的应该都不算太难的吧。
「那可不一定啊。」何育清偏头,嘴角的笑容又更是无奈了些。「妳呢?考得怎么样?」不打算让话题继续在自己的考试上围绕,于是他笑着回问。
「咳,那种悲伤的往事就别提了。」尴尬地抽了抽眼角,林婕妤乾笑几声便直接搪塞了过去。基本上她只求自己寒假不要留下来补考补修什么的就好了,其他的她从来不会去奢望太多的。
闻言,何育清也只能无奈的笑了笑。
同上一次一般他们到了前面去抽籤,年级是分开抽的,而是从一年级开始表演。然后他们便在一旁的抽籤处看到了正跟朋友笑闹着的何钰芯。
「哥──大嫂──」原本还在嬉闹着的何钰芯一见到两人立刻便奔了过去,「听说你们两个要一起表演啊?」一脸期待的看着他们,她闪着一双眼睛问。
「呃,是啊。」愣了一愣,林婕妤开口答。「钰芯呢?」看了一眼何钰芯身后那庞大的朋友群,她默默反问。
钰芯的人缘可真好啊……她有些羡慕的默默想着。
「我就Solo了啊──本来也想找人的──!」一脸埋怨的鼓起了双颊,何钰芯看来有些洩气的模样。她也很想找人啊,可是就是没有人要跟她一组!「好啦,超期待你们的表演喔!」淘气地眨了眨眼,她笑了笑,然后便又转身和朋友一同离开了。
「刚刚那个帅哥是妳哥哥啊?」
「超帅的耶!有美男哥哥都不介绍一下──」
「哎哟,死心吧──我都有大嫂啦──」
……
那边的谈话生几乎一字不漏地传到了两人耳中,林婕妤和何育清相觑了一眼,然后默契的一同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
只不过是单恋而已啊……他们默默想着。
表演在稍后不久便开始了。大一的学生们初次表演不免和他们当初一样都有些紧张,而何钰芯的表演顺序则在中后段。
她上台时便一举赢走了众人目光。俏丽女孩一头浅色的短髮,笑容甜美自信,和何育清神似的脸庞却是洋溢着不同的活泼气息,格外的引人注目。
「大家好,我是主修钢琴的何钰芯。」清澈明亮的嗓音在体育馆内迴响,她自信的双眸熠熠生辉。「我要表演的曲目是,莫札特的《土耳其进行曲》➀。」说着,她礼貌地弯腰作九十度鞠躬,然后踏着清晰的脚步声走到了钢琴前坐下。
林婕妤专注的看着台上自己的直属学妹。土耳其进行曲虽然是极普遍的曲子,刚刚也已经有了不少人弹过,但要将它真正弹得好却不简单啊……
深吸一口气,她落下琴音,属于钢琴清亮的旋律轻快地跳跃而起,活泼响亮的音符在她指间流窜,轻快的进行曲节奏正如同何钰芯给人的感觉一般活跃而淘气。她嘴角始终扬着自信的笑意,彷彿那些流动的音符不过是她十指间的玩具似地轻鬆。
一曲终了,台下响起了一片响亮的掌声,而她则腼腆地鞠躬下了台。
一下台便看见了坐落在最前排的两人,何钰芯似以唇语说了句:「加油喔!」然后便连忙奔回了自己的位置準备向朋友们哭诉。「我刚刚超紧张的啦──!」
弹得真好呢,林婕妤想着。虽然流畅度里头少了一点优雅的味道……不过要她优雅也很难吧,毕竟是那样一个静不下来的女孩。
「那时候没有这样完整的听到涵昕弹琴好可惜啊。」想了一想,林婕妤不禁惋惜地开口道。也只有教授让她上台示範时她才听到了一点她的琴音,本来很期待她在这个发表会上的表现的,结果居然那么快就又离开了……不过她一定很厉害吧?音乐世家什么的听起来一整个就很威风啊。
「这么说也是呢。」怔了一怔,何育清感慨地扬起了一个微笑,「还真没想到她会这么快就被叫回去了……」无奈地笑了笑,他望向她,然后想起什么似地露出了一个温煦笑容,「对了,涵昕和我说了她很想念妳呢。」
她在那里过的还好吧?他慨然想着。他只希望,她能够得到幸福啊。
「是吗?」闻言,林婕妤也不住地笑了开来,「我也很想念她哦。」笑得灿烂,她说。
呜呜少了一个神人正妹欣赏要她怎么不想念啊拜託!
他们的表演顺序约莫也是在二年级的中后段,轮到大二生上台时便让林婕妤不住地越发越紧张了起来。
「不要紧张。」似是感觉到了她有些冒汗的手心,何育清往常般扬着温和微笑望向了她,「用平常心就好了。」嘴角的笑意轻浅温暖,他安慰地对着她说。
「嗯。」微怔了怔,林婕妤也回望向他露出了一个笑。
他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让她安心的力量,好像他说没问题,就真的是一切都没问题了似的……
一定是因为是何育清的关係吧?否则她又怎么会第一次的对一个人有这种所谓信任的感觉。如此想着,然后她便在心里不住地笑了。
前面的表演一个个结束,很快便轮到了他们俩。
战战兢兢地踏着脚步走上了楼梯,为了不出糗,她这次还特地带了谱上台。
「各位好,我是主修小提琴的何育清。」
「我是主修钢琴的林婕妤……」
双双对着台下鞠躬,他们紧张地互望了一眼,然后才又开口,「我们今天要表演的是,帕海贝尔的《D大调卡农》。」
闻言,台下不住地纷纷开始讨论了起来。这首对林婕妤来说毕竟是上次已经弹过的曲子,居然二度拿出来演奏,而且这次还找了所谓的小提琴王子来合作,不免让众人感到惊奇。
在自己的位置上準备完成,何育清侧着头对另一边已经坐好的林婕妤微笑点点头,示意她可以开始了。
而收到他传来的讯息,林婕妤也同样谨慎地点了点头,然后回过头来看了一眼琴谱,接着才轻轻落下了第一个音。
首先的八个小节由她独自弹奏,接着是小提琴悠缓长远的旋律轻缓地和着加入。充满了回忆的卡农如流水般清澈得扣人心弦,音符一个个像是敲在了心上,教人不禁都陷入了如此旋律中,无法自拔。
他们的默契好得教人没话说,彷彿已经是搭档了多年的伙伴似的,连林婕妤先前那份拘谨的味道也不见了,一支五分钟的抒情小曲被他们赋予了细腻情感,让所有人都不住地静了下来聆听他们的合奏主角是军中大佬的后代的小说_有感觉代表什么意思
而随着最后一个琴音落下,众人的掌声响起,两人呼了一口气,同时鬆了手。向着对方露出一个鼓励的笑容,他们走到舞台中央,然后在鞠躬之后在掌声之中下了台。
「我刚刚……还可以吧?」卸下紧绷地心情,林婕妤抚着胸口抒了一口气。有些忐忑地侧头望向他,她觉得自己的一颗心至今仍七上八下地紧张的「怦怦」乱跳着。
「刚才很棒喔。」何育清回望向她,弯起唇角微笑鼓励。
不论是她的琴声或是歌声他都十分的喜欢。又或许是因为人的关係?他在心里笑了笑想。
不过……他或许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哥,你们刚刚的表演超棒的耶!」那边何钰芯随即是一脸兴奋地冲向了他们,一双眼睛依旧是闪闪发亮的样子,「你们的分数一定很高──!」一脸崇拜地望着两人,她扬着灿烂笑容开口道。
「是妳不嫌弃啦,都是育清在配合我,我只是被他帮到了而已。」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林婕于有些腼腆地笑着推托道。
「哪有,大嫂的琴声超讚的好不好!」何钰芯不住地激动反驳了她,「嗯嗯,大嫂和哥简直是绝配!」伸手对她竖起大拇指,她眨了眨眼,笑容无限灿烂。
「唉呀,育清和大妈才是绝配好不好──」原本还想反驳,林婕妤脑内思考了一阵,忽地就扬唇灿烂笑了开来,还学起了江玮恩的猥琐笑脸。撇了撇手,她笑着反驳,一脸调侃模样。「比起清妤什么的,不觉得清轩➁比较萌吗!」一脸严肃地对着她指正,她装着正经八百的声音道。
「欸呵呵呵说的也是──」和林婕妤做起了相仿的撇手动作,何钰芯也灿烂的笑着附和了起来。
何育清只能在一旁默默苦笑以表示他内心的无奈。
走出校门口的时候约莫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他们并肩缓步走着,微红的天空在两人身后拉出一道长长的阴影。
「对了,妳春节有什么活动吗?」沉默了一阵,何育清侧头笑望向她开口问。
「嗯……往年都是和老妈还有巧欣一起出去玩,我想今年也一样吧。」想了想,林婕妤扬唇笑答,「你呢?你和钰芯一起过年吗?」她想起他们家似乎是在嘉义。他要和钰芯回家一起度过春假吗?
「因为有很多亲戚会来的关係,我和钰芯必须回老家去。」无奈的笑了笑,何育清开口。他实在不太喜欢那种人太多的时候,毕竟每次他都会被逼问着什么时候要交女朋友、什么时候要结婚、需不需要帮忙安排相亲之类的……「不过,妳的车还没找到吧?妳要怎么回去?」想起这些日子以来几乎都是他载着她在各个较远的地方往来,于是他关心而困惑地问。
她的摩托车似乎在那之后就基本没消没息了啊……他有些无奈地想。但另一方面,他却居然可恶的觉得有点庆幸。
因为要是找回来的话,他就再也不能像这样天天陪着她了吧……虽然他知道,若是真找不到,她迟早都还是会再去买台新的。
「我和巧欣的家很近,我想大概会是她载我回去吧。」闻言,林婕妤勾着唇角笑得万分无奈。「到底是谁这么无聊偷我的小绵羊啊──!」仰头对着天空叹气着大吼,她大声叫着,觉得自己得人生根本就是一场悲剧。
那可是她心爱的小绵羊啊啊啊混蛋!
回到林婕妤的公寓时已是夕阳西下。霞光映得视野成了橘红的颜彩,暖暖的色调倒有一点煦人,照得人都不踏实了起来,像是在梦中。
「那么,我先走了。」微笑看着她,何育清拉下安全帽的塑胶罩,「轰轰」地发动了机车。
「呃、等、等一下!」脑中忽然闪现一事,林婕妤忙是开口,有些尴尬地叫住了他。「那个……你吃巧克力吗?」问出口的瞬间连她自己都想闪自己一个巴掌,但她没办法。既然都开口了,她当然还是硬着头皮给问了下去。
「巧克力?」何育清有些困惑。突然把他叫住还以为是多重大的事情……「偶尔也吃。怎么了吗?」拉起塑胶罩,他有些疑惑地问。为什么要突然问他这个?
「咳、那是比较喜欢吃苦的还是甜的?」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林婕妤顿了顿。想着既然都问出了不如就问到底,于是她红着脸再问。
「唔,偏苦吧?」何育清有些愣。「有什么事吗?」又再度问了一次,他满脸问号地开口,觉得有些理解不能。
「没、没什么!」乾笑着挥手退后,林婕妤面上表情有些尴尬,觉得自己的人生似乎真不只是悲剧了。「呃嗯,问问而已、掰掰!」说着,她便又再度转身跑上楼,留下了那边一脸不明所以的何育清。
因为她刚刚突然想起──开学那天貌似是二月十四号啊!
➀莫札特的第11号钢琴奏鸣曲的第三乐章因题为「土耳其风格的迴旋曲」而得名「土耳其进行曲」。
➁在二次元中,动漫迷们喜欢以名讳简称作为配对名称,「攻、受」前后作为配对顺序。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7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