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一个农民_有感情的婚外情好断吗

Chapter 36. 「哦吼吼吼小韵妳看──团长的内裤!」
男生组和女生组的房间就在彼此隔壁,民宿是有点日式风格的几栋屋子,有和风的木地板、小茶几以及併在一起的四个单独床垫,墙上还悬挂着一小幅泼墨山水画,别是有一番风味。
因为生活作息都不太相同的关係,男女两组自然不可能整天都腻在一起。而男生组慢悠悠的吃完饭回到房间时,映入眼帘的便是某四个女孩在他们房里闹的天翻地覆的奇妙场景。
然后四个人彻底僵了。
「哦哦──团长的内裤!」谢小韵显得很是兴奋的模样。
「林婕妤你家育清的──!」翻出陈靖宏的东西似还嫌不够,那边江玮恩又从墙边一包打包得十分整齐的行李里头抽出了一件素色的四角内裤,然后朝着某人直接给丢了过去。
「干不要把那种噁心的东西丢过来!」闻言,林婕妤忙是一脸惊恐的倒退了好几十步,立马躲到了离他们三公尺远的边角去。她对内裤这种东西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啊拜託!
……
陈靖宏觉得自己额角似乎瞬间爆出了好几条青筋。
「江玮恩、妳们在我们房里干什么!」沉着声音压抑着低吼,他威严十足地愤怒吶喊,觉得压制自己不现在马上把这群人给揍一顿真的是他一生中最痛苦的事情了。
可惜这招一向对江玮恩没用。
「翻你们的内裤啊。」笑得天真灿烂,江玮恩手里还拿着陈靖宏的黑色四角裤给晃呀晃得很是招摇,「谁叫你们太晚回来了咩。」耍赖似的瞇起眼,她吐舌耍无赖,一脸的无畏。
那条醒目的四角内裤似乎正在刺激着他那条即将断裂的理智神经,陈靖宏努力压下愤怒,抚额。自己当初答应跟他们出来果然是个错误的决定……
那边何育清见状亦是一愣,然后他好脾气的露出一个无奈的笑,走上前去準备重新整理自己被弄乱的行李。
「小妤你真的不要吗?妳家育清的内裤耶──反正迟早都还是会看到的嘛!」见那边何育清已经走了过来,方巧欣索性直接抓着内裤一角往林婕妤一路逼进了过去,扬起的笑脸是十足十的邪恶模样。
「干什么东西我说了不要把那种噁心的东西拿过来──!」大吼着将她拿来逼进自己的东西挥开,林婕妤有点崩溃了。那种东西、管他洗得多乾净,她都还是觉得超、噁、心的啊──!
万般无奈的看着自己的贴身衣物被当成玩具般的丢来甩去,何育清默默上前将散落在地面上的私人物品给收放好,然后看到那边陈靖宏还在跟江玮恩抢着自己的贴身衣物,忽然心里一阵同病相怜。
「江玮恩,还给我。」陈靖宏沉着一张严肃的脸,脑中的理智神经已经发出了濒临支解的警告声。
「咧咧咧才不要──小佑佑你这叛徒在做什么!」拿着他的内裤在床垫上跳叫着耀武扬威,江玮恩毫不畏惧的继续激怒刺激他,后面范佑轩却趁着她不注意一把便将东西给抢走,并将之还给了陈靖宏。
「谢谢。」拿回自己的东西,陈靖宏向范佑轩道了个谢,然后感觉到自己濒临崩坏的理智终于给自动修复了回来。「──所以,妳们到底来我们房间干什么?」将东西给收好,他抬头望向四人,语气认真地开口问。
「嗯──今天是跨年夜嘛。」那边已经转到她的《X白艺能大赏》的林婕妤闻言转过了头来,嘴里还刁着洋芋片,然后对四个人扬起了笑。
然后是那边打算接近行李的江玮恩笑着接话,「──四个人跨年多无聊,八个人一起比较热闹嘛!啊喂小佑佑你放开我!我都还没找你算帐──」
范佑轩默默将她给拖走了。
陈靖宏看着房间内的四个女生,想了下江玮恩的话,沉吟半晌,然后是再次妥协地叹了口气,「算了,想留就留吧。」把她拎走后不晓得会不会做出从什么窗户爬进来之类的惊人之举……那样的话还不如直接让她们留着比较安全。
「团长果然是你最好了──」闻言,江玮恩随即灿笑着挣脱了范佑轩,然后再次地朝着墙边欢快地走了过去──
「但是如果再碰行李的话就把妳给轰出去。」瞄了她一眼,陈靖宏冷声开口。
「呿……」小气。细声嘟嚷着,江玮恩心里虽然不满,但还是乖乖的退到了电视机前。
检查了下四周的门锁后,何育清心里很疑惑,终于还是忍不住的看着她们开口问,「不过……妳们是怎么进来的?」房间门有确定是锁起来的,窗户呃……也是锁的,钥匙也都还在,那么她们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拜託──」江玮恩一脸神秘地看着他露出了一个笑,「髮夹可是很好用的哦。」
不知为何,范佑轩对着那个笑容莫名恶寒了一阵。
「哦哦哦瑶瑶──!」不知何时也跟着黏到了电视机前的周丞央忽然就对着萤幕里又唱又跳的艺人一脸花痴的怪叫了起来,「我的女神!」整张脸几乎要贴到了屏幕上,他兴奋的叫道。
「唉哟,你喜欢的不是郭X洁那型的吗?」看了一眼一旁的谢小韵,林婕妤调侃着开口看向节目里面另一队的女艺人。那位郭X瑶一整个就是标準的童颜巨乳正妹啊,至于郭X洁嘛……嗯,那可爱的小小身版很适合他嘛,人可爱唱歌又好听来着。
「我才不是萝莉控──!」
然后是房间里众人早已见怪不怪的怒吼声。
☆ ☆ ☆
跨年倒数结束后,女生们也终于纷纷回到了自己房间盥洗休息。
四个人都梳洗完毕后便坐在床铺上开始聊起了天,也算是几个人难得能这样亲密的闲话家常。
「林婕妤──」一面擦着湿漉漉的头髮,方巧欣一出浴室便开始揶揄起那边方吹完头髮的林婕妤,笑容很是暧昧,「已经牵手了哦?很不错嘛──」说着,她邪笑着推了推她的肩膀,挑动的眉毛含带意义不明。
「什、什么啦!不要乱说啦!」放下吹风机并将之递给方巧欣,林婕妤微红着脸结结巴巴的反驳。何育清牵她的手什么的唔──想起来就很不好意思啊她说……
「进展不错哦──」闻言,那边正随意转着电视节目的江玮恩也跟着调侃了起来,「我看乾脆直接去Motel比较快啦!」
「还说我咧!」在床铺上坐下,林婕妤喝了口茶,然后不满地开口反驳了回去,「我看妳也喜欢大妈很久了吧其实!」不甘地开口,她哼了哼反调侃道。
「本来就是啊。」没有一点犹豫,江玮恩倒回答得很乾脆,一脸的理所当然,「我长大还想娶他为妻呢!」然后是一脸的臭屁自傲。
对面正倒着茶的范佑轩不住地抖了下手。
也未免、太大声了吧……
然后他拿着茶杯转过身去,发现整间房的其余三人全都沉默的盯着他看。
「……怎么了?」被盯得发毛,范佑轩忍不住开口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小佑佑。」周丞央一脸认真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虽然我很爱小恩恩,但如果你真的爱她的话,我也是可以考虑把她让给你的。」一副要将自己的女儿给嫁出去的沉重模样,他定定的看着他开口。
「她不是也常常这样对你说吗……」范佑轩默默。那家伙说的这一类的话不是从来都不能相信的吗。
「表情和眼神不一样!」周丞央一脸认真严肃地开口喝斥。
「……你是从哪里看到她的表情和眼神的?」范佑轩一脸淡定的看着他开口吐槽。难道他有透视眼不成?
「喂小佑佑你话变多了!」被吐槽的周丞央也不满的反驳了回去。
「……」他不说话就是了。
「倒是你,不是挺喜欢她的吗。」正坐在床上翻着书的陈靖宏状似无异地开口,眼也未抬,镜片下的眸子依旧深邃淡然。
「啊?」周丞央愣,「哦对啊我超爱小恩恩的!」了然似的开口附和,他弯唇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
房间内又迅速安静了下来。何育清和陈靖宏各自坐在床上看着书,范佑轩边喝着茶边研究着食谱。没有人理他,儘管安静对他们几人而言似乎是很正常的,可这气氛却沉静得异常。
周丞央再愣。欸,奇怪?他轮流环视了三人。怎么觉得这沉默似乎是针对着他来的?
范佑轩坐在一边低头安静的翻着自己手上的食谱,然后似是无意的轻声开了口:「你是什么东西……」
「……」周丞央一瞬间明白了什么。「小佑佑!」
怎么连一向最不常说话的面瘫范佑轩都要联合起来裱他啦!
那边女生还在吵吵嚷嚷的持续三姑六婆着,基本并不知道她们的对话内容已经因为音量过大而传到隔壁去了。
「唉唷──小韵,我们小央央最近颇关注妳的啊──」江玮恩一脸暧昧的挤了挤一旁的谢小韵,前面电视的声音基本已经快要被四个人给无视掉了,「怎么样?我可以考虑送妳哦?」望向了墙的那边,她笑容灿烂地道。
「小、央、央?」闻言,谢小韵的表情再次变成了满脸的鄙夷神色,「他是什么东西?我的心里永远只有团长大人!」万分不屑地哼了一哼,她一提到陈靖宏却又变成了花痴表情。
然后那边周丞央就这样莫名中了一箭。
「妳也不要只喜欢团长嘛,人家心里都有雅琪啦。」林婕妤笑着撇了撇手。虽然知道小韵只是开玩笑,不过她那个表情每次都让她很想笑啊。「不然范佑轩怎么样?他不是妳的直属学长嘛。」想起会再次和她见面似乎就是因为这个直属学长范佑轩的关係,于是她笑了笑问。
「不行,小佑佑是我的!」未等谢小韵开口,那边江玮恩忙抢玩具似地抢先开口宣示主权,「要就去喜欢育清啦!」赶苍蝇似的往林婕妤那边挥了挥,她说。
「育清是什么啊?我跟他很熟吗──」谢小韵讪笑着挥了挥手,育清虽然很帅但亲切大哥哥可不是她的菜啊──况且他不是喜欢婕妤吗?她可没有抢别人老公的习惯嗯。
然后那边的何育清默默笑得无奈。
「啊苏毅欣咧?」方巧欣想了一想,「我记得妳上次好像见过他吧?」脑中回想起上次和谢小韵一同到社办时似乎有遇到苏毅欣还打了招呼,于是她问。
唉呀,她偶尔还是会回去看看的啦。
闻言,谢小韵努力回想搜寻了下脑中关于这人的记忆。苏毅欣哦……好像有点印象的样子啊。「唉哟反正不管是谁都比周丞央帅啦。」懒得再去回想太多,于是她索性撇了撇手道。
然后周丞央又再度中了一箭。
「小宏宏……」抬头,他哭丧着脸望向那边陈靖宏,眼神充满哀怨。呜呜呜他都有雅琪了为什么还这么受欢迎!
「干麻?」陈靖宏淡定抬眼对他瞥了一瞥,「你不是不喜欢她?」微微扬了扬眉,他颇是不以为然地道。
「这跟那个无关,这可是男人的尊严啊尊严!」周丞央满脸的悲愤,「我可是全世界最帅气的周丞央啊!要不是那些人不懂欣赏我的帅,我肯定超受欢迎的好不好!」悲愤语气不知为何已经变成了自傲,他的音量有些大,表情是十足十的臭屁。
「咳、咳……」闻言,房内三个男生不住地咳了起来。他们突然很庆幸他们两间房间是单独在楼下的,不然被听到的话可是很丢脸的啊。
周丞央的话因为音量的关係当然也传到了另一头,四个女生顷刻安静了下来。沉默地相互对望了一眼,然后她们默契的一同朝着墙那边大喊了一声:「屁啦!」
其实就她们这边听起来一整个就是周丞央一个人在大吼大叫啊,毕竟其他三个男生似乎音量都不大。不过那句话是怎么回事?一整个超丢脸的好吗!
「……江玮恩妳又欺负我──!」被两边裱得不行,周丞央索性再次学起范佑轩的经典名言闹了起来,完全的耍赖模样。
两个房间的六个人又不住默契地「噗!」一声笑了出来。范佑轩愣,好耳熟的一句话,这到底是……
「我幼稚园的时候好多女生说要娶我的!」周丞央又不满地嚷嚷着补上了这句话。
「嗯,还真是受欢迎啊。」一直保持着沉默的何育清难得微笑开口吐槽了一句。所以他是桃花运在幼稚园就用光了的意思吗?
「何育清你个林婕妤!」被吐槽得快要崩溃的周丞央终于忍不住地扭头对着何育清叫了起来,「我看你根本喜欢林婕妤对吧对吧!」伸手直指着他,他一脸抓到了他把柄似的得意,还抬起下巴哼了哼。
「是啊。」目光淡定的看着他,何育清毫不避讳地开口答。
「噗!」然后这次是另外三个男生一起喷了。
范佑轩睁着眼一脸惊讶的转头看向了何育清,这个回答也未免……「育清你……」就这么直接的公开承认了?
「怎么了吗?」何育清一脸疑惑地望了回去。这有什么好不承认的吗?
房间一下子又陷入沉默,声音一静止,另外一头的声响便是越加清晰了起来。
「哈哈哈哈江玮恩妳又欺负我唔唔唔──」
「忘掉,给我忘掉!」
……
那边女生们又开始打闹了起来,范佑轩见这边气氛安静,听着对面那句依旧很熟悉的语句,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了他困惑了许久的问题:「对了,那句话到底是……」看了看周围三人,他问。为什么他们一提到那句话,就好像很好笑的样子?
闻言,周丞央愣了愣。对哦,他好像还不知道来着……眼珠子一转,他邪邪地笑了笑,然后扭头望向一旁的陈靖宏,瞇起双眼,「江玮恩……」学起那时范佑轩犹如三岁小孩的浓浓鼻音,他开口,「江玮恩……嗝!妳为什么要欺负我?」伸手抓住了无辜的团长,他移动到他身边又开始演了起来。
陈靖宏这是真正僵了。这是要他配合演出的意思?看了一眼那边范佑轩满脸困惑的表情,他想了想突然觉得也挺有趣,于是便跟着坐了过去拉过何育清的手,并将之放到了周丞央手上,「我不是江玮恩,他才是江玮恩。」僵着声音,他道。
「才──不──是!嗝!」周丞央一把挥开了何育清的手,「他才不是江玮恩,你才是江玮恩……闻起来……不一样!」装模作样地抬起鼻子往陈靖宏身上嗅了嗅,他开口道。
「我哪里欺负你了?」想了想当日两人的台词,陈靖宏继续他的友情演出。
「你、你还灌我酒──!」看着那边范佑轩挺是困惑的表情,周丞央索性直接简化了演出,然后拿起旁边的纸杯装作正和陈靖宏抢夺的模样,接着整个人一瘫,直接向着他倒了下去!
陈靖宏则一把抓住了周丞央的头。他还真的要演吗喂!
为求逼真周丞央情急之下忙从一旁抽出张卫生纸给随意画了颗歪七扭八的爱心,在纸张还未破碎之前将之挡在他和陈靖宏的头之间,然后借位地从旁再次倒了下去。
见这情况范佑轩多少也了解他是在演给自己看这来由,于是困惑地望向了何育清,「爱心是什么意思?」
何育清默默。「……接吻的意思。」
「那周丞央是谁?」心下有些惊讶,范佑轩忙又问。
「……你。」何育清淡定答。
然后范佑轩石化了。

Chapter 37. 凌晨两点的两间房终于回归了平静──当然这要把男生组那边某个还纠结着的心给排除在外。
林婕妤却在床铺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她的心绪很乱,对于何育清那份越来越微妙的心情她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好。
她当然也知道自己对于他早就不是所谓的纯友谊──写了那么多年的小说毕竟不是白干的。可是她该喜欢他吗?她很犹豫,她并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拥有那一份勇气。如果会受伤的话也可以现在就直接地放弃退开就好了,趁着那份心意还没有加深到无法自拔之前的话──
「婕妤,」在她脑中还乱得嗡嗡作响之时,一旁的方巧欣翻过身来蓦然出声。「睡了吗?」刻意用了气音压低音量,她试探地开口问。
怔忡了会,林婕妤微歛了歛眸,也跟着侧过身去望向她,「还没。」默默摇了摇头,她回答。
其实巧欣知道她还没睡的吧……她感叹着想。
「妳喜欢何育清吗?」劈头就直戳中心,方巧欣的问题依旧直点重点得厉害,「这一次又要选择逃避了?」目光认真地直直望着她,她眼神锐利得可怕。
林婕妤一愣。「……我不知道。」默默垂下了眼,她将被子拈紧了些,眼神有些失焦。她不知道自己对于爱情这东西是否还保有放手的勇气,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有那个资格……况且如果这一次又再度受伤,她怕自己大概真的会连这样怀疑自己的力气都失去吧……
「不试试看又怎么会知道呢。」方巧欣扬眉笑笑,「或许他是喜欢妳的?那么妳就这样放弃的话、他要怎么办。而且就算他真的只把妳当做朋友也没关係吧?妳还是可以喜欢他啊。」
林婕妤愣了。他有可能喜欢她吗?就算没有……她也可以喜欢他吗?
她有……这个资格吗?
可是他会不会跟那时候的「他」一样、知道以后就毫不留情将她狠狠推开?
「他拒绝颜涵昕的时候,不也说了『永远都是朋友』吗?」想起之前林婕妤曾和她说过的事,于是方巧欣又再次开口想劝她,「那么,妳到底又在顾虑什么?」再次勾起了唇角,她定定地望着她道。
「唔……」林婕妤默默。她已经不晓得自己该如何反驳了。
就算是她这样懦弱没用的人,也有资格去期待吗?
她也可以去期待、这个人会同样喜欢她的可能吗?
「好好想想吧。」目光含带一点姐姐一样的温柔,方巧欣笑着拍了拍她的头,彷彿眼前的女孩真是她的亲生妹妹似的,「我先睡啰,晚安。」粘着被子翻过身去背对她,她开口,然后闭上了眼準备入眠。
她也只能帮到这里了。剩下的,就交给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 ☆ ☆
清晨的微光暖暖地洒进了房。
抬手看了看手上电子錶的数字,林婕妤有些疲惫地翻了个身,将被子给拈紧了些。原本还想继续睡,她翻了几次身,最终还是起身坐了起来。
五点十分。她叹了口气。
昨天就这样想了又想、不停的想呀想的……然后她就睡着了嗯。没想到今天居然意外的早醒和浅眠啊……她有些发愣的坐在床铺上想着。其实继续躺着她还是可以继续睡的,不过想想今天是难得的一月一日元旦,她就起床看看日出再回来补眠好了。
穿上厚厚的黑色羽绒外套和保暖用的雪靴,她戴上毛帽,确认自己一切御寒配备完全后才小心翼翼的开了门出去。
双手插在口袋里,她本想到民宿外庭可眺望的休息处,然后才方接近便发现了栏杆那里已然有了一个白色大衣的身影。
是何育清。
「育清?」缓步走到他身旁,林婕妤侧头看着他勾起一个微笑,「你也这么早起啊?」侧头望向那边已然透出了熹微光线的云层,她笑了笑,口中因为寒冷的关係不断呼出白色气体。
「唔,是啊。」见到她到来,何育清微微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见她啊……她不是总睡很晚的吗?他有些无奈地想着。「总是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实在受不了,就乾脆起来了。」莞尔,他无奈地笑了一笑道。
「这样啊……所以说是睡得不好啰?」微微侧头看向他,林婕妤倚在栏杆上弯着唇微笑。大概是太冷或是认床的关係吧?她如此想着,「咦,你还有出去买东西啊?」发现他手中还握着一个腾着热气的纸装咖啡,她看了看上头的标誌,似乎是附近的小七买来的?纸杯外头有一层防烫的纸版,热气袅袅从小洞中窜出,看来很是温暖的样子。旁边还有一杯看来完全没动过的纸杯……唔,他一个人喝两杯?
「啊,是啊。」何育清笑笑,然后是拿起杯子浅啜了一口,「不过去买的时候不小心就顺手买了一杯奶茶……妳要喝吗?」将旁边那杯多出来的奶茶递到了她面前,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问。向店员买的时候他一个不小心就下意识的多叫了一杯奶茶了啊,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也已经来不及了呃……这似乎已经成为习惯了呢,他无奈。
「……好啊,谢谢。」微微有些怔,林婕妤伸手接过他手中还保有温热的奶茶,暖暖的温了发冷的指尖。顺手买了一杯吗?她知道他不喝这个的,就记忆里范佑轩应该也没这习惯……
喝了一口手中温暖甘甜的奶茶,她默默想着,突然觉得心头有些暖。
何育清只微侧着头静静的望着她的侧脸。清晨的阳光洒在她微笑的脸庞上,浅浅的弧度很是灿烂的样子,看得他一时竟有些怔。
营队的时候似乎也是这样看着她笑吧。他发现他喜欢看着她笑起来的模样,比起那时后哭得让他心疼的悲伤脸庞,他更喜欢她弯着唇角的灿烂模样,彷彿就这样看着,也能让他感到开心。
现在的话、可以对她说出口了吗?
「婕妤,我……」
「哦哦育清你看,太阳出来了!」惊喜地指向那边已然探出了半颗脑袋的太阳,林婕妤的目光专注得有些发亮。红橘色的光染得整片天空都成了暖色系,透着云彩,像是莫内的画一样光影交错得很灿烂。其实她不是第一次看日出了,熬夜这种事她毕竟也不是办不到,不过每次看着太阳探出头,然后天空的颜色被染得万紫千红的时候她总是会感到一阵莫名的兴奋。「啊,你刚才要说什么?」想起刚才何育清似乎才对着她开口说了个「我」便被她给打断了,于是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问。
「……不,没什么。」轻笑着摇了摇头,何育清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总之以后的时间还多着的,不是吗。
☆ ☆ ☆
由于十点便要退房,于是众人便早早地起床吃早餐,十点便再次出发开往合欢山去了。
经过一夜的降雪,合欢山上已然成了一片银白色。已有些厚度的积雪踏在脚底下还会往下陷落,然而雪却已经停了。
「融雪的时候真的好冷哦……」走在方巧欣身旁,林婕妤缩着肩膀搓了搓发冷的手,御寒配备较少的双脚还有些瑟瑟发抖。融雪真的是比下雪时候还冷啊,不过总是比昨天还要好上太多了,经过一夜的调适,她对寒冷的抵抗度基本已经适应得差不多了。
「是啊。」方巧欣应和着也朝自己手心呼了几口热气,试图让自己的手温回暖些。「对了,昨天的事情想得怎么样了啊?」忽地就朝她耳边凑了过去,她一脸暧昧的挤着她的肩膀,放低了音量轻声问。
「哪、哪有这么快啦?」闻言,林婕妤有些尴尬地红了脸。她昨天苦思一夜也没有结果,直到现在还在默默纠结啊……
「唉呀,一起看日出嘛,不错喔?」嘴角的弧度又上扬得更灿烂了些,方巧欣扬了扬眉。
「欸?」林婕妤愣。她怎么会知道?
「江恩恩告诉我的。」方巧欣灿笑着给了她解答,「育清还帮妳买了奶茶嘛,很贴心哦?」笑容越发越邪恶了起来,她斜看着她的眼神十分的不怀好意。
林婕妤默默。所以说江玮恩那家伙又在她出去之后也跟着起来拖着大妈一起在旁边偷看了吗?上次营队时也是这样……她不住地细声咕哝。
「小佑佑,看招!」走到一处空旷地,走在最前面的江玮恩随即往地面随手抓了一把雪球便往范佑轩给砸了过去。她可是期待今天的打雪仗很久了──接下来她可是不会放过任何人的哇哈哈!
「……」腹部中弹的范佑轩只默默挨下了雪球,脸上表情依旧很淡定。他对打雪仗基本没什么兴趣,不过想起昨天的事情他……
基本他直到现在都还不敢直视某人。
见范佑轩没反应,江玮恩耸了耸肩也不在意。这人今天一直怪怪的也不知道怎么了……唉啊反正她习惯了。再从地上握了把雪,她扭头去锁定下一个目标,然后身子一转,直直地瞄準了周丞央。
「小恩恩妳居然攻击我!」突然被击中的周成央也愤怒的从地上抓了把雪给丢了回去,谁知道那边江玮恩却是嘿嘿一笑,一个闪身,居然直接把一旁的主角是一个农民_有感情的婚外情好断吗谢小韵给抓过来挡下了那一击。
「周丞央我要跟你绝交!」被直接砸中头的谢小韵悲愤準备反击。
于是场面乱成了一团。
看见那边热热闹闹的似乎很有趣,连陈靖宏都被拉入了战局,于是林婕妤亦弯腰抓了一把雪,然后猛地朝何育清给砸了过去!
「嘿!」她往前用力一丢,雪球在何育清米白的大衣上「啪」地散了开来,然后溶进了衣服。
没有什么反击的意思,何育清只无奈笑了笑,任她将雪球砸到他身上。正想拍掉身上的碎屑,他感觉到手臂又是微微一痛──是方巧欣。
「哼哼──」方巧欣一手叉腰笑得很神气,另一手还拿着方準备好的雪球。
然而还未反应过来,何育清的背后又一颗雪球用力地砸了上去──这回是周丞央。
「谁叫你们昨天都围攻我──尤其是你!何育清你死定了!」忿忿的叫嚣着,周丞央一脸得逞的坏笑,然后手上一颗雪球又猛地往他给丢了过去!
无奈拍掉身上的结晶碎屑,何育清轻鬆地便闪身躲过。弯腰亦抓了一把雪球,他嘴角的笑意蓦然灿烂了起来,「喂,我可是也会反击的喔?」笑颜依旧是温和柔煦,他眼底一点淘气,然后施了一点力,毫不留情的便往周丞央的脸上给直直砸了上去。
「唔啊!你你你我是靠脸吃饭的耶!」反应不及被砸了个正着,周丞央摀着一张被打得发红的脸哀哀叫了起来。这真的很痛啊啊啊浑蛋!不甘地往地上抓了一把想反击,然后他背上也蓦然被砸上了一颗雪球。
「那你一定没饭吃啦!」谢小韵被砸头的愤恨还未消,手上力道自然不会放过他。一脸鄙夷愤怒的看着他,然后她亦抬手往他的脸砸了下去。
「啊啊啊我跟妳拚了!」
于是周丞央暴走。
林婕妤微愣看着何育清也跟着打闹起来的背影。原来育清也是那种会跟着一起乱的人的人吗?是说他刚刚那个样子好腹黑好恐怖……她想起了之前何钰芯说过的话,觉得似乎也无不可能了。
才在想着,那边何育清便转过了身来看向她,嘴角的笑意温和灿烂,「虽然说是妳,」手里抓着一把雪球,他眼里依旧盈着笑意,语调温和,「但我也是不会放过的哦?」笑着,他控制了下力道便将手中的雪球往她丢了过去。
其实他本来是不打算参战的──不过既然都这么多人想跟他玩了,他不奉陪又怎么行呢?
「欸欸?」林婕妤还在发愣,刚刚是发生了什么事?见雪球朝她丢了过来才连忙回过神来闪身躲过。天啊好险!「居然袭击我!那我也不会客气的──!」
于是场面成了一个大混乱。
☆ ☆ ☆
玩过雪球大战后,在附近闲逛着到了下午,他们回到清境农场吃过午餐后才準备起程回去。一整天的玩闹下来众人都有些累了,随着车身一路的摇摆颠簸,很快大家便都进入了梦乡。
林婕妤亦倚在窗边半梦半醒的打着盹,因为车子里有暖气的关係,她便将御寒配备都给撇到了一旁。朦胧中她感觉到有人替她盖上了被她搁在一边的羽绒外套,小心翼翼的轻放,像是怕吵醒她。
就像那个一样很模糊的游览车上。
她知道是谁,也只有他会。那个人在不知不觉中变得好容易影响她,也不晓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从一开始他们之间那一点若有似无的暧昧,到那个崩坏支解的雨天,她变得越来越在乎他,甚至越来越依赖他。
──只是不愿去发现而已。
她怕自己不够有勇气,她害怕会再度受伤。
约莫是天色微黯的时候,她辗转醒了过来,发现坐在她一旁的何育清也阖着眼浅浅地睡着了。长长的睫毛在眼下刷出一小片阴影,映着快要下沉的夕阳,他的侧脸温和得像是要融进夜色。
他的呼吸很浅很均匀,身上却也没有任何一点避寒衣物。
林婕妤无奈叹了口气。明明帮她盖上了外套,自己却是这么不注意吗。
真是个笨蛋。
屏着气息,她小心地替他盖上大衣,却是不住地侧头对着他的睡颜多看了两眼。平时总是挂着浅浅微笑的俊秀脸庞睡着时眼脸也只是轻阖着,像孩子般安稳沉静。
不住的微红了脸,她连忙退回了自己的位置。那样近的距离几乎让她无法呼吸了……
──或许早就从那样的一点点,变成了非常非常非常的……喜欢了也说不定。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7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