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很强大收了女仆的小说_有情节有文笔的言情

Chapter 34. 「老妈──我回来了!」
「喀啦」的一声从钥匙孔缝传出,林婕妤拿着钥匙开了自家的门,然后向着里头大喊了一声。
她的家是位于仁武一处有些偏僻的山庄里头一栋透天厝,从她小学以来她们便一直租着这间房子。巧欣、江恩恩还有小韵都来过她家,甚至也都曾和她们一同出游过,更别提和她情同姊妹、已认识了九年之久的巧欣,她们两家根本已经可以称做「世交」了。
她们家的庭院养了三只柴犬,一黑一白一褐。白的是公的,其他两只是母的,而爱犬成癡的小韵每次来到她家总会很开心,周丞央则在第一次来就和小狗们打成了一片,母狗们则不知为何特别的喜欢团长嗯……
现在这么想起来,原来狗也是会看皮相的啊。
一进家门,林婕妤便看到了桌上腾着袅袅热气的火锅,满屋子的香气薰得她肚子都咕噜咕噜地饿了。唔哦哦哦好香!
「妳们家真漂亮。」目光像着周围扫了一遍,何育清看着室内装潢由衷地称讚道。
空间不大但色调摆设都简单且舒适,暖黄的颜彩衬着木头桌子的暖色令人看着就觉得舒心,完全不会有狭隘的感觉。后方的黑色吧檯也非常时尚,办公区的摆设设计虽然和餐桌吧檯这边不太相同,但却意外的很合衬。
他基本是个什么样的书都乐意看一些的人,虽然对这方面涉猎不深,但也觉得十分厉害。
「是吗?」闻言,林婕妤扬唇笑笑,「我妈妈是室内设计师,这些全是她一个人弄的。」眼里还似带了几分得意,她笑着回应道。
是说那边的巧欣眼神看起来有点不怀好意啊……她默默想起自己老妈的奇怪癖好,看来等一下有人要遭殃咯。
「啪搭、啪搭」地,拖鞋接触地面的声响从厨房响起,年约四十的中年女子穿着简便,头髮只随意用鲨鱼夹夹起,一双大眼睛和林婕妤极为神似,简直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她端着端盘将一碗碗的饭给放到了桌上,然后笑望向眼前几人。
「妈──」而这是林婕妤飞扑进自己妈妈怀里的声音。
「妤姐,好久不见──」然后是方巧欣也跟着撒娇着扑了上去。
「小薰薰──」而这边江玮恩和周丞央的声音不晓得为什么异常的很同步。
众人都纷纷向房屋的主人给打了声招呼然后纷纷入座,那边的两个人却有些彆扭。
其实陈靖宏和范佑轩本来没打算要来的,毕竟也不是非常熟,没事去别人家吃饭干什么,感觉一整个就是很尴尬……虽是这么想,但他们还是被江玮恩和周丞央以「团体行动」的名义给拖来了。
而从自己妈妈的怀里蹭出来后,林婕妤便见方巧欣对着她老妈不知是附耳说了些什么,表情是十足十的邪恶笑容。她见她老妈是「哦──」的一声了然笑开,神情很是暧昧……以及兴奋。
她默默抚额叹了口气,在心里开始为某人默哀了起来。果然吗……
只见婕妤妈妈是笑咪咪的走到了何育清的面前,然后一脸亲切地拍了拍他的肩头开口:「哟,听说你喜欢我们家婕妤啊?」
林婕妤一下子噎了。等等巧欣妳──「妈不要乱说话……」
婕妤妈妈闻言只笑着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的女儿不要插嘴。那边何育清还撑着尴尬的笑脸不知该如何回答,然后她的另一只手居然就「啪!」地往他的屁股……大力的打了下去!
「欸?不错嘛,屁股还蛮翘的。」婕妤妈妈扬唇笑得很是灿烂。
于是何育清傻了,然后众人笑了。
「噗哈哈哈哈──」虽然早就预料有此怪癖的老妈会有这样的举动,但林婕妤还是不住地捧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打大妈的啦,他跟江恩恩有一腿!」一手指着那边嘴角也忍不住上扬了些的范佑轩,她弯腰笑得很是欢快。哈哈不行育清呆掉的那个表情实在是太经典了,还有那个响亮的声音也未免太──噗,虽然知道育清一定很尴尬,但是她真的忍不住啊!
「什、什么……!」闻言,范佑轩嘴角的笑意随即被惊惶取而代之。他急急地向后退了两步,看来有些惊吓的模样。为什么又扯到他身上来了啊?这、这又干他什么事了?
而何育清只能在一旁默默笑得无奈。
☆ ☆ ☆
吃完了火锅,林婕妤和方巧欣及江玮恩等人便负责收拾碗盘。
何育清本是也想帮忙的,不过他话还未提出便马上被林婕妤给拒绝了。
「怎么能让客人来收拾嘛!」她这样笑笑地对着他说。
水声和瓷器的碰撞声在小小的厨房里交错响着,三个人在洗碗槽边忙着分工清洗碗盘,那边婕妤妈妈则在準备着煮咖啡的器具。
「那个男生是妳男朋友喔?」蓦然开了口打破沉寂,她微微侧头看了一眼林婕妤,「怎么交了男朋友都没有回来讲?」嘴角扬着一抹笑,她几分揶揄地问。
「吼不是啦!」闻言,林婕妤受不了的侧头白了罪魁祸首方巧欣一眼,「都巧欣她们在乱讲的啦!」没好气的扯了扯唇,她重重吐了口气,语气很是无奈。
「很快就会是了啦──」方巧欣瞇眼笑得很是暧昧,「不知道谁吼,偷偷在房间里织围巾都不敢让我知道,还不告诉我是要送给谁的──」刻意的把尾音拉长得很暧昧,她偏头朝着她挤眉弄眼地道。
林婕妤一下子烫了脸。「没、没有,那、那个是──」
「哦──爱心围巾耶──」江玮恩也跟着奸笑着挤了挤林婕妤,「啊我怎么都没有?好羡慕哦──」联合方巧欣一同调侃起她来,她瞇眼笑着,语气酸得很邪恶。
「江玮恩──!」
然后厨房里便传出了林婕妤尖锐的高分贝叫声。
婕妤妈妈见她这反应也没有多说什么,只不住地呵呵扬起了笑。「那所以是那个男生喜欢妳啰?」挑起的眉头似有几分八卦和淘气,她想起方才餐桌上何育清很是体贴殷勤的模样,就觉得方巧欣说的话其实也无不可能,而且还是个挺有心思的男孩子啊。
「怎么可能啦拜託。」将自己的情绪调适回来,林婕妤再次没好气的白了方巧欣一眼,瞇起的眼带了一点无奈。这种事可是不能乱讲的好不好?
何育清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喜欢她啊?……
「那可不一定哦──」挑了挑眉,方巧欣暧昧的应了声,有几分得意的模样。那天何育清可是很直接的就向她坦承了喜欢林婕妤的事了呢,这种不扭捏的个性她倒挺佩服──不过说出来就不好玩了,这种事得让当事人自己去慢慢发觉才好,况且某人心中可还有几个小结啊。
「唉呀不可能啦。」埋头拿着菜瓜布继续卖力的刷起白色瓷盘,林婕妤十分肯定的再次否认。
「哎哟,那个男生不错啊,蛮有礼貌的,长得也不错。」準备好器具,婕妤妈妈在走出厨房前施施然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莞尔笑得挺是灿烂。
轻吐了口气,林婕妤默认的扬了扬眉,也只能无奈的勾起笑。
而当她们洗完碗盘的时候,整个屋子已然充满了腾腾的咖啡香。
陈靖宏和周丞央在她们出来前便已经先回去,江玮恩待得无聊,于是便也拉着范佑轩一同回到公寓去了。
「我们先走啰──」然后是喝完红茶聊完天,也準备回家去的谢小韵和叶雅琪。
林婕妤和方巧欣基本已经打算了今天要在这里直接住下,反正她们两个从以前本就常这样一起洗澡睡觉。于是这整间屋子里还没走的便只剩下了还在细细品尝着热咖啡的何育清。
「伯母的咖啡很好喝呢。」将马克杯中的最后一点咖啡也饮尽,何育清起身对着婕妤妈妈笑了笑称讚,而后便走进厨房洗杯子去了。
「那是当然啊。」闻言,婕妤妈妈笑得颇为得意。
洗完杯子从厨房里走出,何育清看了看渐暗的天色,见是时间也已差不多,于是便微笑望向了林婕妤。「婕妤,现在有空吗?」
「唔,怎么了吗?」正喝着红茶的林婕妤听见问句时一愣,然后是困惑地反问。
「嗯……想带妳去看个东西。」何育清莞尔笑笑,「伯母,能借一下妳的女儿吗?」勾唇笑得有些淘气,他微偏着头问。
「借啊,儘管借好了。」婕妤妈妈表示自己是非常开放大方的。
「唉呦还借什么,直接带回家就好了嘛──」方巧欣则不住地在一旁又笑闹了起来。
「什么……」
「那,走吧?」何育清扬唇笑得温和。衬着暖色的光,他的笑容显得更是柔煦了起来,「九点前一定把她带回来。」侧头给两人眨了眨眼,他笑着开口,然后便领着她直接走出门去了。
两个人在后面则笑得很是暧昧。唉呀呀,这样子倒已经颇有男朋友的架式啦?
☆ ☆ ☆
夜晚的风微凉。
圣诞节就某方面来说似乎也可以称作是另一种形式上的情人节了──望着街上成双成对的情侣,林婕妤默默感叹着想,觉得自己体内的FFF团之魂似乎正熊熊燃烧着。
殊不知她和何育清在别人眼里其实也是一对情侣的。
「会冷吗?」双手插在口袋里,何育清在她身旁走着,步调缓慢,笑意清浅温和。
「还好……」愣了愣,林婕妤笑望向他回应道。
这里是位于寿山的忠烈祠,是个颇是有名的景点主角很强大收了女仆的小说_有情节有文笔的言情。走上头梯顶端就能看见模型一般的「LOVE」四字大大的英文字母摆放在上头发着光,也因此这里成了许多情侣求婚耍浪漫之处。他们一路并肩走着,街上人来人往的很热闹,一旁的店家外都摆上了一棵棵圣诞树,是冬的气息。
他的手抽离了口袋,然后小心翼翼的将身旁她的小手纳入掌心。
何育清不敢看她,只若无其事地继续向前走着。
林婕妤低头看着路面,觉得自己脸颊有些发烫,一颗心「怦咚怦咚」的像是要跳出来了。
沉默的空气中充满着若有似无的暧昧,教人连呼吸也变得小心翼翼了起来。
一路向上走到最顶端,林婕妤便看见了一棵约莫一层楼高的圣诞树在一旁高高竖立着,树上挂满了卡片之类的祈福物品,周围满满的都是人。
「每年圣诞节,我们家总会在圣诞树上挂祈愿卡来对新的一年和新的自己祈福。离开家后,我无意间在这时候找到了这里,就会特地来这里挂祈愿卡。」仰面望向树顶,何育清的眼底有一点怀念,「爸妈很注重这种节日,我想我多少也受了点影响吧。」侧头微微望向她,他微笑着道。
下方的夜景闪烁地纳入眼底,像是冬季的一首抒情歌,缓慢美丽。林婕妤身为高雄人自然是来过这里的,只是没这么闲也不是很喜欢夜景这样的东西。不过她发现这种景色似乎是因人而异的,例如现在,她居然觉得她昔日认为很人工的景色……
很漂亮。
「你们家是天主教基督教吗?」怔了半晌,她想了想然后开口问。听他那样说她就想起了那些西方宗教,她们家是佛教的因此对这些节日总是不太在意,不过她很喜欢。
「唔,好像是吧?」听见她那样问,何育清有些尴尬地露出了一个笑。他对自己是什么宗教之类的事情其实一直都不是很在乎啊……「那么,要写吗?」从袋子里拿出他早已预先预备好的卡片和笔,他笑问。
「好啊。」接过他手上的纸笔,林婕妤亦笑答。她一直都觉得这种祈愿什么的东西很有趣呢。
写完卡片后,他们特别有默契的挂到了不同地方。
「走吧?」走到她身旁,何育清偏头笑笑,「我可是答应了伯母要在九点前把妳送回去的。」
回程的路上依旧是人来人往的,而他再次牵起了她的手,暖暖的像是心也被暖化。
──或许就这么下去也不错。低低的漾开一抹笑,她心底不住地这样想了起来。
冷风将圣诞树上的卡片给吹得翻了开来,黑色的绢秀字体在圣诞树上的灯光下忽明忽暗。
「希望能继续守护她下去。」
「希望也能坦白的面对自己的心意。」

Chapter 35. 因为要出去玩的关係,于是十二月三十一日的这天大家便直接选择了翘课──咳不,是请假。
由于距离的关係,陈靖宏先过去载何育清,然后才顺路去载林婕妤等人。他们预订是九点出发,而原来被认为会拖拖拉拉弄得很久的林婕妤居然比方巧欣还要早下楼。
这边陈靖宏在车上等人上车,而何育清则下车帮忙两个女生搬行李。
昨天来了波寒流因此众人的行李都很大包,身上的衣物也很厚,似乎这样下雪的机率又提高了许多。
「那、那个……」将行李都放到了后车厢,林婕妤站到何育清面前结结巴巴地开口。她紧张地望了望四周,似是要确认方巧欣是下楼了没有的样子,「育清你能不能、弯腰一下?」确认完毕后她才鼓起勇气地抬头看向他再次开口,微红的脸颊在冬季里看来特别的暖人。
「怎么了?」何育清心里很困惑,但还是听话地微弯下了腰。
「再、再下来一点啦。」懊恼的看了看两人的身高差,林婕妤有些恼怒的微微鼓起了脸,「你不知道我很矮吗?」
对于对方的想法完全一头雾水的何育清只好无奈的笑了笑,然后又弯腰往她更靠近了些,几乎要碰触到她头顶的距离却是让他有些失神。「这样可以吗?」这样子看她感觉似乎离她更近了……他默想着。
「嗯唔……」仰头用眼约莫测量了下距离,林婕妤沉吟片刻,然后从一直拿在手上的纸袋里拿出了一条白色围巾,微踮着脚环上了他的脖子,草草地算是勉强替他围好了围巾。「钰、钰芯说你没有围巾,我又很闲没事干所以就织了一条想说刚好给你……」歛下眼,她微醺着脸嗫嚅着,觉得眼下的气氛真是尴尬的可以,「这个就当作你明年的生日礼物喔!」再抬眼望向他鼓起勇气喊了一句当作宣誓,她说罢便匆匆忙忙躲回车子里了。
何育清愣愣的看着围在自己脖颈上的围巾,神智还未反应过来,只知道它柔柔软软的触感在身上显得很保暖,仔细去瞧的话确实还能看到一点人工的痕迹。
围巾上还环绕着一点淡淡清香──是刻意的吧。拉紧了颈上的围巾,他嘴角浅浅勾出了一个笑,觉得连心也一起暖了。
「哟,很开心哦?」一下来看见他脖子上那条围巾方巧欣便不住地开口调侃,早该想到那家伙居然难得这么早就冲下去了……啧啧,不枉她这么费心想撮合他们啊,林婕妤终于也有了点自觉了──只要再提点一下就行了呢,她暗笑着想。
何育清没有答话,只依旧是笑,然后动身去帮她搬起了行李,算是默认。
而準备要上车的时候方巧欣才接近车身便看见了周丞央。
这家伙不是说不来的吗?她不住地想笑了起来。
「喂,老娘要坐副驾驶座。」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她语气不善地开口。虽然说她本身是会晕车没错,但其实只要睡个觉坐哪都是没差的。不过……
既然他都不请自来了,她怎么能不给他们推个一把呢?
「咦、啊?」周丞央一愣,「妳不是跟林婕妤……」
一听见林婕妤的名字方巧欣忙给他使了个眼色,周丞央怔了怔才会意了过来,于是忙起身让出了位子坐到了后面一排的座位。
因为载的人多物也多的关係,陈靖宏这次倒直接向家里借了台较大的休旅车,一排两人,加上驾驶座总共是四排,正好能载满八个人。开较好的车要装雪链上山时也比较安全……他如此想道。
要让何育清跟林婕妤一起也用不着跟他抢位子吧……一面换着座位,周丞央一面想着。她还是可以跟谢小韵坐啊为什么……
等等,谢小韵?
这么一说来小恩恩等会一定是跟小佑佑吧、那他──
啊啊啊他中计了!
某个笨蛋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了方巧欣的真实用意。
「欸欸?巧欣妳要坐前面吗?」看见副驾驶座上的人换成了好友,林婕妤有些慌,她她她她还在尴尬啊喂!而且如果巧欣这样的话,那江恩恩一定也──
「可是我会晕车啊。」方巧欣一脸无辜的开口。
「……好吧。」林婕妤默默然。毕竟这是事实没错,她也不能勉强她来跟她晕车啊……
替两人安置好行李后,何育清看了一眼车上情况,然后毫不犹豫的坐到了林婕妤身旁。
车子缓缓向前行进,而车内的气氛一下子有些僵了起来。
「谢谢妳的围巾。」将绕在颈上的围巾先暂时拿下安放在一旁,何育清侧头看向她,笑颜温和。
「……不会。」一手撑颊望着窗外风景,林婕妤没有回头看他,只有些彆扭的回了一句。
而由于谢小韵目前是住在学生宿舍内,于是第三站他们便来到了宿舍区的门口。
「欸?那个谁你怎么也来了?」开门欲上座,谢小韵第一眼便见了座位那边的周丞央,然后是露出了无比嫌弃鄙夷的脸,「巧欣——我要跟妳换位置——」然后她对着副驾驶座的罪魁祸首如此大声喊道。
她才不要跟那个小、央、央一起坐呢——要当然也是跟她亲爱的团长大人啊!
「啊,可是我会晕车……」方巧欣表示虽然是同一招但还是很好用的。
「好吧……」满脸悲怆的噘起嘴,谢小韵一副壮士赴义地坐进了周丞央身旁的座位——然而却还是闪得远远的。她宁可跟大妈跟育清跟婕妤跟江玮恩跟巧欣她都不想跟他坐啊呜呜呜……但是、但是,为了大妈的幸福……!
周丞央基本也已经懒得跟她斗嘴,只默默靠着窗边淌血去。这根本是酷刑啊酷刑!
林婕妤看着默默看着前面两人从后视镜映出的悲壮表情,觉得心里已经无言到无可复加了。只是坐个车有这么严重吗喂……
最后上车的自然便是江玮恩和范佑轩。
「哟,这不是小央央嘛——?」江玮恩讪笑着挑了挑眉,「不是说要顾亲戚的小孩不能来吗?」表情暧昧地看了看周丞央,她一脸了然地笑。
「因、因为今年小孩子来得比较少所以……」闻言,周丞央一愣,然后忙结结巴巴的解释了起来,声音里倒透出一点心虚。他他他……他一定是被鬼上身了啊啊啊!明明昨天是要打回去说今年会回去不用担心的,可是不知怎么话到了嘴边就——
「不知道是谁昨天打电话回去拚命道歉……」
「小宏宏——!」
林婕妤终于忍俊不住地「噗」一声笑了出来。幸好男生那边她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一起订了四人房啊。
而要上车的时候范佑轩有些纠结的看了一眼目前的座位安排。
这是、故意的吗……?
「噢,小佑佑!」江玮恩一脸深情地回望向他,「大家都知道了我是如此的深爱着你,还特地将位置让给了我俩……」语落,她还做娇羞状地眨了眨眼才坐进林婕妤身后的座位,语气夸张的抑扬顿挫,「所以——来吧!小佑佑!」
范佑轩表示他有点想踹那张看起来很欠扁的脸。
☆ ☆ ☆
一路前行至清境农场,他们先到了柜台Check in,然后便打算直接杀到合欢山去吃个午饭顺便爬山。
而在合欢山上早已下雪了,因此位于它附近山脉的清境农场自然也不会温暖到哪里去。
「好冷哦——!」方巧欣和林婕妤在一旁相互并抱着不停的哀哀叫。
「好冷哦——!」那边江玮恩则兴奋得又叫又跳。
为什么冷会让她这么兴奋啊……范佑轩有点无言。他看着大家都放着头髮戴起了毛帽,然后看着江玮恩默默地想……他似乎没有看过她把头髮放下来的样子呢?
陈靖宏淡定的看着又叫又跳的几个人,身上只随意披了件羽绒外套。这样就嫌冷,也未免太逊了吧?他表示嗤之以鼻。
上到合欢山并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儘管是加了雪链的车陈靖宏依旧是开得很稳,果真不负四十九元的芭乐男主之名。
映入众人的合欢山是一片银白色的世界,不过雪并没有积得很厚,似乎还有一点融雪的迹象,可以判断应该已经下过了一段时间。
「周丞央你好逊哦。」看着那边几乎是缩成一团直发着抖的周丞央,谢小韵满脸的鄙夷,「你看我们团长大人都不会怕冷——!」然后她一脸花痴地望向了那边依旧是淡定自如的陈靖宏。
「我才……才没有……没有怕冷……」嘴硬的死撑着声音反驳,周丞央僵直着身体向前走,殊不知自己已经连声音都在颤抖。
江玮恩因为看到雪的关係更加兴奋了,范佑轩双手插在口袋里围缩着身子,林婕妤和方巧欣则又抱在一起取暖着又叫又跳,然后才发抖着分开向前走。
而何育清基本是不太怕冷的,因此本来其实也就不太需要围巾这样的东西。前两天他在整理行李时原本发现有缺想去买却被钰芯给阻止了……现在想想,她果然是有问题啊。
笑着围上林婕妤给他织的围巾,然后他极自然地上前去握住了她的手。她似乎不喜欢戴手套,好像说是觉得很不方便什么的……
林婕妤另一只手插在外套口袋里,觉得他较暖的手温似乎也暖暖的温了另一只有些发冷的手。她觉得自己的脸颊似乎有些发烫,原来因为寒冷而变得红通通的双颊又更红了些。
在后方的方巧欣则看着两人暗笑了起来,然后找一旁不太怕冷的谢小韵取暖去了。
哟哟,不错嘛,一垒了哦?
午餐他们便到合欢山上唯一的旅馆——松雪楼吃饭。
里头的人很多,菜式还不错,装潢也还挺时尚——其实林婕妤原来是想订这里的,奈何三个月前松雪楼的房间就被抢光光了,速度简直比跳楼大拍卖还要快。
而不晓得是否因为餐馆内开了暖气的关係,出去的时候他们觉得似乎又变得更冷了。
公告条上显示着现在的温度是摄氏零下一度——怪不得这么冷……林婕妤缩了缩身子想,然后感觉到自己鼻尖似乎触到了什么冰冰凉凉的东西……
愣愣的抬头一望,她看见细细的白色雪花从空中缓缓飘落,半透明的微小结晶体一点一点的,像是小雨滴。
下雪了。
「唔哦哦哦下雪了!」江玮恩很快也发现了天气的变化,跳叫着像是兴奋到了极点,「我们来打雪仗——!」
「不行,等明天雪积好了再玩。」闻言,范佑轩皱了皱眉立即反驳,「现在这样会感冒。」看了一眼在自己肩头融成了水的雪花,他说。虽然打雪仗本来就很容易感冒,不过现在这情况也不晓得雪会下得多大,这样会更容易生病的。
「欸——」江玮恩瘪着嘴不满地嚷嚷了起来,「小央央你也想玩对不对——?」目光望向那边依旧抱着身体不断发着抖的周丞央,她不甘地开始寻起了同好。
「对、对啊!」虽然整个人已经抖到不行,但周丞央依旧丝毫不改玩心。
「对嘛,你们看小央央也支持我——……」江玮恩一脸理直气壮的回头望向众人,表示自己有了强大援军。然而随即她便发现了众人也默默的看着她。
然后他们两人照例被陈靖宏和范佑轩给拖走了。
「哇啊啊啊放开我——!」
準备回到车上的时候,林婕妤从后头绕到了范佑轩旁边,终于还是忍不住地问了自己一直深感好奇的问题。
「大妈,你是不是喜欢江恩恩啊?」刻意放轻压低了声音,她微微凑进他问。
毕竟看着江恩恩每天都绕着他说「超喜欢你」、「最爱你了」、「长大要娶你」……什么的等等之类的话,而且问了她也毫不避讳的直接对她说了本来就是之类的……再加上范佑轩对她这么好,她打死都不信大妈会只因为是「朋友」而照三餐照顾她。
「……什么啊。」怔了怔,范佑轩有些莫名其妙地望向林婕妤回应。他……怎么可能会「喜欢」江玮恩啊?就只是跟育清一样,把她当作是「朋友」而已……吧。
等等、为什么是「吧」?
因为自己心底莫名加上的一个字,他突然有些慌了。
「可是大妈你很明显啊。」林婕妤扬唇笑了起来,「我就从来没有个朋友会给我做三餐的。」笑咪咪地看着他,她再次开口。巧欣最多也就帮她做晚餐,也没有这么的关心她啊。
那是因为她总是不吃饭啊……范佑轩在心里默默嘀咕。「妳才明显吧。」不满的开口反驳,他道。刚刚脸红成那个样子,明明她才是喜欢育清又不敢承认的那个吧?
「刚、刚刚那个是因为太突然了我当然会害羞!」闻言,林婕妤脸上的笑容即刻瓦解,完全的此地无银三百两状态,「你才是吧,刚刚上车前明明还……」
……
搞到最后,两人竟就这样斗起了嘴。
「其实要不是因为你喜欢小妤的话,我还蛮想把他们凑成一对的。」默默看着前面两人,江玮恩笑着开口,「不觉得很好玩吗?」侧头望向一旁的何育清,她指着两人道。虽然不清楚他们在吵些什么,不过一个面摊一个激动的互相反驳的样子……那场面比小央央被呛还有趣啊呵呵。
顺着她指的方向一看,何育清愣了愣,然后忍俊不住地笑了开来。的确是挺好玩的……他莞尔。
眼看时机差不多,于是江玮恩挂着无比猥琐的笑容走到了范佑轩身旁,「小佑佑,该不会其实你是跟小妤……」反手微微摀住嘴,她暧昧而惊讶地看着两人,一脸的「原来如此」。
「啊?」林婕妤愣了。
范佑轩默默睁着眼怔了一怔,然后才反应过来她说了什么,忙是开口反驳,「才没有,妳不要乱说……」
「噢,我的玮恩,我是如此深爱着妳,妳怎么能误会我和别的女人有一腿?」
突然插入三道声音之间的双声道让众人皆是一愣。惊诧的回头,他们看到了不知何时居然没有再继续发抖,一手捂心,还一脸深情款款地看着他们走来的周丞央,十足十的歌剧演员模样。
「什……!」范佑轩也愣了。他这是、在说什么啊!
「从麦当劳和妳相遇的那一刻起我就深深为妳的独特所着迷,当妳离开我的视线心头竟是一阵失落……」周丞央演得很入戏,缓慢从他们走来的步调里还踏得很有节奏。表情夸张地摆出各个喜怒哀乐,他语调很有起伏的抑扬顿挫,而那边的三个女生已经几乎笑翻在雪地上了。
「却没想到还能够在我家门前遇见妳,当我看见妳为我的食物所癡迷的美丽模样——噢!我的玮恩,这一定是上天的旨意!……」
周丞央还在那边滔滔不绝的诉说着他美丽的爱情故事,那边范佑轩已经无措地望向了江玮恩,然后发现她居然也一搭一唱的跟着他胡闹了起来,像是在说相声似地。
等、等一下,为什么连她都……!
「……那次酒醉后的意外,虽然只是不小心,但妳在我唇上残留的柔软触感却让我久久无法忘——啊痛痛痛痛痛!唔呃小、小恩恩妳放、放开我……不能呼吸噗咳咳咳……」
「望你个春风!」发现他越唸越不对劲,江玮恩直接一巴掌从他后脑勺给搧了下去。想说怎么越唸越奇怪了,敢情这家伙是不要命了啊?「小、央、央——」灿笑着一把锁住他的颈子,她用手臂的力量用力将他往下一勾,「我看你好像没有学会什么叫做无、法、忘、怀啊?」
周丞央被她勒得几乎要没气,然后想着反正都是死不如放手大玩一场——看了一眼范佑轩,他铁了心,然后神色痛苦地开口吶喊:「江玮恩妳又欺负我——!」
众人再次不住地笑了开来,范佑轩有些愣。这、这有什么好笑的吗?为什么连育清和陈靖宏也在笑?……不就是很一般的打闹台词吗?
范佑轩表示他理解不能。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7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