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小说刘富贵_有屁不用力放不出来

Chapter 30. 翌日中午,练团室。
因为上午没什么课的关係,范佑轩比平时早了一点到社办。
而当他到达的时候,里头只有陈靖宏和江玮恩两个人。
前者见他到来时抬眸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后者则是逕自埋头着自己的创作,彷彿没看见他似地。
奇怪,怎么了吗?他有些困惑,但依旧往常般地坐到了观众席看书等待。
第四个进到社办的人是周丞央。
他初见到范佑轩的表情简直比见鬼还精采──先是睁大双眼倒吸了一口气,他瞪着一双牛铃大的眼瞳有些战战兢兢地侧头看了一眼江玮恩,最后是回望向他,然后满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怎、怎么了吗?范佑轩被他变化万千的表情弄得更困惑了。
而随后进来的每个人都用了各种不同的精彩表情来观望范佑轩。
方巧欣瞇着眼看着他挑挑眉、叶雅琪捂着嘴偷笑得很邪恶、林婕妤淡定的盯了他三秒,然后偏头,扬唇勾起了笑。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范佑轩这下真的紧张了。虽然不是没有被一堆目光注目过,不过这种被当动物园里的熊猫般的惊奇目光他倒是头一遭接收。他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不对、他们刚刚似乎都若有似无的望了望那边的江玮恩……他跟江玮恩,怎么了吗?
最后进来的好友何育清则竟也望向他露出了意味不明的微笑,而后才旋身踏步找林婕妤去。
怎、怎么连育清也──
「那个……」有些小心翼翼的开口,范佑轩终是忍不住打破这阵诡异而冗长的沉默,「发生什么事了吗?」目光有些不安地望向何育清,他求助地问。
「唔……」接收到他的目光,何育清也只能扬唇笑得无奈。这件事毕竟他不是当事人,他可不知道能不能说啊。
昨天那个情况他确实是吓了一大跳。关于江玮恩和范佑轩之间的一些情愫什么的他当然晓得,佑轩虽然自己没有发现但……倒是他还真没料到会发生那样的意外啊。他并不是没有见过范佑轩的喝醉模样,不过闹成这样倒是头一遭……
这样持续而坚持地缠着同个人,也是头一遭。
见何育清没有反应,范佑轩显得更加无措了。前前后后将所有人扫过了一遍,然后他发现在他目光落到他们身上的同时,他们全都有志一同地看向了江玮恩。
于是自然而然的他也望向了江玮恩。
「江玮恩……?」有些无助地看向她,他语调有些不确定的开口。
反射性的震了一震,回头,然后微微向后倒退。江玮恩默默回头看了一眼范佑轩,然后很悲哀的发现自己这已成惯性动作了。天,她到现在听到他喊这名字都还有阴影……「干嘛?」懒懒地略是望过了众人,她停下笔,看着他的神色如常,没有一点破绽。
不过眼尖的范佑轩又怎么会没捕捉到她前面那些动作。
怎么连江玮恩都怪怪的……范佑轩觉得自己有些慌了,「到底……怎么了?」依旧是看着她,他不放弃的开口再问。
闻言,江玮恩撑颊短暂沉思了起来。
说真的昨天小佑佑那副样子还蛮可爱的啊──如果他缠的人不是她的话。她听说大部分的人喝醉后都会真心话大冒险回归自然本我什么的……而小佑佑那根本就是个中二屁孩的最佳典範啊!「没怎么啊。」脸上神色依旧淡定非常,她一脸莫名奇妙的望着众人,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团长,不练团喔?」看向那边同样始终没有太大反应的陈靖宏,她有些奇怪的开口问道。
不练团的话,她可要好好的和她心爱的绘图板约会去了啊拜託。
「小恩恩妳真的不讲吗?」心中还认为江玮恩定是为着自己莫名失掉的初吻而惋惜忿怒着,周丞央终于受不了的向她开口。他将小恩恩的初吻初吻啊!女孩子最重要的初吻怎么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给拿去了,而且对方竟然还忘得一乾二净!带着满腔的怒火,他忿忿的想着。
「讲?随便啊。」淡淡抬了抬眉,江玮恩依旧是满脸的无所谓。反正她昨天回去也刷过好几次的牙了,她江玮恩也不是这么没肚量的人──只要不要再有下次就好。要有下次她可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这么冷静了……那两片东西不知道吸附了多少该死的细菌啊浑蛋!
「还是要看VCR?我有录下来!」想起这个,周丞央一双眼睛马上便亮闪闪的兴奋了起来。昨天的录影他回去整理过了──那段影片真不是能用精彩来形容的啊!
「不准。」自始自终都没出声的陈靖宏难得的开了金口,一张原就严肃的扑克脸此时更是寒得像万年冰山。昨天他发酒疯时说的话怎么能被公开出来──更何况她已经不记得了。
「欸──」闻言,周丞央的脸随即垮了下来,语调很是失落。昨天的录影超精彩的啊为什么──!
「总之就是──」深吸一口气,想着反正大妈迟早都还是要知道,早死晚死不如她送死比叫痛快……于是林婕妤鼓起勇气地开了口。「昨天──」
「我把你吃了。」
一派淡定的开口接了话,江玮恩一手撑颊,单眉微扬。
「不不不对啊,昨天不是他亲了妳吗!」一听见如此回答,方巧欣随即反射性地开口喊了出来。昨天那一幕一整个叫做惊悚度报表啊~那么经典难忘的画面她是绝绝对对、不可能记错的啊?
他他他、他亲亲亲了江玮恩──?范佑轩差点没喷饭。怎、怎么可能,他怎么做这种事?就算是喝醉了他也不可能、应该不可能……
惊惶地再次四顾众人,然而这次六个人肯定的目光却让他心一下子给落到了谷底。难道说他真的……
「啊就说了是我吃了你了咩。」看着他逐渐胀红起来的脸色,江玮恩有些不耐的扁着声音开口,「不觉得无论怎么看,我都比较像是会饥渴得把人给吃乾抹竟吞下肚的那一个吗?」十分自然地摊了摊手,她的语气听来很是轻鬆的样子,暧昧不清的解释名词却让他更懵了。
这时候不出来负责就不是男人了啊──况且她可不想看范佑轩又在那边纠结个一个半月的,挺令人烦躁啊──反正所谓初吻这种东西她倒也不怎么在乎。
「可、可是──」
虽然听起来很正常,可是事实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啊!
「欸欸团长你真的不练团吗?」有些不耐的望向陈靖宏,江玮恩没好气地开口问道。喂喂她江玮恩可是片刻千金的啊──!
抬眸瞥了她一眼,陈靖宏沉默了片刻,然后才打开了自己眼前的乐谱,「全部回到岗位,準备开始练团。」低沉沙哑语调是不容反抗的威严,他淡然开口宣布道。
闻言,众人也只好悻悻然地回到自己岗位去架设好乐器及调音,只留下依旧呆愣的在那发呆的范佑轩。
所以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啊?
☆ ☆ ☆
直至最后范佑轩仍未明白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说他总有一天终是会明白的──不过那都是后来了,就等咱提到了再说吧。
下午三点,上完课的林婕妤和何育清才方从教室走出,那边一个亚麻短髮的俏丽少女便朝他们奔了过去。
「哥──大嫂──」一手抱着书,何钰芯扬着灿烂笑脸向他们挥了挥手,「一起走吧!」唇边的笑容灿烂明亮,她向他们叫道。
其实何钰芯和她哥哥的神韵倒挺像,大概是遗传自家庭的优良基因,活泼俏丽的她一直都不缺追求者,前前后后也交了几个男朋友,但时间都不长。倒也不是说她花心──十九岁的何钰芯基本上是个还活在童话故事里的烂漫少女,至今也依旧深信着所谓白马王子的美丽传说。而要和她交往很简单,她的条件只有一个,完全依照个人而定──
「要非常非常喜欢我!」
也因此,至今以来她也甩了不少男孩。
对于这么一个妹妹,管不动劝不听也没法插手的何育清也只能抚额表示无奈。
「钰芯,妳到底为什么要叫我大嫂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林婕妤终于忍不住地问了出口。虽然她跟何育清这所谓的绯闻已经是路人皆知了,可是一开始她似乎是没这么叫她的吧?而且每次她这么叫,身边路过的同学们表情都超惊奇的……这一整个就是超容易让人误会,还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啊喂!
闻言,何钰芯意味深长的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然后又朝着她灿烂一笑,「嘛,大嫂就是大嫂嘛。」
所以说有问等于没问吗……林婕妤无言。
而何育清则在心里默默抹了把汗。
长廊上也有许多学生正吵吵嚷嚷的谈天着,他们三人并行走着,脚步声喀蹬喀蹬的被淹没在笑语声里。
「对了,听说佑轩哥昨天酒醉大闹了一番?」想起不久前才方从江玮恩及方巧欣等人口中得来的资讯,何钰芯随即有些兴奋的开了口。从国三那年她认识了佑轩哥他就是那张面瘫脸,喝醉大闹的样子什么的感觉还真有点无法想像……嘛,佑轩哥是蛮帅的,可惜太闷不是她的菜。
「是啊、是啊,还不停嚷嚷着『妳为什么要欺负我』呢。」想起昨天那几乎是乱成一团的情况便忍俊不住地想笑,林婕妤扬起唇角,笑得很是暧昧。嘛,昨天那一幕真的一整个经典到不行──虽然对江玮恩来说一定是个噩梦。她的洁癖她从来都是不敢领教的。
「说到酒醉……大嫂妳千万不能让哥喝醉喔。」表情倏地严肃了起来,何钰芯侧头望向她,表情是难得一见的认真,「哥他喝醉的时候真的超──可怕的!」语气夸张的起伏拉长,她瞪大的眼看来似乎很是惊惧,似是曾亲身体验过的样子。
「怎么个恐怖法?」林婕妤有些好奇了起来。恐怖?哪种恐怖?难道说何育清喝醉后会像团长那样形象大破灭吗──呃就某方面来说确实挺可怕的。她默默停止了脑补。
何钰芯皱着眉沉默,纠结的表情看来似是在寻找着形容的词彙。「对了……鬼畜腹黑!就是鬼畜腹黑!」激动地伸出食指朝林婕妤猛比,她煞有其事的喊道。
鬼畜腹黑?林婕妤再次开启了脑补,脑中开始想像起何育清温和微笑着背后一片黑压压的样子……不住地抖了抖,她再次遏止自己继续再想像下去。天,那真的挺可怕的啊。
何育清莞尔。基本上他对自己喝醉后的记忆是很模糊的,顶多也只能记得一点破碎字句和画面,于是听到自己的妹妹这样说他也只能无奈的笑笑。不过鬼畜腹黑是什么意思?这点他倒挺好奇。
由于还要打工,因此何钰芯和他们走的是不同方向。林婕妤坐在机车后坐听着风萧萧的呼啸声,突然想起自己虽然酒量不错但不爱喝酒,但昨天似乎是最后被灌醉的那一个……
「那个……育清。」吞了口口水,林婕妤有些战战兢兢的开口,「昨天我喝醉后……有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虽然她记得自己一般醉了顶多就是倒头大睡,不过世事难料,凡事总会有意外啊。
「嗯……」想起她昨天趴在自己肩头喃喃细语的模样,何育清背对着她的脸便不禁偷偷勾起了笑。「啊,妳叫了我的名字,说要告诉我一个秘密。」佯作思考的略作停顿,他语气很是逼真的开口。
「然、然后呢?」她居然真的有说话?林婕妤这下惊恐了。完了完了、她该不会真对他讲了什么奇怪的话吧……她的一世英名啊!
「唔,妳对我说……妳好像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一点点的……」装作努力沉思的模样,何育清顿了顿又开口道。
「一点点的什么?」林婕妤咬唇,全身绷紧了神经。
「唔……」从后照镜看见她的表情,何育清怔了怔,然后有些不住地小声笑了出来,「然后妳就睡着了。」扬唇似是笑得无奈,他在她公寓前停下,语气听来很是惋惜的样子,「可以的话,我也真想知道是什么呢。」偏头笑了笑,他道。
现在还不是说出口的时机。他会这样说只是想逗一逗她……不过,总有一天,他一定会对她讲明他的心意的。
总有那么一天。
「这样啊……」闻言,林婕妤也只能困惑地蹙了蹙眉。然后她就睡着了?这该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吗……
只是那时候,她想说的到底是什么?
「那么我先上楼了,谢谢你的接送。」摘下安全帽,她跳下车,将安全帽递给了他,弯唇笑得灿烂。
走上楼的时候她脑中依旧盘旋着这个问题。
一点点、一点点、一点点的……?她到底发现了什么、想告诉他什么呢?

Chapter 31. 「──总之就是这样了、真的很对不起!」
双手合十,方巧欣背着电吉他,满脸抱歉地向众人鞠躬致歉。
「没关係。」陈靖宏看了一眼手中的退社申请单,提笔,爽快的签下了大名。总之她不是故意的、他也不能为难她吧?况且他主角小说刘富贵_有屁不用力放不出来之前就有听过些许关于她的家庭状况。
「欸欸──?」闻言,周丞央随即惊叫了起来,「可是这样的话,我们要去哪里再找一个吉他手啊?」双眼瞠得老大,他满面惊恐地对着陈靖宏吶喊。
──校庆结束后一週,方巧欣终于狠下心退出了热音社。
撑到校庆结束基本已经是她的最大极限了──服装设计的课业本就比一般人还重,花费也大,再加上她打工的钱还得寄些回家,还有自己的舞团要练……种种原因及压力之下,她终于还是选择了退出乐团。
毕竟再这样下去,她也实在负荷不了。
「巧欣……」林婕妤哭丧着脸,满脸的憋屈。虽然这件事她是第一个知道的,当初也哀嚎了好久……儘管如此,她的打击还是一整个很大啊!
「安啦,你们的表演我还是会去看的!」方巧欣撇撇手,面上的笑容依旧是爽朗灿烂。「而且也已经有何育清会照顾妳了嘛。」笑笑地侧头望了他一眼,她语气颇是欣慰地说。
如果是他的话一定能照顾好她这个令人担心的妹妹的吧──她想着,觉得心下算是放心了不少。
虽然可能还要一点时间,但她迟早总会发现自己心意的吧。
「什、什么啦!」林婕妤的脸莫名就发烫了起来。这又干何育清什么事了啦?
何育清再一旁依旧是笑颜温和,看着方巧欣的目光似有一点了然。
不知道为什么,那瞬间方巧欣有了一种要嫁女儿的感觉。
「那么我先走啰!」笑着向七人挥了挥手,方巧欣背着电吉他,急急忙忙的离开了社办。
她服装的作业还没做完,再不回去赶就要被当了啊!
而在方巧欣走后,七个人登时陷入了一阵冗长沉默。
少了个吉他手,有些较摇滚的歌可就不能唱了啊……但是一时之间还真不知该从何找起,难道他们又得徵选了吗?
「有没有人有认识的啊?」盘手沉吟了半晌,江玮恩开口问。
其实洪心茹高中时也是他们热音社弦部电吉他的,不过她只待了一年就离开了,估计对组团也早就没什么兴趣……
「可是我认识的都有团了啊……」周丞央有些懊恼地抓了抓头,原就被抓得东翘西捲的短髮显得更乱了。他人脉是很广没有错啦,但是找这个话当然也得找比较有交情的,但……
唉哟,怎么最近大家都搞退团啊?
众人各自沉吟烦恼着该怎么去找新的吉他手,那边范佑轩闻言则是默默顿了顿,然后有些不确定的开口:「如果是认识的话……」想了想,他出声,而社办内所有人的目光移下子便全都聚集到了他身上去,「我好像……常常看见学妹背着电吉他……」
「学妹?」江玮恩困惑。范佑轩不是有恐女症吗?什么时候也跟流行的搭上学妹去啦?
「嗯,直属学妹。」范佑轩淡定地点了点头。
其实他和那个直属学妹基本没什么交集,只是在会面直属的时候说过几句话,好像也有自我介绍什么的样子……虽然他把名字给忘了,不过那个学妹也是少有的不会扑上来的类型,所以对于长相之类的也就比较有印象一点。
更何况、她给人的感觉还让人挺难忘的……
「那么,小佑佑,这就麻烦你了!」一脸的认真,周丞央上前去拍了拍她的肩膀,满脸的严肃。
……其实范佑轩比较想要知道的是,为什么连周丞央都叫他小佑佑?
☆ ☆ ☆
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学妹,林婕妤、江玮恩及叶雅琪三人是真正无言了。
──如果说林婕妤是个头娇小,那么眼前的少女大概就是瘦小了。
十八岁的少女一头齐颈的柔顺短髮,瓜子脸上一双单眼皮的小眼睛,小小的身子板像发育不全似的。她的背上背着一把几乎和她等长的电吉他,沉甸甸的压在小小的身板上,竟是意外的可爱。
「谢小韵?」开口出声,林婕妤伸手一脸惊讶地指向面前的女孩。
谢小韵和她们三个高中同校,因为同是热音社的关係所以她和她们很熟。虽然一直知道她唸的也是应用外文,倒没想到她们居然是同校,而且竟还是范佑轩的直属学妹啊……
「林婕妤、江玮恩!」出声惊叫,谢小韵看来也很是兴奋的样子,「哦!阿──喵──」眼珠子一转,她扬唇勾起一个灿烂的笑,然后侧头望向叶雅琪,缓缓走近,「好久不见──」
「喵!」闻声,,叶雅琪一脸惊恐的躲到了林婕妤身后。为什么那句话后面感觉好像还有加爱心啊好可怕!
是的,不晓得为什么,从高中起谢小韵似乎就意外的成了叶雅琪的大剋星。
「阿喵,为什么要逃呢──我超想妳的耶──」嘴角弧度又更大了些,谢小韵满脸灿烂地持续逼近叶雅琪,很是开心的模样。
「喵──!小妤救我!」闻声,叶雅琪瞬地似是炸了毛。她嘴里发出了更加惨烈的惨叫声,然后持续的绕着林婕妤躲起了谢小韵的魔爪。
「雅琪加油喔──」丝毫不领情地,林婕妤扬着灿烂微笑将身边某只猫给交了出去。
「喵──!」
范佑轩则在一旁沉默看着,面上依旧是冷冷淡淡的没什么表情。
原来她们是认识的啊……
「小佑佑,对我们小韵有兴趣哦?」说着,江玮恩奸笑着推了推他的肩膀,颇有当媒人的架式。直属学妹耶──不错嘛!
范佑轩满脸无言的看了她一眼,表示懒得理她。
「还是育清?」想起什么似的,江玮恩目光若有似无地瞥了瞥那边的林婕妤,「我知道你就喜欢这一味的嘛──」笑得很是猥琐,她毫不避讳地继续调戏下一个。看来一个小韵一次可以玩很多个啊,不错不错。
何育清莞尔,也只能默默笑得无奈。
而那边林婕妤则莫名地颤了一颤,不知为何的有了所谓中箭的感觉。
是说、小韵似乎矮了她三公分哪……
眼看也差不多该停止眼前闹剧,于是陈靖宏踏步走到了谢小韵面前,满脸严肃地推了推眼镜,「那么,妳能弹首曲子来听吗?」盘手看着她,他问。毕竟团员推荐来的人是一回事,他的团可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加入的地方啊。
闻言,谢小韵愣了一愣,「哦,好。」然后她卸下了一直被揹在背上的吉他并将它打了开来,和她差不多大小的电吉他是银蓝色的,是她最喜欢的颜色。
是说这个团的团长好帅!霸气什么的根本──!
某女已经在内心发起了花痴。
从高一至今基本她也学了不短的时间,程度并不会太差,只不过她算是苦练型的,高中时被学长盯了好久才能有这样成果……上了大学后她照旧参加了热音社,但目前还没有团就是。
「嗯……」还算可以,细节部分可以请周丞央再指导一下就好。陈靖宏默默在心里盘算着沉吟。而且既然和他的团员大部分都有认识的话总是好事,至少默契之类的应该就比较没有问题……「学妹,妳有兴趣加入我的乐团吗?」认真地看着她,他开口问。
「哦,好啊。」怔了一怔,谢小韵欣然答应。反正自己也还没有团,而且认识的三个学姐也都在这里,再加上──
这里有好多帅哥可以YY啊!
是的,大约是物以类聚这个道理,谢小韵基本也是个超级腐女。
「我是Keyboard手,团长陈靖宏,请多指教。」得到了答覆,陈靖宏随即满脸认真的郑重介绍起自己。
「我是吉他手周丞央,和小宏宏都一样是电机系三年级。」周丞央阳光灿烂地笑着伸出了手,「名字的话随便叫就好,有问题随时都可以来问我喔!」笑容亲切的,他自我介绍道。
小学妹入团耶!他有点兴奋,毕竟学妹这东西就某方面来说对他而言还真算是稀有物……不过这个学妹,感觉好像小孩子啊。
「我叫谢小韵,请多指教。」谢小韵亦微笑着回握了周丞央的手,心下却默默想着这人似乎似这团里最普通的嗯,总之不是她的菜,但似乎挺好相处的。
和谢小韵交代了一些基本规则和团练时间,陈靖宏给了她几份不久后可能会用到的曲谱,然后便让所有人先行解散离开了。
周丞央则默默望着新团员离开的身影。
那把吉他放在她身上看起来好沉重啊……真的没有问题吗他说?
☆ ☆ ☆
「哦齁齁齁齁──团长好帅!」
从社办走出后,许久不见的四个女生便开始聊天叙旧。
「对啊团长好帅──!」凭着人疯己疯的本事,江玮恩也跟着她一起尖叫发疯了起来,「可是团长有雅琪了唉──」然后是一脸惋惜的摇了摇头,她叹道。
「雅琪?」谢小韵扬着灿烂笑脸望向一旁的叶雅琪,随后是一脸不屑的抬起了下巴,「妳是什么东西?」
不过由于她个子小的关係,下巴抬起的同时她的脸基本是刚好正对别人的脸的,于是原该鄙夷的神情就变得格外滑稽可爱了起来。
「喵!」被这么一看,叶雅琪一颤,然后又再次的躲到了林婕妤身后。怎么又扯到她身上来了、关她什么事啊喵!
「那大妈咧?」想起这次会遇到她似乎就是因为范佑轩,于是林婕妤笑着推了推谢小韵,「他不是妳的直属学长吗。」暧昧地笑了笑,她调侃道。
「大妈?」听到这个陌生的名词,谢小韵的脑袋一下子有些转不过来。「范佑轩哦?范佑轩很帅啊──」笑着回应,她想了一想,才想起在社办时似乎有听到林婕妤对于范佑轩的称呼。想当初她知道自己的直属学长是个帅哥她还兴奋了好久咧、虽然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类型……不过为什么林婕妤要叫他大妈啊?算了她等一下去问江玮恩好了,感觉他们感情比较好的样子。
「不行,小佑佑是我的!」一听见谢小韵的回答,江玮恩忙戒备的宣示起了自己的主权,「妳去找育清啦,他最喜欢妳们这一型的了。」看了一眼林婕妤,她撇了撇手,一副赶苍蝇的模样。
「那是什么意思啊喂!」收到她的目光,林婕妤马上不满的开口反驳。为什么提到育清就要看她啊?然后那个「妳们」是怎样!
「育清喔……」谢小韵倒很是认真的支着下巴思考起今天对于何育清的印象。嗯……温温和和、一副大哥哥的样子啊……「不熟耶。不过应该也不是我的菜啦。」笑着挥了挥手,她满脸不在乎地道。
「哦哦小妤妳可以放心了!」闻言,江玮恩暧昧地推了推林婕妤肩膀,笑容很是灿烂。而一旁的叶雅琪竟也跟着一起伸手比了个「讚」。
于是林婕妤再也受不了了。
「什么啦──!」
现在是怎样?大家都要裱她就对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7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