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金水是个瞎子_有屁不用力就放不出来

Chapter 28. 「XX大学第X届校庆晚会,正式开始──!」
随着主持人一声大喊,数朵烟花同时绽放在夜空中,点燃了这一夜方要开始的精彩。
校庆晚会就举办在操场,学校还特别架设了舞台。上千名学生都坐在舞台前方,椅子可以自己带去、当然也有不少人没有参加,不过那并不重要。
热舞社、热音社、吉他社……等较动态的社团都会上台表演,也会有一些个人报名上台的,当然这些通通都经过筛选淘汰。晚会结束时还会有人气票选,冠军的团队会有一千元的小红包。
而陈靖宏的目标正是冠军。
何育清和范佑轩原就没有参加社团,江玮恩和之前的任婉静则另外有加入漫研社,周丞央另外有参加运动性质的社团,而何钰芯则是热舞社的。
开场的社团是热力四射的热舞社,中间还有康辅、戏剧、吉他……等,他们热音社则是最后压轴,不过他们并不是最后一组上台的。
而当然,在上台前的準备时刻,陈靖宏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呜啊啊啊啊──小宏宏你好残忍!」那边周丞央一脸痛苦地挨着窗不停惨叫着,「我的热舞辣妹啊啊啊啊啊──」
「吵死了。」陈靖宏不耐地伸手将他给跩了回来,「那种东西不是在彩排的时候就看过了吗?」将他拉回岗位,他皱了皱眉,语气很是不悦。
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想着那种东西……现在当然应该以练习为主啊!

「团长,那是不一样的!」江玮恩义正严词地开口反驳,「彩排时候她们的衣服并不能让我看到美丽的纤腰啊!」说着,她也跑到了那边窗口跟着哀嚎惨叫了起来,「我的大腿、我的纤腰、我的绝对领域啊啊啊──」
「通通给我回来练团!」陈靖宏额角终于暴出了第一条青筋,「周丞央你要唱的那首《王妃》练好了吗?还有林婕妤妳的合唱、江玮恩妳的鼓呢!」低沉的声音压抑怒吼着,他眼角余光杀气腾腾的瞥向那边已然準备逃跑的林婕妤。
这次过多的变故,果然还是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压力啊。
唔哦团长你的腹式呼吸未免也练得太好……林婕妤捂着耳朵,摸摸鼻子跑了回去。「哎哟安啦团长,彩排的时候不也都很OK了嘛。」乾笑着回到岗位,她说。况且她也真的好想去看热舞辣妹啊呜……还听说那个传说中帅到爆炸的学生会会长兼王舒皙的绯闻对象宋承钧要上台弹吉他耶──
「对啊,OK的啦。」幽幽回过头,周丞央看着他的笑容突然有些诡谲了起来,「那首歌也是小宏宏你亲自指导过的嘛。」
陈靖宏看着眼前正诡笑着的友人,虽然不太能理解其中含意,但基本也不想探究。
也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了……摇了摇头,他想。
☆ ☆ ☆
后来陈靖宏终于大发慈悲的放了他们去看表演。
而当前面所有的表演终于结束,所谓压轴的热音社也终于要上场。筛选过后能够上台表演的总共有五团,而他们正好是中间的第三。
「大嫂、哥、玮恩姐,要加油喔。」正在后台準备着,才方把热舞时的衣物妆容卸下的何钰芯灿笑向着三人道。
林婕妤对那绰号基本已经无力纠正了,于是便也只是笑了笑,「嗯。」弯唇勾起一个笑,她轻应道。
一旁的何育清也只能默默笑得无奈。
前一团的表演结束,众人便连忙带着自己的器具乐器上台就位。
因为和林婕妤的对唱是在最后一首的关係,于是何育清便就先在下面等。
「大家好!」趁着众人还在準备,身为主唱的林婕妤忙开口準备炒热气氛,「我们是──Rock Season➀!」
身为麦克风的持有者,她最重要的任务之一便是带气氛,不让场面变冷,于是她便也就成了这整场的暂时主持人。
台下的观众反应还算挺是热烈──去年他们的表演颇为精彩,也主角叫金水是个瞎子_有屁不用力就放不出来因此他们乐团的人气倒也算高。
简短的将各个团员系所名称全部介绍过一遍,于是接着差不多便要进入主题了。「这一次我们将为各位带来三首歌──还有特别的惊喜哦!」林婕妤的声音活泼清亮,清楚的透过了麦克风传达到了个个角落。镁光灯照得舞台明亮耀眼,台下几乎是一片黑。因为看不太大观众席的原因,她的胆子也就大了起来,「第一首歌曲由我为大家带来──《光芒》。」
随着她话音落下,江玮恩的鼓声也跟着默契地响起。电吉他和鼓混和的前奏节奏感十足,林婕妤微微踏脚算着拍子,然后张嘴开唱:
「在久旱未雨的地方,被谎言围绕着的村庄
经历一个世纪的迷惘 ,梦想难道都是奢望
I just want,找一个方向,找一种力量,让等待的大雨会落下
展开了翅膀,将悲伤都释放,我挣开那綑绑
有一个方向,有一种力量,就朝着梦里风景出发
在大雨之后,的第一道彩虹,耀眼的光芒
刺穿已枯萎的幻想,用生命吶喊巨大声响
纵然冷漠是一道灰墙,因为你而感动而坚强……
(飞儿乐团《光芒》,词、曲/F.I.R,编曲/黄中岳)」
清亮悦耳的嗓音伴随着摇滚的快歌一下子便带动了全场气氛,她的拍子和音準抓得极好,也都能适当得和观众互动。
──天晓得她练习了多久才能这样自然。
第一首开场歌演唱完毕,接下来便是爆发力十足的《王妃》。
「好的,下一首歌,《王妃》──」林婕妤带着灿烂微笑走到了后方区域,然后硬生生将麦克风塞给了……「让我们欢迎,我们最帅气的帅哥型男团长──陈、靖、宏!」
此话一出,台下的女生们马上便开始骚动着尖叫了起来。身为冷酷霸道芭乐的富公子而又是个型男的陈靖宏在校内自然也是小有名气,只是生人勿近的标籤总是让人望之却步,也因此女生们总是只敢偷偷的远观,或是从周丞央那里取得消息──而本人表示他很哀怨。
这场戏码当然也是他们几人早早便串通好的,他们知道以团长的个性一定老早就把整首歌给练得滚瓜烂熟了。正好这首歌基本用不到什么Keyboard,他们这么久以来可都从没听过团长唱歌耶,陷害什么的刚好而已啦!
「什……!」原本正要下场的陈靖宏闻言自是满脸震惊。被塞进麦克风的手还僵持着动作,显得很是错愕。
而就在此时,周丞央已经刷下了前奏。
「团长,你现在不唱的话会更丢脸的哦。」林婕妤笑咪咪地在他耳边轻声道完,然后便一派轻鬆的走下了舞台。事后会怎样就事后再说好了──反正是大家一起策划的,大不了大家一起被骂嘛。而且在听团长指导时音準声音也是很不错的,没问题的啦!
陈靖宏回头望了望周围四人窃笑的脸,然后终于明白了自己被团员们暗算的事实。阴沉着脸,他缓步走到了舞台中央,硬着头皮开口唱:
「摇晃的红酒杯,嘴唇上染着鲜血,那不寻常的美,难赦免的罪
谁忠心的跟随,充其量当个侍卫,脚下踩着玫瑰,回敬一个吻当安慰,可怜
像蠢动的音乐,教人们怎么成眠,不知名的香水,窒息的鬼魅
锋利的高跟鞋,让多少心肠破碎,弯刀一般的眉,捍卫你的秘密花园……」
他的声音原就低沉沙哑,和他们猜测的一样适合这首歌。就是整个人僵了点,其他都还挺好的啊。
第一段主歌结束,趁着短暂间奏陈靖宏努力调适了下自己的心情。不能这样,他可是团长,虽然是被逼上来的……可是作为这个身分,他怎么能让他的乐团因此而丢脸!
「──夜太美,儘管再危险,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
爱太美,儘管再危险,愿赔上了一切超支千年的泪
痛太美,儘管再卑微,也想尝粉身碎骨的滋味
你太美,儘管再无言,我都想用石堆隔绝世界
我的王妃,我要霸佔你的美
那催情的音乐,听起来多么愚昧,妳武装的防备,伤你的是谁
靠近我一点点,是不一样的世界,安睡在我的肩,我用生命为你加冕……」
富含磁性的嗓音像挣脱了束缚的野兽般爆发着横扫全场,隔着镜片,他的眼神魅力与先前完全判若两人。台下的女生们这下尖叫得更是卖力了──当然其中也不乏有男性的嘘声。
这样才是团长嘛。五人心里笑着想。
将整个人完全地投入在音乐中,陈靖宏唱得入迷,麦克风简直像是玩物,彷彿他真是歌词里鬼魅霸道的王一般。歌曲已近尾声,他们原已为也不过就这样了,却没想到最后一段副歌开唱的同时他却做了件令全团傻眼的事──
「啪!」地一声,陈靖宏索性直接将脸上碍事的的眼镜直接给摔在了舞台上。没有了镜片的遮掩,他的眼神更显得狂野魅惑!
「夜太美,儘管再危险,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
爱太美,儘管再危险,愿赔上了一切超支千年的泪
痛太美,儘管再卑微,也想尝粉身碎骨的滋味
你太美,儘管再无言,我都想用石堆隔绝世界
我的王妃,我要霸佔你的美……
(萧敬腾《王妃》,作词/陈镇川,作曲/李偲菘)」
最后一段高音完美地飙了上去,伴随着全场热烈的尖叫声,台上四人和台下的林婕妤倒同时想着──好丢脸。好丢脸啊啊啊啊团长你在干什么啊啊啊啊啊!唱歌狂野吶喊什么的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摔眼静啊你拍戏吗喂!
「原来你们团长这么帅!」身为四十九元小说爱好者的何钰芯也跟着闪着星星眼发起了花痴,「感觉好狂野、好霸道哦!」带着满脸的闪亮,她说。
「省省吧,他心里有雅琪了。」林婕妤扯着嘴角撇了撇手,乾笑。得了吧……狂野?她打从心底认为那应该叫做丢脸啊!
音乐结束后陈靖宏却瞬间怔了。眼前一片模糊的视线令他不禁愣了愣,他刚刚……干了什么事?
「我们团长的表演精不精采?」那边林婕妤快速地走上台抢过他手里的麦克风,然后微笑着捡起眼镜塞给自家团长,微笑着不动声色的将他挤回了Keyboard的位置──快回到你的键盘去吧团长你太可怕了啊!
陈靖宏也只能默默然。所以他才绝不上台唱歌的啊……
「精──彩──!」台下的女生很有默契地一同大喊。
「精彩的话,记得等一下要给我们Rock Season一票哦!」依旧笑得很是亲切灿烂,林婕妤开口,「接下来的对唱因为我们之前那位该死的副主唱退团了,于是我们找来了一个比他更帅、唱得比他更好听的──」
正站在某地看着舞台的苏毅欣登时颤了一颤,而台下众人更是期待了起来。
前奏响起,何育清听着关于自己的介绍,扬着无奈的笑容走上了台。
「音乐系的小提琴王子,何育清!」
伴随着女生们的尖叫声,他踏着从缓的脚步走上了舞台。目光柔和地看着她,他勾着一贯的温和微笑缓缓开口:
「我还在寻找,一个依靠,和一个拥抱,谁替我祈祷,替我烦恼,为我生气为我闹
幸福开始有预兆,缘份让我们慢慢紧靠,然后孤单被吞没了,无聊变得有话聊,有变化了
小酒窝,长睫毛,是你最美的记号,我每天睡不着,想念你的微笑
你不知道,你对我多么重要,有了你,生命完整的刚好
小酒窝 长睫毛 迷人的无可救药,我放慢了步调,感觉像是喝醉了
终于找到,心有灵犀的美好,一辈子暖暖的好,我永远爱你到老……
(林俊杰&蔡卓妍《小酒窝》,作词/王雅君,作曲/林俊杰)」
经过了七天的练习他们的合唱更有默契了,温润柔和的嗓音和她清亮歌声合衬得不可思议。
他看着她的目光温柔和煦,她看着他的目光笑意盈盈。
彷彿他们天生就该是一对似的,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以为他们是情侣呢。
女生们的目光自然都是向着台上何育清的,也有不少人猜测起他们关係。音乐系的小提琴王子是有点名气的,就是没听过那张脸也绝对不会骗人──等等那个女的好碍眼她是哪根葱?可是男方的眼神好像也不太对劲呃──
一首方毕,台下又纷纷响起了掌声和尖叫声。
「那么我们今天的表演就到此为止,如果喜欢我们的演出,请记得要在等一下的票选中投给Rock Season哦!」临走前还不忘拉票,林婕妤和何育清向着台下微微鞠躬,然后向众人招了招手,这才和众人一同缓步走下了台。
她不禁抹了把汗。紧张死了,天知道她真的不习惯这样面对群众啊……
「辛苦了。」
下台后,何育清递了瓶水给她,面上依旧是挂着浅淡微笑,「妳今天唱得很棒喔。」笑得温煦,他看着她鼓励道。
「你也是。」伸手接过冰凉的矿泉水,林婕妤亦笑着回应。
从后台离开,他们欲走回观众席,那边苏毅欣却站到了他们几人的面前,面色微敛,似是思考了许久的模样。
目光望向走在一起的两人,他微怔,然后浅浅地笑了。
「退团的事,我很对不起。」看着有些发愣的众人,苏毅欣敛下眼,弯腰给七个人鞠了个躬,「但是,我不会再回去了。」抬头看向陈靖宏,他的目光坚定,嘴角的笑意却有些发涩。
毕竟怎么说,这是他燃烧了一年热血的乐团啊。
「要留或走,是你的意愿。」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陈靖宏的声调依旧是不冷不热,眼底没有一点过多的情绪。
「嗯。」苏毅欣笑笑,这是他意料之中的反应。「我能和妳单独聊聊吗?」望向林婕妤,他缓缓开口,语气很浅很淡,「一下就好,不会耽误妳太多时间的。」
面容上的腼腆笑容彷彿他依旧是当年那个阳光腼腆的大男孩。其实林婕妤还是很气的、正如同她刻意的那句「我们之前那位该死的副主唱」。他们是朋友啊,无论怎么说,他怎么能够这样不负责任的抛下他们这个好不容易才组起来的乐团?
可是看着他有点落寞的表情,她却怎样也无法对他发脾气了。
「……你要说什么?」跟着他走到了后台一旁较无人的空地,她无奈的叹了口气问。
「对不起。」苏毅欣的微笑有些苦涩,曾经的那个阳光腼腆的笑容却是渗上了一点寂然。「那天那样子说让妳困扰了吧?一时太冲动了连嘴巴也管不住、真的很抱歉。」垂下头,他向她开口道。
「不、我也有错,我那时也有些激动了……」见他这样,林婕妤心里也有些愧疚了起来,「不能给你任何回应、我──」
苏意欣却是笑着摇了摇头,示意她别再说下去。
「那个家伙要是对妳不好儘管告诉我,」缓缓开口,他扬起的笑容灿烂了些,彷彿又回到了他们初识时的阳光明媚,「如果让我知道的话,我一定会揍他一顿,然后毫不犹豫的把妳抢回来的。」嘴角扬着笑,他说话的语气就彷彿他们是最好的哥儿们,好似是「他对妳不好我会帮妳报仇」之类的言词语句,却是让她心头一怔。
「呃、欸?」林婕妤茫然了。他在说什么?「那家伙」是谁?「──毅欣,你真的不回来了吗?」望着他转身欲离开的背影,她有些惋惜地开口问。一年来的默契是很难得的,她毕竟不想失去这么一个团友啊。
「不了。」没有回头,苏毅欣只苦笑着挥了挥手,「我也已经没有任何理由留下了啊。」
都那样任性地擅自离开将这份责任推给别人了,他又有什么脸回去见他们呢?
况且──他们也已经不再需要他了啊。
不过,她一定会很幸福的吧。
或许她自己并不知道,可是当他看着台上她看着那家伙的眼神时他就懂了。
就如同他一直默默望着她的目光一般。
她看着何育清的目光,正是他一直渴盼拥有、一直努力攫取,却从未得到过的──
爱情。
➀林婕妤等人的乐团,中文为《摇滚季节》

Chapter 29. 结果当然是由他们获得冠军。
而其实奖金一千元并不算大数目,基本他们几个分了也不划算,于是一群人便在简单的商讨之后开开心心往KTV庆功去了。
而所谓大学生的庆功宴怎么能没有酒呢?虽然说现场还有几个未成年咳不作者还不想被警察抓走──嘛,才差几个月就别在意这么多啦。
嗯请别吐槽。
于是他们便点了一堆酒类──来準备把人灌醉。
当然,灌酒这种事原本他们首当其冲的确实应该要是今天表演精彩绝伦的陈靖宏没错,不过……
「小佑佑,我们来乾一杯!」江玮恩笑着拿起桌上一罐水果啤酒硬是给范佑轩整罐「塞」了下去,一手还牢牢扣着某人的肩膀,活脱脱的威胁架势。
「不、我对这个……」范佑轩皱了皱眉想推却,却发现自己似乎不太能动──另外一边也被周丞央给固定了。他默了。这哪叫乾一杯?这根本就叫做强制灌酒吧喂!
「佑轩啊──」另外一边的周丞央伸手装熟地勾住了他的脖子,嘴角笑容无比的阳光灿烂,「咱们今天不醉不归!」说着,另一只手便又以私毫不让人拒绝的力道及空间拿着酒就给他又灌了下去。
咱们不醉不归那你只灌我是怎么回事?范佑轩很想吐槽,但碍于他现在基本连说话都有困难于是只好继续在心里默默腹诽。
而且话说回来、这场庆功宴其实根本就与他无关的不是吗……
坐在KTV的最角落,无辜可怜的范佑轩身周正被江玮恩、周丞央、方巧欣、叶雅琪等人团团围绕着。何育清和林婕妤在一边安静坐着喝可乐,而陈靖宏则端坐在正中央小酌着啤酒。
他们本来确实是想灌醉今天的最大爆点之团长的。也不知道是谁提议的,总之是眼尖的周丞央发现了那边角落的范佑轩,然后不知是谁说了这家伙平常总是副面瘫样不晓得喝醉后会成什么样子,也许会很有趣也说不定──
于是乎,被这理论打动的江玮恩便号召了众人一同加入了灌醉范大妈的行列。
当然至今仍未知道是谁提议的原因,是因为事后这人死也不敢承认。
林婕妤看着那边吵吵闹闹的很是热闹原本也想参一脚,却在準备动身时被一旁的何育清给拉住。
在此先提到,由于估计过最后大概只会剩下所谓千杯不醉的江玮恩及周丞央,于是何育清便被特例留下準备明年再来,毕竟两个扛六个可是很累的。
「育清?」被制止的林婕妤满脸不解地回望向他,表示不能明白为何自己不能参一脚。
「佑轩他喝醉后……嗯……」原本欲张口解释,话到了嘴边何育清却是欲言又止。他看着那边正被一群人给灌着酒的范佑轩,面色有些为难,似是在想着自己该如何向她解释才好。
「大妈喝醉后……很可怕吗?」林婕妤更困惑了。是会变成鬼畜抖S什么的吗?还是难道说大妈会大吵大闹变疯子?噢不对那好像应该是团长……
「呃,那倒也……」何育清蹙了蹙眉,嘴角的笑意多了点无奈。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啊……可怕什么的似乎倒还没这么夸张、但就某方面而言其实也真算是挺可怕的……唔,他有点纠结了。
「那……你不去阻止吗?」再次开口,林婕妤偏了偏头,疑惑。
「唔……」何育清默默遥望向对面那边的波涛汹涌。这个他要怎么阻止啊……?况且──「不了。」有些失笑,他开口,摇了摇首似是莞尔。
况且──他倒也挺好奇这次佑轩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身为厨艺变态的范佑轩本身酒量自然不算差,不过当被这么多人强硬猛灌,任谁都是无法承受的。
于是不过多久,他便双颊驼红地趴在桌上,宣告K.O。
见他们努力了半小时以来的成果居然没什么反应,随着一双双发亮的眼眸失望的淡掉,众人便也无趣的抛下他,继续往下一个目标──陈靖宏去了。
趴在桌面上,范佑轩的面容安稳,双眸紧闭,好似他正沉睡着。
半晌,他却是缓缓抬起了头。
一头短髮显得有些凌乱,他眼神迷迷濛濛地微瞇着眼张望四周,像是刚睡醒。
余光瞥见那边动态,江玮恩见状便抛下这边战况往他那里好奇地走了过去。反正要灌醉团长的有很多,不差她一个嘛。
见到来人,范佑轩瞇着眼看着她似是在做确认。「江玮恩……」含糊不清地叫唤了一声,他的语调带些鼻音,模模糊糊的说话方式像三岁小孩。
好萌!江玮恩被他的模样给瞬间萌杀。原来小佑佑喝醉后居然是变成小孩子吗──!飘着满脸的爱心,她带着对可爱正太满满的爱晃到了他身边,「来,小佑佑乖,姐姐会好好疼爱你的──」然后又从痴汉转变成了猥亵怪叔叔。
「江玮恩……嗝!」瞇起眼,范佑轩这次语调是完整的确定,却是多了些许的任性,「妳为什么要欺负我?」嘟起嘴,他一脸不满地撇着唇,神情活像个要不到糖吃的孩子。
「欸啊?」江玮恩愣了。现在是哪招?她不过调戏了他一句就说她欺负他是怎么回事啊?这小子居然这么经不起调戏吗她说!
「江──玮──恩──!」见对方傻傻愣愣的没有反应,范佑轩索性直接伸手强硬地抓住了她,语气又多上几分不耐,「妳为什么要欺负我──!」
糟糕,不妙。下一秒才意识出自己目前情况的江玮恩在心里暗暗叫糟,却是已经被抓住了。小佑佑这是屁孩模式全开啊她的妈!「来,佑轩乖哦,我是周丞央,这边这个才是江玮恩。」伸手将不远处的某人以不容拒绝的力道给拖了过来,她依旧扬唇笑得亲切和善,一点也没有像在说谎的模样。
「干我屁事啊!」正在给陈靖宏灌酒的周丞央被莫名拉了过来,看着两人的目光惊疑不定。看见范佑轩那半醉半醺的模样他就知道不对劲了……小恩恩妳好没义气别拖我下水啊!他满脸哀怨地望着她以目光传话。
江玮恩只挑了挑眉,很是不以为意的模样。
「才──不──是!嗝。」愣了愣,范佑轩却是猛地挥开了周丞央,很是气恼的模样,「他才不是江玮恩,妳才是江玮恩──闻起来……不一样!」将江玮恩抓得更紧,他抬着鼻子似是嗅了嗅,满脸的笃定神情,「妳、又、欺、负、我──!」双颊很是不满地鼓起,他皱着脸瞪着她,闹得更兇了。
闻起来不一样?江玮恩和周丞央惊悚了。听起来怪噁心的啊喂!
「好好好,我欺负你我欺负你。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无奈的叹了口气,江玮恩只能在他身边坐下。一面温言哄着,她一面拉了拉衣袖试图挣脱──该死,小佑佑的力气还真大,居然怎样也无法挣脱啊!
那边无良的周丞央则自个儿乐孜孜的回到给团长灌酒的行列去,还暗中架起了他心爱的V8準备将范佑轩等人的喝醉模样完整录下。唷吼吼小恩恩那边看起来会很精彩,他当初提议灌醉小佑佑果然是对的!
──没错,那个后来打死也不敢承认的提议者便是周丞央是也。
「妳、妳每次都不吃饭,还常常开我完笑、说我有细肩带……嗝。上次还拉我裤子,还、还有读心术……嗝。」一边断断续续的打着酒嗝,范佑轩一边伸出手指数家珍般的算起他和江玮恩之间的种种恩怨情仇,「还有、还有……每次都、奇怪的话……误会……」偏头,他抬眼向上望,似是在内心想着她还干过什么坏事。然而后面的语句却是越来越细微破碎,不知是否因为酒精的缘故,他原就有些泛着驼红的脸颊似乎更红了。
「啊?」江玮恩囧了。小佑佑你好记仇啊!都这么久的事了居然还记得这么清楚……「小佑佑你是又喝酒喔,怎么脸又变红了?」有些疑惑地看向他略奇怪的神色,她问。
天知道那家伙后面到底说了什么,说得那么小声是要说给蚊子听吗她说……
「反、反正妳就是欺负我啦!」音量忽地放大,范佑轩红着一张番茄脸又开始闹了起来,「妳看、妳刚刚还、灌我酒──!」拿起桌上一杯还未喝完的啤酒,他指责地将铁罐放到她眼前,而后好奇地凑近嗅了嗅,竟是仰头欲将它给灌完。
「喂小佑佑你够醉了不要再喝了!」见状,江玮恩一惊,连忙伸手要去将他手上的铁罐抢过。她真的第一次觉得自己像妈,而且照顾的对象还是她搂下那所谓的帅哥大妈……他才喝成这样就已经是这副恐怖德行了,再让他喝下去还得了啊?
「反正妳都欺负我──嗝。不要管我──!」被她抢酒,范佑轩随即一副糖果要被抢走的模样嚷嚷着,并努力要将铁罐凑近自己嘴边,铁了心就是要唱反调把它喝下,不论怎样就是不把东西交给她。
「你就只有这句就对了啦!」没好气的翻了翻百眼,江玮恩只得认命的继续抢。
一来一往间,两人互不相让。
见范佑轩那么坚持,江玮恩想想算了,自己这么费力干什么,他想喝死就让他喝死好啦!正放弃的要退回原位,才方放开他,那边范佑轩竟朝她直直地倒了过来!
他闭着眼酣睡的脸在她眼前放大。
某个奇异的柔软触感在她唇边擦过。
然后江玮恩僵了。
大概是因为这里动静太大,原本正一群熙熙嚷嚷着的众人登时全都满脸惊诧的望向了他们那边,一个个的表情全都活像见鬼似的。
「小、小恩恩──!」
这是约五秒过后,周丞央嘴里所发出的惊叫声。
「欸欸欸欸欸──!」
这是继周丞央之后的五人嘴里同时发出的惊叹声。
「江──玮……恩……」
……这是范佑轩正闭眼酣睡着说梦话的呓语声。
☆ ☆ ☆
「我是,团长陈靖宏!今天──我非常开心!我要告诉大家──其实我很喜欢叶雅琪──!」
某醉酒后的团长已然开始胡言乱与发酒疯。
「喵呵呵呵呵──听说你,喜欢我很久了?」双颊驼红的叶雅琪女王般居高临下地看着那边陈靖宏,笑声彷彿动画里的千金小姐似的,「现在这个──是我的男人了!谁敢欺负他!就準备被本喵……碎尸万段!喵哈哈哈哈──」
而当然,这两人在事后基本都会把喝醉时的记忆给忘得一乾二净。
「登登豋豋豋──我超屌的!屌──爆了!」那边方巧欣也跟着发疯地拿起了酒瓶当作吉他刷空弦,而后还一脸不满地望向一旁的周丞央,「周丞央!这段你要弹啊──」
周丞央表示自己很无奈。
「多多良……」
……而林婕妤则是趴在桌上酣睡着一脸幸福地喃喃自己心爱动漫人物的名字。
何育清在一旁默默的照顾着熟睡中的林婕妤和范佑轩,脸上的笑容有些无奈。而角落的周丞央和江玮恩则是郁闷的喝着闷酒。
「小恩恩……」安慰而同情地拍了拍江玮恩的肩,周丞央以为她是初吻没了很伤心,于是便在一旁陪着她一同喝起了酒。
江玮恩沉默地喝着手中的水果啤酒,表情万分阴郁。天晓得她对初吻那种东西根本不在乎──她在乎的是范佑轩那个不晓得碰过多少细菌的嘴唇啊干!那张嘴唇碰过KTV那不晓得碰过了多少人嘴巴的杯子还碰过不晓得藏了几千万细菌的铁酒罐然后竟然又来碰她的嘴!
自身洁癖相当严重的江玮恩表示自己现在很想马上回家刷个一百遍的牙。
「嗯……也该走了吧?」见刚刚还发着酒疯的基本也都倒得差不多了,于是何育清便望向了角落两人提议道。
闻言,周丞央再次拍了拍江玮恩的肩头,然后才起身认命的揹起了个头明显高了他一大截的陈靖宏。
江玮恩默默揹起了叶雅琪,何育清则去扶办醉半醒的方巧欣。
第二轮的时候周丞央便先到车上準备去,何育清和江玮恩则回来扛剩下的两个。
而身为好友,他们本来是该要负责扛走自己好友的。
江玮恩纠结的看了一眼范佑轩。
为了林婕妤的幸福……她複杂地闭上了眼,忍辱负重地验下自己想踹飞他的冲动,然后重重的吐了口气。
范佑轩,女的!
她忍!
「婕妤就交给你了啊!」一把将酣睡的范佑轩揹起,她狠下心丢下了林婕妤,无比沉重地回头对他喊道。
何育清还来不及阻止,那边江玮恩便飞也似地出了门去了。
她一个女孩子揹佑轩……真的没有问题吗?
扶起林婕妤,她小心翼翼的将她揹起,然后才缓缓走了出去。
「育……清……」似是感受到了动静,林婕妤闭着眼靠在他肩头开口喃喃,不晓得是醒是醉。
「嗯,我在。」开口,何育清扬唇笑得无奈。
「偷偷……告诉你哦。」微微瞇起眼,林婕妤微微侧头望向他,「绝对、绝对──不可以说出去喔。」抬起左手食指不稳地晃了晃,她口齿不清地模糊道。
「嗯。」微敛下眼,何育清勾着唇,眼底一点宠溺。
「绝对不可以……说出去!」像是还不满意他的回答,林婕妤敲了敲他的肩头又开口嚷嚷。
「好──」何育清的笑容有些无奈了起来,「绝对不说出去。」脚步从缓地走着,他开口轻应。
「跟你说啊……」得到了回答,林婕妤满意地再次开口,「我发现我哦,好像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一点点……」
后面的语句越加含糊破碎,直至最后是没有了一点声音。
是在说梦话吧?何育清望着她再次闭起的眼,轻叹。
「……喜欢你。」
约莫是安静了半晌,他听见她嘴里吐出了这么一句呢喃似的话。
脚步顿了顿,何育清微愣看着她已然熟睡的脸庞,然后忽地就有些淘气的笑了开来。
只有一点点也好,他会继续守候陪伴在她身边,然后努力让她一点点、一点点、一点点的……
更加喜欢他。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7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