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刘三寿的小说_有尿意还要干多久能喷

Chapter 26. Second tune–何育清
有人说:
这世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站在妳面前,而妳却不懂我的心意。
那天,
妳静静的靠在我的肩头沉睡,
那天,
我伸手拭去妳的眼泪,
然后,
──决心再也不离开妳身边。

早晨八点半。
Angela的《KINGS》在房里不知又是响过了第几回,林婕妤伸手,不耐的拿起手机,她想也没想便关掉了扰人清梦的闹铃,然后翻身将头埋进了枕头里。
然而隔没几秒她随即想到……她今天早上的第一堂课在九点,而何育清昨天好像说了八点会来载她来着……
抬起手腕看了看手錶,她只望了一眼便猛地弹了起来。
八八八、八点半了啊啊啊啊啊!
果不其然,下一秒她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等我五分钟、我马上就下去!」接起电话急急地喊了声,林婕妤挂了电话,然后飞快的冲向浴室,手忙脚乱的梳洗了起来。
经过了那一连串的事件后他们的关係似乎更好了,而何育清也依约开始接送林婕妤上放学,两人之间的绯闻自然也越闹越大。不过基本上何育清是不在意被传什么绯闻之类的,就某些方面来说他倒也挺乐意。而林婕妤则是完全不知道自己和他的绯闻已经在众人间传开了。
花了五分钟刷牙洗脸换衣服,林婕妤匆匆忙忙的随意梳了下头髮,抓了一旁的袋子便往楼下冲。一个不小心就又睡太晚了……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啊呜呜呜。
何育清一身白衬衫黑外套半倚在机车旁,仰头望着天空发呆。见了她跑来,他回了神,偏头微微勾起唇角。
「走吧?」笑容温煦得像三月微风,他开口,语气温润平和。
「嗯。」微微一愣,林婕妤接过了他手中的安全帽给自己戴上,
「对不起,我又睡过头了……」朝着他抱歉一笑,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道。
「没关係,我也没有等很久。」扬唇笑得温和,何育清开口,然后转了转手把发动机车。
……这是什么芭乐小说的约会台词啊等等……林婕妤默默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同时伸手抓住了他的肩膀。
摩托车不见的事已有报警了,不过她心爱的小绵羊至今仍然毫无蹤迹……在心里抹了一把眼泪,她有些悲愤的诅咒起了那个小偷。她到现在都还不敢向她老妈提这件事啊!
八点五十五分,他们準时到达了教室。
拖着还在睡眠状态的身体坐到了窗边,林婕妤有些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哈欠。低头正想继续补眠,她却见自己桌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份热腾腾的早餐。
「来的路上有买,就顺便帮妳买了一份。」在她身旁坐下,何育清理了理自己的物品,笑得一派温和。「应该还没吃早餐吧?」想起她在后座几乎睡了整个二十分钟,他顿了顿又问。
「啊、嗯。」愣了愣,林婕妤怔怔的点了点头,「谢谢。」笑着向他道谢,她提起精神,身手拆开了橡皮筋、打开纸盒,然后有些惊讶地发现里头装的竟正是她爱吃的蛋捲。
为什么他似乎总是知道自己爱吃什么?她有些困惑。
而林婕妤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何育清总是在她无意的言谈和早午晚餐中默默的记下她的喜好。
那边一群人看着他们俩窃窃私语,然后叽叽喳喳的似是经过了一番讨论,一名男学生便被他们给推了过来。
「那个……」男同学坐到了他们前面,清了清喉咙,开口,有些尴尬的样子,「其实我们一直很好奇,你们是不是在交往啊?」
林婕妤嘴里的蛋饼差点没掉出来。
「……安安同学你发烧了吗?」怔忡了几秒便回过了神,林婕妤朝着他亲切灿烂的扬起了笑,「发烧的话最好还是回家休息比较好喔,你看你连脑袋都不清楚了。」佯装关心地瞠大了眼凑近他,她微蹙着眉,显得很是紧张的模样。
「我想你是误会了。」何育清面不改色,依旧扬唇笑得温和淡然。
「呸!我才没有发烧咧!」被林婕妤的反应有些激怒,男同学没好气的开口,「可是你们最近都走得很近啊,上下学也都在一起,妳去社团的时候他也都在吧?」不死心的再次开口问,他盯着两人,希望从他们的目光中找到些蛛丝马迹。
其实他和林婕妤倒还有点交情,是个挺好相处的家伙,只不过两人并不熟。
只是他们俩这么要好,任谁都会忍不住就误会的吧!
「走得很近碍到你了吗?老娘机车被偷了请他载我不行吗?」林婕妤义正严词的为他们辩解了起来,语调显得很是激昂,「我和育清就不能是美好的纯友谊吗!」睁着眼盯了回去,她很是愤慨地道。
其实听她说纯友谊什么的何育清还真有点心虚。他确实是喜欢她没有错,也一直都没打算掩盖这个事实,只是他比较希望当事人自己发现而已。
「……真的是纯友谊?」被林婕妤的话噎住,于是男学生只好狐疑的看向了一旁没有表示什么的何育清。
「咳,是。」顿了一顿,何育清有些不自在的笑了笑答。
见他也问不出什么情报来,于是男学生只好自讨没趣的起身离开了他们前方的座位,回到群众那里稟报实情去了。
「欸欸,别理他们,我们怎么可能在交往嘛!」笑着撇了撇手,林婕妤满脸无谓地说着,然后便又埋头继续解决早餐去了。
何育清在一旁苦笑得无奈,也只能默默叹了口气。
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发现他的心意呢?
☆ ☆ ☆
「小酒窝长睫毛,迷人得无可救药……」
中午十二点,林婕妤等人正在社办辛勤的练着团。
单人歌曲表演部分已经练得差不多了,离校庆还有七天,然而这首男女对唱的《小酒窝》却迟迟无法练好。
「林婕妤,这是情歌对唱!妳的感情呢?」
而不出众人所料,林婕妤马上便又招来了团长的怒骂。
「欸──」林婕妤不满的鼓起了嘴抗议。怎么又是感情……啊她就没谈过恋爱是要唱什么感情啦?歧视她没交过男朋友吗!而且眼下离校庆也只剩下七天了……
「苏毅欣都能唱好了,为什么妳就不行?」陈靖宏皱着眉又吼。「算了,先休息吃午饭吧。」叹气着按了按太阳穴,他语气载满了无奈。
闻言,众人开开心心的各自散会去,而何育清和范佑轩则在这时走了进来。
「又被骂了?」看着林婕妤满脸烦恼的样子,何育清莞尔地笑笑,并在一旁坐了下来。「帮妳把便当带来了喔。」说着,他从塑胶袋里拿出了两份纸盒装的便当,似是还溢出了香气。那是他从学生餐厅打包带过来的,也是最近忙于社团的林婕妤请他帮忙带的。
「谢谢。」林婕妤在他对面坐下,然后欢乐的打开了她面前的那一份。「就又被说没感情啊……可是我又没谈过恋爱,怎么知道要怎么放那种感情嘛?」一面拆开竹筷,她叹了口气,敛着眼,有些烦恼地道。她总觉得苏毅欣好厉害啊,虽然不知道他有没有弹过恋爱什么的,可是他似乎总是能唱得很好的样子,也鲜少被团长骂。像她就是几乎每天都要被骂的那个啊……
「唔……」何育清偏头,轻蹙着眉作沉思状,「或许可以把自己想成故事里的角色?」倏忽想起他眼前的女孩似乎是个作家,于是他笑着开口提议。
「想成故事角色什么的早就试过了啊……可是还是不行。」撑颊,林婕妤默默叹了一口气,然后夹了一棵花椰菜放入嘴里咀嚼,「是说……育清你怎么好像都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啊?」看着面前的便当,她终于忍不住问起了这个令她疑惑已久的问题。一开始请他带午餐来她本来还想给他交待自己一些讨厌的食物的,不过他浅笑着点头的模样却像早已经知道了似的……从那一次的粥到今天的便当,里头几乎无一不是自己所喜欢的,这怎么想怎么邪门啊她说。
「唔呃……」被这么一问,何育清顷刻便尴尬了起来,他要怎么回答?难道要说他一直在观察注意她吗……感觉这么说就是会被当成变态的样子啊、他苦恼。
而何育清还在支支吾吾的纠结着该怎么回答,那边苏毅欣便走了过来。
「那个……婕妤,」犹豫的顿了顿,苏毅欣开口,笑得有些腼腆,「今天晚上妳有空吗?」似是踌躇了很久,他抬眼看她,鼓起勇气说出了口。
「今天晚上?」抬头,林婕妤表示困惑,「有什么事吗?」嘴里还咬着竹筷,她着侧头望向他,眼底充满不解。
「也没什么……就是想、和妳讨论一下校庆合唱的事之类。」挠了挠头,苏毅欣微耸着肩,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今天晚上啊……」林婕妤偏头想了想。啊不最近她的编辑催稿催得很严啊晚上什么的……要是打过来的时候被知道自己在外面没在赶稿的话她的性命……「那个,我最近有点忙,晚上的话恐怕……」恐怕她是要努力的保命去了。
「那……明天下午?」想了想,苏毅欣不死心的开口又问。他记得她明天下午应该没课吧?
「呃……明天下午我要打工。」抱歉的笑了笑,林婕妤有些尴尬地说。她最近是真的刚好有点忙啊糟糕,他应该不会认为她是在故意回绝他的吧?是说,苏毅欣要找她讨论什么?……难道是关于、所谓的情感问题吗?
苏毅欣沉默。他看了看林婕妤,又看了看她对面神色淡定从容的何育清。拳头不住地收紧又放鬆,他像是憋不住似的终于开口:「但是妳最近每天都和她一起出去,对吧?」眼带一点不甘,他沉沉敛着眸说。为什么要骗他?为什么她喜欢在乎的是那个和她认识根本不到一年的家伙?明明……明明是他先喜欢她的啊?
「耶?」林婕妤再愣。每天都一起出去?「啊啊,你误会了,那是因为我的摩托车被偷了、所以才请育清载我的啦。」没有发现他眼中有些不对劲的神色,她笑着撇了撇手解释道。
不过,今天的苏毅欣……看起来好可怕啊,林婕妤默默地想。平时看起来就像个邻家大哥哥,但是今天却似乎特别的……阴沉?
「我也可以载妳啊。」苏毅欣的神色更沉了些,「巧欣也可以载妳吧?为什么偏偏就要找他?」目光紧紧盯着何育清,他面无表情地道。
被针对了啊……何育清有些无奈。原本想插嘴替她说些什么,然而一旁的林婕妤却比他率先开了口,「因为育清和我的公寓离最近最顺路啊。」林婕妤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巧欣本来就很忙没空载我;你是住在学生宿舍,也很不方便吧?」微微皱起眉头,她有些不耐的尽力维持着自己的好心情,不想跟他生气。
「住在学生宿舍又有什么关係?我不在意啊。」苏毅欣握了握拳,看着她的目光带了点不解和忿忿。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他喜欢她这么久,可她却从未好好的正眼看过他,现在就连他们也要帮那个家伙……
那个叫何育清的也喜欢她对吧。虽说她不知道,但他是看得出来的、他眼中那些对她特别温柔的神色。
「我会在意啊,那样子会很麻烦你吧。」眉头皱得更深了些,林婕妤开口,觉得更加莫名其妙了。况且他们两个根本不是很熟吧她说,这种被质问的感觉一整个就是让她很不爽啊!
「那也还有别人可以找吧,为什么偏找他?」再次将问题绕回了原点,苏毅欣看着那边微笑依旧、似是想开口安抚他们的何育清,摆明了就是针对着他来的。
他就是看他那副样子很不爽!对什么都是好脾气、毫不在乎的样子,好像圣人似的,不生气也不显露出任何不耐情绪。可是这样的人、一出现却抢走了她的所有目光,他……
「那我就是偏要找他又关你什么事?」被这样绕着圈子转的问题给惹火,林婕妤火气一下子冲上头,出口的话也不再客气。偏头微笑,她说着,索性直接将问题丢回给他。
「当然关我的事。」苏毅欣握紧了拳头,指节紧得微微泛白。
「那又为什么关你的事?」依旧瞇眼笑得无比灿烂,林婕妤心中的怒火越加旺盛了起来。
不过接下来他的回答才是最为让她震惊的。
「因为我喜欢妳!」
随着他的一声暴吼,整个世界瞬间沉静了下来。
社办内一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他们三个身上。
周丞央的下巴几乎要掉了下来。刚刚、刚刚他兄弟说了什么?他没有听错吧?
林婕妤一下子也忘了要生气,苏毅欣的话实在晴天霹雳的让她太过震惊……用晴天霹雳这词似乎不太合适,不过她还真找不到能形容自己现在心情的词彙了。她刚刚是不是幻听了?他刚刚说了什么?这、这也未免太──
「我要退团。」上一波震惊还未完,众人都还未回魂,苏毅欣便又再次扔下了一颗震撼弹。丢下了一张不知何时便已填写好的退社申请单在陈靖宏桌上,他转身,然后头也不回的甩门走了出去。
陈靖宏沉着脸没有说话,而众人则开始面面相觑。
那个啥、离校庆似乎只剩下七天了啊喂!

Chapter 27. 「徵临时副主唱,条件:男,会唱《小酒窝》者皆可应徵。」
公布栏上大大的贴上了简短有力的招募字条。地点是音乐教室旁的社办,而审核者自然是团长陈靖宏。
──而他们当然并不是没有想过要把苏毅欣找回来。
不过当林婕妤第N次在经济系三班教室门口被某人无视、还被某人的同学当成倒追学长的学妹时,她就彻底翻脸了。
嗯,你没看错,她确实是被当成了「学妹」没有错。
「干他妈的苏毅欣跩个屁!老娘就不信这整间大学里只有他能唱!」
气呼呼的甩门回到社办,林婕妤难得的破口飙了髒话。
他们校庆主要有三首歌要表演,原本分别由林婕妤、苏毅欣各自独唱一首以及一首合唱。当天还会有人气票选,有奖金可拿。
苏毅欣所负责的独唱是萧敬腾魄力十足的《王妃》。原本陈靖宏也打算另外招聘,不过却被周丞央等人阻止了。
「小宏宏,这首的话、我也能唱!」周丞央坚定的拍了拍胸脯,「反正电吉他也能兼主唱嘛!」
半信半疑的让周丞央唱完了整首,陈靖宏听着觉得还可以,想到要徵选这么多也麻烦,也就由着他去了。
而他没看到的是,转身之后某五个人意外不明的笑容。
嗯,意味不明。
当然陈靖宏在此后也有想过让周丞央来代替苏毅欣和林婕妤合唱,总之是临时的嘛。不过当他听见周丞央用五月天的摇滚来唱林俊杰的抒情时,他马上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于是──在此诸多背景之下,徵选开始了。
陈靖宏带领的这个乐团在校内倒也算颇有名气,因此来徵选的人倒也挺多。
而徵选方式是和林婕妤合唱。不过通常还没轮到她的部分……他们就被团长给Fire了。
「我还在寻找,一个依靠,和一个拥抱……」
「声音太平。下一个。」
「我还在寻找……」
「Pitch完全没到位。下一个。」
「节奏不对。下一个。」
「气音太多了。下一个。」
……
就这样一连来了十几个徵选者都被陈靖宏毫不留情的驳回了。
众人疲惫的倒在一旁,内心感受到了万分的痛苦。一整个中午下来他们的耳朵就像被强姦过了似的、而且还是连续的……林婕妤觉得自己身心俱疲了。难道这间学校真只剩下一堆音痴了吗?
剩下的最后一位应徵者是一个四年级的学长。
来者穿着一身黑衣庞克装,头髮夸张的用髮胶高高竖起,还挑染了金。他的耳上挂了数个银色耳环,原该帅气的服装穿在他身上看来倒像是个……台客。
气质什么的、果然是会有差别的啊……众人默默想道。
台客学长跩跩地走进了门,目光慢悠悠的在六人身上转了转,似是在打量鄙视着什么。从口袋里抽出了一支菸和打火机,他逛街似悠哉的点燃了白色的菸。
「不好意思,我们这里禁菸。」目光冷冽依旧,陈靖宏不冷不热的开口。
台客学长不屑地「嘁」了一声,然后随手将手上才方点燃的菸给随手丢到了地上,踩了踩,接着才缓缓踏步走到了徵选的麦克风前。
而那边江玮恩觉得自己的小宇宙已经快要爆发了。
前奏已经不知是第N次地响起,台客学长清了清喉咙,侧头看了林婕妤一眼,然后才悠悠开口:
「偶还在心找,一个依靠,和一勾拥抱……」
「咬字太不清晰。不通过。」停下音乐,陈靖宏的语调依旧不冷不热得很严肃。
「嘁!什么乐团,要不四偶女朋友想看偶上台,拎北才不屑来勒!」被直指痛处的台客学长恼羞成怒,不满的朝陈靖宏骂了一句。哼了一口气,他临走时还往门口吐了口口水,才愤愤的离去。
「小宏宏,他──」周丞央两只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
「那种人不必和他计较。」语调依旧淡然,陈靖宏从容淡定的展现了大将之风。
然而才方以为压下了这边的骚动,才方抬头,他便看到那边江玮恩不知何时已捡起了地上的菸蒂冲了出去──
「江玮恩!」
「你他妈学长就嚣张吗?我们也不屑你来啦!」江玮恩破口大骂着,并将手往后拉做投掷状,而手上的菸蒂一下子「咻」地朝台客学长猛地精準的发射了过去──
「还你的!」
江玮恩表示报仇什么的让她感到内心十分舒爽。因为苏毅欣突然退团的事她心情已经很不爽了,结果现在又来了个白目的……也不先打听看看他们乐团有谁,还真敢嚣张。
陈靖宏默默抚额。已经在烦恼副主唱的事了,江玮恩又这样得罪学长,也不晓得会招来什么是非……不过他看那家伙也确实挺不爽的,想想也算了,大不了动用身分关係就是了。
徵选的数十人被团长全部驳回,这下六人真的苦恼了。怎么办?来徵选的没一个OK的,苏毅欣又在闹彆扭,难道真得搞个什么上台前一秒才出现的芭乐电影戏码吗那家伙……
「吱呀──」的一声,社办的主角刘三寿的小说_有尿意还要干多久能喷门被打开,中午十二点,范佑轩照旧带着自製的大妈便当来到了这里打算逼江玮恩吃饭。沉默着打开了门,才方走进里头,他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他身上来。
那种似是发现了猎物般的眼神令他不禁抖了一抖。
「小佑佑……」江玮恩笑容诡异的漂浮着脚步凑近范佑轩。
「怎、怎么了?」范佑轩不住地向后退了几步。为、为什么要这样盯着他看?感觉好像比平时更可怕了啊他说……
「你知道我们今天在徵选副主唱吧?」笑得无限天真灿烂,江玮恩持续逼近,「我记得小佑佑你会唱那首《小酒窝》对吧?」步步走近持续后退着的范佑轩,她扬着灿烂的笑脸道。
「……」徵选副主唱?似乎是有听说这么一回事没有错……范佑轩一愣,然后马上便明白了江玮恩心中在想些什么。「我不行……」忙摇了摇头,他有些失措地又后退了两步。上台什么的对他来说根本就不行啊,何况唱歌这种事他也不拿手……
「唉呦上去试试就知道啦!」江玮恩笑着将他手里的便当接过放到了一旁,然后从后头硬是将他推到了麦克风架,接着将麦克风直接地塞到了他手里,每个动作都不容拒绝。
其他人倒也没什么意见。反正也没人了,就试试也无妨。
再次被塞了麦克风的范佑轩只能无措地四顾张望。不过前奏已经响起了,虽然他真的很想直接走掉但是……叹了口气,他只好还是硬着头皮开口:
「我还在寻找,一个依靠,和一个拥抱。谁替我祈祷,替我烦恼,为我生气为我闹……」
「幸福开始有预兆,缘份让我们慢慢紧靠……」
范佑轩的声音乾净清澈,和林婕妤合唱起来倒也算悦耳好听。只是可惜两个人彼此都很僵硬尴尬,听上去就像两个机器人在唱歌似的,比之前还要夸张,根本毫无感情可言。
「停。」第一段副歌还未结束,陈靖宏便伸手做了个手势道。
情感之类的东西非常僵硬,比和苏毅欣对唱时的情况还遭……可是这已经是他整个中午下来听到最好的一个了,难道真的只能这样了吗?揉了揉太阳穴,他叹气着正想妥协,然后门口那边又响起了开门声。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手里拿着两人份的便当,何育清带着歉意的笑容走进了社办,却见里头七双眼睛全都像看到猎物……呃,救星似的盯着自己,不禁全身毛了一毛。
发生什么事了吗?他倍感疑惑。
「团长,不论是声音还是感情,这个都铁定OK的啦!」方巧欣转头,闪着眼睛看向了陈靖宏。拜託,这家伙和小妤可是有非比寻常的关係的啊!
「而且还两个一次OK 哦。」江玮恩在一旁跟着帮腔着竖起了大拇指。
虽然她是很希望小佑佑当他们团的副主唱啦,不过为了小妤和育清……而且小佑佑也确实唱得很僵啊。
「那是什么意思啊喂!」闻言,林婕妤不满的开口反驳。
不过她的抗议声自然很快就被众人给无视了。
「总之就是呢──那天苏毅欣的事你也在场吧?」方巧欣上前去为一头雾水的何育清解说了起来,「因为这样的关係、我们必须找一个临时的副主唱和小妤上台,否则校庆就完蛋了。但是徵选了一个多小时以来没一个OK的……」笑意盈盈,她偏头微微扬起秀眉,「所以说──你愿意帮我们这个忙吗?」
何育清看了看周围的七个人,眼神仍旧有些犹豫,「可是我唱歌恐怕不太行……」微微偏头,他抓了抓后脑勺,有些苦恼的笑了笑道。
「不会啊,营队那次你唱歌超好听的!」林婕妤也笑着开了口。如果是何育清的话说不定真的可以呢?毕竟他原本就很适合这样的歌啊。
「而且没试过怎么知道嘛!」周丞央也在一旁跟着帮腔了起来。他们最后的救星就在眼前了啊他说!
「唔……那……」见众人这样坚持,何育清也不好再推却,于是便还是答应了下来。「是什么歌?」开口,他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问。其实他是不排斥这种事的,毕竟帮个忙也无伤大雅,只是怕自己会拖累到别人就是了……
「林俊杰的《小酒窝》。」江玮恩笑瞇瞇的答话。
「刚好会一点。」何育清笑笑,「有歌词吗?」开口,他问。这首歌在极红的时候他曾听着钰芯每天放每天唱,旋律倒也挺熟……倒不如说,想不熟都很难。不过歌词的话就不太行了,毕竟他没有特别去背过。
「我有、我有!」闻言,林婕妤忙冲去拿出了自备的歌词递给何育清。
陈靖宏莞尔。「那就开始吧。」见自己的团员们都很推荐,他想自己的伙伴眼光想是都还不错的,于是便也默默接受了提议。
总之也没有办法了不是吗。
众人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岗位,前奏响起,何育清清了清喉咙,深吸一口气,嘴角扬着一贯的温和微笑看着她开始唱:
「我还在寻找,一个依靠,和一个拥抱。谁替我祈祷,替我烦恼,为我生气为我闹……」
林婕妤微微有些怔忡。愣了一愣,她听见男生的部分结束,忙开口接了下去:
「幸福开始有预兆,缘份让我们慢慢紧靠。然后孤单被吞没了,无聊变得有话聊,有变化了……」
何育清的声音温润柔和,不同于之前总是清淡如水的淡然和煦,他微敛的墨瞳中却是含着温柔,和林婕妤的声音也默契得不可思议。
而林婕妤没有发现,这也是她的歌声有史以来最为温柔的一次。
陈靖宏难得的没有再喊停。静静的将整首歌听完,他满意着看着终于不用再让自己大声教训的主唱和新的临时副主唱开口:「就是你了!」
而众人登时双眸一亮!
「终于可以吃午饭了──!」
社办内,五个人如此大声欢呼。
☆ ☆ ☆
不远处,社办外。
苏毅欣其实一直都在一边观察着情况。
为什么又是他?原本以为、他们最后还是会回来找自己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对着他唱的时候,她却难得的可以那么自然?
紧咬着下唇,他双手握成拳,指甲深深嵌入了掌心……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7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