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李艾简介年龄_有害的昆虫都有哪些

Chapter 23. 四周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林婕妤恍惚地睁开眼,困惑地望着四周,她眨了眨眼,然后一瞬之间发现自己竟坐在木椅上,周围的场景也忽地就变成了她高中时候的教室。
她看见她座位旁有一名男学生正看着一本薄薄笔记本,四周的同学都看着他们。
而她马上便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一天到晚写这什么东西啊?自以为自己很厉害喔?」男学生手上拿着从她手里抢过的笔记本,逼近她的嘴脸满是扭曲,「你看看她写什么……『一头长髮乌黑,面容精緻……』唉哟,还自以为自己是美女喔?」嘴角带着恶意笑容,他晃了晃手中的笔记本,语气里是明显的嘲讽。
于是全班便是一阵哄堂大笑。
她坐在座位上低着头,长髮遮住她的脸,盖住了她发红的眼框和蓄在眼里的泪水。而她却倔强的撑着眼睛不让它落下。
不能哭……她不能哭……哭了就是认输了、哭了就是示弱了,她不能哭、她不可以哭──
「啊,要哭了耶,好可怜喔──」低头发现了她发红的眼眶,男学生嘴角的笑意更盛了些,「要不要给妳惜惜?」眼里满是恶毒的嘲弄,他弯腰凑近她,装模作样地道。
林婕妤没有说话。她双手紧握成拳,指甲深深嵌入了掌心,紧得微微颤抖。
「哎哟,要揍我吗?好可怕哦──」
于是全班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双目一闭,她隐忍着的眼泪终于还是落在手背。然而再睁开眼时她却变成了坐在自己家里的沙发,而她母亲正看着她,曾经亲切的脸庞却满是她陌生的冷漠情绪。
「为什么要顶撞老师?」她听见她的母亲这样说,「快去写悔过书跟老师道歉!」
没有……没有……她没有……
「还不去写吗?」她母亲的声音又更冷硬了些,「叫妳去写悔过书听不懂吗!」
她没有做错、她没有顶撞老师……她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她要写那种东西?
她的同学莫名其妙向老师给她安上莫须有的罪名、她的老师相信了他们,现在连她的母亲都不相信她了吗?
「还不快去写!」她的母亲又吼了一次。
「我没有!」林婕妤像是再也受不了的大吼,「我没有、我没有我没有!」她对着她母亲大吼,然后起身头也不回的向着门外疯狂地奔了出去!
没有、没有……她什么、都没有做──
她只能向前跑。只是一直跑、像是想逃离,却又无法逃离。
而她的世界又再次变成了黑暗。
压抑的眼泪在一瞬间溃堤,她停下脚步望着再次静默的周围,然后看向不知何时便已出现在自己手中的小刀,颤抖着对着自己跳动的手腕处划下。
这个世界不要她了。
这个世界都不要她了,她为什么还要继续待在这里……
「我们是好哥儿们啊。」赶在她对着手腕划下之前,她的眼前又蓦地出现了一名雅痞少年。他向她伸出手,嘴角的笑容痞痞坏坏的,却是她熟悉的安心弧度
「谁敢欺负妳告诉我,我一定叫人去扁他!」脸上的表情变得忿忿了起来,他说,他的神情满是令她安心的坚定。
林婕妤怔怔地握着他的手站了起来,眼泪一下子也忘了要掉,刚刚还千疮百孔的心顷刻便被温暖填满。
对了,还有他,还有他会一直在她身边──
然而下一秒钟、少年却猛地甩开了她的手。
他看着他的神情是她从未见过的漠然,一双眸子冰冷得让她害怕,最尤其是他目光中的嫌恶。
「妳也不过就是花癡而已。」她听见他这样对她说,然后他便转身离她远去,消失在茫茫黑暗中。
傻愣愣的跌坐在地,她看着他消失的方向,觉得心一下子变得比刚才更空了、像是支离破碎的什么都没有了似的。
连他也不要她了。
大家都、不要她了……
滴答、滴答。
她以为她哭了,可是抬头一看,却发现是大雨倾盆,而她的双眼乾涸的泪痕被雨水沖刷,却再也掉不出一滴眼泪。
远远似有一对模糊人影,她有些摇晃不稳地站了起来,看见身型颀长的男孩为女孩撑伞,嘴角的笑容温暖清浅。
她缓缓走近去看,看见雨中斯文温和的少年和气质典雅的少女站在一起相互微笑,像一幅画。
她一下子有些慌了神。转身又想逃跑,却发现少年不知何时已然站到了她的面前,目光认真而複杂地望着她。
「……涵昕向我告白了。」她听见他有些迟疑的声音响起,「我拒绝了她。」
「为什么?」不住地开了口,她听见她自己这样问。
他们那么相配,他为什么会拒绝她、怎么会拒绝她?
「因为……」
少年的嘴型一开一阖的像是说了什么,她竖起耳朵努力想听,在她耳里却不进任何声音。
因为什么?
他说了什么?
「……妤、婕妤……」
温温润润的声音在空间里响起,她困惑的张望,却见黑暗的外墙开始崩解,从外头一点一点洩进了白色的光。
是谁在叫她?光好刺眼唔……不适地瞇起了眼,她努力睁开双眼想看清眼前过于刺眼的光亮,而在她眼前的却是──何育清一张带了满满担忧神情的脸庞。
这里是哪里?林婕妤感觉道自己似乎躺在床上。是房间吗?谁的房间?想着想着她便想起身看看,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沉甸甸的,一时之间竟无法支撑起来。
「先吃退烧药吧?」见她终于醒过来,何育清表情和缓了许多,脸上也终于恢复往日的温和笑容。他将无力支撑自己的她扶坐起,然后给她递上了方才在附近药局买的退烧药和一杯温开水。
脑袋似又清楚了几分,她知道他不会伤害她,于是便伸手接过药丸和水,眉头一皱,毫不犹豫地仰面灌了下去。
「好好休息吧。」心中舒了一口气,何育清对着她笑了笑,然后将她手上的水杯放到了床边的柜子上,「我去煮粥,等妳下次醒来就能吃了。」眼底染上一点笑意,他再次扶着她的背让她安稳躺下,脸上是鬆了一口气的表情。
「嗯……」迷迷糊糊的应诺了声,林婕妤轻应罢便又再次闭上了双眼,而后便沉沉地坠入了梦乡……
☆ ☆ ☆
从房间里走出,何育清小心翼翼的关上了房门,然后又到浴室去换了盆热水,沾湿毛巾,接着又再次走进了房间。
看着自己的哥哥这样忙进忙出的模样何钰芯心中也有了个底。就连她现在在顾的电锅都是哥的杰作啊……她从未看过哥哥为了一个人这样费心的样子,还有刚抱着小妤姊回来时那个着急心疼得快要死掉的表情……从那件事之后他一直都是淡漠的,现在这个样子该不会是因为──
「哥,」坐在沙发上,何钰芯屈膝撑颊看着从房里不知第几度走出来的何育清,眼神难得的有几分认真,「你该不会,喜欢小妤姊吧?」
她知道涵昕姊喜欢哥哥。不过基本上只要是她哥哥喜欢的她都会绝对支持的,毕竟他能有喜欢的女孩子就已经够难得了,更何况对方还是她最喜欢的作家呢。
突然被这么一问,何育清有些愣住。随后他扯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微敛着眼看向何钰芯,「是啊。」坦然的笑了笑,他说。
「哦哦哦──!」一撇刚才还认真无比的表情,何钰芯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那么小妤姊就是大嫂啰?」眼底满满的都是兴奋,她跳下了沙发凑到何育清面前。
呃,大嫂?被这个称呼惊了一下,何育清手里正搅拌着的汤勺差点掉下来。「钰芯,那种称呼不可以乱叫……」
「哇吚──我有大嫂啰!」跳跃着脚步离开客厅,何钰芯选择直接地无视了身后某人的声音。
算了。何育清无奈摇了摇头,总之钰芯不要当着她的面乱叫就好。
没有多想,他又继续煮起了粥。
☆ ☆ ☆
昏昏沉沉不知又是睡了多久。
林婕妤再次醒了的时候觉得身体似乎已经轻鬆很多了。她把自己撑坐了起来好看看自己所在的位置是什么地方──简单朴实的摆设装潢、浅灰色的床单,棉被上还有一点淡淡香气……
这里是,何育清的房间?
「醒了吗?」何育清端着粥推门进房,面容上是如同往常一般的温和微笑,「我煮了粥,要不要吃一点?」
从他碗中飘出的袅袅热气缓缓飘到鼻尖萦绕成淡淡的食物香味,林婕妤整天几乎未曾进食,现在闻到香味竟觉得有些饿了。她有些发愣的点了点头,觉得精神还是有些恍惚。
何育清走近床边将碗放到床边的柜子上。他拿着额温枪在她额间探了探,待机器发出「哔」的一声后他将其拿来一看,上面则显示出了37.0℃。「看来烧应该是退了。」放心地抒了一口气,他微笑在床边坐下,然后拿起碗,用汤匙舀了一小勺粥之后悉心吹了吹。
「我自己吃就好。」有些尴尬地开口,林婕妤对着他笑笑,接过碗,表示自己力气恢复得差不多了。
看了看里头的内容物,她拿着汤匙搅了搅,香菇、花椰菜、肉鬆……清淡的粥里头放的尽是她爱吃的。他是怎么知道的?这么看着,她的心头竟有些暖。
「唔,很好吃。」快速地将碗里的食物扫蕩一空,她将碗递回给他,再笑。
「那就好。」何育清也笑,似是鬆了一口气的模样,「还要吗?」
「不用了,谢谢。」林婕妤笑着婉拒道。虽说她总算是吃得下食物了,不过她的胃口似乎还是没有恢复。
倒是话说回来,她身上的乾净衣服似乎不是她自己的……
「……衣服是钰芯帮妳换的。」似是知道了她在想什么,何育清忙有些尴尬的开口解释,「刚带妳回来的时候烧到快四十度,吓死我了。原本想带妳去医院,不过外面还在下大雨……」无奈的笑了笑,他说。
他原本都想打电话让有车的朋友来帮忙了,想着再这样烧下去也不是办法。不过幸好她醒了,否则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林婕妤听着听着,有些愣。这么说来她似乎是在他的房间没有错……呜哇,这好像是她第一次到男生房间里啊,而且居然还是这种情况……「唔呃、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有些窘迫地开口,她想起今天巧欣似乎临时被打工的地方叫去帮忙了,会忙到很晚,也难怪她会在育清家……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顿了半晌,何育清叹了口气,终于还是问了出口,「为什么会跑去淋雨?」温润的眸子里满是担心,他看着她,问。
林婕妤被问得一怔。犹豫的垂下眸,她咬了咬下唇,沉默了半晌,终于还是又开口,「我也不知道。」低着头,她轻声说着,「只是觉得很想哭,却又哭不出来……」
何育清只是静静的看着她、静静的听。他想她或许需要的是一个倾听者,他并不擅长安慰人,于是便只是静静的坐着。
「大概是因为我很讨厌哭吧。」林婕妤低低的笑了笑,「被所有人嘲笑的时候、被冷眼相待的时候、告别式的时候……」她笑得极轻,可笑意却未及眼底,一双眼睛漠然得像是要哭了似的。「我讨厌哭。所以每次想哭了我会努力忍住,因为哭了就是认输了、哭了就是承认自己的懦弱了──」
然后就这样,久而久之,她也忘了该怎么去哭了。
可是泪水沉积在心头却更不好受,原本想着就让大雨来代替自己的眼泪好了,可是当雨落在她脸上的时候、她却更觉得空。
空得像什么都没有了似的。
她那个时候、曾经很想死。为什么被那样对待、为什么连哭都不被允许、为什么全世界都不要她了、为什么──
「想笑的时候就笑,想哭的时候就哭啊。」何育清敛下眼,伸手将她抱住,眼底的笑意温柔而带了一点不捨,「虽然我没有巧欣了解妳,也没有玮恩那么幽默。不过……」他的声音温温润润的在她耳边,笑意轻浅,却让她整个人一怔。「在我面前,妳可以尽情的笑,也可以尽情的哭。虽然我不太会安慰人,但我可以听妳说。」
其实第一次被男孩子抱什么的她好像应该要害羞。可是他的话就让她想起,那个时候她心里的渴望。
她可以笑,也可以哭吗……?
是啊、为什么那个时候,没有人这样对她说呢?
而这个人又是为什么总是在不断的对她好、给予她心里一直空荡荡的那一份安心和温暖,为什么他、总是这样轻易的就打破她心里的墙呢?
「……你的衣服会湿喔。」哽咽着抓着他的双臂,她用浓浓的哭腔开口说。
「没有关係。」何育清的声音依旧是带着笑,「再去换就好了。反正刚才也因为淋到雨的关係换过了一件。」语气带了一点无奈,他微笑,然后将她拥紧。
如果她的心里有这么多的脆弱和痛苦,那么就全部交给他来承担好了。
他想看着她真心的笑,他想给她温暖。他想让她知道,无论如何,他都会在她的身边。
☆ ☆ ☆
在何育家吃完饭,林婕妤便在何钰芯极度暧昧的眼神下让何育清将她送回公寓。
雨已经停了,坐在后坐的她不好意思的拉着机车后方的拉桿以保持平衡。说着的她还真有点好奇她是怎么被载回何育清的公寓的……她人生中华丽的第一次晕倒啊……
探头望了望周围,她发现似乎不是回公寓的路,于是林婕妤困惑开口,「现在我们是要去哪里啊?」
「嗯……为了补偿我让妳哭得这么惨,我就带妳去我的……秘密基地?」何育清笑着回应。那算是秘密基地吗?说真的他也不知道啊。「只有带妳去喔。」趁着红灯的空档他转头对她笑着眨了眨眼,目光里竟有几分孩子气的味道。
偶尔似乎也会看他露出很淘气的一面呢。看着他的笑脸,林婕妤也笑了。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对他一点也不了解呢,相对来说较了解育清的应该是范佑轩、何钰芯和颜涵昕等人吧,只是他又为什么要拒绝她呢?
摩托车在一处河堤旁停下,夜晚八点多的河岸边没有一点人为光害,虫鸣在空间里清晰得很安静。
何育清直接地便在一旁的草地仰面躺下,似乎很是熟稔的模样。
「从这里可以看到很多星星喔。」笑了笑,他说。
虽然说身边已经有人毫不犹豫的躺下了,但林婕妤不免还是有点疑虑。这里会不会有狗屎啊她说……
「会担心的话就躺我的手臂好了?」看着她的反应,何育清有些哭笑不得的张开了一边手臂说。
其实这样感觉好像有什么地方更奇怪了……可是人家都已经这样说了,她再不照做好像就显得自己很机车似的……纠结的看了他的手臂一眼,林婕妤终于还是躺了下去。
而在她眼睛方向上看时她便不住地惊叹出声。
夜晚的星空像洒了满天的钻石一般灿烂夺目,也许是经过了雨水的洗刷,天空乾净得让星花一闪一闪的格外清晰。
她并不是未曾看过比这更灿烂的星空,但是在这样的都市里她却是第一次看见。
「这里是我刚来到高雄时无意间发现的。」何育清望着星空,笑了笑,「心情不好时我总会来这里,就这样放空着感觉就会好很多了呢。」
林婕妤怔怔的看着,脑里却满是她刚才的疑惑。思索一阵,她想了想,开口,「对了,你今天原本要说的原因是什么?我没有听到……」侧过头去看他,她抱歉的笑了笑问。
「唔……那个的话,有机会再告诉妳吧。」尴尬的笑笑,何育清有些无奈地开口。
那句话她果然没有听到啊……不过这样也好,毕竟他是太急了一点,恐怕就是现在说出来也只会造成她的困扰吧。
「吚──卖关子。」林婕妤鼓着脸颊不满的闹了起来。
「下次找机会一定告诉妳。」苦笑一阵,何育清说。
不过这样一来就让她更好奇了。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不能现在说啊?
算了。总之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就是一定会说的吧。
许是哭累了,林婕妤躺着躺着居然就打起了呵欠。她的意识有些朦朦胧胧的,快要支撑不住了。
「育清……」朦着半醒的意识,她开口,「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啊……?」
何育清怔怔的回头。原想说些什么,却在看见她几乎熟睡的脸庞后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
「因为……」他转回头去看星空,声音很柔很轻。
「我喜欢妳啊。」
夜空下他的笑颜温柔,眼底的笑意却比星花灿烂。

Chapter 24. 何育清带着林婕妤回家的时候已经约莫是晚上十点了。
其实在他带着晕倒的林婕妤回家时就已经连络过方巧欣了,对方那时在忙着打工,表示他晚点带她回去也没关係,所以他才带她去散散心,倒没想到她居然睡着了。
大概是因为哭过的关係,林婕妤坐在后坐一路昏昏沉沉的打着瞌睡,就连上楼时也是摇摇晃晃、迷迷糊糊的。
怎么这么没有防备心?何育清有点无奈。
──又或许是因为……她很信任他?
带着昏昏沉沉睡得迷糊的林婕妤来到她公寓门口,他在门口看着她走进了房,原本转身欲走,里面方巧欣却叫住了他。
「何育清,」从他后方传来了方巧欣懒懒的声音,「你喜欢小妤对吧?」毫不避讳地,她直勾勾的盯着他问。
每次听到她的问题总是让他不由得为之一震啊……何育清无奈回头看向方巧欣,然后轻轻点了点头,「是。」目光认真而坚定,他嘴角勾着浅浅微笑。
闻言,方巧欣也弯唇笑了开来。她一双漂亮的眼睛微微瞇起,面容看来很是满意的样子。
「那个笨蛋啊……个性有点压抑,固执又喜欢逃避。虽然总是把身边的人看得清清楚楚的,自己却总是看不清。」看向林婕妤的房间,方巧欣淡淡开口,语气似有几分感叹,「不过我想她是对你有好感的吧。我很少看到她和男生这么要好的,更何况她还这么信任你。」回身望回何育清,她支着头露出浅淡笑意,眼神倒有了几分肯定。
唔,这是支持他的意思吗?何育清微愣。
「如果真的喜欢她的话,就等一等她吧。」再次开口,她依旧笑着,看着他的目光带着信任,「──如果是你的话,我相信可以的。」
她正是看中他不同于别人的温柔细心才想把他和小妤凑成一对。林婕妤是她的好姊妹,在她生命中许多时刻总是她在她身边伴着她,而她却总是帮不了她什么……虽然说还真没想到这家伙真这么快就喜欢上小妤了,不过如果是交给他的话,她也能够放心了吧。
话说回来还真是便宜了林婕妤啊,方巧欣有些发笑的想着。到时候不知道要有多少女性同胞的心碎满地啰──
「……是。」怔了怔,何育清弯唇露出微笑,「谢谢妳。」顿了一顿,他开口说。
他这算是得到所谓亲友的支持了吗?转身走下楼梯,何育清默默想着,然后不禁勾起了笑。
☆ ☆ ☆
因为机车留在学校的关係,于是早上林婕妤就由方巧欣将她一同载到学校去。
然而当她到达学校时却很悲催的发现──她的小绵羊居然不不不不见了!
带着十二万分悲怆痛苦的心,林婕妤盖着满布头顶的乌云走进了教室。
没有小绵羊她要怎么来上课啊?公寓离学校实在有点距离,用走的她的脚可能会残废;脚踏车早就不知道坏到哪边去了,附近没有公车站,巧欣和江恩恩甚至雅琪都跟她不同系也不可能载她,再加上这礼拜还有同学会雅琪似乎也不打算去……
呜呜呜她到底有多悲剧啊?她当初到底为什么要选这间公寓啊浑蛋!
「婕妤?」见刚走进教室的林婕妤满身的阴郁怆然,何育清抬眼看她,困惑,「怎么了?」昨天哭过了以后心情没有比较好吗?他有些疑惑。
林婕妤默默无语。她无精打采的坐到了坐位上,然后侧头,哭丧着脸望向他,「我可爱的小绵羊被偷了……」说罢,她无力的往桌上一趴。
摩托车被偷了?何育清愣了愣,脑中回想起那时候似乎确实有看到她把钥匙插在机车上,不过后来因为太着急就忘了要去注意了……这么想来,何育清突然便觉得愧疚了起来,要是自己那时候有帮她注意就好了,那样的话就不会发生这种事……
「那时候我有看到钥匙没有拔起来,但没有多加注意……抱歉。」沉默半晌,何育清诚实的据实以告,语气里满是歉意。
「没关係啦,也不是你的错。」依旧趴在桌上,林婕妤转头看向他,笑得无奈。把钥匙插在机车上还白痴的忘了拔下来的是她又不是何育清,更何况人家还费心的照顾了她一整天,衣服还因为她湿了两件……没有跪在地上发张好人金牌给人家就算了,她怎么可能会去怪他?
经过了昨天的事之后他们之间似乎有了一点微妙的化学变化。像是有什么突然改变了、从根本上慢慢的变了,可是哪里变了他们谁也说不清楚。
比之前那样的暧昧还要教人心悸。
「那……妳以后要怎么来学校?巧欣载妳吗?」想起这个貌似有点严重的问题,何育清开口问。从她们公寓那里骑快些到学校只要二十分钟,不过走路的话就不一样了……如果是普通速度的话恐怕也要一个小时啊。
「巧欣最近越来越忙了,怎么可能载我来。」被问到了重点问题,林婕妤心里觉得更加无力,也只能默默叹了口气。她哪知道她要怎么来啊上帝……「大不了就每天早起走来学校当作瘦身运动……好吧想也知道很困难。」在心里盘算了下最坏的打算,她马上便想起自己每天几乎都是在钟声响起之前赶到教室的,怎么可能早起来学校,根本是天方夜谭中的传奇神话……想到这里,她觉得更想死了。
她的人生其实是一部悲剧史对吧作者!
「不然……我载妳吧?」想了想,何育清开口提议,「我和妳同系,修的课程也都相近相似,住的地方也在同个方向很顺路……」一一举出了自己方才在心里考量过的条件,他看着她微微偏头,似是在询问她的意见。虽说这些理由看起来都很冠冕堂皇没错,不过他当然不会否认自己其实是有私心的……「更何况这件事说起来,我也有错。」扬唇勾出一点笑,他说。
「咦咦?说过了那件事与你无关的!这样太麻烦你了啦,而且我还有声乐的课,小提琴的时间应该跟我们的时间不一样吧?」闻言,林婕妤有些惊讶的瞪大的眼,似是没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意见。载她到学校什么的肯定会被误会吧……而且她也不习惯给男生载。再加上从认识以来她实在已经给他添了太多太多的麻烦了──
「我下午有副修的数学几何课程,时间我看过了、和妳的应该没有差很多。」笑了笑,何育清撑颊开口,「而且也就只载到妳的车找回来,不是吗。」
「唔嗯……」林婕妤有些犹豫的咬唇,拧眉作沉思状。说真的她还真有点心动啊,这样一来她就不用继续想着该怎么办、也不用悲哀的走路来学校了……可是不论怎么说她还是觉得实在太麻烦他了啊,毕竟他不是她的谁,没必要对她这么好的……
他对她太好,她害怕她会习惯。
「嘛,就当作是补偿也好,否则我会良心不安的。」微微蹙起眉头,何育清似无奈的露出了笑,「而且妳还有同学会要参加吧?」想起昨天她似乎有跟自己提过这件事,于是他又道。
「嗯……礼拜六有同学会……」闻言,林婕妤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纠结纠结再纠结,他似乎总是命中她问题的核心啊呜──「在义大那里,很远的说。」下巴抵着桌子,她看着他,眼神有些动摇。
「礼拜六的话,我要去打工,可以顺便载妳去。」何育清眼中笑意更盛。他温润的眸中尽是淡定从容,彷彿早已把她问题的答案都想好了似的。
「好……吧。」思索许久,林婕妤吐了口气,终于还是答应,「那么这段时间就麻烦你了。」耸着肩,她笑得有些不好意思。
何育清看着她眼中纠结的情绪忽然笑了。莞尔,他墨黑的瞳中倏忽闪过一点狡诘,「如果怕被误会的话……就说我在追妳好了?」笑咪咪的提出建议,他似是知道了她心中在犹豫些什么,于是施施然开口,眼中一片笑意盈盈。
「呜啊啊那会被误会得更严重的吧!」林婕妤被他的话吓得差点跳了起来。双眼惊讶的瞠大,她颊旁有一点不易发现的红晕。育育育育清怎么了、怎么会说出这这这这种话?而且这种事也不会有人相信的吧!
「……唔。」何育清无辜地偏了偏头,扬唇笑得无害。
其实他一点也不介意被误会的啊。
何育清身旁的位置空了许久,一直到距离上课约莫还剩下午五分钟,门口才出现了颜涵昕姗姗来迟的身影。
她的脚步依旧优雅而从容,眉眼之间却透露出一点疲惫。
「涵昕?」余光见到她的到来,何育清侧头望向她,眼中有一点关心,「发生什么事了吗?」他知道她是个对待自己十分严格的人,平时也都比他还要早来到学校……今天会这样晚大概是有什么事吧?他想。
难道是因为昨天的事吗?想起这个,何育清便觉愧疚了起来。他从来都不想伤害她,毕竟她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青主持人李艾简介年龄_有害的昆虫都有哪些梅竹马。
「出门前父亲打过来,被骂了一顿。」怔了一怔,颜涵昕苦笑。这次的事的确是她太任性,父亲和母亲都气炸了啊。「我啊……恐怕得回美国了。」嘴角的笑容又多了些无奈,她轻叹了口气说。
「咦咦?可是妳不是才刚转来几个礼拜而已吗?」林婕妤惊讶的望着她问。转学?正妹要转学?她会很难过的啊!
「嗯……其实这次回国是我私自决定的,并没有告诉我父母。」侧头看向她,颜涵昕笑得无奈,「父亲和母亲知道后非常生气,再不回去会闹起家庭革命的吧。而且……」
而且,她也没有继续再待在这里的理由了啊。
在美国的两年多以来她一直非常想念他,原本想着就赌这么一次吧、回来见见他,见见大家也好,她想告诉他那份她一直没说出口的心意,或许、他也会和她有一样的心情──……
现在想想,这大概是自己有生以来做过最疯狂的事了吧。违抗父母、擅自休学,然后不顾一切的回到这里……
不过她并不后悔。至少她说出口了,就这么早点死心也好。
况且,看见他幸福才是最重要的啊。
「而且……?」林婕妤困惑地接下她未回答的问句。
「不,没什么。」颜涵昕笑着摇了摇头。
其实她昨天一直在想。她身上究竟缺了什么她所拥有的呢?她是他的青梅竹马,十年以来的相知相识却只能是他的好朋友。
不过转念一想她便觉得自己很可笑。哪有什么缺不缺的问题,她和林婕妤本就是两个不同的人啊。
爱情,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吗。
「什么时候走?」敛着眸,何育清沉默了半晌,然后又再望向她开口。
「这礼拜日,早上八点半。」偏头看着他回答,颜涵昕嘴角依旧是扬着笑。
「咦──?」闻言,林婕妤惊讶的凑了上去。这礼拜日?
「这么快?」何育清望着她勾起一抹苦笑,眼底有一点惋惜。
才相聚不到一个月,又要和故友分开了啊。
「是啊,美国那边父亲已经帮我复学了。」说着,颜涵昕也只能无奈的笑笑。她本来也不想这么早走的啊,原本想至少把这学期唸完也好的。「不过……」想起什么似的,她转头看向林婕妤,「无论如何,我都很高兴能够认识妳。」弯起唇角,她看着她露出一个释然的微笑,语气真挚。
虽然和她认识不深,但是如果是她的话,也一定能够让他幸福的吧。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6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