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李艾宣布怀孕_有害的昆虫有多少种

Chapter 21. 一连几天都没有下雨,然而深压在空中的乌云只是更低。
潮湿燥热的空气惹人心烦,然而教室内的日光灯却更教他心烦。
何育清的目光不断在窗和门之间飘移不定。熙攘人群喧喧嚷嚷的,却唯独少了他要找的那个人。
他身旁的座位空蕩蕩的。林婕妤今天没有来。
一想到她昨天眼底的沉重悲伤和压抑他就觉得不安。发生什么事了?她生病了吗?如果不是又为什么没有来而且……
她没有告诉他。
就好像他们的关係疏远得连好朋友都不是了似的……
「育清?怎么了。」见何育清难得的心不在焉,颜涵昕侧头望向他,眼神带有些关心。「咦,婕妤今天请假吗?」探头过去才发现那个一贯会在窗边发呆的小小人影不在,她有些困惑,婕妤怎么了吗?怎么还没有来?
看着他有些失焦的瞳眸,她有些愣了。
她从来没有看过何育清这样反常的恍惚模样。难道是因为……她吗?
微微垂下眼帘,她挥去脑中已然逐渐清明的答案。她不愿去想,也不愿去猜。
因为答案往往最伤人。
「啊……应该是吧?」何育清微怔着回过头看向颜涵昕,目光却飘飘邈邈地不似在看她,「希望没发生什么事才好。」眼底染上一点担忧,他轻声说。
颜涵昕怔怔的看着他温和俊秀的侧脸。
两年未见,岁月在他们之间拉出了距离。当年那个青涩爱笑的男孩如今是温文俊秀的少年了,当年的淘气被洗练成了稳重成熟,只是他眼里又多了些她陌生却也熟悉的情绪。
她果然,不该回来的吗?
目光移回讲台,颜涵昕嘴角的笑意依旧清浅,却是多了一点苦涩。
☆ ☆ ☆
「要找小妤吗?她今天请丧假喔。」
才方看见何育清踏入社办,方巧欣便支着头对着他直接地说了出口。
何育清一愣,随即如往常般浅浅地露出了微笑,「谢谢。」话落,他便逕自落座到了范佑轩身旁的位置,如同以往一般。
颜涵昕和何钰芯因为有事的关係没有和他一起来。其实林婕妤不在的话他基本上是没什么心思留在这里的,不过想想就这样坐着听听苏毅欣唱歌也好,否则他还真不知道现在回去该做什么。
他听到丧假的时候确实是震惊了一下。然而同时又想,她居然,真的没有告诉他啊……
暑假的时候曾经有一瞬他觉得他们好近。营队、游泳、电影……接着他发现了自己喜欢她。她脚上的伤也不晓得是否真的全好了没有,开学后总是看她穿着长裤,拨了电话过去想问也都只是说「已经好多了,谢谢你的关心。」……
她在疏离他,他又怎么不知道。
「哟,育清啊。」趁着练习的空档方巧欣上前去向他搭话,脸上的表情似笑而非笑。「昨天那个叫颜涵昕的,是你的谁?」站在他面前,她直接切入重点地问。就外人听来这么直接的问话还真像女友在逼问男友,不过拐弯抹角一向不是她的风格。况且那女的跟小妤这几天总是在离魂状态一定有关係……虽然不是全部,不过她很确定她在接到那两则消息之前就已经有点反常了,身为她的好姐妹她又怎么能放任不管?
「……朋友。涵昕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许是没想到方巧欣一开口就问得这样直接,何育清怔愣了半晌才开口回答,同时他嘴角的笑多了一点无奈。
从九岁那年相遇之后他和钰芯便成了她唯一能交心的朋友,十年来她亦陪他走过了许多时光,无论喜怒哀乐,她几乎都在他的身边。但……
「不过看起来……对她来说,你可不只是朋友哦?」方巧欣单眉微扬,嘴角的笑有几分深。
那个叫颜涵昕的女孩其实跟他很像啊。看上去都是那副温温和和的样子,对待心里重要的那个人也毫不犹豫的就表现出来自己的在乎。何育清喜欢小妤吧,虽然这是她的猜想,某方面来说亦也是肯定了。
「……我知道。」怔了一怔,何育清苦笑着回答。
──但也仅仅只是朋友。儘管他和她相识已有十年之久,但她也就仅仅是他心目中那个「很重要的朋友」而已。
和林婕妤不同的,很重要的朋友。
他当然知道她为什么回来并且凑巧的和他同班。他知道颜涵昕的心意,却怎么也猜不透林婕妤为什么疏离他。
难道是因为误会了他和颜涵昕的关係了吗?可是他不是都已经解释清楚……
默默无奈的叹了口气。女孩子的心思果然很难懂啊。
☆ ☆ ☆
夜色渐深。
何育清一遍又一遍地滑过手机屏幕上联络人里的「婕妤」,绿色的通话键被他按了又关、关了又按。
打?不打?
打,即便是播过去了她也不见得会接,接了也只是疏离;不打,他又觉得一颗心怎样也安心不下……
犹豫再犹豫,他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按下了通话键。
拨号「嘟──嘟──」的声音在他耳里轮迴了好几回,然后耳里响起「喀」的一声,他知道电话拨通了。
「喂?」林婕妤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力,「育清?」
其实她有点惊讶。育清怎么会在这时候主动打过来?平常都是她闲闲没事干才会打过去吵他的,基本上他很少打过来。
不过她以后或许再也不会主动打过去了,毕竟他应该再过不久应该就会有女朋友了吧……
「唔……」听到她的声音何育清突然语塞了一瞬,一下子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吃过饭了吗?」有些尴尬地开口,他想了想,决定还是先从普通的日常问话开始。
「嗯,刚吃饱。」伸了个懒腰,林婕妤挪动了下自己躺在床上的身子试图寻找更舒服的姿势。「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看了看手腕上已经跳到了十的电子錶,她困惑地问。
其实对她来说这时间并不算晚,只不过她一直觉得他应该是那种九点就上床就寝的人才对。
「……今天,还好吗?」斟酌了下词彙,何育清在心里抒了口气,终于还是问了出口。
今天啊……林婕妤叹了口气,是巧欣告诉他的吧?「还好啊。就是去参加了告别式,大家都哭得唏哩哗啦的。」疲惫的笑了笑,她说。
其实她也没有刻意要瞒他什么的意思,只是觉得如果什么事都告诉他的话会让颜涵昕误会的吧。
告别式上她并没有什么哭。她到今天才知道原来眼泪憋久了是会忘了要流的,她自始自终脸上除了微红的眼眶以外,就连一颗心也平静得不可思议。
──是那种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虽然她深知这样是不对的。她的心情并没有看起来的好受。
不过这样或许也代表,她终于也能够好好的维持这副开朗的面具了吧……
「是吗。」何育清默然。有哭的话就会比较好了吧……他想着,觉得心里稍稍抒了口气。「最近看妳心情不太好啊,发生了什么事了吗?」顿了一顿,他开口又问。
除了这个应该还有其他的原因吧?他想起她那天带着淡淡忧伤的《下雨天》和那双黯然的眸子。虽然知道依她的个性她许是不会说的,虽然知道他明明没资格去过问她太多但……
他想了解她,想关心她,想守护她。
仅此而已。
「唔……」林婕妤被问得也是一愣。她脑中瞬间闪过了今天告别式、那封同学会的邀请函、还有他和颜涵昕站在一起如画般的场景……不对,她怎么会想到这里来?「没事啦,就是知道了婆婆过世的事很难过而已。」笑了一笑,她开口说,「这么晚了还打给我抬槓,小心涵昕吃醋哦──」话题一转,她的语气变得有些暧昧了起来。嘴角的笑容多了点促狭,她笑着调侃道。
何育清愣了。「我和涵昕只是朋友……」
「哎哟──一开始都这样说的啦!」林婕妤笑着打断了他原欲解释的话,兀自笑得开怀,「先这样啦,你早点睡啊,掰掰──」

一定是因为何育清对她太好了所以她才会觉得有点难受的吧、毕竟有了女朋友的话他就不可能再对她这么好了,也许难免会有些不适跟空虚、就像突然失去一个朋友什么之类的……如此想着,林婕妤按下了通话键,然后翻身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 ☆ ☆
「哥,你在跟谁讲电话呀?」
那边何钰芯听到了谈话声,于是好奇地往门内探了探头,「是涵昕姊吗?」眼中一瞬闪过了八卦的光芒,她语气有些兴奋地问道。
「不是涵昕。」对于林婕妤的事何育清心中还是有些闷。他叹了口气,然后默默按下了关机键。
他喜欢的人是林婕妤,而不是颜涵昕啊。
「那是……」何钰芯偏头想了想。跟哥比较要好的女生的话……「小妤姊?」想起第一次见面时就看到他们似乎挺是熟络,再加上那日在社办里的情景……于是她开口又问。
「嗯。」何育清不冷不热地浅浅应了声,「我去练琴了,妳也快去洗澡休息吧。」起身离开床舖,他歛着眸淡淡地说了句,然后便离开了房间。
何钰芯看着自家哥哥离开的背影,带着含有深意的目光沉思般地摸了摸下巴。
看起来哥和小妤姊,好像有点姦情喔?

Chapter 22. 一早醒来林婕妤便觉得自己不太对劲。
脑袋昏昏沉沉的、喉咙乾乾涩涩的、骑车的时候她甚至差点骑去撞电线桿……
大概是感冒了吧?她想着。总之赶快撑过今天,回去再好好休息就好……按了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两侧,林婕妤有些不稳地踏步走入了教室。
连双脚都有点无力啊……
她来得已有些晚,大部分的同学都已经在座位上就座了──当然也包括何育清和颜涵昕。
「昨天怎么了吗?」见到林婕妤坐下,颜涵昕率先开口,清澈温和的声音含着满满的关心,「妳没来,我和育清都很担心呢。」眼带一点担忧,她真挚地问候道。
「没事啦,只是一个照顾我很久的婆婆过世了,我去参加了她的告别式而已。」吸了吸鼻子,林婕妤有些虚弱地笑了笑答。
「感冒了吗?」侧头看向脸色苍白的林婕妤,何育清眉头微微皱起,「昨天电话里听起来还好好的……怎么这么不照顾自己的身体。」语带一点责备,他伸手探了探她额前的温度,另一只手则探向自己的额头。唔,没有很高,但是有点发热的样子……但是看起来暂时应该是没有大碍。
「不晓得啊……醒来的时候就这样了……」蜷着身子无力的趴在桌上,林婕妤微阖着眼细声嘟哝。「好累……」再次吸了吸有些堵塞窒息的鼻子,她的声音有一点鼻音,尾音虚虚软软的听起来很无力。
「不舒服就睡吧,我帮妳跟教授说一声就好。」轻拍了拍她的头,何育清微敛着眼柔声说。
「嗯……」
何育清的声音像是摇篮曲,温温润润的传入了她的脑袋里舒缓了一点头痛。浅浅地阖上了眼,林婕妤感受着头上温热大掌的触碰,然后便安安心心地睡着了。
「她还好吗?」看着那张有些苍白的脸,颜涵昕浅褐的眼里有一点担心。
都病得这样严重了怎么还不请假……她想着,精緻的眉眼微微蹙起,有些不捨。
「不晓得。」何育清摇了摇头,温润的眼里浅浅地满是担忧,「希望是没事才好……总觉得放心不下啊。」轻叹了口气,他说。
「你总是这样爱操心啊。」颜涵新偏了偏头,无奈微笑。
可是她知道,他从来都只对他在乎的人操心。
「或许吧。」何育清也无奈的扬了扬眉。
他看着林婕妤的眉眼却是她未曾见过的温柔,那样细心专注的样子让她好羡慕。该不该赌一把呢?颜涵昕看向不知何时已飘起了濛濛细雨的天空,嘴角的微笑越发越苦涩了起来,却终归唇边一声浅浅叹息。
下雨了啊。
☆ ☆ ☆
「婕妤,起来了。」何育清小心翼翼地摇了摇她的手臂,声音放得很柔很轻,「婕妤──」
两个小时的课程终于结束,教室内的人都已走得差不多了,稀稀疏疏得差不多只剩下他们三个。
苍白的脸颊不知何时已被染上了一点不自然的潮红,林婕妤茫茫惶惶地睁开了眼,怔愣愣的醒了。「唔嗯……」身体一下热一下冷得好不舒服,头好重但是脚好轻,身体没有什么力气……不适的揉了揉发胀的脑袋,她支撑着桌子勉强地站了起来,脚步有些不稳。
「下午还有课吗?」见她这样虚弱,何育清觉得更担心了,「有的话我帮妳请假,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再次探了探她额前温度,他微微拧起了眉,眼里满是忧心。
刚刚看她似主持人李艾宣布怀孕_有害的昆虫有多少种乎睡得不很好,现在一摸温度似乎又升得更高了……
「嗯……下午没课。」揉了揉眼,林婕妤晃了晃脑,拍拍自己的脸颊试图保持清醒,「不过还得向团长请假……」他们今天中午还有团练,不过她这副样子应该是没办法参与了。想到自己病好后不免又要被巧欣和团长给念一顿,她就觉得头更疼了。
「那就好。先去吃午饭吧?吃饱了会比较有力气。」伸手扶住林婕妤的肩膀,何育清弯唇对他露出微笑,算是稍稍放了一点心。
「可是我没有食慾……」摸了摸自己明明很空却一点饿的感觉也没有的肚子,林婕妤看着他,有些为难的模样。虽然说午餐时间到了但是她真的是一点胃口也没有啊……她有些苦恼的想。
「不管有没有食慾,要吃饭才有力气抵抗病毒啊。」何育清的声音又放柔了些。那语调倒有几分诱哄的味道,「所以……一起去吃饭吧?」嘴角笑容温和,他说。
「唔……嗯。」他都这样说了,林婕妤也不晓得该怎么拒绝。于是她便只好默默点头应了一声。
一旁的颜涵昕只默默在一旁静静微笑。看着眼前的两人,她心头五味杂陈。
她确实也很关心婕妤但──
为什么他的眼里、自始自终都没有她呢……
☆ ☆ ☆
三人一路缓步至学生餐厅,今天的人较少不怕饭被抢光的关係他们走得很悠闲。而雨点在短短两小时之间也早已从稀落的濛濛细雨转成了大雨滂沱,像是在宣洩着这几日的闷热似的,一下子雨声伴着雷声竟有些慑人。
像是宣誓着什么即将爆发。
其实说要吃午饭,终究林婕妤也没有吃了多少,扒了几口后实在没有胃口嚥下食物的她也只能就此作罢。
社办和学生餐厅有点距离,她看了看外头没有一点停止趋势的大雨,然后在走出门口前对着两人喊了声:「你们先走吧!」于是便迈开步伐匆匆跑走了。
她一定又没带伞了吧?看着林婕妤几乎消散在雨景中的身影,何育清觉得万分的不放心。她现在可是病人啊!
「担心的话就追上去吧?」看着他着急的神情,颜涵昕笑了笑说。
「嗯。」愣了一愣,何育清笑着颔首,于是匆匆收拾了碗盘后便也循着林婕妤离开的方向跟了出去。
颜涵昕只依旧沉默地跟在他的后头。漫天大雨唏哩哗啦的下着,她看着他的背影,突然觉得他的身影有些模糊。
看不清,也不想看清。
☆ ☆ ☆
拖着有些恍惚的神智,林婕妤到了社办便向陈靖宏请病假。
见她脸色极差,陈靖宏也没有多说什么便点头应允。方巧欣今天也因为有事没来啊……他想着,然后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这次的校庆似乎準备得有些坎坷啊。
「小妤妳身体不舒服吗?」听到她要请假,叶雅琪忙关心地上前询问,「要好好休息喔。」
「嗯。」笑得极难看,林婕妤虚弱地对着叶雅琪弯唇微笑,然后踏着虚浮的脚步走出了社办。
雨水湿润的气息让她的头痛得更严重了,正在发热得身体一接触到湿冷的空气便是一阵不适,连走路她都感觉到自己喘得不行,双脚很酸很无力。不过雨天的微凉气息总是比前几天那种要下不下的闷热好上太多了……如此想着,她一面在屋檐下躲雨,一面在袋子里翻找起自己的伞。
然而找着找着她便想起了──她并没有带伞。
每次下雨天总有何育清那把透明伞陪着她,久而久之她便渐渐忘了自己那把蓝色的自动伞了,似乎就这样潜意识的觉得就这么下去就好了。
所以说习惯真的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
真是的。人家都要有女朋友了,以后得多靠自己才行啊,她可不能再这么依赖何育清了!
林婕妤坚定着心念想,然后揉了揉发昏的太阳穴试图让脑袋再清楚些。反正都要淋雨了,不如直接穿过中庭跑到校门口算了……下定了决心,她拿起外套盖住头顶,拔腿便準备往前冲。
「婕妤?」从她后头传来了何育清温润好听的声音,「妳没带伞吗?」缓缓走到她身边,他蹙了蹙眉问。
「唔呃……」双手还抓着外套,林婕妤看着他,觉得万分尴尬。糟糕,被抓包了。
「都已经感冒了,不要再淋雨了。」声音骤然冷硬了些,何育清微微有些生气了。都已经病得这样严重了她还想冒雨跑出去吗?
张了张嘴,林婕妤本想回答些什么,但见后面慢慢走来的颜涵昕后她便随即清醒了过来。对了,她可不能让涵昕误会啊!在心里暗暗给自己敲了敲头,她想。
「育清,我刚刚发现我忘了带伞了……我能够跟你一起撑吗?」偏头露出一个抱歉的微笑,颜涵昕的声音里有丝不易发现的颤抖。
她知道她这样不对,她知道她不应该这样自私但是……
她只是想赌一把、只是想要确认──
林婕妤微愣着看着他们两人。
气质典雅的少女和斯文温和的少年站在一起。
他们看起来好匹配。
──而她格格不入。
「我……」
「我的伞不小心忘在教室里了啦!回去拿就好了。」扯了扯嘴角,林婕妤弯着眉眼试图给自己露出一个最灿烂的笑,「那么明天见哦!」向两人挥了挥手,不等他们有所反应,她以外套掩着头便直直地往中庭校门口的方向冲了出去。
「婕妤!」来不急拉住她,何育清只能在后面急急地喊。那个笨蛋!真当他不知道她没带伞吗!
「啪」地打开伞欲追上去,他正要迈开步伐,后面一只有些冰凉的手却拉住了他。
「育清……」微低着头,颜涵昕开口,声音很轻很轻。
从十年前的那个微笑以来,她就一直一直──
「我喜欢你。」
何育清怔住。
为什么、偏偏要挑在这个时候……
他自始自终都不愿伤害她,可是这终究是无法避免的吗?
「对不起。」垂下眼帘,何育清低着头轻声说着,然后便头也不回的追了出去。
颜涵昕怔怔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大雨中他跑得好急,一下子他的身影便在她视线中消散了。
拨在一边的斜刘海散落在脸庞,盖住了她脸上所有表情。
大雨滂沱。
而她的视线逐渐模糊。
其实她早就知道了吧。
从他看着林婕妤总是特别温柔的目光、从他眼底她陌生却熟悉的情绪、从他对她一心一意的专注神情、从他的那一句「很重要的朋友」……
其实她、早就知道了吧……
缓缓走出屋檐,雨滴一点一点的打落在她脸上。她仰头,然后眼泪被一次又一次地沖刷殆尽。
就让她放纵一次吧……
哭完了以后,她还会是颜家的完美千金颜涵昕。
哭完了以后,她还会是那个气质典雅的颜涵昕。
只是当年那个爱笑的男孩给她的第一个真诚笑容,她恐怕,永远也无法忘记吧……
如此想着,她闭上眼,嘴角缓缓勾起了一个苦涩的笑。
☆ ☆
很难受、很难受。
林婕妤在雨中不停奔跑着,觉得一颗心闷痛得发慌。
他们两个看起来就像是一幅画啊,育清是她的朋友,有了喜欢的人什么的她应该要开心不是吗?可是为什么她会觉得这么难受?
对了,一定是因为想到「他」了吧。
在摩托车旁停下了脚步,她曲膝喘了一阵,脸色有些痛苦。脚似乎发软得更厉害了啊……
双手撑着膝盖她不断喘着。抬头望向灰濛濛的天空,她缓缓站了起来,恍惚的想起自己似乎一直很渴望着淋雨……想着反正都已经感冒了、雨也淋得差不多了,于是她乾脆地闭上眼让雨打在她脸上,好像只有这样她一颗心才能舒坦些似的。
钥匙还插在机车上。
她的头很昏很胀,耳边有什么在「嗡嗡」的干扰着她的思绪。
约莫是隔了一分钟,突然她感觉到打在脸上的雨突然没了,可是哗啦啦的雨声却像是打在了什么上面变得更加明显。
困惑的睁开眼睛,她抬头,然后看见了站在她的面前、撑着那把透明伞,而且还跑得气喘吁吁的何育清。
「妳怎么在淋雨?」何育清担心而带了些责备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身上因为奔跑过的关係而沾了些雨水。
林婕妤看着他,也不知该做何反应,于是便只好不好意思的傻笑了一阵,「我忘记带伞了,对不起……」
不过话又说回来,颜涵昕呢?目光在他身周流转,她怎样望就是没见到那个气质典雅的身影。
见她这样,他也不忍再责备她什么。叹了一口气,何育清默默从袋子里取出一件乾净的外套披到了她身上。
「……涵昕向我告白了。」迟疑一阵,何育清终于还是开口,「我拒绝了她。」
「为什么?」林婕妤困惑。何育清不是也喜欢颜涵昕吗?他们那么相配,他为什么会拒绝?
何育清定定的看着她,眼神是前所未有的认真,「因为……」
奇怪,他说了什么?林婕妤竖起耳朵努力想听清楚何育清的话,却只看到他的嘴型一开一阖的,而她的耳里充满了嗡嗡的声响……
努力支撑着的意识再也撑不下去,她眼前一黑,往前直直地倒了下去。
就这样林婕妤华丽丽的,人生中第一次的晕倒了。
「婕妤?婕妤!」连忙上前去扶住她,何育清以为她只是站不稳,却在碰触到她的那一剎那发现,她的身体好烫!
想不了那么多,他将她打横抱起放上了自己的机车以雨衣罩着,然后便匆匆地往公寓一路奔驰去了。
一定要没事、一定要没事……
刚刚还纷扰着的脑子里只剩下不断迴响着的这句话,他拉紧了身后的女孩,加快了自己的车速。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6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