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宰之王 快餐店 小说_有害的昆虫有哪些 图画

Chapter 19. 「哥──、哥──」
亚麻色短髮的俏丽少女在学校长廊上大叫奔跑着。她用力挥舞着右手,浅色的髮丝在阳光下反射出淡金色的光。
清丽而精緻的五官及嘴角明亮灿烂的笑容映着清浅淡金的阳光,衬得她活泼耀眼。自信的气息使得路过的人都不禁回头看了两眼。
是个阳光般灿烂的女孩。
「好久不见──!」大声叫喊着,少女直直地扑进了斯文少年的怀抱,清澈响亮的声音大大的迴荡在长廊上,尤其引人注目。
少年──何育清微笑着无奈的接住了自己的亲妹妹──何钰芯。他眼底含带一点笑意,目光一点宠溺的味道。「嗯,好久不见。」说着,他轻轻将她推开了一点。眼前金灿灿的淡色髮丝令他嘴角的笑容越发越无奈了起来,「妳什么时候把头髮染成这样的?」叹了口气,他有些无力而无奈地揉了揉她的头问。
「哎?」何钰芯无辜的眨了眨眼,「不觉得这颜色挺漂亮的吗?」微微歪头,她笑出一排洁净白牙,无限天真的模样。
「话说回来,妳找到房子了吗?」没有打算继续再纠结在这个话题上,何育清知道她总是这样一时兴起,自己劝也没有用。「还是有抽到宿舍了?」知道她找学生套房的事一直没有着落,于是他关心的问。
「那个啊,运气不好,没有抽到。」何钰芯无力地垂下了肩膀,叹气。她籤运还真不是普通的差,好朋友们都抽到了就她抽不到呜呜呜……「这两天我借住我同学家,今天应该就会过去你那里。在找到房子前就先请你多多指教咯!」说着,她退到他面前朝他灿烂一笑。
「嗯。」何育清也只能无奈。这是前几天他看钰芯似乎找不到房子才这样提议的,不过突然说要搬过来他还是有点吃惊啊……「对了,妳的直属学长姐是谁知道了吗?」虽然才上了一堂课,不过他记得去年这时候他应该已经抽了。男生们总是会有一些追学妹的风潮,他实在有些担心。只希望不要是太奇怪的人就好……
「那个啊──」听到这个,何钰芯的眼睛忽然亮了一亮,「没记错的话哥你应该也认识……」
「育清?」那边林婕妤抱着书走了过来,看着和他样貌相仿的何钰芯,她面色有些困惑,「这位是……」微微偏头,她问。
「婕妤。」见她走了过来,于是何育清微笑望向她,「这位是跟妳提过的,我的妹妹,钰芯,何钰芯。」笑着向她介绍自己的妹妹,他说,然后侧头望向何钰芯,「钰芯,这位是──」
「婕妤?妳是林婕妤学姐对吧?」一听见名字何钰芯眼中瞬间光芒大盛。那个像是动物发现猎物一样闪闪发亮的目光让林婕妤不禁倒退了两步,「请帮我签名!」从随身携带的包包抽出一本厚厚的小说,她满脸崇拜地道。
「……啊?」呆愣的看着眼前那本熟悉无比的小说,林婕妤表示脑袋当机,理解不能。
「妳不就是上次有回我的湛蓝色吗?」何钰芯好心的替她恢复了记忆,「我是妳的忠实粉丝和直属学妹何钰芯呀!」
听见这番话连何育清也震惊了。湛蓝色?……唔,很久以前似乎听她含糊地说过什么「创作类职业」的……难道就是说这个?
「哎哎哎?」林婕妤被惊得又倒退了好几步。她缓缓的举起手,右手食指颤抖着指向了何钰芯,「妳妳、妳……」这这这这个学妹为什么会知道她的身分?她她她她没有告诉过何育清啊!难道是江玮恩或巧欣讲的?她看了一眼那边还在震惊状态的何育清。不可能,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一定不知道。那──
「虽然很惊讶,不过……」从惊讶中回过神,何育清率先提出了问句,微笑,「钰芯妳是怎么知道的呢?」既然是没有公开的事,而且看她又那么惊讶的样子……应该是不会随意公开的事情吧?他想着,内心感到万分困惑。
「原来哥你不知道啊?」何钰芯对此表示感到很惊讶,「不过……哥,你知道,『人肉搜索』是很好用的哦。」偏头露出可爱的微笑,她说着,然后淘气地眨了眨眼。
林婕妤彻底沉默了。喂喂喂这是作弊吧这绝对是作弊吧喂!
☆ ☆ ☆
当然最后林婕妤还是给何钰芯签了个名。
「……总之,其实也没有特别想隐瞒啦,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到处宣扬什么的。」乾笑着搔了搔头,林婕妤有些抱歉地解释道。
和何钰芯的谈话并没有很久上课钟声就响了。教授还未到,教室里闹哄哄的,学生们喧喧嚷嚷的打闹聊天着。
「原来如此。」闻言,何育清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不过刚听到时确实很惊讶啊。」微微偏头,他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说。不过这么一来也就能够跟她先前那些奇怪的反应连结了、提到湛蓝色时特别兴奋期待的表情、说到钰芯很喜欢她的时候非常开心的模样……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的呢?对于她的记忆他清楚得几乎不可思议。每每想起来他总是感到困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变得这么在乎她的呢?
「欸嘿嘿,是吗。」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林婕妤傻笑。
「对了,上次的伤有比较好了吗?」想起那次自己仓仓惶惶赶到现场的事,何育清有些担心地看向她包裹在长裤下的膝盖。那次的伤看起来真得很严重啊,不过离那时候也已经过了两个礼拜了,不晓得有没有比较好一些?
「嗯嗯,好很多了哦。」林婕妤笑着捲起裤管给他检查,原本血肉模糊的伤口已经变成了一块一块的痂,应是不久就能好了。「那次真的是非常谢谢你呢。」想起被他揹着到公寓门前的事她就有些不好意思啊……她有些尴尬腼腆地笑笑。
「不会。」见她伤口好了许多何育清也放了心,于是只是浅笑。
教室的门「吱呀」得被打了开来,身材圆润的女教授踏着响亮的脚步声走进了教室,学生们则瞬时安静了下来。「各位同学──今天有位转学生转到了我们班上来。」她走到讲台中央响亮的拍了拍手以引起学生们的注意,声音清晰而宏亮,「现在我们欢迎她进来。」话落,她便退到了讲台左方,目光望向了门口。
一听到有转学生这样稀奇的东西学生们便开始在底下叽叽喳喳地讨论了起来。是男是女是圆是扁是高是矮是胖是瘦?骚动的声音随着那边沉寂的时间越来越久而越发越大了起来,好奇的学生们紧盯着没有任何动静的门口喧嚷着,直至数秒后那一阵从缓而清晰的脚步声「喀蹬」地踏入了教室。
──林婕妤发誓,她从未见过这样气质漂亮的女孩子。
褐色长髮的少女一身粉橘色的雪纺纱洋装飘逸漂亮,白皙透红的肌肤教人看了无不羡慕。她一双浅褐的眸子里有一点蓝,身材高挑、双脚匀称、气质典雅,清雅秀丽的精緻容颜俨然像是从皇宫里活生生走出来的公主一般。
「我的名字叫做颜涵昕。」清澈悦耳地女声含笑,颜涵昕站定在讲台中央,白板上清秀的字迹清晰的划出她的名字,「刚来到这里有许多不懂的地方,还请各位多多指教。」有礼的弯腰做了一个九十度的鞠躬,她嘴角的弧度恰好的亲切温和,如春风一般和煦。
「……颜涵昕?她不是那个有名的钢琴家的女儿吗?……」「是啊是啊,她母亲也是世界着名的声乐家,他们家族历代各个都是着名的音乐家呢。……」
听到了熟悉的名字学生们又开始躁动了起来,台下又再次叽叽喳喳的乱成了一片。而话题的主角却依旧淡然微笑着静静伫立在讲台前,彷彿对于这样的场面早已司空见惯了。
「颜涵新同学是从美国回来的留学生,大家要好好向她学习。」教授走到了她身旁微笑对众人说着,然后掌心向上,示意她入座。
颜涵昕礼貌地对教授微笑着点头示意。她直直地向后走,然后毫不犹豫的坐到了何育清的左边。
那边男同学间响起了一阵叹息声。
「育清,」颜涵昕侧头望向他,眼底的笑意有别于在讲台上时亲切却疏离的淡然,是真实的欢欣,「好久不见。」微笑说着,她浅褐的眼里有一点怀念。
见到熟悉的精緻脸庞何育清微微有些怔愣,似是有些惊讶的样子,「是啊,好久不见。」扯开唇角,他也露出了同样温和的微笑,「妳不是去美国了吗?怎么还会回来?」困惑地开口,他问。
咦,认识的?林婕妤在一旁更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她是听过一点关于颜涵昕的名号啦,好像是什么音乐世家来着,在电视上似乎也有看过……育清竟然会认识这种超有名的人物吗?该不会他其实也有什么显赫的身家背景什么的吧?林婕妤开始陷入了天马行空的幻想中。哎哎,偶像剧不都这样演的吗,虽然她知道育清家只是平凡的小家庭啦。
「因为想回来呀。」微微偏头,颜涵昕笑得灿烂。
闻言,何育清也只能无奈地笑了笑。
「对了,」想起自己之前似乎曾提过关于她的事,于是他转头看向林婕妤,「婕妤,这位就是我向妳提过的那位很会弹钢琴的朋友,是我的青梅竹马。」扬唇微笑,他向她介绍,然后复而转头望向颜涵昕,「涵昕,这位是我在信上提过的林婕妤,是我……」踌躇着在脑中组织了下语句,他顿了顿,然后再次开口,「很重要的朋友。」迟疑了约莫三秒钟,他道。
「妳好。」颜涵昕几不可见地微微愣了一愣,然后微笑着向她伸出手,「育清在信上时常提到妳。」笑得温婉亲切,她说。
林婕妤还在发愣,看着眼前那只白皙修长的手她怔了怔,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对方似乎是在跟自己打招呼表示友好,「啊、呃,妳、妳好!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女生,一不小心就看得失神了。啊哈哈……」忙握住了她的手,她有些尴尬地傻笑着抓了抓头道。
「妳这样说,我会很不好意思的。」偏头笑得有些腼腆,颜涵昕扬唇对她露出微笑,白皙透着红润的脸颊露出一点可爱的酒窝。
「好了──各位请安静。」总算是开始準备讲课,讲台上的教授再次拍了拍手以引起众人的注意。
于是教室总算是恢复了安静。
眼角的余光映着温言微笑着得两人,林婕妤有些发愣。他们的话题她不懂,他们的世界和她像是隔离的。
她瞥着那个气质典雅的女孩,突然就自卑了起来。
他们看起来就像一幅画,像偶像剧里最天造地设的男女主角。她应该感到很开心的不是吗?
☆ ☆ ☆
「涵昕姊──」
下课的时候,何钰芯洋溢着一张灿烂的脸就扑向了颜涵昕的怀里,脸颊磨着她不停的蹭。
被扑得有些无措 ,颜涵昕也只能顺了顺怀里比她小了一岁,和她情同姊妹的女孩的柔顺短髮,唇角的笑容有些无奈,却很温柔。
林婕妤在一旁默默的看着。何钰芯也跟颜涵昕很熟啊?也对,育清不是说了是青梅竹马嘛。只是看样子他们的关係是真的很好呢。
「那么,哥、涵昕姊、小妤姊,我还有课,先走了哦。」从颜涵昕的怀抱中离开,何钰芯整了整仪容,然后向三人招了招手,跳跃着轻快的脚步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下一堂课是钢琴的课程,他们三人因为皆有修课的关係所以便打算一起走。三个人走了几步后颜涵昕想起什么似的顿住了脚步,然后回头对两人抱歉地笑了笑,「差点忘了教授要我过去填学生资料。你们先走吧?我等等就过去。」
「没关係,妳先去,我们在这里等妳。」何育清依旧笑得温和。
闻言,颜涵昕对两人道了声谢。离去时她的目光在何育清身上留恋了片刻,然后才小跑步地奔向了办公室。
颜涵昕离开后,两人之间便是一片寂静。
林婕妤第一次觉得自己和何育清无话可聊。她微微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终究什么也没说。
她有好多好多事想问他。关于何钰芯的、关于颜涵昕的……可是她又有什么资格问呢、自己明明不了解他却自以为地和他很要好、她……
其实她终究也不晓得自己在纷乱些什么。只是如此想着,竟觉得心头有些苦涩。
林婕妤,别又轻易失了自己的心了。她垂眸想。
「和涵昕是在我九岁那年认识的,」何育清开口打破了压抑的沉静气氛,温润的眼微抬遥望向天际,然主宰之王 快餐店 小说_有害的昆虫有哪些 图画后他旋身靠在了林婕妤身旁的墙壁上,目光悠悠长远,「那时候钰芯吵着要学钢琴,爸妈又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去钢琴教室,然后就让我陪着她一起去了。……」
那年他们九岁。
九岁的何育清只有一百四十几公分高。他在学琴的休息时间无聊地到处乱晃,然后无意间便逛到了五楼的最深处。他从玻璃门后看见穿着洋装的长髮女孩垂眸看着钢琴默默地掉着眼泪,很失落很悲伤的样子。
回头望了望四周,他见四下无人,于是便悄悄推开门走了进去。
「妳怎么了?」双手负在身后,何育清歪着头关心而疑惑地问,「为什么要哭?」
「……!」听见了他的声音,女孩──颜涵昕被惊得肩膀微微一颤。连忙抬袖擦去脸上的泪珠,她扯开唇角,硬是给自己挂上了温婉典雅的微笑。「请问,有什么事吗?」强撑着的笑脸努力掩饰着自己方才的失态,她精緻漂亮的脸蛋上是超龄的成熟。她的语气彬彬有礼,却很疏离。
她是不被允许掉眼泪的。九岁的颜涵昕生活里只有必须完美的一切。才艺、气质、礼仪……她必须精通各种乐器,每天都有各种不同的课程,若是哪里有一点不好便会招来父母和老师的责骂。她的世界里只有同学、学校老师和外客虚伪谄媚的笑脸,她被教导如何藏住自己的一切去面对众人的面具。
温婉、典雅、端庄,她必须是颜家最完美的千金。
刚才她是不小心弹错了一个音被老师骂才忍不住在休息时间掉眼泪的,没有想到会有人进来……她心里有些慌。
「欸欸?我只是问妳为什么哭,没有叫妳不要哭啊!」何育清有些手足无措地抓了抓头,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偏头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微笑,「想哭的时候就哭,想笑的时候就笑嘛!」
颜涵昕傻愣愣的看着眼前男孩没有一丝心机的灿烂笑脸,然后「哇!」的一声,居然真的大哭了起来。
「哇啊……」大概是没有料到她会真的哭出来而且还哭得这么兇,何育清对着眼前大哭的女孩一下子更加手足无措了。他从旁边抽了几张卫生纸给颜涵昕,然后小心翼翼的开口,「我叫何育清,教育的育,清水的清。妳叫什么名字?」
「颜、颜涵昕……」接过何育清手上的卫生纸猛擦眼泪,她抽泣着声音哽咽说。
那是他们的相遇。
只是何育清或许永远也不会知道,那时他的笑容对于当年那个女孩的意义吧。
「……后来,高二那年涵昕就被送到了美国,我们就只有靠电子邮件联络了。」收回望在天际的悠远目光,何育清侧头看向林婕妤露出微笑。他会主动开口其实是有一点解释的意思的……虽然也许是他想太多,但他毕竟不希望她误会。「总之,我和涵昕就只是──」
「抱歉,给你们久等了。」颜涵昕小跑步着奔了回来,秀丽的脸庞上挂着饱含歉意的微笑,「走吧?」看向何育清,她笑说。
林婕妤至始至终就只是安安静静的听着他说他们的故事,也只是安安静静地跟在他们后面。她的头垂得有些低,目光恍恍惚惚地似是在思考着,以至于她没看到何育清一直向后往她看的关切目光。
颜涵昕很可怜,而她们的相遇是她的解救。她喜欢育清吧?从眼神、笑容、语气和心思上颜涵昕无一不是一心一意向着育清的,否则又怎么会特地从美国回来。
望着他们的背影,林婕妤忽然觉得,自己离他们好远好远……

Chapter 20. 「……妤?小妤?林婕妤!」
「是!」
她最近似乎越来越走神了啊……不行,得振作点才可以。
「轮到妳了喔。」苏毅欣放下麦克风然后拍了拍一旁林婕妤的肩膀,「怎么了?还好吗?」眼里带着担忧,明知她不会说,他还是忍不住关心地问。
「没事啊。」牵着微笑摇了摇头,林婕妤如他所想的没有回答,只抒了抒气拿起麦克风,然后缓缓走到了麦克风架中央。
要说没事是真的没事,要说有事似乎也可以算做有事的样子。
第一件事是那个人给她寄来了同学会的邀请函,第二件事是一位和她许久未曾联络、照顾了她整个童年的婆婆癌症走了。
而她直到昨天才知道婆婆生了病。那个得知她去世的昨天。
对于那个人所存在的过去的压力以及对于婆婆的愧疚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她很想哭,却发现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早就忘了该怎么哭了。再加上连日以来莫名的烦躁和郁闷让她的情绪几乎已经到了临界点。
午后的乌云压得很低,云层黑压压的扩散成一片压抑的深灰。夹杂着雨水气息的空气原该是凉爽的,却因为没有迟迟下雨的关係而变得更加沉闷了。
好想淋雨啊、在雨中奔跑的感觉一定很自由吧──余光瞥着窗外,她神情有些恍惚的想着。
江玮恩率先起头地打了个节拍,充满摇滚风格的前奏响起,配合着电吉他的前奏林婕妤默数拍子,然后缓缓开口唱:
「在久旱未雨的地方,被谎言围绕着的村庄,经历一个世纪的迷惘,梦想难道都是奢望……」
校庆离现在还有一个多月,而她负责的独唱歌曲是飞儿乐团的《光芒》。只是一首原该是快乐自信的快歌却被她唱得有些压抑,彷彿是即将熄灭的光芒似的没劲。
「停──」歌曲行进至第一段结束,陈靖宏终于忍不住地大声喊了停,「林婕妤妳到底在唱什么?妳知道校庆就要到了吗!」紧皱着眉,他受不住地大喝,口气威严得有些慑人。如果是平常那些需要很多爱情方面情感的歌也就算了,怎么今天她连这样平时应该能够轻鬆驾驭的歌都唱得不好?他感到很想骂人。
「……对不起。」垂下眼帘,林婕妤的浏海盖住了双眼,脸上表情显得有些模糊。
「算了,先休息吧。」见她今天这样反常陈靖宏也骂不下去了。他叹了口气,有些无力地抚额道。今天林婕妤是怎么了?前几天有些恍惚也不至于这样──
对了,今天那个音乐系的家伙似乎还没来。
一听到休息江玮恩和周丞央等人随即又在欢呼之后打闹了起来,范佑轩则如往常的在一旁默默地看。林婕妤望了一眼那个空蕩蕩的位置,觉得心里有个地方似乎也空蕩蕩的,冷清得教人难受。
何育清今天没来,应该是去陪颜涵昕或何钰芯了吧?也许他和颜涵昕不久后就会在一起了也说不定。毕竟他们是青梅竹马,个性和才华也都那么匹配──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温温润润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嘴角的笑容依旧是清清浅浅地。何育清的语气带了一点歉意,望着众人的目光有些无措,「她们说想来,我又没法拒绝所以……」
「哇哇──是真的鼓耶!噢噢噢还有电吉他!」何育清话还未完,后面何钰芯就迫不及待地冲进了社办好奇的又摸又看,活像刘姥姥逛大观园似的。「欸欸?佑轩哥!」双眼微微瞠大,她望向那边淡定如山的范佑轩,右手直指着他,满脸的讶异。
「好久不见。」随后缓步走进社办的颜涵昕微笑向范佑轩打了个招呼。在看到陈靖宏时她眼中闪过一抹惊讶神色,而后才恢复平静地向他笑着点头致意。
陈靖宏见到她也是一愣,然后也点了个头算是回礼。
「……好久不见。」范佑轩看着两个女孩以依旧淡定的面瘫脸给两人打了个招呼。上次是有听育清说过何钰芯和颜涵昕都来这间学校了,不过他还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们……
「团长也认识颜涵昕?」看见他们两个皆是点头致意,似是有浅识的样子,于是林婕妤不禁好奇地开口问。
「在一些宴会上见过。」陈靖宏淡淡地答。
……所以说团长你家到底是有多有钱啊!林婕妤忍不住在心里如此吐槽。
「小佑佑有认识正妹居然都不告诉我!」江玮恩一脸责怪地瞥了范佑轩一眼,像是在控告他没义气的眼神让他瞬间无言了。怎么,又是他的错了?「两位正妹好,我的名字叫做江玮恩,是这个团里最威风帅气的鼓手。」耍帅地行了个绅士礼,她看着眼前的正妹暗暗打量着。一个活泼一个气质……何育清这是要开后宫了吗?那边那个气质正妹……啧啧,林婕妤有情敌啰──?难怪这几天看她都失魂落魄的。
「我叫颜涵昕,是育清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礼貌的向她简短介绍了自己,颜涵昕依旧温婉地笑。
「江玮恩?妳就是江玮恩学姐吗!」何钰芯一下子又激动了起来,「我超喜欢妳的画的!请帮我签名──」双眼闪亮地看着江玮恩,她说着,然后从疑似百宝袋的包包里抽奖似的搜出了一本薄薄的插画集,满脸期待地地给了她。
那个包包里到底都装了些什么……何育清看着有点汗颜。
「欸──?」歪头,江玮恩呆呆的看着递在自己眼前的东西,表示理解不能。
那本书好像,一整个就是有点眼熟啊──
「妳是野翼吧?」何钰芯眨了眨眼,无限崇拜的模样,「我是妳的忠实画迷何钰芯哦!」说着,她抬眼看着江玮恩,笑得天真灿烂。
「哦……」江玮恩默默接过书和笔签了名,关于她的资料找找就有了,也不是很难,反正也没有刻意去隐藏什么的。是说这本画集的主题……签完名,她将书递还给她,带了些试探的开口:「该不会妳……」看着书封的画,她挑了挑眉问。
「当然!」瞬间意会了江玮恩的意思,何钰芯的双眼又更加闪亮了些。
「何育清和范佑轩?」
「弱攻和总受!」
……等等他好像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范佑轩抬头看了一眼何育清,他的友人则回给了他一个无奈的笑。
果然还是装作什么都没听到比较幸福吧。范佑轩默默撇过了头,索性装做自己已经戴上了隐形耳塞。
那边众人在热热闹闹的喧嚷着,陈靖宏在座位上闭目沉思,苏毅欣跑去便利商店买水去了,而林婕妤则坐在窗边戴着耳机独自听着音乐。
什么时候才会下雨呢?沉闷的空气压抑着她的心脏,几乎窒息。积满了雨水却无法宣洩的乌云闷得空气更加沉重了。
就如同现在的她一般。
「怎么了?」见林婕妤今天似乎安静得过分,何育清脱离喧嚷人群走来了她的身边,然后关心地拍了拍她的肩。
她今天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啊,一向散发着光彩的双眼此时看来却黯然得让他心疼。
「没事啊。」林婕妤以一样的回答报以一样的笑容,在他的眼里却是逞强得明显。她伸手摘下一边耳机,眉眼微歛着淡淡开口,「不过因为我唱得不好,所以提早休息了。」浅浅地扯开唇角露出一个苦笑,她说。
「嗯……没事的,只是今天状况不好而已。」何育清微笑着揉了揉她的头,然后拉了张椅子在她对面坐下,「能听妳唱歌吗?」偏头笑得温柔,他说。
「可是我最近唱得不好……」林婕妤的声音带了一点失落。
「没关係。」何育清嘴角的笑意温和依旧,「我想听妳唱。」
音乐播放器正好拨完了一首歌。下一首歌的旋律配着她沉郁的心突然很合适,她将歌拉回了起点,清了清嗓,然后轻声开口:
「下雨天了怎么办,我好想你,我不敢打给你,我找不到原因
为什么失眠的声音,变得好熟悉,沈默的场景,做你的代替,陪我等雨停
期待让人越来越沉溺,谁和我一样,等不到他的谁
爱上你我总在学会,寂寞的滋味,一个人撑伞,一个人擦泪,一个人好累
怎样的雨,怎样的夜,怎样的我能让你更想念
雨要多大,天要多黑,才能够有你的体贴
其实没有我你分不出那些差别,结局还能多明显
别说你会难过,别说你想改变
被爱的人不用道歉……
(南拳妈妈-《下雨天》,词/LARA,曲/张杰)」
何育清只支着头静静的听。他一直都喜欢她乾净且清澈明亮的歌声,虽然她在团里时常被唸着说没感情,但她的歌声里总是会有一点淡淡的温暖和平时所缺少的自信。
可是今天她的声音听起来就好像……真的要哭了似的……
他想将她拥入怀中让她尽情的哭。他很想对她说些什么、想对她问些什么、今天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勉强自己笑……却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出口。他毕竟不是她的谁,又有什么资格做这些。
而且她最近,对他总是有一点淡淡的疏离。
「婕妤唱歌很好听呢。」颜涵昕不知何时也脱离人群走了过来,秀丽的脸庞上挂着清清浅浅的笑意,和何育清的笑容相似得合衬。
「啊,是啊。」被颜涵昕的声音拉回了神志,何育清扬唇扯出温和笑意,「真的很好听,一点也没有不好。」温润淡然的眼里闪过一点涩,他歛下眼掩去那抹异样,然后笑了笑说。
一个俊秀斯文,一个气质典雅。
璧人一样的佳偶。
林婕妤看着两人微微愣了愣,然后也扯开唇角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谢谢。」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头却更加沉闷。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6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