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奴责罚鞭臀缝_有实力的软萌受

Chapter 17. 週末夜晚九点。
人群熙攘的大街、电影院前。
斯文俊秀的少年一身浅灰的低领短T和深蓝色薄外套,合身的衣服显得他身型颀长精瘦。他双手插在口袋里,漫无目的的目光悠悠,似是在等人。
「跶跶跶……」急促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少年回过神来,微微侧身,他看见来人后嘴角随即扬起了笑。
「呼、呼……」娇小可爱的少女跑到了他面前,双手抵着膝盖直喘气,「对、对不起,我迷路了……」掩在髮丝中的神情有些窘迫,她及腰的褐髮因为刚运动过的关係而显得有些乱。合身的白色T恤和牛仔短裤看起来极普通,垂在耳际旁的一条细髮辫却透露了一点细心打扮过的心思。
迷路……?早知道就去接她了……何育清想着,心里有些担心了起来,幸好没事啊。「真是的……下次迷路时打给我吧,我再过去找妳就行了。」大手放在她头顶上轻拍了拍,他说,语气有些无奈。
「呃哈哈,知道了。」莫名被他的举动弄得有些脸颊有些发烫,林婕妤乾笑着理了理有些乱糟糟的头髮,头顶似乎还残留他手心暖暖的温度。「那,走吧?」抬头笑望向他,她道。
至于为什么这两个人现在会在这里约会呢?于是关于这个我们得从两小时前看起──
话说林婕妤正无聊的随意在网路上闲逛着,由于太黏电脑的关係她几乎不常从电视上获取新知,于是逛着逛着她发现了──自己最喜欢的电影续集居然上映了!
不过她喜欢的电影属于恐怖片,虽然很喜欢但不论怎么说一个人看总还是会怕,方巧欣又出门打工去了,于是林婕妤便拿起手机打给了江玮恩。
「喂?」电话那边传来江玮恩慵慵懒懒的声音,「干麻?」毫不拖泥带水地,她问。
「江恩恩你有空吗?」林婕妤开口,然后略略迟疑了一会,「能不能……陪我去看电影?」语气带了些试探,她问。
「妳请我我就去。」电话那头的人丝毫没有迟疑的马上给出了答案。
「……」她就知道会这样。
「……什么电影?」想了一想,江玮恩顿了会,又问。
「《恶灵X堡》。」
「我不喜欢看那种电影主奴责罚鞭臀缝_有实力的软萌受耶。」皱了皱眉,江玮恩说。如果是《福尔X斯》的话她也许还有可能会去,毕竟华生跟福尔摩斯真他妈的有够帅啊!「啊对了,妳可以找妳家育清啊,他一定会答应的。」想起了某位帅哥,她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语气暧昧万分。
「掰掰。」面无表情的直接挂掉了电话,林婕妤抽了抽嘴角。翻了翻电话簿,她想了一想,然后拨给了叶雅琪。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老子在赶稿──!」才方拨通电话,电话那边便传来了叶雅琪毫无形象的怒吼声。截稿日期快到了啊浑蛋!她之前混太久快开天窗了啊浑蛋──
「……对不起大姐我错了妳去忙吧。」沉默了三秒钟,林婕妤迅速讲完一串话,然后默默地挂了电话。
难道真的得找何育清了吗?林婕妤纠结。一男一女什么的不免让人感觉有些尴尬,可是要说跟她比较熟的人的话,好像也只剩下育清了……犹豫了半晌,她看了看电话簿里的联络人资料,终于还是按下了通话键。
「喂?」电话那头的何育清声音温润依旧,「婕妤?有什么事吗。」他的声音染上一点笑意。她彷彿还能想像他微瞇着眼笑的模样。
「呃,那个……育清你现在有在忙吗?」顿了顿,林婕妤的语气有些尴尬。虽然明明和他已经可以算是挺熟的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啊……
「没有,刚练完琴而已。」方将小提琴收到柜子里,何育清走出小小的练琴室,带了一点疑惑的语气他开口:「怎么了?」
「那个,能不能陪我去看场电影?」搔了搔头,林婕妤乾笑着开口道,「一个人看实在有点无聊可是巧欣和江恩恩她们又都没空……」
「可以啊。」何育清回答得很乾脆。反正也没什么事做,出去看看电影散散心也不错。「是什么电影?」想了想,他好奇地提问。
「唔,《恶灵X堡》。」
……
于是就有了现在。
拿着九点半入场的电影票,何育清和林婕妤手里拿着饮料零食併肩站在电梯门前。说真的他听到她要看这部片的时候有点惊讶啊,像这种生化活尸什么的片子他还以为只有男生会喜欢……不过,被她找来看电影,他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觉得……有点开心啊。
──他对她抱持的心情越来越複杂,这点他并不是不知道。何育清一直都不算是个迟钝的人,他越来越喜欢看她笑的样子、喜欢她有点害羞的表情、喜欢她找他聊天、喜欢待在她身边……就连思绪里也越来越常出现她的身影,每每发生了什么事他总是不自觉想起她。
但他从未对任何人抱有过这样的感情。这让何育清感到很迷惘。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里头空蕩蕩的没有人。
封闭的小小空间里因为何育清的沉思而显得有些安静。林婕妤思考了下话题,终于开口打破沉默,「话说育清你有看过这个系列的电影吗?」侧头看向他,她有些困惑地问。她这样随随便便就把人家拖下来一起看会不会有点不道德啊……?
「没有。不过听说过。」何育清耸了耸肩,「反正我也挺好奇的。」偏头扬起一个笑,他说。
她发现他的笑容偶尔会有几分孩子气,总是平和温润的眼眸里偶尔划过的淘气竟然让她觉得……很可爱。
发现自己微微有些走神,林婕妤忙转头移开了目光。她干什么一直盯着别人看啊真是!
走出电梯,他们依照着票上面的编号走进放映厅。放映厅的空气因为空调的关係而有些寒冷,一列一列的红色椅子围绕在弧状的大屏幕前,显得十分华丽的样子。林婕妤穿上原本拿在手上的外套,和何育清找到位置后便落座。
厅子内的人渐渐多了起来,红色的椅子渐渐被填满,电影不久后便开始播放。
其实林婕妤不喜欢看鬼片,但对于病毒、灾难类的影片却莫名的情有独锺。像这样的活尸片也是,虽然对于紧张的场景不太能免疫,但她还是很喜欢看这类的影集。
──她的神情始终看起来很兴奋。虽然到的紧要关头时还会捂起双眼开一点指缝,但从专注的神情看来似乎看得很是开心的样子……何育清不住侧头去看她随着剧情而时常变换起伏的表情。昏暗的灯光中,她的瞳仁却异常的明亮。
他看着看着,然后便轻轻地笑了。
或许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整场电影,他看的几乎都不是萤幕,而是她的表情。
☆ ☆ ☆
半夜十二点,林婕妤公寓前。
她停好了摩托车站在一旁準备要上楼,而何育清戴着安全帽静静地对着她笑,并也準备要发动机车离开了。
「今天真的非常谢谢你。」林婕妤腼腆地笑笑。育清果然是好人啊好人!如果他不来陪她,她今天就真的要在电影院里一个人抱着零食尖叫了呜呜呜……
「不会。我也嗯……看得很开心。」说这话的时候其实何育清有点心虚,毕竟他事实上似乎根本没看到什么,不过脸上微笑依旧。「那么,我先走了。」
「再见。」看着他的背影远去,林婕妤笑着挥了挥手。
回到公寓,何育清梳理了下便準备上床就寝。放在床边柜子的手机却响了起来,而来电显示是何钰芯。
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微微皱了皱眉,他接起了电话。
「喂?哥你去哪啦,今天打了好多通给你都没接。」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是熟悉的轻快语调,语气里倒带了点埋怨。
「和朋友出去看电影所以开了静音,抱歉。」带着歉意地笑了笑,何育清看了下手机画面,果然有几通未接来电,不过刚刚并没有太在意。
「朋友?男的女的、男的女的?」电话那边的声音兴奋了起来,「看什么电影?是你上次要送礼物的那个吗?」连珠炮弹似的丢下一串问题,她的语调随着问题的增加而越加飞扬了起来。
「……是女孩子,看的是《恶灵X堡》。」沉默着等她问完问题,何育清有些无奈,但还是默默地回答了问题。妹妹的个性他太了解,如果不回答的话下场会更惨的……
「哦哦──!是故意挑恐怖片互相依偎什么的吗?哥你居然答应了?」何钰芯的声音又更加兴奋了起来,眼睛几乎要变成了星星眼。哥居然会答应和女孩子看电影而且还是恐怖片耶!该不会她哥终于要开窍了──
「不……嗯,是虽然似乎有点害怕,但却看得很专注,很兴奋的样子。」彷彿又想到了电影院里她专注而明亮的眼眸,何育清说,然后嘴角又不经意漾起一点笑意。
似乎就连这样想着她,也会觉得很开心。

Chapter 18. 对于林婕妤来说,暑假最定期的事务大概就是打工了。
因为没有课的关係,大学生一般总会在这种时候多攅点钱。
「谢谢惠顾,欢迎再来!」露出职业招牌笑容,女店员对方开门离开的客人有礼地鞠躬道。
午后的咖啡馆因为接近晚餐时间的关係人渐渐多了起来。夕阳斜斜地从落地窗映入,暖色系的光照着美式风格的装潢,温煦得像是十二月的阳光。
「那么我就先走咯!」将制服换下,林婕妤在临走前往店门口内喊了一声,然后随着风铃「叮铃」的声响踏步离开了咖啡馆。
路上的人车因为时值下班时间的关係而有些多,废气和喇叭声充斥在忙碌的人群间,灰濛濛的都市颜彩惹得人的心情都烦燥了起来。城市的颜色正是漠然的冷灰,乌烟瘴气的隔开了人的距离。
为了快点回到公寓她抄了近路。这条路的人烟较稀少,因为是工业区的关係附近的工厂很多,因此货车也特别多。
林婕妤因为旁边的货车的关係被挤得很边边,绿灯亮起来的时候她本想直接钻过去,却在要发动机车时发现自己的外套勾到了一旁的大货车!
还来不及扯下外套,身旁的大货车已经开动了。来不及稳住身子的她一下子被拖了下来,摩托车横倒在地,只穿了短裤的腿在柏油路上被拖行,她咬牙扯破外套往旁边滚了一圈。终于停止被拖行,于是她鬆了口气,正想起来去扶摩托车,林婕妤却发现自己站不起来了。
膝盖因为被粗糙的路面用力摩擦过的关係脱开了一层皮,掺杂着砂石的伤口还不停冒着血,血淋淋的样子显得怵目惊心。好痛……林婕妤紧咬着下唇,靠着手的力气勉强将自己拖到了横倒的机车旁,但却已经无力站起。
怎么办?坐在路旁,她有些苦恼。雅琪现在应该还在赶稿,江恩恩和巧欣在打工……难道她要打一一九吗?伸手她努力地从一旁的机车拿到了包包,叹了口气,她看了看电话簿,决定还是打打看好了。
于是首先她拨给了方巧欣。
「嘟──嘟──」
「嘟──嘟──」
「嘟──嘟──」
……
方巧欣的电话再次宣告了拜天公。
林婕妤默默然。这家伙八成又把手机放在公寓里了吧……
下一个,叶雅琪。
「喂……?」叶雅琪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虚软无力。
「雅琪?妳怎么了?」听见好友难得无力的声音,林婕妤忙关心问道。
「小妤喔……我在补眠,三天没睡了……」电话那头的叶雅琪虚弱地回。
「呃,好吧,那没事了。」林婕妤再次默默然地挂了电话。
就剩江玮恩了。她有些犹豫地想,那家伙现在应该也在打工吧……
想了又想,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她还是拨了电话。
「嘟──嘟──」
「嘟──嘟──」
……
「您拨的号码没有回应,请稍后再拨谢谢……」
浑蛋她还真的忘了这家伙也是个拜天公达人了,还是就算手机有带出去也会漏接的那种……唔啊啊啊难道真的又要打给育清了吗?林婕妤纠结了。她已经给他添了好多次麻烦了啊,可是比起育清打给团长什么的好像更奇怪……
打打看吧?她咬唇想了想,反正也不一定会接通,而且再打不通的话她就真得得打一一九了啊……
「婕妤?」电话那头是何育清依旧温和的声音。
「那个……你现在有空吗?」不晓得该怎么开口,林婕妤问得有些尴尬。「你可不可以,带纱布、优碘和白药水来XX路的第X个路口来找我?」
「怎么了?」何育清困惑。带那些东西要做什么?为什么要到那里?
「呃……我的脚受伤,站不太起来了……」
☆ ☆ ☆
说何育清是用飞的赶到现场一点也不夸张。
听到林婕妤受了伤还站不起来什么的他一下子几乎无法思考,况且就情况听起来似乎有点严重……心头一阵担心,他一路急急地赶。她怎么会这么不小心!
不过真正让他惊得倒吸了一口气是在看到伤口之后。
两边膝盖上是一大片还冒着血的擦伤,手、脚和其他地方也遍布着伤痕,夹杂着砂石的伤口血红和灰黑交错显得有些可布。林婕妤的模样看起来十分狼狈,连头髮也有些乱了。
也难怪她会说她站不太起来,这个样子要怎么走路?可是包扎了之后不会更痛吗……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得先把伤口消毒吧。这么严重的擦伤,又是在时常活动的地方,很容易会感染的。
「啊,育清!」抬眼发现了何育清,林婕妤忙笑着向他招招手,「巧欣他们的电话都拨不通,又要麻烦你了,真不好意思……」抓抓头,她有些尴尬地道。
「不会。」何育清笑得有些无奈,他其实一点都不在意帮她什么的啊。
从车上拿了医药箱,他在她前面蹲下,然后拿起白药水便直接往伤口倒了下去。
「嘶──」顷刻袭来的刺骨疼痛让林婕妤不住紧咬住了下唇,随着脚上的痛觉加剧,她的唇瓣也被她咬得微微泛白。好痛──!眼泪都要掉出来了呜……
「怎么会这么不小心?」见对方脸色发白,眼眶还泛红的可怜模样何育清也着实有些心疼。他叹了口气,尽量放轻了动作,语气带了一点责备。「这种伤口的话,还是去看个医生比较好吧?」一面清理着伤口,他说。虽然只是擦伤,可是这么看起来几乎都已经见皮见肉了……他不是唸医科的,对伤口的处理并不是很了解,要是他没有处理好而害她的伤细菌感染了怎么办?
「没事啦,我常常受伤,习惯了。」苍白着脸,林婕妤勉强挤出了个微笑说,「也是停红绿灯的时候外套不小心勾到旁边的货车了所以──好痛!」
「伤口里卡了很多砂石,妳忍着点。」手里的棉花棒小心而仔细地清理着伤口上的髒污,何育清敛了敛眼,不想去看她的表情。看她痛得眼泪都要掉出来了他也着实不好受啊……
「嗯。」林婕妤默默应了一声,紧咬着的下唇几乎要渗出血来。
消毒完伤口,何育清拿了个新的棉花棒沾上一点碘酒仔细地上了药,然后用纱布将伤口细细地包扎了起来,终于算是大功告成。「站得起来吗?」将她横倒在一旁的摩托车扶起,他将手伸向林婕妤,示意要扶她。
「还……可……以……」撑着何育清的手勉强站了起来,虽然嘴上那样说,但林婕妤明显站得很逞强。「这样就可以了,谢谢你。」被扶着坐上了摩托车,她侧头对他感激地笑了笑说。
「还是去看个医生吧?」何育清不放心地微微拧起了眉头,「而且妳们公寓没有电梯吧?」想起这件事他的眉头拧得更深了些。她连站立都困难了,又要怎么上楼梯?
「唔呃……」林婕妤被噎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还真忘了没有电梯这回事,毕竟脱离那个罪恶的操场以后她的脚就很少再受这样的伤了,有也没这么痛的……「没事没事,回去勤点擦药开学前就会好了。」距离开学还有两个礼拜,其实以前这样的伤口也不过一、两个礼拜就会好了。不过她光想到洗澡爬楼梯什么的就觉得腿都软了,这下打工也要请假了,巧欣看到了之后有非唸她一顿不可……呜啊啊啊她好悲催啊!
「那至少让我送妳回去吧?」沉默了半晌,何育清说。毕竟她这个样子他真的没法安心啊,少说让他亲眼看着她进公寓至少也放心点……
「嗯,嘛。好吧。」见他这么担心自己林婕妤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她把人家叫来的……搔了搔头,她不好意思地笑笑,说。
☆ ☆ ☆
回到公寓的第一个任务果然就是爬楼梯。
看着林婕妤一瘸一拐的走得很逞强,何育清无奈下了车,蹲下身子,转头对她露出了一个微笑。「上来吧?」
林婕妤愣了愣,然后急忙挥了挥手,「不、不好啦,我很重的。」想起自己昨天还站在体重机前哀号的画面,她有些尴尬地道,「况且这样也未免太麻烦你……」
「没有关係,」何育清笑得温和,「而且我的力气也不算小的。」偏头笑了笑,他看着她的目光也带上了一点笑意,温煦柔和。
原本还想婉拒,林婕妤纠结的看了一眼他身后的楼梯,犹豫再犹豫,终于还是走向了他。「那就麻烦你了。」有些尴尬地将手搭在他的肩上,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
何育清很轻鬆地便站了起来,抓着脚的力道刻意放得较轻,脚步也走得很稳。林婕妤觉得更尴尬了。这么近的接触比营队那天还要让人害羞,虽然也不是没有被男生背过不过……
「唔,果然有点重啊。」装作吃力地沉了沉声音,何育清开口笑说。
「……去死吧你。」恼羞成怒,林婕妤咬牙切齿地回应,还顺道在对方的肩膀上捏了一把。可恶,她刚才才没有觉得他的肩膀感觉很宽厚很有安全感什么的……
「噗。开玩笑的。」何育清忍俊不住地笑了出来。突然觉得逗她生气似乎也是挺有趣的事啊。「到了。」再次蹲下把林婕妤放了下来,待她站稳后,他才再次站了起来,「那么我先走了,下次小心点,别再受伤了。」抬手拍了拍她的头,他笑笑说。
「啊,嗯。」愣了一愣,林婕妤有些怔地回应,「谢、谢谢。」
何育清笑着轻轻摇了摇头,挥挥手,然后转身走下了楼梯。
☆ ☆ ☆
何育清回到公寓的时候又接到了何钰芯的电话。
因为在过不久就要开学的关係她很积极地常打来问他关于学校的事,同时也正在找公寓,不过这个似乎就不太顺利了。
才方回到家何育清又不住开始担心了起来。那种伤口不去医院处理真的没问题吗,她那么迷糊的个性会不会又去撞到什么……
某人的鸡婆本性又开始发作了。
「……哥?哥?」何钰芯在电话那头困惑地喊了喊,「哥你有在听吗?」
「……抱歉,我走神了。」何育清歉然地笑了笑,「刚刚说到哪了,能再说一次吗?」定了定神,他抱歉地问。
「哥你最近常常走神喔──」何钰芯暧昧地刻意拉长了尾音,「谈恋爱了?有喜欢的女生了?还是……佑轩哥出轨?」笑得不怀好意,她开玩笑地调侃道。
怎么连自己的妹妹都……何育清有点无奈,最后那个问句实在是有点刺激到他啊。「别乱说话。」苦笑着纠正,他说。
毕竟依她的个性,他再怎么纠正也没用啊……
「嘿嘿,哥你和佑轩哥很匹配啊。」何钰芯坏笑着说,然后仰面大大地叹了口气,「是说哥你什么时候才要开窍啊──」
和何钰芯结束通话后,何育清开始认真的思考起自己最近的异常。
总是不自觉就想到她、听到她出事便着急得不行、想要保护她、照顾她……
喜欢……吗?
他……喜欢她吗?
「哔哔!」手机传来讯息通知声,何育清拿起看了看,是林婕妤的简讯:
「今天真的非常谢谢你><!」
嘴角不住上扬,他看着寄件人的名字,忽然就笑了。
喜欢……吗?
或许他,真的是喜欢她的吧。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6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