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跨坐在他身上起伏_有奶水孕妇和上司办公室

Chapter 13. 林婕妤是被清晨的寒冷和微光给叫醒的。
好冷喔……缩了缩身子,她缓缓睁开眼,不适的揉了揉眼,觉得身体有点僵硬。
啊,她昨天好像和何育清在守夜对吧。
然后她似乎睡着了?
嗯……脖子有点僵,头上好像有东西靠着──
不对!她昨天怎么睡着的?
于是林婕妤终于发现自己靠在别人的肩膀上。
不、不会吧……眼珠子一转,她困难地瞥见一旁的白色外套,真正傻眼了。
啊啊啊啊啊!她她她她她居然靠在何育清肩膀上睡着了!
而而而、而且、而且──何何何育清也靠在她的头上睡着了!
林婕妤此时脸蛋的色彩已经可以媲美猴子屁股了。
「育、育清……」乾涩的开口,林婕妤缓缓抬起有些僵硬的手,轻轻点了点何育清的肩头。
何育清很浅眠,感受到有人的触碰便马上睁开了双眼。
有些不适的眨了眨眼,他微微抬起头,余光瞥见身旁的林婕妤,耳根子随即迅速窜红的起来。
他昨天居然也睡着了……
「抱、抱歉,我昨天睡着了。」连忙撇过头去,何育清有些尴尬地开口,难得的结巴了。
「啊哈哈,是我先睡着的,应该是我道歉啦。」抓抓头,林婕妤有些刻意地避开眼神,不好意思的笑笑,「啊,已经五点了!」抬手看手錶,她惊讶的开口,连忙起身。
「嗯……他们可能要醒了,我们先回去吧。」何育清起身笑道。
「唔,嗯。」有些睡意的打了个哈欠,林婕妤揉揉眼,愣愣的回答。
回去的路上都没有人再说话。
两颗心紊乱着,两个人的脸,还红着。
☆ ☆ ☆
第二天的活动对于领队来说比较不耗体力,因此对某些人来说就显得特别无聊了起来。
例如……江玮恩。
「我们真的真的只能当评分的吗?」江玮恩锲而不捨的再度问了一次,目光望着那边玩得开心的国中生们,满脸的渴望。
「……如果妳要去跟他们一起玩,这里也不会有人阻止妳的。」洪心茹看着已经进入歇斯底里状态并且快要发疯的江玮恩,默默开口道。
「真的?我真的可以去?」听到洪心茹的话,江玮恩双眼闪亮亮地望向群众,「真的不会有人阻止我喔?」不放心的扫视众人,她又强调的重覆了一次。
「哇靠,江玮恩妳还真的要去喔?」周丞央傻眼地看着她。在训练的时候不是有说不能下去跟他们玩吗?
第二天的活动不外乎就是一些培养团队默契什么的活动……只不过江玮恩这边的几个领队不是在纳凉不然就是流口水,几乎没几个在评分的。
「难道小央央你不想去吗?」江玮恩盘手,反问刚刚也是一脸无聊的搧着扇子哀嚎着好热好无聊,而且还和她属性相似的周丞央。
「……是还蛮想的啦。」周丞央默默的老实招供。
一直站在旁边看很无聊耶!她才不相信没有人跟她一样蠢蠢欲动!
「我就说嘛──」江玮恩仰起鼻子神气的哼了哼,然后兴奋的看向周丞央,「既然如此,小央央,我们走吧──」开心的迈开步伐,她拉着周丞央跳步前往她最感兴趣的关卡。
「好──」周丞央也顺着江玮恩的前进方向迈进。
然而正当两人要出声去打招呼时,后面一个声音却吓阻了他们两人──
「忘了你们两个是领队了吗?在干什么!给我回来!」为了维持黑脸形象,戴着墨镜的苏毅欣不顾死活的威吓。
嗯,他这是学陈靖宏在团里发飙时候的样子。
江玮恩可怜兮兮的瘪了瘪嘴,和周丞央默默退回原地。
范佑轩发誓,他刚刚绝对有听到江玮恩小声嘀咕着「反正明天你就知道了」之类的话。
「呃……那个阻止妳的不算在我说的範围内。」洪心茹默默袖手旁观。
江玮恩无谓耸耸肩,脸上全无刚才的可怜之色,「没差。反正他明天就会知道为什么团长坚持不来了。」说着,她挑挑眉,语意不明。
范佑轩一点也不想知道她明天要做什么。
林婕妤默默的帮她们那一组打着分数,直接无视了那里的闹剧,心里还在懊恼着。她截至目前为止都不敢和何育清对上视线,因为一看到他就会想到昨天……呜!超丢脸的!
她是不是该向他赔个罪呀?林婕妤默默纠结。
「要喝水吗?」何育清从贩卖机买了一瓶冰水,走到她面前,并且在她眼前晃了晃,「婕妤?」
他当然不是不觉得紧张,只是想藉着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来掩饰……其实他甚至还觉得自己脸上的笑容有点僵。
不过我们以迟钝闻名的女主角林婕妤当然不会发现这种小事情。
人家看起来根本一点也不在乎啊!她她她到底还在纠结什么?她在纠结什么啊!
「呃……好啊。」林婕妤嘴角僵硬的拉起一个弧度,并且机械地伸手接过何育清手上的冰水。
何育清在她身旁坐下。
两人登时陷入一阵冗长的沉默。
然后两个女生从他们面前经过。
「欸欸,我跟妳说喔,昨天我半夜爬起来去上厕所──妳猜我看到了什么?」
「什么、什么?」
「第三小队的副领队和第五小队的领队头靠头在睡觉!」
「真的假的?第五小队的领队不是说没有喜欢的女人吗?」
「谁知道啊。搞不好只是唬我们的。」
……
如果现在给林婕妤一个铲子,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往地上挖个洞钻进去。
「呃……哈、哈哈哈,现在的小孩就是这样……」她乾笑着看向何育清打哈哈。
天天天天哪──八卦也未免传太快了吧?这种糗事可不可以不要传那么快啊?林婕妤在心里哭喊。
「是、是啊。」何育清也回给她一个尴尬的笑脸。
然后两人各自撇过头,接下一阵沉默。
林婕妤咬咬唇。总不能这样僵持一辈子吧?「那个……」深吸一口气,她终于鼓起勇气开口,「昨天的事,很抱歉害你被误会了。」低着头,她说。
「……哪里,是我自己也睡着了。」何育清抓抓头,不好意思的笑。
「那你会……生气吗?」
其实林婕妤也不晓得自己想问什么。她当然知道何育清没生气,但她又说不明白自己想问什么……
懊恼的抓抓头,她有些困惑,釐不清纷乱的头绪。
「不会啊。」何育清有些诧异。生气?他看起来像生气吗?
他只是有点在意……在意有点奇怪的自己。
因为他好像,从来没有这么在乎过一个人。
「嗯嗯。」得到答案,林婕妤总算绽开了笑容,「那我先去江玮恩那边了,掰掰!」说着,起身,并笑着挥了挥手。
「嗯。」何育清也起身,却没有跟着走过去,只是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离他远去,看着她和江玮恩打闹的样子,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样子。
大概又是被调侃了吧?何育清无奈的笑笑,目光柔和了几分。
苏毅欣站在不远的那一方静静地看着他们,稚气而略显成熟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昨天必须很晚睡。原本他是想在巡过之后去和林婕妤打招呼的,却没想到……
却没想到,她的身边,已经多了一个和她有说有笑的何育清。
为什么陪伴她的可以是何育清,而不能是他苏毅欣?
握了握拳头,他眼中的怨愤又加深了一点……
☆ ☆ ☆
国中生们的晚餐是自给自足的野炊活动,五人一组,一共四十组。
领队们则负责在场中巡逻,晚餐则是在晚会后才能领便当吃。
「那个……借过一下。」范佑轩默默在场中巡逻,眼角不经意瞥见某个内容物看来快要变成一团不明物体的锅子。也顾不得是不是自己的组员,当下马上接手,迅速接过锅铲快炒,大火旺盛之间,锅子里的菜餚已经神奇而完整的出现在盘子里了。
众人默默拍手叫好,女孩们的双眼更是冒出了一颗颗爱心。
江玮恩默默看着范佑轩,小佑佑的大妈职业病啊……
而带有鸡婆属性的何育清也在各组帮忙。
「……这样就可以了……这道菜不能放盐巴……」何育清在学生身后做小小指导,虽不如范佑轩厉害,倒也还算是有模有样。
「咦咦,育清你也会做菜?」林婕妤看着何育清熟稔的模样,有些惊讶地问道。
「嗯……我只会一点家常菜,没有佑轩那么厉害。」何育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办法,十五岁那年他母亲病倒,父亲要在外工作又不会做菜,妹妹又是个天生的厨艺白痴,家中剩他一个有空,当然得学会做菜。
也是在那之后,他才改变的。
林婕妤了然的点点头,忽然觉得何育清的手似乎越发越万能了起来。
「小恩姐、小恩姐──这里要怎么办啊?」第三小队的某组女生看见江玮恩经过,于是连忙出声留人。他们的小恩姐这么厉害,一定会帮他们的!
「哎呀呀,我什么都不会耶──大妈大妈,快去帮人家啦!」江玮恩十分欠扁的扭头找范佑轩去,一副什么都不会的样子──天晓得她从小就常常需要自理晚餐,厨艺其实好得很,单纯惰性发作,不想帮忙罢了。
而不知道实情的范佑轩当然只好默默接手帮忙。
话说回来,她那个回头找他的动作也未免太自然了吧?范佑轩默默腹诽。
☆ ☆ ☆
咳咳,由于篇幅不够了,于是我们长话短说呗。
紧接在晚餐后的,便是众所期待的营火晚会。
而营火晚会的节目则是由江玮恩所策划。
想当然尔,让江玮恩策划这种活动,内容是绝对不可能会正常到哪里去的。
于是我们看到穿着比基尼,还戴上了女性假髮的周丞央。
「大家好──我是沉香姊姊哟!」
穿上戏服前还一脸纠结的周丞央以非常乐在其中的态度上台,还附赠香吻一枚。
接着是无奈之下穿上精灵服的何育清。
当然,那个精灵服是……特大号女装。
「……」何育清苦笑着微微低头,感觉非常难为情。
角色扮演还有扮女生这种事,他可是头一次啊……
最后──我们看到了穿着猫耳女僕装的……范佑轩。
当然,我们不能否认,江玮恩是一定有私心的。
「……」被迫穿上整套戏服(包括假髮)的范佑轩沉默的低着头,白皙的脸庞早已染成了熟透的苹果色。
他们为什么要穿成这样?江玮恩根本就是故意的吧?
于是范佑轩无限怨念。
「好的──在我们几位美女豋场之后,接下来就是投票时间啦!」第三小队的江玮恩因为主持关係,因此心痛的放弃了Cosplay的参赛资格。不过看到几位男士被她逼迫穿上戏服,心里似乎很是开心,语气里大有兴奋之情,「来来来──大家觉得哪位美女最漂亮啊?」
那个夜晚,抱着不同的心情,三个男人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夜。
☆ ☆ ☆
夜晚的宿舍。
十七个大学生分成两个小团体,十七张脸都挂着愁苦的脸,情绪愁苦地吞着便当。
「江恩恩……」林婕妤皱着一张脸,觉得嘴巴里的饭菜像是石头一样味如嚼蜡。「这个便当好难吃哦。」皱眉、苦脸、瘪嘴,她所有不满的情绪全写在脸上,满面的哀怨。
江玮恩无奈,「没办法啊,他们有野炊,我们只有便当啊。」她万分感慨地摇摇头,叹气。要不然她可是很怀念大妈那举世无双的神之手所做出来的饭菜的……跟神厨大妈比起来,这便当根本连馊水都不如啊!
江玮恩在心里如此万分激动的吶喊着。
「唉哟,别吃啦──我们去吃泡麵!」眼睛蓦地一亮,方巧欣丢下竹筷,眼底的情绪由沮丧转为欢快,彷彿是绝处逢生的遇难者。真是的,她怎么就忘了呢?她可是带了三天份的泡麵来这里啊!
「好耶──我带了一大包的统一!」林婕妤也欢快的丢下竹筷开始欢呼。泡麵!泡麵!她最亲爱的香喷喷的美味泡麵!那种口感、那种滋味──光想她就开始流口水了啊!
「一包算什么?我带了一箱来一客!」江玮恩抬起下巴,盘手,一脸高傲的做俯视众生貌,满脸臭屁的哼了哼。
「心动不如马上行动,江恩恩,我们快去拿!」林婕妤闪亮亮地看着江玮恩,满面春光。
那边几个人在欢快的欢呼,这边何育清和范佑轩的便当已经空了。
余光中,江玮恩终于注意到范佑轩那张越来越黑的脸。
糟糕!江玮恩心里不禁暗骂一声,「呃、呃,大大大……大妈──你、你刚刚什、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听到喔!」她连忙拙劣地摆摆首撇清,想装做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完了完了,她都忘了大妈还在这里了啊!她、她不要再听到大妈那可怖的碎碎念攻击了啊!
身为射手座的江玮恩,在讨厌被念这一点非常有射手星座特质。
是的,由于绰号是大妈,于是我们的大妈范佑轩也非常有大妈特质──讲究健康。每次遇到楼上的江玮恩没吃早午晚餐或是又吃泡麵,总不免又要碎碎念一番。
于是在这方面,范佑轩难得的成为了江玮恩的剋星。
「江恩恩──走,咱去拿泡麵来吃!」林婕妤和方巧欣已经欢乐的起身準备拿宵夜去了,全然不知现在江玮恩所面临的窘境,「育清要一起吗?」侧头望向安静坐在一旁的何育清,她微笑问。反正她带了很多,送几个给别人也不会怎样。
不过她在看到何育清面前那个空空的纸盒时还是小小惊叹了一下──那种食物他居然吃得完,好强!
「嗯……我都可以。」何育清温和笑笑。虽然他也觉得泡麵不是健康食物,不过像这样的状况……其实偶尔吃吃也是没关係的。
于是江玮恩看见范佑轩的脸色越来越沉。
「呃,大大大大妈……」江玮恩越加慌张了起来。该死的林婕妤啊!
然后林婕妤等人终于看到了气氛奇怪的江玮恩和范佑轩。
然后现场突然一片寂静。
范佑轩沉着脸扫视了一圈周围的众人,沉默半晌,终于还是重重的叹了口气,「泡麵拿给我,我煮吧。」虽然他真的不喜欢这种食物,不过今天的晚餐确实不好吃,而且偶尔吃一次应该还好,经过他处理他也比较安心……
「欸?」江玮恩愣。她刚刚是不是幻听了?大妈说他要煮泡麵?天要下红雨了吗?还是太阳明天要打西边起了?
不过管他是哪一种,反正既然大妈要煮,那是再好不过的!
于是林婕妤双眼瞬间发亮。大妈要煮泡麵!
「噢耶──大妈是好人!」
宿舍内,几个人如此欢呼。

Chapter 14. 第三天,也就是最后一天。
而最后一天的活动──漆弹战,也就是吸引了一大群学生前来报名的原因。
漆弹战的战场是附近一处广大的专用场地,遮蔽物很多,若不仔细注意手上标明组别的绑带便会不小心打到同组队员。
而想当然尔,评审自然是值星官苏毅欣。
而为了方便,于是咱将一、二、三、五和四、六、七、八分成两队。
然后──依照惯例,让我们先把镜头转到江玮恩这里──
「砰砰砰砰砰──」
一声声急促而精準的发射声从某人的漆弹枪中传出,还伴随着遍地的哀号声。
江玮恩满意的放下漆弹枪,双手环胸,神气地看着一大群成群结队的绿色绑带满身五颜六色,垂楼丧气的走出场地,神情得意的很。
正想臭屁的仰头哼笑两声,她发现了角落处的假树丛后透出一抹迷彩。
欸?还有人?江玮恩困惑了。刚刚她扫射的範围这么广,应该都被打到了才对。除非是领队……不行,如果这个领队向她报仇怎么办?必须先示威才行。如此想着,她再次举起了漆弹枪。此时的江玮恩已经完全将对方敌化了。
而正当她要扣下板机时,那抹迷彩的身影终于现出了全身。
──清秀乾净的脸庞依旧没有任何表清,一贯淡漠的眼睛里带了明显的无言。他的左手被绑着红巾,胸膛上一点鲜豔的黄。
没错,此人正是大妈,范佑轩是也。
「小佑佑!」漆弹枪直勾勾地指着他,江玮恩惊呼,「为什么你没有躲开?」枪指向衣服上那抹明黄,她瞠大双目,抬颚作扈斗状。
「……」范佑轩默默了。他才想问为什么他躺着也重枪吧?
……还有她那是什么表情啊!
「等等!小佑佑我们同组喔?」江玮恩双眼瞠得更大了些,漆弹枪又指向他手上的红布,脸上夸张的表情表示自己非常惊讶。
「……」
范佑轩突然很庆幸自己是独自在这哩,而不是带队过来。
「好啦好啦──抱歉咩主动跨坐在他身上起伏_有奶水孕妇和上司办公室,我忘记了嘛。」江玮恩笑着挥了挥手,总算是记得放下了自己手上的枪。「嗯……黄色不错啦,和胸部很搭。」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她看着那抹明黄,脸上的表情竟带了些满意的味道。
「……」范佑轩的脸又更囧了些。哪有人打到同队是这种反应的……那个满意的感觉是怎么回事?……跟胸部很搭是什么意思啊!
于是范佑轩又开始了充满怨念的腹诽。
由于大妈的腹诽怨念太重,于是我们将镜头转向本部主角──
在与江、范等人相反的另一边,何育清同样一身帅气的迷彩装,神情看来有些懊恼地四处观望着。
他和他的小队走散了。
唯一能确定的是──刚才那一阵慌乱之中,他的队伍似乎损失了不少人。
缓慢地向前迈进,何育清双眼不停地东张西望,然后他在一个像是废弃水塔的遮蔽物后方看到了一小抹迷彩的衣角。
在后面的是谁?没有多想,他好奇的走上前去──
「婕妤?」「呯!」
在何育清看清楚那人的样貌的同时,熟悉的对话框出现,他的肚子瞬间多了一抹红。
「对、对不起!」发现来人是何育清,林婕妤一下子慌了,手足无措地看着那抹红色。她真的是太紧张了,连绑带和声音也忘了要认一下……幸好过来的不是同队的队员啊,不过也可怜了无辜的育清了……
「没关係。」何育清温和地笑笑,感觉到被打中的地方有些微的刺痛感,「江玮恩呢?妳怎么躲在这里?」有些担心她看起来孤零零的样子,他关心地开口问道。
「我和江恩恩走散了……」林婕妤乾笑着搔了搔头,觉得此时的自己真的是蠢得可以,「躲在这里是因为……我会……怕痛。」有些窘迫地微红了脸,她低下头,道。
怕痛?何育清微愣。这理由听上去实在是……有点……可爱啊。「一直躲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我们一起走吧?」微笑着伸手示意要拉林婕妤,他不着痕迹地偷偷笑了一声,觉得眼前的女孩果然很有趣。
而且她躲在这里很明显啊,要是被不同组的看到了,免不了还是要遭殃的吧。反正他也不怎么在乎被击中什么的,带着她走也比较安全……
不知怎地,何育清居然就这样兴起了想要保护她的念头。
「欸?」林婕妤呆愣地抬头望他,不太明白的样子,「可是……就这样大剌剌的走出去,应该更容易被击中吧?」有些不安地望了望四周,她问。
「没关係,我们是领队,应该比较不会被攻击。」何育清依旧笑得温和,「而且……我不太怕痛的。」嘴角的弧度带了一点淘气,他耸了耸肩,语气是玩笑的味道。
被这么一说,林婕妤又不好意思地红了脸。迷彩服上鲜艳的红色看得她心虚万分。「唔……嗯。」不知道该做何回应,于是她总算还是伸手握住了眼前白皙修长的手。
何育清的手因为长年拉琴的关係手指上被覆了一层薄薄的茧,虽然只是藉由他的手来支撑自己因为蹲了太久而有些发麻的脚,不过她还是有些尴尬地红了脸颊。
两个人一路并肩走着,四周安静得彷彿连一根针掉落的声音也能听得见。
林婕妤警戒地四顾着,这种安静过度的感觉就好像马上就会冒出什么人似地……
「果然有姦情!」
于是下一秒,她的乌鸦预感果然实现了。
从两人的前面不知从哪冒出了两个小女生,以「被我抓包了」的神情气势汹汹的站了出来,彷彿看到了什么偷情现场似的。
她们的手臂上绑着绿巾。
她们手中的漆弹枪指着他们俩(其实是对準林婕妤)。
然而即使是在这样较危急的时刻,林婕妤还是不禁默默的想……何育清的名气居然已经红到别队去了啊……
何育清还来不及回应她们什么,见她们似乎打算攻击,于是连忙侧身挡住了林婕妤,「小心!」低声对身后的她说,他挡下了两枚漆弹并举枪攻击两人。
两个小女生灰头土脸的走出了场外。林婕妤还愣着眼看着眼前的修长身影,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他居然真的在帮她吗?
从来没有人这样挡在她的前面。或许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慢慢将自己的信任交给了他。
从何育清的身上,林婕妤第一次从家人以外的人身上感受到了安心。
☆ ☆ ☆
「哔哔──」
二十分钟的哨声响起,红、绿两小队剩余的人员纷纷从场地内走出,集合到刚才的地点。
敌方的人数已经被江玮恩、周丞央等人消灭得差不多了,谁输谁赢,情况已经非常明显。而江玮恩是和范佑轩一同到达集合场地的,两个人的身上并没有什么被漆弹击中过的鲜明色彩,唯有范佑轩胸膛上那一点明黄最引人注目。
想当然尔,江玮恩早就已经欢快的到处宣传去了。
而从另外一边一同到达集合场地的则是何育清和林婕妤。
林婕妤走在何育清身后,身上基本没有任何漆弹的痕迹;后者的身上则是布满了许许多多鲜艳的色彩,看起来倒毫不在意。
于是两人又不免遭到了众人的揶揄。
「红队获胜!」细数了两方剩余的人数后,苏毅欣大声宣布道。
红队的学生们听到结果后各个开始欢欣鼓舞,而苏毅欣眼见时间差不多了,心下鬆了一口气,拿下墨镜,心想自己终于不用再学陈靖宏了。
「那个,这段日子辛苦大家了。对大家这么兇实在不是我的本意……实在是无可奈何才这样做的。」苏毅欣搔搔头,嘴角尴尬地笑出一个腼腆的弧度,「可以的话,大家叫我毅欣就好了。」露出和平时一般阳光灿烂的笑容,他语调活泼地道。
众学生各个一愣一愣的看着刚才还威武万分的值星官苏毅欣变成邻家大哥哥的模样,一下子所有人都愣了,完全反应不过来,只能呆呆的看着众领队们。
江玮恩见状,连忙向一旁的周丞央使了个眼色。
一旁都周丞央收到江玮恩的眼神后悄悄地伸出手比了个「OK」,然后偷偷从后面跑到了不远处堆放了许多水桶的地方,并召集了一旁的几个领队们一同将其搬到学生周围。
苏毅欣见周丞央跑走,正要开口问,这边江玮恩居然直接拖下了苏毅欣的裤子!
苏毅欣这下愣了。脸一红正想拉起裤子,江玮恩居然拉着他的裤子大喊了起来:「各位同学──这几天有没有被值星官欺负得很惨啊?」
「有──」刚才还发愣着的学生各个被江玮恩的叫喊声拉回了神,于是全部异口同声地大喊。
「有没有很想揍他──?」眼见情势不错,于是江玮恩又喊。
「有──」
「噢──那么就请各位慢用吧!」
与此同时,周丞央等人已经把所有的水桶搬到各对面前了。
那些水桶原本是用来装水球的,而现在里面所装的──正是已用许多塑胶盘装好的刮鬍泡!
周丞央马上拿起一盘刮鬍泡直接往苏毅欣的脸砸了下去,众人见状,也从手边的水桶里拿起盘子加入了战局。
「等、等一下,我、我不是故意的──」苏毅欣一手还拉着裤子,一手抵挡着众人的侵袭,全身上下早已狼狈不堪,只能在空隙中勉强说话。当初可是他们推他去当值星官的啊!而且他这几天可是几乎没有参与到什么活动耶?他、他这么牺牲还要学团长为什么──
「唉呦,管你是不是故意的。从你当上值星官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会有今天啦!」林婕妤笑嘻嘻地回,说着还顺手拿着盘子在苏毅欣头上抹了又抹。
这些刮鬍泡可是他们这十六个人晚上偷偷做的,很是辛苦哩!
战况越演越烈,有人甚至开始互丢,更别去提苏毅欣的惨况了。甚至就连何育清和范佑轩也加入了战局。
营队的最后一天,苏毅欣终于明白了团长死也不参加的原因。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6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