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_有女被袭胸的视频吗

Chapter 11. 七月四日,暑假第四天。
高雄依旧是艳阳高照的炎热天气,体虚的人在这阳光下待太久便会头晕目眩。
而某大学前的五个女生却有不得不站在这晒人的阳光下的原因。
「江恩恩…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_有女被袭胸的视频吗…我们是不是太早来啦?」林婕妤抬头抹下一把汗,望了望空蕩蕩的校门口,也才她们五个到而已……好像太早到了吧?在这种热度中等太久她会疯掉的!
「是他们太晚来啦。」江玮恩一手拿着垫板搧风,脸上有明显的不耐烦,「吼──好热!」这种天气居然要她在阳光下曝晒!虽然她是很喜欢晒太阳啦,可是那是因为运动啊!
这次被委託去的学生一共有十七个,他们认识的有九个,分别是林婕妤、方巧欣、任婉静、洪心茹、周丞央、苏毅欣、范佑轩、何育清。另外八个人她不认识,反正也不干她的事。
暑假刚开始他们这一堆人就被叫去训练了三天──那对林婕妤和江玮恩来说绝对是最大的酷刑。游戏游戏游戏啊!训练的时间他们本来是要拿来玩枫之谷的啊!
时间回到现实──他们这边的四个男生和另外八个人都还没来。
「既然他们都还没来,那我们先去旁边的星巴克吹冷气算了。」洪心茹也伸手抹下一把汗,笑得万分无奈。
洪心茹和江玮恩同系,是江玮恩的好友之一,短髮俏丽,个性颇为大剌剌,是个实实在在的好人。
好人啊,这世上的好人真多啊!林婕妤笑嘻嘻的想着。
「哦哦,前有发光体!」热辣辣的阳光中,林婕妤远远的看到两个灿烂发光的身影……
不是吧,连大热天都这么耀眼,这算是某种……另类的活动型太阳吗?
「哟,妳家的来啦。」见到来者是何育清和范佑轩,方巧欣坏笑着推了推林婕妤,语气暧昧。
怎么又我家的了?林婕妤对方巧欣翻了翻白眼,连反驳都懒了。
而尾随在何育清范佑轩身后的两人正是令众人等待已久的苏毅欣、周丞央等人。
「抱歉,我来晚了。」背着黑色登山包,何育清不好意思的搔搔头。
很久没有参加这种活动了,刚才他在做最后的整理,因此花了一点时间。
「唉呀,反正慢的也不只你们。」林婕妤笑着撇撇手,表示自己不在意。她探头望了望四个人的身后,其他几个怎么这么慢呀?她都快被晒成人乾了……
方巧欣告诉她何育清和范佑轩都要去的时候她是吓了一跳。然后慢慢她发现……根本只有她不知道啊!
她真的觉得,这些人一定是故意的。
「那些人终于来了!」方巧欣一脸激动的指向不远处的八个陌生身影。
终于!终于啊!洪心茹万分感动。
接驳车在随后到了校门口,是一台小型的巴士,大约能容纳二十人。
终于可以吹冷气了……众人如是想。
☆ ☆ ☆
一路上,主办的教授对众人进行行前训练。
他们要带的是一群小六升国一生,两百人,一队二十五人,一个领队一个副领队,外加一个专门来塑造威严的黑脸。
黑脸票选出来由苏毅欣担任,林婕妤和江玮恩一组,范佑轩和何育清,方巧欣和任婉静,周丞央和洪心茹。
而营地则是一处牧场,扎营则在一处宽广的草原。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何育清先去看查了一下他寄过来的包裹。
然后他和范佑轩正好在女生多的那一组。
「我叫育清,是你们的领队,旁边这位是副领队,你们可以叫他……大妈。」何育清依旧亲切温和的微笑,顺便替一旁沉默而其实有些不知所措的范佑轩介绍,语气有些尴尬。
没有意外的,台下爆出一阵笑声。
于是范佑轩愈加灰暗。他也不想用这个绰号啊……那是那时江玮恩抢过他的绰号卡填上去的……
为什么育清就可以用自己的名字?他悲愤。
其实何育清本来也该用暱称的,只是他实在想不到自己该用什么暱称。至于范佑轩……他只能表示同情。
「关于这次训练营……」眼见眼前的学生们似乎都明了他们两人的名字了,何育清便照着主办人给的单子往下介绍。「……以上还有问题吗?」亲切微笑,他问。
一个小女生举起手。
何育清笑着点点头,示意她开口。
「育清,你们有女朋友吗?」小女生鼓足了勇气,大胆开问。
「呃?」何育清被这个问题稍稍震惊到,「没有。」微微有些尴尬,他还是照实回答。
范佑轩也跟着默默摇头。
「那你们有喜欢的女人吗?」另一个小女生举手发问,表情看来甚是兴奋。
女人……?何育清无言了。「没有。」现在的小孩子思想到底进步到什么程度了啊?他默默。
然后范佑轩继续跟着摇头。
「Yes!」女孩们纷纷开心的击掌欢呼。
「太好了!我要那个看起来温和的!」
「那个是我的啦!」
「那我要左边那个,虽然都不讲话,但是感觉很酷!」
……
不知道为什么,何育清和范佑轩想到了那些恶狼一样的女生,于是头皮发麻。
「我是你们的领队,叫我小恩就好。」江玮恩笑得爽朗豪迈,「那边那个存在感薄弱的是副领队小鱼。」
江玮恩这边也正进行着自我介绍,他们的队伍男生比较多。
林婕妤配合的挥挥手,「大家好,我是小鱼。」虽然她实在是很想吐槽江玮恩存在感薄弱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算了,这种大众场合。
「呿,有够衰,那边那队的胸部超大,啧……」队里的男生一脸无趣的窃窃私语着,探究的眼光打量着江玮恩和林婕妤,然后用羡慕的眼光看向任婉静那一队。
「有何不满是公的就说大声点啊。」江玮恩挑挑眉,满脸的鄙夷,「不爽的可以来跟我打啊?」说着,她的袖子已经捲起来了。
几个较大胆的男生上前去挑战。
结果当然是男生们惨遭秒杀。
于是江玮恩成了第三小队的老大。
☆ ☆ ☆
上午一连串的团体活动和搭帐篷后,紧接在后的便是下午的水球大战。
比赛取对战制,由没有带队的苏毅欣抽籤,八小队随机对战五分钟,复赛十分钟,并且由最后胜出的两小队进行二十分钟决赛,而全身衣物湿最少的小队获胜。
让我们由左边的一号战场看起──第一小队的周丞央、洪心茹对上第七小队两位陌生人……结果由活力过剩的周丞央取胜。
二号战场是两个不出现在咱小说的陌生人,跳过、跳过。
三号战场由第二小队的大姊头方巧欣、任婉静对上第八小队两位不认识的……于是我们直接宣布由宝茱姐➀第二代方巧欣获胜。
四号战场则是由第三小队的老大江玮恩、林婕妤对上第五小队的何育清、范佑轩。
江玮恩对于在这场战役中取胜觉得胸有成竹。
领队和副领队都是一副肉脚样,不论对上谁都稳输的啦!
更何况是对上她鼎鼎大名的江玮恩呢?哼呵呵……
于是某人开始奸笑。
今天大妈跟育清穿的都是白T恤,她可是非常期待的!
「对面的!」江玮恩站在自己这方的最前面,表现老大的威风,「我只能说……」随后,她一手捂心作悲痛状。
说?说什么?不只范佑轩和何育清好奇,林婕妤也忍不着竖耳倾听。
虽然范佑轩觉得这家伙肯定不会打什么好主意。
「护好你们的小鸡鸡!」
在江玮恩洪亮的声音响起的同时,哨声响起,二十五名国中生十分有默契的、暴力的、怨忿的丢出了手中的水球,并且準确的瞄準了对面的每个人!
其拿水球以及丢水球速度之快让在场所有人都不禁咋舌!
何、范两位领队都还呆在原地,而他们小队的女生们已经哀鸿遍野了。
男生这样狠决的瞄準女生当然是不太道德的,可是一想到领队小恩在赛前说的话,大伙儿便又振奋了精神,卯起了劲来……
「女生们──有没有很气愤为什么那一队的帅哥没有分到我们这里来?」赛前,江玮恩首先对少数的女生们进行信心喊话,语调堪称愤慨激昂。
「有──」果然女性同胞都是爱帅哥的。众女共同作同仇敌忾状。
小学升国中的孩子们大多都还是很单纯可爱的。林婕妤默默体会到了这点。
「那就打他们的女生洩愤吧!想想她们为什么能有这种福利!」江玮恩继续不气馁的荼毒小女生们,语调更是激昂了起来。
林婕妤不禁抚额。她突然觉得她们这队的孩子都好可怜哪……
「没错──!」众女跟着激昂吶喊。
眼见第一次信心喊话收到了效果,江玮恩于是转头看向佔了多数的男生,「男生们,想跟第二小队的大胸部领队认识的就给我杀!」
林婕妤站在一旁,在心里默默为何育清和范佑轩默哀了一秒钟。
于是,在领队江玮恩的双重激励之下,第五小队遭到惨败。
第一、二、三、四队晋级複赛,江玮恩小队以丝毫不减的气势干掉了第四小队。
而第一小队的领队周丞央则是面临了两难的抉择。
站在他前方的是……他的真命天女,小静静啊!
「大家要继续加油喔!」方巧欣灿笑着神采奕奕的喊话,旋即气质清秀的脸庞脸色一变,拳头一握,化为凶狠,「敢对敌人手下留情的话……你们就死定了!」一脚跨在前面的椅子上,恶狠狠的瞪大眼睛,表示要胁。
平常白目惯的男生们居然各个都乖得像只猫,显然是被立过某些不知名的下马威。
任婉静则是安静在一旁站着做活招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周丞央沉默着回头看了一演自己的小队,孩子们一双双充满期待和渴望的眼神正在刺激着他的心……!
呃啊啊啊啊──不能辜负孩子们啊!
当然,期待渴望什么的,单纯是这家伙的想像力过剩。
开战的哨声响起,周丞央站在队伍的最前面,深吸一口气,「虽然妳是我的真命天女,但……」他痛苦的闭了闭眼,一手握拳,他睁开双眼,决定绝了这条心,「──孩子们,上啊──!」
带着一颗矛盾、揪痛、两难的心,第一小队获的胜利。
上半场的精采对决到此告一段落,决赛开始前,大家纷纷回到消息区小憩十分钟。
那边江玮恩又在臭屁,于是林婕妤便跑去关心刚刚被打得狼狈的何育清。
「你还好吗?」林婕妤身上没什么湿,看到何育清全身溼透的模样不免有些心虚。
「还好……」何育清无奈的笑笑,双手用毛巾不停擦拭着还滴着水的头髮,T恤因为湿掉而紧紧贴着身体,肌肤显得若隐若现。
……他不该穿白色的。
居然没有都是排骨,还挺结实的耶。林婕妤瞥了一眼,默默评论,顺便庆幸今天自己穿了黑色T恤。
「妳们那队很厉害。」没有发现林婕妤的视线,何育清笑了笑,说。
「啊哈哈,江玮恩的功劳啦。」林婕妤尴尬的笑笑,「倒是可怜了你和大妈了。」抱歉的笑了笑,她说。
「还好啦。」何育清还是笑,江玮恩下手是有点重,被打到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不过还算撑得住,「妳衣服也湿了,要不要先擦一擦?」虽然她比起他还算乾净,但是他有点担心她会着凉啊。
「没关係,反正等会还有决赛,比完再处理就好。」林婕妤无所谓的撇了撇手,「啊,我先过去了。」眼见江玮恩已经走回队伍,她连忙道。
「嗯。」何育清笑笑,点头。
他们说今天会帮林婕妤庆生。
而他似乎……已经开始期待她收到礼物的表情了。
☆ ☆ ☆
第三回合的总决赛,正式开战!
总决赛与初赛、複赛赛制较不同,决赛是二十分钟内,哪边的领队乾的部分最多赢。
八组队伍不断对战的结果,最后由第三小队的江玮恩队对上第一小队的周丞央队!
「对面的小恩,咱们绝对不会输给妳的!」周丞央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江玮恩做茶壶状,气势汹汹的呛声。
他连真命天女的守关都过了,决赛怎么可能输!
「哟呵呵呵呵,这样啊──」江玮恩歪头灿笑,露出两颗邪恶的虎牙。
「哔哔──」一声哨音,领队小恩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水球砸上敌方领队沉香的脸。
噢,小央央,原谅我,我不这样是无法让你燃烧起来的啊!江玮恩望着脸色瞬间惨绿的周丞央,在心里默默吶喊。
「可恶啊!大家上──我燃烧起来了!」周丞央眼中腾出熊熊怒火,口中同事包出一阵怒吼,此仇不报,非君子也!
于是战场登时充满了将士们惨烈的怒吼声和哀嚎声。
林婕妤则是躲在不起眼的角落。呼呼,不要砸到她,她怕痛啊!
──「啪!」才正这么想着,一个水球便从背后扎扎实实的砸上了她的肩膀。
林婕妤抬头一看──是洪心茹!
「小茹妳居然打我!」林婕妤悲愤交加的摸着肩膀,好痛啊!
「哈哈,手滑了一下。」洪心茹欠扁的乾笑。
「可恶,我要复仇!」林婕妤愤怒的大吼,纵身跃入战场中追逐洪心茹。
于是场面更加混乱。
两个副领队在另一边扭打成了一团,周丞央站在水桶旁边,不停队江玮恩发射水球手里剑;江玮恩灵活一闪,迅速到了周丞央背后!
「呵哈哈哈哈──」江玮恩仰天长笑,不知从哪抽出两把水枪,并在周丞央转身时同时按下!
「啊?喂!那是什么东西啊!耍贱招啊!」周丞央万分不满的开始哇哇大叫。
犯规犯规啊!怎么可以偷藏水枪!
「哔──」与此同时,结束的哨声响起。大队长苏毅欣扮着一张严肃的脸,在检查过两个两队之后大声宣布:「第三小队获胜!」
「不公平啦!敌方耍贱招啊!」周丞央还在那边不满的抗议嚷嚷着。
「比赛结果就是这样,不得有任何异议!」身为严肃角色的苏毅欣当然不能像平常一样跟着周丞央闹,于是只好适时出声缓下躁动的人群。
「好了好了──快去把身体擦一擦,等一下在这里集合去吃饭!」待学生们都安静了,各小队的领队们便如此各自宣布。
于是众人一哄而散。何育清拿了一条乾浴巾,上前去关心全身溼透的林婕妤。
其实苏毅欣也很想下场去问候她,但碍于自己的角色,他只能站在原地,看着何育清和林婕妤有说有笑的双双离开。
握紧了拳头,一股被抢先的不甘与嫉恨在他心中缓缓蔓延开来……
➀宝茱姐:偶像剧《海派甜心》女主角,个性有如大姊头般讲义气、凶狠。

Chapter 12. 晚上就在牧场里吃合菜。
一个小队两桌,领队自己分两桌。
而水球大战玩得激烈,众人都很疲惫。
「等一下是不是他们睡着了,我们就可以去睡了?」林婕妤无力的扒着饭,觉得眼皮沉重得都快要自动阖上了。
她已经很久没玩得这么累了,身体的疲倦居然可以盖过肚子的饥饿。
「妳忘了妳要守夜啦?」方巧欣看向她,灿笑
林婕妤和江玮恩比较衰,被抽到第一天的午夜。第二天则是另外那边的。
被抽到时可是整片悲鸣的呢。
还真的是有够衰。
「我不想守夜啦……」想起此事,林婕妤满脸的悲苦。
「我也不想啊──」江玮恩吶喊。可是谁叫那个抽籤的偏偏就给她抽到林婕妤的名字,她又偏偏跟林婕妤一组勒?她悲愤想着,觉得万分不愿意。
对了,如果……
江玮恩思考着,在心里已经邪恶的笑了起来。
☆ ☆ ☆
安顿好躁动的小鬼,九个大学生们疲惫的回到他们的住所,终于换另外八个了。
才在大厅稍作休息準备洗澡,林婕妤看到她眼前的八个人突然约好似的站了起来。
「今天是──七月四号,林婕妤的生日!」方巧欣清清喉咙,露出桌面上的生日蛋糕,然后拍拍手,开始朗声大唱:「祝妳生日快乐,祝妳生日快乐……」
林婕妤觉得万分惊喜。这些日子大家一直在準备营队,她还以为他们都已经忘了……
她现在开心得嘴角都快弯到眼角去了。
三种语言的生日快乐歌唱完,众人笑着替寿星鼓掌。
「谢谢……」林婕妤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很感动。
第一次有这么多人记得她的生日……
「寿星许愿──第三个愿望不能说喔!」周丞央兴致勃勃的把林婕妤拉到蛋糕前,还不忘提醒。
「知道啦。」林婕妤双手交握,轻轻阖上眼睫,许了十八年的愿,她怎么会不知道?
「希望……我们的友情永远都不会变。」清清喉咙,想了想,她说,「希望……我身边的人永远平安。」
「第三个愿望不可以说喔。」方巧欣忍不住又再提醒她一次。
「吼,知道啦!」林婕妤忍不住翻翻白眼,她有这么白痴吗?
「就怕妳有。」
江玮恩吐槽。
「……」
第三个愿望……林婕妤认真的低下头。
「希望……我在大学四年可以遇到一个真心互相喜欢的人。」许个少女点的愿望好了,她如是想。
毕竟她的恋爱纪录是光荣的鸭蛋啊……
但是在她的心里,十九年来一直其实渴望着这样的幸福。
被所有人排挤、讨厌也好,被遗弃也好,她一直相信一定会有一个人可以明白她的悲伤、她的过去,可以倾听她的眼泪,可以抱着她让她放心的哭,可以在她无助的时候握着她的手说别怕,可以细心温柔的陪伴她。
即使这样的愿望对她来说很奢侈。
「许完了。」林婕妤张开双眼,「可以拆礼物吗?」绽开笑容,她看着满桌的礼物眼光发亮。好多礼物喔,收穫真多!
「嗯嗯,拆礼物!」方巧欣也很兴奋。
每个人都送了不同的礼物,有些则只送了卡片。
团长和雅琪也托周丞央和方巧欣把礼物交给她。
方巧欣送给了林婕妤一条和她一样的友谊手鍊、苏毅欣送她一条精緻的项鍊、周丞央给她一个整人玩具、雅琪送她一只小狗的娃娃吊饰、团长则是一支名贵的钢笔……
范佑轩是口头祝福,任婉静和洪心茹都送了卡片。
而江玮恩送了她……
一个狗项圈。
上面还写着「驯服育清」……
她脸部抽搐的看向江玮恩,后者则是嘻皮笑脸的比了个「讚」。
林婕妤彻底无言。
「啊,等我一下。」待所有人的礼物都被拆完,何育清才走进房里,拿出一个不起眼的黑色大袋子,递给林婕妤,「生日快乐。」说着,他笑。
他想给她一个惊喜。
「谢谢。」林婕妤也笑着接过带子。里面装了什么?看起来好大哦。她有些期待的打开,登时一阵震惊──「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拿出里面毛茸茸的泰迪熊,她惊喜的抱住,同时向何育清,觉得开心极了,「谢谢……」一脸幸福的抱着娃娃,她说。
这个很贵呢!但是能收到她最想要的礼物,她打从心底的觉得很开心。
她觉得何育清这个人真的对她很好很好。
何育清笑得有些心虚,但是看到她的笑容,他觉得自己的心情似乎也飞扬了起来。
他没有发现的是,他看着她的眼神里,带了一点温柔。
☆ ☆ ☆
庆生完毕,夜晚十一点,梳洗完毕后,林婕妤看到了某个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死人。
「江恩恩,要守夜啦……」最后一个洗澡出来的林婕妤默默伸手戳了戳某个一动也不动的家伙。
「嗯……」江玮恩翻身,继续睡。
「……」林婕妤沉默了。
她真的真的沉默了。
因为重点还不是江玮恩睡死了,重点是……重点是……
其他人也睡死了啦!
她知道今天大家都很累,不过女生这边是什么情况?通通都变成猪了吗?
喂喂喂,她也很想睡啊混帐!
颓丧的穿上外套,她只好熄了灯,独自走出房门。
「喀!」在门关上的那瞬间,黑暗中,江玮恩悄悄的睁开眼。
很好,出去了。
「江恩恩,妳确定真的可以吗?」方巧欣悄声询问,语调带了点不安。
要是他没去要怎么办啊?婕妤不就要一个人守夜了?
「一定可以的啦。」江玮恩十分不负责任的猥琐笑。
她刚刚还故意去告诉何育清林婕妤最怕黑、怕一个人,OK的啦。
除非是有意外发生……不过就何育清那个性,不会有意外发生的啦。
翻了个身,江玮恩闭上眼,快乐的睡觉去。
☆ ☆ ☆
一个人走出宿舍大门,四周尽是一片黑暗。
林婕妤望着不远处灯火通明的帐篷区,握了握口袋的手机。
一边听歌一边玩手机,应该就不会怕了吧?
「婕妤,妳要去守夜啊?」从浴室走出,苏毅欣一眼就看到了林婕妤,「江玮恩呢?」一边擦着溼漉漉的头髮,她四顾林婕妤的周围,问。
他却没看见她满面不安的神情。
「呃,她睡着了……」林婕妤乾笑着回答。
看到江恩恩这么累,她也不好意思把她叫醒啊……而且把她叫醒,大概也是去那里打瞌睡的吧?那还不如让她在房里睡。
「其他人呢?」苏毅欣觉得不太放心。江玮恩睡了,那林婕妤是要自己一个人待在那里吗?
「……都睡死了。」林婕妤一脸无奈。
「那……要不要我陪妳?」苏毅欣小心翼翼开口,他有些刻意的微微低下头,想掩饰脸上有点害羞的表情。
「不用了啦,反正那里很亮,我一边听音乐、一边玩手机,时间一下子就过啦。」耸耸肩,林婕妤佯装无所谓的笑笑,她跟苏毅欣……还不是非常熟,而且麻烦人家也不太好啊。
虽然其实她很希望有人可以陪她。
「这样啊……那好吧,妳自己要小心喔。」有点失落的笑了笑,苏毅欣拎着袋子,準备动身回房,「晚安。」
「晚安。」林婕妤笑着向他招手。
☆ ☆ ☆
虽说是七月炎夏,但营区的位置在空旷的牧场,再加上是山区,因此夜风较凉。
四周一片静谧。
静得独剩虫鸣蝉叫。
林婕妤原本是打算听音乐的,可是又想,如果真的有坏蛋,那她不是真的什么都听不到了吗?
然而重点是──她笨到忘记拿耳机了。
「哒、哒、哒……」
从她后方传来脚步声,从容缓慢,脚步稳健。
这时候谁会来?大家不是都睡了吗?
如此想着,林婕妤不禁绷紧了神经,嚥了一大口口水。
「哒、哒、哒、哒……」
脚步声离她越来越近。
不行不行,别想太多,也许是苏毅欣、也许江玮恩醒了、也许是那边有人去上厕所回来、也许是她的幻觉、也许、也许──
「婕妤?」「哇啊啊!」
温润的声音响起的同时,林婕妤终于大叫了出来。
「怎么了?」看见她那副受惊吓的模样,何育清关心的问,「怎么只有妳一个人?」环顾了下四周,他疑惑地问。
「那、那个啊,江恩恩睡着了,所以只有我在这里。」发现来人是何育清,林婕妤鬆下一刻吊在半空中的心,觉得安心许多。幸好不是那种透明的、轻飘飘的、讲话还有迴音的东西……「你怎么会来这里?」她抬手看了看手錶,发现时间已经落在最高处的十二,于是困惑询问。
「呃,本来听说妳今天要和江玮恩守夜,就在经过门口时看了一下,发现只有妳一个人,就过来看看了。」搔搔头,何育清不好意思的笑。
其实他是想了想江玮恩刻意告诉他的话,觉得事情有些奇怪,又放不下心来,才忍不住看看的……
「这样啊……谢谢你来看我。时间不早了,你赶快回去睡吧,明天要很早起喔。」收到何育清的关心,林婕妤觉得心头几分暖,在心里无奈的笑了笑,还是出声把他赶走。
她一个人在这里就好,没有必要害别人睡眠不足啊……
「没关係,我陪妳吧。」从一旁拿了张椅子,何育清笑笑,在她身旁坐下。
光是刚刚靠近她就吓成了那个样子,叫他怎么能放心让她一个人待在这里?
更何况她是女孩子啊,一个女孩子大半夜坐在这里守夜,怎么样他都觉得不妥。
「咦?」
林婕妤惊讶的眨眨眼,不太能理解他的用意。
「反正我也睡不着,待在这里吹吹风也不错。」何育清侧头看她,浅笑,「而且妳一个守夜,太危险了。」
「谢谢……」见已经无法拒绝,再加上林婕妤原就希望有人陪她,于是她笑着道谢。
「谢什么?」何育清笑问。
「谢谢你的礼物,也谢谢你愿意陪我。」笑得灿烂,林婕妤侧头看他,觉得心情都愉快了起来。
她的运气真是太好了,一个被拉去凑人数的联谊不但遇到帅哥,而且这帅哥还是好人啊!
何育清看着她笑容灿烂的模样,微怔,居然觉得脸颊有些发热。
急急转过头,他觉得自己最近真的越来越奇怪了。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很奇怪的感觉,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他到底是怎么了?
「不会……」稍稍定下心,何育清搔搔头,笑,「我也是去问钰芯的。」虽说那个礼物是无意间知道林婕妤喜欢的,不过要是没问的话,他也没机会去那间店啊……
「你妹妹啊?」林婕妤觉得有几分惊讶,她还以为是巧欣或是江玮恩告诉他的呢。
「嗯,她大学要读我们学校,已经确定了。」何育清温和微笑,「她也是音乐系,主修钢琴。」
林婕妤望着他的表情,微愣。何育清似乎是个很宠妹妹的人吶……真好,她就没有任何兄弟姐妹。
每次提到何钰芯,他的表情总是很温柔。
「那不就是学妹?」林婕妤也笑。
「是啊。也许她会抽到妳当直属学姊喔?」何育清打趣的笑笑,那样似乎也不错吧?虽然钰芯似乎比她高了些……「或许会抽到我也说不定。」他神秘地笑。
「你不是数学系的吗?」林婕妤满脸狐疑。
不是同系带同系的吗?怎么会有数学系的?
「我去考了转系考,已经过了。」何育清笑说,「以后我们就是同学了,请多多指教。」侧头给林婕妤点点头表示行礼,他说。
「咦咦?转系?你要转到音乐系?」林婕妤震惊了。虽然说之前听过他是小提琴王子什么的,可是她一直以为何育清只把音乐当成兴趣……要不然当初干嘛不直接选音乐系就好了,还搞个副修这么麻烦。
「之前繁星计画的时候没有上,后来推甄也没有过,所以我只好选了一个学科成绩比较高的数学系。」何育清抬头望向夜空,有几分惘然,「我从小……就非常喜欢音乐,也希望以后能从事和音乐有关的工作。」说着,他嘴角淡淡的拉出一个梦想的浅弧。
林婕妤也笑了,「那你加油啊。期待有一天能去听你的音乐会喔。」一手支着下巴,她已经想像出来何育清一身白西装站在台上优雅地拉琴的模样了……,那个样子真是太人神共愤了,她一定会怀疑去听的女性同胞都是去补眼睛的。
但是何育清的音乐是真的非常棒。彷彿每个音符都是细腻地经过他的心所流洩的,一个个都能敲进心里,轻易撩拨人心。
他以后,一定会是很棒的小提琴家吧。
何育清闻言,笑了开来,「到时候一定送妳一张票啊。」笑着看她,他说。
夜风微凉。
林婕妤的长髮被吹得有些凌乱。
她微微瞇起眼,打了个哈欠,觉得眼皮很重。
「妳有……喜欢的人吗?」原本想打破寂静,何育清却莫名的问出了这句话。
他为什么想问这句话?这样子不是太突兀了吗?说出的话不能挽回,他有些懊恼。
「应该……算有吧?」勉强打起精神,林婕妤支着头,目光遥远,「高中时期曾经喜欢过一个人,不过当然被拒绝了。」笑了笑,她说。
「自以为自己很厉害喔?写什么小说啊?你看看她写什么……『一头长髮乌黑,面容精緻……』唉哟,自以为自己是美女喔?」
「贱欸妳,老师要打妳抹什么护手霜啊?手够粗了,不用抹了啦──」
「像妳这种人,谁要理妳啊?」
「欸欸大家来看,她又在画画了,你看你看,又是丑八怪……」
「谁敢欺负妳告诉我,我一定叫人去扁他!」
……
「妳现在还喜欢他吗?」何育清忍不住再问。都过了一年多了,她还是喜欢他吗?
「其实我也不知道。」林婕妤苦笑,「我不知道我到底是执着,还是喜欢。」
执着他曾经给她的力量,喜欢那种安心的感觉。
可是现在都没有了……她因为那么多的事情变得好软弱,什么都不敢做,想要的也不敢伸手去拿……
她害怕,她害怕被说「没资格」。
所以她只好什么都推得远远的,什么都不想看到、听到、碰触到,这样就不会受伤,就不会再害怕。
执着吗?何育清微愣。
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喜欢过人呢。
知道她不喜欢这个话题,何育清沉默半晌,原本还想找些话题,却发现身旁的人静得不太对劲。
「婕妤?」何育清侧头叫她,「婕妤?婕──」
咚!一个硬状物体轻轻撞上他的肩膀。
何育清彻彻底底的愣了。
晚风吹乱她的髮丝,洗髮精的香味飘进他的鼻间。
她的头髮软软的埋在他的颈间,痒痒的,陌生的感觉。
夜很静,显得心跳声格外的清晰。
要叫醒她吗?何育清看着她熟睡的侧脸,无奈的笑了笑。
还是算了吧。
何育清不知道,自己对她的心情,已经渐渐的不太一样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6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