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视频_有女人半夜喝酒给男友打电话

Chapter 9. 日光熹微。
早晨的阳光稀稀落落的从窗户洒进广大的体育馆,舞台下坐满了音乐系的学生。
林婕妤坐在最前面靠窗的角落位置,身旁的位置空蕩蕩的,很是寂寥。
百般无聊的支着头,她望着四周喧闹的人群,心里有几分落寞。
她在系上当然不是没有朋友,人缘也不算差,只是她跟他们总是隔着一段无法跨越的距离,好像有道无形的墙似的。她和他们没有共同话题、没有共同兴趣,也因此在这系上她并没有所谓「最好的朋友」。
要论最好的话,目前应该算是何育清了吧?
不过没关係,一个人也不错,一个人……反正她也习惯了。
今天是音乐系一年级的成果发表会。不论是谁都得来,不许请假,否则他们的期末成绩将会看到一个大大的「0」……
这个教授也算是个有趣的人吧?林婕妤心里如是想。
「婕妤?」一进入体育馆,何育清便习惯性的先寻找林婕妤的身影,「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笑着,他在她身旁坐下,引起不少人的注目。
她似乎总是习惯坐在最角落呢?
「嗯……发呆啊。」收回目光,林婕妤笑着看向何育清,目光被他手边的黑色盒子吸引,「你今天要拉小提琴啊?」想起上次方巧欣的话,她有些期待的问。
他随便一个副修的钢琴都这么强了,又何况是主修,而且听说还学了十几年的小提琴呢?
「嗯。」何育清笑笑,「是巴哈的无伴奏小提琴➀。」说着,他笑得有些腼腆。
唔哦,好厉害!那首曲子很难的,听说还被称为「小提琴家的试金石」呢,「这首曲子很好听耶,而且很难呢,好厉害!」她就是钢琴也弹不出什么像样的曲子来……「我选的是帕海贝尔的D大调卡农➁,很普通吧。」她抓抓头,傻笑。卡农是她最喜欢的曲子,也因此她最为熟悉。其他的曲子拿出来恐怕都会悲剧……
她喜欢音乐,也喜欢钢琴。不过比起这些她更喜欢唱歌,也因此她的曲子除了自己喜好的以外几乎都练得不好。
「不会啊,只要弹得好,普通的曲子也会很动听。」何育清依旧温和的笑,「而且这首曲子我也不见得能演奏得好啊。」说着,他有些谦虚的搔了搔头。
这首曲子他是练了很久,毕竟是高难度……不过,他想挑战看看,总不能一直在原地踏步吧?
「不会吧──你可是被誉为小提琴王子的耶,一定很厉害啦。」林婕妤笑了起来。拜託,都有封号了,总不可能只是因为脸好看吧?
眼角余光瞄到身周的女生正在看着他们这里窃窃私语。林婕妤囧然,他们该不会被传绯闻了吧?
「我没这么厉害……」被这么一夸,何育清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习惯性的搔了搔头。
林婕妤发现,何育清不好意思的时候似乎都会搔头啊。
「各位同学!」教授走上舞台,拍拍手,宏亮的声音传遍四周,「先到的来这里抽号码,五分钟后开始表演!」说着,他拿出一个箱子,里面似乎是装满了纸条。
「走吧。」何育清对林婕妤笑了笑。
林婕妤点点头,跟着他走到舞台前去抽号码。
从箱子中抽出一张小纸条,她小心翼翼的打开──呼,幸好她不是籤王,是二十三号。
她好奇的凑到何育清旁边去看,哎呀,比她前面,是二十号呢。
回到座位的时候,林婕妤发现他们原本的座位四周多了好多女生。
「育清育清,你是几号呀?」女孩A坐在何育清旁边,一脸亲暱的凑近。
「呃……」
「育清育清,你要演奏什么曲子呀?」女人B坐在何育清后面,一脸花痴的用闪亮亮的大眼凑到他面前瞧。
「……」
「育清育清,你跟林婕妤的绯闻是真的吗?」女人C坐在何育清右后方,眼神锐利的瞪向林婕妤。
……「噗!」林婕妤终于喷了。
那是什么奇怪的问句,他们的绯闻到底是什么啊?何育清也才和她同班大概一个月,难道男生女生之间就一定要有一点那个什么吗?而且……何育清的眼光也没这么差吧?
「我和婕妤只是朋友。」何育清瞥了林婕妤一眼,温和依旧,却多了一点疏离,「表演快要开始了,各位先回座吧?」从容亲切的微笑,他说。
林婕妤默默点点头。是嘛是嘛,当然是朋友,他们连暧昧都算不上吧?
说来和她比较好的男生貌似人气都挺高的……而且某位在后来还被她喜欢上。
呜呜,她也要高人气啦!
林婕妤一脸幽怨的看向何育清。
四周的女生们终于因为何育清的一句话而散去。他接收到她的眼神,有些困惑的开口,「怎么了?」
「好羡慕你啊。」林婕妤可怜地扁扁嘴,「就没有这么多人喜欢我过。」
何育清无奈的苦笑。他可不想要啊……
「好了,各位同学安静!」教授再次上台,拍拍手,「一号上台!」
林婕妤的心思没什么放在上面,只知道体育馆里多了好多不是系上的人。
为什么她知道?因为他们没抽号码牌嘛。
「在看什么?」看着东张西望的林婕妤,何育清困惑,低声问。
「在看这里有好多别系的学生。欸,角落那个有点眼熟……」正往后四处张望着,林婕妤在靠近门口的角落发现了一个人影,那个人影还不安的望着四周──
咳!那个人不正是苏毅欣吗?
「那个不是……」顺着她的眼光,何育清也看到了同样的人。那个人不是苏毅欣吗?
并不困惑于他出现在这里。何育清猜测他是来看林婕妤的。
「啊,装做没看到、没看到。」若无其事的拉着何育清转过头,林婕妤有些心虚的看向台上。
「呃?」何育清困惑。
为什么要……装做没看到?
「他发现我的话,总觉得会有点麻烦……总之,装做没看到!」林婕妤乾笑。并不是她不喜欢苏毅欣什么的,而是她看得出来苏毅欣不喜欢何育清。
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就这原因,苏毅欣过来一定会拉走她吧?
反正那家伙也不知道她有躲角落的习惯……倒是为什么何育清会知道啊?
何育清没有多问,顺着她的意装做没看到苏毅欣。
「二十号!」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在两人低声聊天之际,舞台旁传来了教授催促预备的声音。
何育清打开装着小提琴的黑色盒子,轻轻拿出里头安静放着的小提琴。
「加油!」林婕妤用气声给他打气,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右手握拳做出「加油」的手势。
何育清笑笑,回头比了个「OK」。
十九号表演完毕,紧接在后的便是何育清。
轻轻做了个深呼吸,台下因为他的出现而安静了下来,广场内只剩下球鞋在木质舞台上碰撞的声响。「各位好,我是主修小提琴的何育清。」他文质彬彬的微微行了个礼,从容微笑,「我要表演的曲子,是巴哈的无伴奏小提琴。」歛下眼,他架起小提琴,深吸一口气──
一开始的起头优雅而高亢,随之而来的急促快速在弓和弦之中流泻,每个短促的音符都落得刚刚好,气势汹汹,每段高低不同的旋律都被演奏得恰到好处。短而急的旋律时高时低,彷彿是一只高傲的鹰在高空盘旋。
他的神情认真而严肃,小提琴乾净的声音在广大的体育馆中迴荡,所有人因为他的音乐而停止对话,目光都不自觉的投注到了他身上。
林婕妤惊叹的看着台上认真模样的何育清,他真的好厉害!而且……那张脸果然人神共愤啊!平时温和的脸旁变严肃的模样一点也不会奇怪,还多了种贵族般的气息。
如果范佑轩会什么乐器,大概也会这样人神共愤吧……
于是某个正在上课的无辜大妈打了个喷嚏。
微微侧头,她发现好多女生的眼睛都变成了星星眼。
果然受欢迎啊,好可怕。于是林婕妤决定将目光移回台上。
旋律遂然缓慢下来,音调如瀑布般直转向下,而又直起转上,在众人不及反应之下优雅地做了个完结。
馆内安静了半晌,在何育清缓缓睁开眼的同时爆出了响亮的掌声。
林婕妤也在掌声之列。
何育清温和微笑,优雅恭敬的行了个礼,在掌声中缓缓下了台。
「你好厉害!」林婕妤一脸讚叹的对回座的何育清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视频_有女人半夜喝酒给男友打电话笑。
其实她比较想吶喊的是,你还是人吗你?
「哪里,我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何育清被夸讚的有些不好意思,只好腼腆的笑笑。这首曲子他练了很久,每天回去他都会练习到十点。其实如果不是住在公寓,他可以练更久的。
「接下来要换我了。」抬头看了一下正在表演的二十一号,林婕妤紧张的做了个深呼吸。好可怕好可怕,她还是没办法克服上台的恐惧……
「妳也加油。」何育清将小提琴收入盒子里,转头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笑容。
他听说林婕妤的音乐不错,应该很厉害吧?
「谢谢。」林婕妤也回给他一个笑,「我先去预备了。」她现在紧张的要命,手还不停冒着手汗……这里好多人啊!希望她不要出错。
「嗯。妳不拿乐谱吗?」何育清惊讶的看着她準备空手上台,她已经把谱背下来了吗?
「那个啊,我把曲子背起来了。」林婕妤嘴角的弧度,随后又收敛了下来,「啊哈哈,这是我上台的习惯啦。」察觉自己太嚣张,她乾笑两声,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何育清笑着点了点头,觉得她的反应有趣得紧。
随着二十二号表演结束,林婕妤紧张的深呼吸,清清喉咙,步伐僵硬地走上舞台,「呃,我是主修钢琴的林婕妤。我要演奏的是帕海贝尔的D大调卡农。」僵硬地行了个礼,语毕,她拉开钢琴前的椅子,坐下。
台下的女生一听见林婕妤的名字,一个个都好奇的仰头向上看,对着台上娇小的人影品头论足。
苏毅欣也闻声向上看。她刚刚在哪里?怎么他都找不到她?
林婕妤无暇管那么多,因为是侧着面对台下,她能感受到很大的压力。深吸一口气,她才微微颤抖将双手放到洁白的琴键上。
太、太多人了……她已经很久没有在这么多人面前弹钢琴过了!
右眼接触到台下何育清的目光,他一愣,然后笑开,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
她又深吸了一口气,左手缓缓落下第一个音。
林婕妤的表情很严肃,一刻也不敢鬆懈。她紧紧盯着手,深怕会弹错任何一个音。
她是不习惯看谱,所以才会背起来的。
只是这么看来似乎不怎么有利啊……
林婕妤弹着琴,觉得额角正冒着汗。
何育清闭着眼,认真听着她的琴声。明明她的表情很紧绷,但是……她的琴声却非常有生命力。缓慢带着一点忧伤的卡农被她弹得十分动听,彷彿能勾起回忆,不论伤心的、快乐的……一幕幕画面从他脑中一一浮现。
果然很厉害呢。何育清轻轻笑了笑。
安静之中停止了旋律,林婕妤起身,匆匆行了个礼就急急忙忙跑下台了。
「好可怕……」虽然并不是第一次上台,但对林婕妤来说,她有很久没有面对这么多人弹琴了。
其实几乎可以算是没有吧?幼稚园的时候人也没这么多啊……
「没事,妳弹得很好。」就是太严肃了,要放轻鬆点啊。何育清笑着安慰她,并没有说出口。
「啊哈哈,谢谢。」林婕妤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唔,可以先走吧?」她记得教授有说表演完的可以先离开……毕竟再继续待在这里会有点闷,对何育清来说也最好是先走比较好吧。
毕竟他那么受欢迎。
此时的林婕妤已经完全忘了有苏毅欣的存在。
「嗯。」何育清起身,「那……我请妳喝杯奶茶?」微微歪头,他微笑邀请。
「好──」林婕妤灿烂笑开,「走吧!」有人请喝饮料,可以省钱又有东西喝,太讚啦!
苏毅欣看着林婕妤和何育清双双离开的身影,没有追上,只是默默黯下了眼神。
她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他……吗?
➀ 巴哈的<六首无伴奏小提琴组曲与奏鸣曲>,历来在乐界佔有崇高的地位,被认为是「小提琴家的试金石」,也是习琴者毕生的挑战,更有一说是演奏家等闲不敢灌录唱片的曲目。 完成于科登时期—对位、和声等作曲技巧纯熟的晚年时期,以一把小提琴独奏形式谱曲,没有乐团或者钢琴作为伴奏,高度考验演奏者的技巧、音乐性以及对乐曲的理解。
➁德国作曲家约翰•帕海贝尔最着名的作品。因为它是最着名的卡农乐曲,有时也常以「卡农」代指。然而实际上卡农(Canon)并非曲名,而是一种曲式。卡农在字面上是「轮唱」的意思,吉格(Gigue)则是舞曲。

Chapter 10. 「江恩恩──我的生日快到了耶!」
林婕妤托着腮帮子,一脸期待的对着正在吃御饭糰的江玮恩笑。
社办里,人已经差不多都到齐了,只差有点事的陈靖宏和何育清、范佑轩还没到。
团里的人大部分都互相知道对方的生日,所以大致都会互送礼物。
「嗯。」边吃着午餐,江玮恩头也不抬的回。
「好冷漠……」林婕妤可怜兮兮的扁扁嘴,「那妳会送我生日礼物吗?」再次灿烂笑开,她的目光闪亮,一点也不在意主动跟别人要礼物的样子。
江玮恩一脸受不了的白了她一眼,「哪有人自己在跟别人要礼物的啦?」
「唉唷,因为我很羡慕像巧欣那种一生日就有一袋礼物的嘛。」林婕妤一脸的哀怨,「而且好多女生都会收到大娃娃耶,好好哦。」瞟向方巧欣,她羡慕地道。她之前就给方巧欣送过好几次那种大玩偶,倒是她十九年来从来没有收过……真的超级羡慕的啦!
闻言,方巧欣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抱歉啊,我没钱送妳。」有些愧疚的回答,她说。她打工剩下的钱还得拿回家贴补家用呢,以后甚至连社团都要没时间了,怎么可能还有多余的钱去买那种贵重的礼物?
就算对方是她的好姐妹林婕妤,她也不可能掏得出钱来呀。
「没关係啦,我只是说说而已。」一转刚才可怜兮兮的模样,林婕妤笑开,无所谓的耸耸肩,「反正每年忘记我生日的还不是一堆。」她的生日在暑假的七月初,一般人早就玩疯了,哪还有人记得。
所以她也不会太奢望这些跟她相处不过快一年的人会记得……反正她习惯了。
「啊!」周丞央忽地大叫一声,「小妤你生日快到了吗?几月几号啊?」
「……」林婕妤抽抽嘴角,不语。她之前可是讲了好几次了耶……「看吧,这里就有一个。」一手摊向周丞央,她无奈的叹气。
「几月几号、几月几号?」周丞央没理她的那句话,还拿了手机準备输入。唉呀,他记性不好嘛,而且手机里居然也没有记录她的生日耶,八成是忘记了。
「算了算了,你不用记了,反正也没差……」林婕妤心灰意冷的撇撇手,今天已经是学期最后一天了,生日那天她还要去营队……「我去一下厕所。」趁着团长还没来,她先出去洗把脸好了。
营队是他们学校主办给小学升国中的学生们去玩的,每年都会有,今年教授找她和江玮恩去。当然还有很多人啦,不过她只知道有她、巧欣、江恩恩、洪心茹和周丞央,其他的她就不确定了。
出门的时候,她看到何育清和范佑轩在门口似乎正要开门,于是朝他们招招手,算是打了招呼。
其实他们已经站在门口一小段时间了。
也大概就是从周丞央大叫开始的。
范佑轩有点奇怪于为什么何育清要站在门口,但还是没有多问。
一进门,他就看到江玮恩朝着他们怪笑……她知道他们在门口?
「当然知道啊。」江玮恩一脸自然的回答,「拜託──我是谁啊?」然后变成一脸臭屁。
「……」范佑轩默默的盯着她。读心术啊……
当然,不会有人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欸,育清啊。」江玮恩暧昧的推了推走向他们的何育清,「小妤的生日是七月四号喔。」大概是知道他听到了什么,她笑得邪恶。
「呃?」为什么要告诉他?何育清微愣。
「她喜欢天空蓝,其次白色,」江玮恩也不管他的呆愣,仍然逕自说着,「剩下的就看你了。」抬头,她一脸正经的拍了拍何育清的肩。「顺带一提,我喜欢白色!」
众人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吐槽。没人问妳好吗!
「七月四号吗?」何育清愣了愣,「那天我跟佑轩被委託去带营队……」有些为难的开口,他说。那是他们教授委託的,他也没法拒绝。
「我们也要去啊。」江玮恩笑笑,「我们团里除了团长和雅琪以外的都有要去喔。」江玮恩继续灿烂的笑。他们教授在找她的时候就说过有这两个了,她早就知道啦。
雅琪似乎是没空,至于团长……不知道为什么,极力拒绝中。
据说原因是上次去的时候扮黑脸被整得很惨……
何育清有些惊讶,「这么巧啊?」……等等,这么说来,她已经都算好了吗?
不过除了钰芯以外,他很少送女孩子礼物啊……「她」喜欢的都是些精緻小巧的东西,还算好送;钰芯的话就不太一定,有时候她会指定要某本小说某本漫画,有时候是某只娃娃或是某条坠鍊,有时候她会乾脆要他拉一首曲子给她听……
他并不知道林婕妤喜欢什么,总不是要他直接去问吧?毕竟是要送礼物。
还是……他该直接打电话问问钰芯?她应该会知道女孩子都喜欢什么样的东西。
「原来是七月四号啊。」周丞央点点头,并把她的生日记到手机里。还蛮好记的啊,就是因为在暑假,所以被他遗忘的机率比较高而已。
「好啦好啦──她喜欢的东西很好买的,加油啦!」方巧欣也从旁过来凑热闹,看起来她的阵营可是越来越强大,嘿嘿。不过小妤喜欢什么是不能直接告诉他的,也顺便测试测试何育清这个人对小妤的在乎和了解吧?
而且那个迟钝的家伙肯定不知道这两个也要去。
何育清闻言,只好无奈的笑笑。
他很少被这样和别人凑一对呢……有点不太能应对。
「你们在聊什么呀?」刚开门回来的林婕妤疑惑的看着被包围的何育清,除了在讨论漫画的雅琪和小静静还有安静在一旁看谱的苏毅欣以外的都围上去了……有什么好玩的吗?
「没事没事──」江玮恩撇撇手,眼角余光瞥到团长正好开门进来。哈!时机正好!「团长回来啦,练团,散会──」她一副不关己事的拍了拍手,众人一哄而散,各自回到岗位去了。
没有人注意到苏毅欣的手紧了几分。
刚进门的陈靖宏满脸纳闷。这群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劳啦?
☆ ☆ ☆
夜晚七点。
高雄某条商店街的某间礼品店里,可以看到两个大学女生在发疯。
「好可爱喔──」林婕妤抱着一只刚好可以拥入怀中大小的白色大泰迪熊,还不停的蹭呀蹭的。那只泰迪熊的毛料非常柔软好抱,脖子上还繫着一个浅蓝色的蝴蝶结。
「超可爱的啦──」江玮恩抱着另外一只灰色的猫咪抱枕,蹭蹭。不过这只猫……好像大妈家养的灰猫小ki。她如是想。
店员的脸色非常难看。不买就别一直抱着!这两个女的待在这里已经超过十分钟了好吗,他们这样可是会害她被店长骂的!到底是有没有要买啊?
「可是……好贵喔。」盯着那个「特价499」的标价牌,林婕妤扁扁嘴。怎么特价还这么贵啊?虽然她看原价好像是640就是了……
「很便宜了啦。」江玮恩朝林婕妤撇撇手,「这只没特价599耶。」指了指灰猫的标价牌,她说。
两个女生抱着娃娃。
一个脸色不好的店员。
玻璃橱窗外,何育清和范佑轩看到的正是这幕景象。
何育清本来是出来挑礼物,顺便和范佑轩出来吃饭的,谁知道……
谁知道她们两个刚好会在礼品店里。
何育清打电话问过他妹妹,何钰芯说一般女生最喜欢的东西,不外乎就是布偶、项鍊、手鍊或是吊饰之类的东西,还兴奋的问他是不是要追女孩子,说要追女孩子的话最好买巧克力或是娃娃,鲜花已经落伍了……
然后他只好无奈的回答,只是一个朋友。
何钰芯闻言,悻悻然的说「哥你还没开窍啊?」然后说了声再见就挂了电话。
范佑轩默默看着店里那个抱着猫抱枕的女生。
……那个猫抱枕怎么感觉有点熟悉?
「欸欸,江恩恩,我们一直待在这里,会不会被店员轰出去啊?」林婕妤瞄了一眼面色不善的店员,侧头低声问。
「没关係啦,等一下快溜就好。」江玮恩狡狤的嘿嘿笑。
「啊──好希望有人送我喔──」林婕妤把脸埋进泰迪熊里,耍赖般的大喊。
哦哦,说出关键句了!江玮恩侧头看了一眼除窗外的两个人,眼神含带不明涵义。
他们被发现了吗?范佑轩下意识看了看四周,什、什么时候发现的?她为什么会发现啊?他们这里也在她的视野範围内吗?于是他纠结。
何育清默默无语。刚刚那眼神是怎么回事?
「欸欸,小妤,该走了该走了。」江玮恩回望了一眼脸色越来越差的女店员,估计她的耐心快要到极限了,于是推推林婕妤,低声说。
其实林婕妤是在要去吃饭的路上遇到江玮恩的,只是看到那只泰迪熊,她就忍不住跑进来流口水了……
江玮恩扭头对她使眼色,三、二、一──
于是两个女生逃之夭夭。
女店员差点对两个离去的女大学生破口大骂,但是一看到两个帅哥进门,脸上立刻又堆起笑容来了。
看了帅哥总是会心情好啊。
何育清若有所思的盯着那只刚才被林婕妤抱着的泰迪熊,499吗?还在他能负担的範围内……然后下意识的,他就把那只泰迪熊玩偶拿去结帐了。
「送给女朋友的啊?」店员笑得很暧昧,从刚刚就看到这两个人站在外面了,还以为是因为那两个可恶的女生不敢进来呢,「这种大小的恐怕不能包装喔?」目测了一下白色泰迪熊的大小,她有些为难地道。
「没关係。」何育清没有反驳,依旧好脾气的笑笑。他直接把它带回去就好,找时间再把它寄过去就不会被发现了。
「真羡慕你女朋友啊,像你这样细心的男生可不多了。」女店员一面结帐,一面啧啧叹息。像她就遇不到这种的新好男人啊。
何育清只好无奈的笑笑,没有多做回应。
走出店门的时候,何育清有点心不在焉。
斯文俊秀的少年手里抱着一只白色大泰迪熊,一路上引起不少人侧目。
「为什么不辩解?」范佑轩疑惑。
何育清摇摇头,「反正是不认识的,也没什么关係。」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买下来。
以往除了自己家里的人以外,他是不会买这种比较贵重的礼物送人的。
只是,他只要想到她拿到礼物的时候会露出的那种……幸福的表情……
好像,他也会觉得很开心。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6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