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求您别扔掉奴好不好_有多少女人会鲤鱼吸水的

Chapter 7. 「呜啊啊啊啊──」
中午时分,某乐团社办第N次传出了惊人的惨叫声。
「林婕妤,妳能不能安静点?」陈靖宏一脸受不了的瞪向惨叫声的主人,原就深邃的黑眸此时锐利得彷彿能够杀人般。那家伙从刚进社办就苦着一张脸,坐定后还不时发出惨叫声……他都已经大发慈悲让他们先去搞定午餐才来了,谁能告诉他那个损害他耳膜的始作俑者到底是在哀个什么劲!
「团团团、团长……我我我、我微积分要被当了啦啦啦──」数不清是第几声哀嚎,林婕妤瘪着嘴趴在桌上,终于开了口,「教授说最后一次段考如果我没有七十分,就要把我当了啦──」仰天长啸,林婕妤幽怨无比的望了陈靖宏一眼,然后又无力的趴回了桌上。
呜呜呜,她当初果然不应该因为兴趣而去选修地球科学的。
陈靖宏见状,眼神软化少许,「我当时微积分是低空飞过,帮不了妳。」沉默半晌,他开口,语气带了些无奈。幸好他已经脱离那段噩梦般的日子了,想当初他也是拚得要死要活的……
微微抖了抖,他沉默。那段日子现在回想起来还会觉得可怕啊。
「那、那……周丞央?」用看着救命稻草的眼神,林婕妤看向周丞央,水汪汪的大眼睛露出一丝求助的光芒。
周丞央也摇了摇头。「我是暑假重考的。」说着,他一脸无奈,还颇有同病相怜的意味。
「江恩恩?巧欣?」回过头望向众人,林婕妤继续找救星。
「我不行啦。」江玮恩耸耸肩,「我平均也才六十几分啊。」
「我也差不多……」方巧欣以同情的目光望向林婕妤。
林婕妤开始绝望。不要吧……她不要补考,她不要重修啊!
「小妤,怎么啦?」慢悠悠的晃进了社办,叶雅琪目光疑惑的望向脸上蒙着一层死气的林婕妤问。
唉呀,她本来想捏林婕妤那张婴儿肥的可爱小脸的……不过看到那个黑色氛围,她也没胆捏了。
叶雅琪悲愤的搓了一下手。
林婕妤的目光登时燃起了一抹希望之火,「雅琪,教我微积分!」
她们高中同班,而她记得叶雅琪的数学一向是全班前几名的,每次段考,她总会在自修时间「临时抱『猫』脚」……或许、找雅琪会有效!
叶雅琪耸耸肩,「好啊,哪里不会?」
林婕妤眨眨眼,无限天真的望向叶雅琪,「全部。」然后乖乖的递出了惨不忍睹、满江红的微积分考卷。
抽抽嘴角,叶雅琪接过考卷,认命的写起了算式。
半晌后,她眨眨眼,交出了写好算式的考卷。
「呃……」林婕妤愣愣的接过考卷,傻傻的盯着一排又一排的整齐红色算式,「那个,这题为什么是这样算啊?」百思不得其解,她指着那堆密密麻麻的算式望向叶雅琪,问。
「啊?不知道耶。」叶雅琪落座,逕自喝起了饮料,语气很无辜。
林婕妤抽了抽嘴角。「那……这题?」努力不懈,她指向另一题,再问。
「不知道耶。」叶雅琪歪了歪头,继续露出无害的笑容。
「……这题?」嘴角抽得更加严重了些,林婕妤再接再厉。
「嗯……」叶雅琪难得的露出了深思的表情,目光停留在算式上数秒,「不知道耶。」然后继续对林婕妤投以无害的笑容。
「……」额角青筋爆跳,林婕妤眼中迸出了腾腾杀气,「靠!妳耍我啊!」抓起考卷,她愤怒的冲向叶雅琪,开始实行追杀。
「哇哇──啊就课本上面写的嘛!」叶雅琪当然不可能坐以待毙。她和林婕妤开始上演「你追我跑」的戏码,在社办里绕起了圈圈。
呜呜,所谓数学不就是这样吗?她无辜的想着。
「妳这个数学变态──!」追得更加猛烈了些,林婕妤怒吼。
「哇喵──虐猫啊──」抱头鼠窜,叶雅琪脚下步伐更快。她、她真的就是看课本的啊,她她、她真的不会教人嘛、她她她、她好无辜哇哇哇──!
「不要在社办里奔跑。」平常看到类似画面的陈靖宏难得威严的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于是林婕妤停下了脚步,磨牙。你这个偏心的混蛋团长!
「唉呦,好啦,小妤啊──牺牲一点暑假时间去重考不就好啦?」周丞央笑嘻嘻的上前去拍了拍林婕妤的肩膀。呼呼,幸好他的恶梦也过了,真是可喜可贺。
默默蹲到角落,林婕妤阴郁的开始画起了圈圈。「我的暑假……我的未来……我的成绩啊……」
方巧欣不禁恶寒一阵。哇靠,怨念真重。
社办的门再度被开启,何育清和范佑轩先后走进。后者只是如往常般淡淡的瞥了林婕妤一眼,前者则是一脸疑惑的望向她,「婕妤,怎么了吗?」她的怨念好重,似乎很难过的样子啊。
江玮恩微笑看向何育清,「她呀,微积分要被当了。」说着,又笑瞇瞇的看向林婕妤,「小妤啊,妳家美男不是数学系的吗?」
范佑轩继续沉默。他似乎看到江玮恩在邪笑?
闻言,林婕妤转过身,无限希望的望向了何育清,「育清,教我微积分……教授说我段考没过七十就要被当了。」也不管江玮恩的调侃,她目光闪亮,就只差没跪下来抱大腿了。
「……好啊。」何育清愣愣的眨了眨眼,有些受宠若惊的模样,「起来吧,别蹲在地上。」温和的绽开微笑,他伸手拉起林婕妤。
林婕妤点点头,起身,觉得何育清的头上环上了一层光圈,背上长出一对洁白的翅膀,身后散发无线光芒……「你真是个好人!」语气诚恳,她看着何育清,满面真挚。
何育清忍俊不住。「噗」的笑了出来,他的声音染上一点笑意,「谢谢。」这算是被发好人卡吗?他觉得有些好笑。
看见门口最后到的苏毅欣走了进来,陈靖宏拍拍手,大声宣告:「好了,人都到齐了,要教数学的团练结束再说,準备开始!」淡淡的瞟了林婕妤一眼,他大声道。
「你下午三点到五点有空吗?」听见陈靖宏的话,林婕妤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那个时段正好没事。」何育清也浅浅的笑。副、主修加起来的课程很多,他每天也就那个时段正好没事而已。
「嗯嗯,我也是。」林婕妤笑着点点头,「那就约在学校旁的那家咖啡店见面吧?」她不想去她打工的地方,因为一定会闹绯闻……而且近点也方便。
不过她忘了,就是离学校越近才越容易被传绯闻。
「好。」何育清依旧是笑。
──那时候,她还不懂,他们之间渐渐萌生的那种依赖和习惯,是什么……
☆ ☆ ☆
高雄夏季的午后炎热依旧,街道上行人匆匆,热浪阵阵,阳光热力四射。
斯文俊秀的少年坐在咖啡店靠窗的位置,一手支头,漫无目的的望着窗外,手中还搅拌着馥郁香浓的咖啡,像是在等人。
经过玻璃窗的女性都不禁回头将目光投向少年。有的女学生脸颊微红,有的上班族目光惊讶。
不知道这样的人,正等着谁?
一抹娇小的身影匆匆忙忙的跑进咖啡店,少女四顾一会,望见少年,连忙跑到了他桌前,「啊啊,对不起对不起,今天教授下课特别慢,让你久等了。」喘了会,林婕妤有些不好意思的在何育清对面坐下,还有些喘。
「我也没有等很久。」神智被拉回,何育清习惯的向对面的女孩绽开了温和微笑,「这家店的奶茶很好喝,我擅自替妳点了,希望妳会喜欢。」笑得腼腆,他将桌上那杯飘着冰块的奶茶移到她面前。
林婕妤微愣着看了桌上的奶茶一眼,「谢谢!」她笑着喝了一口,随后露出幸福满足的表情,「真的很好喝啊。」奶茶里有种特殊的香气,味道浓郁,一向挑嘴的她也喝得很顺口呢。
「那就好。」见她笑,何育清也不住笑了开来。「那么,是哪里不太会呢?」从提袋中拿出微积分的课本,他翻开目录,语气温和地问。
「这个嘛……」低头看了课本一眼,林婕妤心虚的抬头,小心翼翼的觑了何育清一眼,「呃,基本上,从第一个字到最后一个字,都看不懂。」低下头,她不敢看他的表情,觉得十分惭愧。
「全部?」何育清有些惊诧的瞪大了眼,他没有想到会那么糟啊,「那妳以往的分数是……」通通不会应该会被死当吧?
「猜的。拿课本死背硬背,死马当活马医。」颓丧的垂下肩膀,林婕妤叹了口气,「我很麻烦啦,还是不要浪费你的时间了……谢谢你请我喝奶茶。」说着,她已经开始认命的收拾起了东西。
「没有关係,不会麻烦,妳先坐下。」何育清连忙制止林婕妤的行动,「全部都不会也没关係,虽然时间是紧迫了点,不过如果猜都能猜到四五十分了,认真起来一定没问题的。」低头打量着课本,他一口气说完话,脑中开思索起该怎么帮她拿到七十分。
「是、是吗?可是我数理一向不太好啊。」从国中开始她的数学就玩起了云霄飞车……速度简直比跳楼还快,光有及格就要偷笑了,何况是七十?林婕妤默默哀叹着想。
「那可能只是因为没找到适合的读书方式,不要气馁。」何育清鼓励地对着她笑了笑,「不过……如果想过关的话,可能得多花点时间啊。」离段考只剩下两个礼拜,不多花点时间恐怕会很难到达教授的标準啊。
「那……既然我们刚好都在这时间有空,就约每天这个时间?」林婕妤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他,生怕这样的请求会太过唐突。
「好。」何育清笑着浅嚐一口咖啡,「我不是很厉害,但希望能尽量帮到妳……」说着,他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
「你肯无条件帮我就很好了啦,就算没过我也不会怪你的。」林婕妤连忙道谢。要用两个多礼拜把一个原本都不及的的家伙教到七十分有多牵强,她是很明白的。
「嗯……不然这样吧,如果妳过关了,我就答应妳一件能力所及的事。」听了她的话,何育清偏头想了想,说。
「咦?不用啦,你没收我钱都很不好意思了,怎么还能再让你帮我做什么?」林婕妤连忙婉拒,坐在她前面的这位,真的是个超级烂好人啊!
「没关係,」何育清支着头,笑,「就当作是庆祝啊。」
「可是……」
「时间不早了,我们开始吧。」笑着打断她的话,何育清语调从容的拿起无框眼镜戴上,「从这里开始吧?这个……」
见了他的动作,林婕妤的注意力马上被何育清的眼镜吸引了去。「育清,你有近视呀?」好奇的看着那副无框眼镜,他戴起眼镜来似乎更斯文了呢。
不过,她刚刚那个是被堵话了吗?
「一点点,偶尔会戴上。」何育清笑着托了托眼镜,「很奇怪吧?」
「不会不会,哪像我,因为戴眼镜太难看,所以只好戴隐形眼镜,让自己至少能看些。」从提袋里拿出一副眼镜,林婕妤指了指自己的眼睛,腼腆的笑笑。
像他这样的人,不论怎么样都好看吧?
何育清望着她,也不说话,只是笑。
被盯得发毛,林婕妤连忙将视线转移到了课本上。「那、那就从头开始吧?」
「嗯。」何育清莞尔,「这里……」
林婕妤连忙专注倾听,另一方面她想着……
她刚刚该不会、有一点脸红吧?
☆ ☆ ☆
为了拥有美好的暑假,以及觉得考不好会很对不起何育清,于是林婕妤难得的开始发愤图强。
何育清会整理一些题目和重点给她,于是她每晚都很认真的读到很晚才去睡。
见此情况,方巧欣不禁啧啧称奇。原来一个何育清这么有效!果然有问题……
时光飞逝,随着段考的逼近,随堂考也日益增多。
早晨七点,为了应付下午的随堂考,林婕妤和何育清便又约在咖啡厅见面。
日光清明。
无奈看着努力撑着眼皮的林婕妤,何育清抬手摘下了眼镜。
「妳昨天很晚睡吗?」很少看她这样疲惫,还是因为是早上?何育清轻轻点了点林婕妤的肩,把她叫醒。
「唔呃……最近唸得比较晚。」林婕妤被叫醒,不好意思的拍了拍脸颊,真是太糗了,人家在忙碌中抽出时间来帮她,她居然还睡得这么开心。「抱歉抱歉,我醒了。」说着,她又将注意力努力集中到书本上。
何育清摇摇头,「这么早约妳出来是我不对,妳休息一下吧。」温和的笑了笑,他阖上课本,「刚才的部份,我等一下再讲一次。」
「唔……好吧,谢谢。」抱歉的笑了笑,林婕妤揉揉眼,趴在桌上,很快的沉沉坠入梦乡。
睡得真快,看来是真的很累啊。何育清忽然想仔细看看她,他发现她的眼睫毛很长,双眼皮,大大的眼睛平时看来黑白分明的,是一双很漂亮的眼睛。
她总是在大家面前笑,或是跟着闹,可是她真实的情绪似乎总会出现在眼里。
平时看起来很活泼的她,偶尔,他会发现她在教室一隅,眼中透露出一点落寞。
常常摔跤,走在平地也能跌倒瘀青,雨具常常忘了带……何育清有时候觉得,好像他一个不注意,她就又受伤了。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总是这么自卑,不过……
其实很多时候,他都觉得她很可爱啊。

Chapter 8. 恶梦一般的段考终于结束,林婕妤从校门口出来,一如往常的走到了那间咖啡店。
微积分已经考完了,而她今天是去公布结果的。
步调缓慢,她目光带着一点小心翼翼,心里有些紧张。
不知道何育清知道后会有什么反应?
走哇走,走哇走……
透过落地窗她看见了正坐在咖啡店里支者头等待的何育清,然后忽然发现他好醒目。
之前总是匆匆忙忙的冲进去,没有好好的看过,然而这么一看她才发现──
他带来的回头率好高啊。
林婕妤在心中默默感叹。
玻璃门上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响,何育清闻声回过了神。确认是林婕妤后,他扬起微笑,朝着她挥了挥手。
「考得还好吗?」看着她,他说着,并努力尽量让自己笑得自然些。
明明要公布成绩的不是他,他却也莫名的感到紧张啊。
「唔……」林婕妤小步小步的走了过去,坐下,从包包里抽出考卷,然后摊了开来── 「刚好七十!」笑得挒开了嘴,她晃了晃那张写着醒目的「70」的考卷,显得十分开心。
何育清一颗提到喉咙的心总算才放了下来,「恭喜啊。」笑容温煦,他是打从心底的替她感到开心,连眼角也弯了起来。
「因为有个好老师嘛。」林婕妤嘿嘿的笑了笑,「育清啊,你以后可以考虑去当老师耶,因为你教出来的学生包准都会变资优生的啦!」笑得又更灿烂了些,她言语夸张地拍马屁,还伸手竖起了大拇指。
「我没那么厉害啦……那是因为妳也有用功的关係。」不好意思的笑笑,何育清惯性的搔了搔头,「对了,我答应过妳要答应妳一件事的。」
「那个真的不用了啦……」林婕妤觉得很不好意思,上次就拒绝过啦,原因一样嘛,他没向她收钱就很不错了,她怎么还好意思要他帮她做什么事?
而且,她也想不到要要求他什么啊?
「没关係,我都答应妳了。」何育清微微偏头,「就当作是庆功啊。」微微支着头,他瞇着眼笑说。
林婕妤无奈。她对这种一脸好人的最没辄了啦。「……不然你请我吃饭?」摸了摸空空的肚子,她提议道。唔,她今天午餐只有一包饼乾……
都是那个压榨人的团长,害她都抢不到学生餐厅的便宜午餐啦!呜呜。
「好。」闻言,何育清起身,「走吧?」看她的样子似乎很饿,该不会中午又没吃饱了吧?心里有些担心,但他没问出口。
「嗯嗯,那就麻烦了。」喜孜孜的跟着起身,林婕妤虽然心里觉得不好意思,不过想到能省下一餐的钱,还能填饱肚子,内心就瞬间愉快了许多。
唉呀,像她这种穷学生,当然是省钱为上嘛。
☆ ☆ ☆
因为怕林婕妤跟不上,所以何育清的车速没有很快。
林婕妤在后头跟着,并看见了他还不时的从后照镜观望。
她真的有这么容易出车祸吗……林婕妤欲哭无泪。何育清不晓得已经是第几个这个担心她出车祸的人了……
林婕妤在心中不停腹诽着。
「到了。」在一个小店门口停下,何育清拿下安全帽,转头对她笑。
林婕妤好奇的看了看四周。人烟不算多,不过小吃店的人还挺多的。点了点头,她小跑步地跟了上去。
「老闆!」跨入店门,何育清大声的对正炒着菜、汗流浃背的老伯笑着挥手打了声招呼。
一见到何育清,老伯迅速将平底锅中的菜倒入了盘子中,然后有些开心的大力拍了拍他的肩头,「你这小子,好久没来啦!」说着,他望向何育清身后,「啊另外那个常跟你来的勒?好小子,这次还带了女朋友啊!」操着一口台湾国语,他的嗓门很大,语气听来颇为欣慰的样子。
看来何育清和范佑轩常来啊……不过,女朋友?林婕妤默默。何育清的眼光没这么差吧?
「佑轩没来,她是我同学啦。」无奈的笑了笑,何育清转头看向她,「婕妤,妳要吃什么?这里的炒羊肉很好吃喔。」笑得温和,他问。
林婕妤摇摇头,「我不吃羊肉……牛肉麵就好了。」点一堆菜会很贵,牛肉麵又是她的最爱之一,人家请吃饭嘛,不要太奢侈。
「那就一碗牛肉麵不加葱,一碗白饭,一盘炒羊肉,一盘烫青菜,再一碗清汤。」得到了林婕妤的答案,何育清便转回头去看老伯说。
「好好好。」老伯拿着菜单记下菜色,点点头,然后凑近了何育清,「小子,改天交了女朋友,记得第一个带来给我看啊?」
何育清尴尬的笑了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点头。
「刚刚老闆跟你说了什么啊?」走进店内,林婕妤在何育清对面坐下,然后好奇地开口问。
「呃,没什么。」何育清乾笑。这种事情、他实在是不好说啊……
江玮恩和方巧欣他们似乎有意想把他和林婕妤凑一对,佑轩好像也被拉拢过去了……喜欢婕妤的苏毅欣则是对他抱持着敌意,而她本人对苏毅欣似乎没意思,对每个人态度都差不多……
他是不讨厌林婕妤,甚至或许还有些好感,不过要说凑一对啊……何育清在心里有些无奈的笑。
说真的,他不知道。
林婕妤见他不说,便也不问,然而她心中却是想起一件令她困惑许久了事,「对了,你为什么知道我不吃葱啊?」有些好奇他刚才熟稔的举动,她问。
「上次在书店遇到,江玮恩和妳不是拉了我和佑轩一起去吃牛肉麵?」闻言,何育清扬唇笑笑,「那时看到其他人的碗里都有葱,就妳的没有,而妳又是常客,所以就想妳可能不吃葱。」依旧笑着,他说。
观察真入微……林婕妤有些惊叹,「原来是这样。那时候多亏你帮我拿书啊。」虽然无言于这个芭乐小说最芭乐的剧情之一发生在她身上,不过……
谁让她身高就是这么悲哀的不满一百六呢?人家何育清可是一百八的啊!
──而事情是这样的。
某次江玮恩和林婕妤又闲晃于书店,当时林婕妤正好看到某本书,却碍于身高拿不到。正当她挣扎的踮了起了脚尖时──
一只白皙修长的手就这么帮她拿了下来。
林婕妤转头,发现是何育清;而何育清也才知道原来他帮的人是林婕妤。
之后一群人嚷嚷着要去吃饭,而为了找林婕妤口中的牛肉麵店,四人便兵分二路。江玮恩还刻意让林婕妤和何育清一组,说是不要当电灯泡。
结果最后由江玮恩组找到店面,于是就发生了刚才林婕妤所问的事。
「不会。」何育清还是笑,那时他只是单纯想帮忙,也没想到那个人是林婕妤啊。
老伯从那边端了菜和麵过来,「慢慢吃啊。」亲切的对林婕妤说完,他便又匆匆离开了。
林婕妤连忙赶在他离开前道谢,觉得这老闆亲切的很。「你常常来这里吃饭啊?」她笑呵呵的问。
「唔……算是吧。」何育清笑,「刚来高雄不久的时候到处晃晃,正好看到这家店刚开,因为觉得好吃就常来了。」他笑,遥遥的目光似是在回忆着,「佑轩有时候也会跟我来,不过大多都自己煮饭。」他依旧笑着。佑轩的手艺非常好,他听说住在佑轩楼上江玮恩也嚐过他的手艺呢。
「咦呀?大妈常常做饭?怪不得江玮恩老叫他大妈。」林婕妤有些惊讶。大妈常常作饭?她还以为只是偶尔兴致来潮那种耶,毕竟这个年代会做菜的男生实在不多了。
是说跟大妈住同栋江玮恩该不会也吃过他做的菜了吧?好好哦,她也好想吃吃看──
「嗯。」听到「大妈」这个词,何育清忍俊不住笑了出来。他还是没办法习惯听到有人叫佑轩这个绰号啊……「而且他手艺很好。」笑着,他说。
「这样啊,还真是个难得的男生耶。」林婕妤笑笑,正打算低头去吃麵,看见里面的配料却「啊!」的叫了一声,「里面有大蒜……」呜,她不喜欢吃葱、蒜、洋葱类啦。
「妳不吃大蒜吗?」何育清有些意外,看来她还蛮挑食的啊……「我跟妳一起挑吧。」看她一脸认真的夹出一片一片的大蒜,他有些无奈的笑笑,上前一起帮起了她。
林婕妤可怜兮兮的点了点头,「谢谢。」然后继续专注的挑大蒜。
老闆站在店门口,两手叉腰。看着细心替林婕妤挑菜的何育清,他无奈摇了摇头。
分明就是女朋友嘛!就算现在不是,很快就会是了啦!
☆ ☆ ☆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
原因是林婕妤忘了原路,只好请何育清带她回学校那里。结果还意外的发现他们的家都在同条路上,就是远近的问题而已。
还真的挺顺路的啊。她想着。
「哟──林婕妤,去约会喔?」方主人.求您别扔掉奴好不好_有多少女人会鲤鱼吸水的巧欣一脸暧昧的推了推林婕妤,「什么时候打算修成正果啊?」笑得诡谲,她挑了挑眉调侃道。
「什么东西……哪有什么约会啦?」林婕妤给了方巧欣一个白眼。不过就吃个饭而已啊。而且……她为什么会知道啊?
「还说没有?」方巧欣挑挑眉,「有人看到你们一前一后一起骑着摩托车离开喔。」依旧笑得暧昧,她凑近林婕妤揶揄道。
「啊就吃个饭而已啊,哪有什么约会?」林婕妤无奈的扯扯嘴。话说她那个消息也太灵通了吧?连吃个饭都知道……
果真是个可怕的家伙啊,她的好姐妹。
「那还是一起出去啦。」方巧欣笑得万分邪恶。
林婕妤白了她一眼,「随便妳,我要去洗澡了。」说着,她转身逕自走回房间。反正再解释也没有用,这个家伙还是会继续误会,甚至还会越描越黑。
方巧欣也跟了上去。「欸欸,林婕妤,我去帮你打听了一下妳家何育清,发现他声望很高,很受欢迎哦。」边跟着她走着,她笑说道。所以小妤妳和他修成正果的话可能会被追杀喔──她在心里暗暗补上了一句。
「哦。」一边拿着衣服,林婕妤心不在焉的应和。何育清声望很高很稀奇吗?长得这么人神共愤,而且什么都好。她也常看到有女孩子跟他告白啊,声望高什么的不是大家早就知道的事了吗?
「而且还有称号哦。」方巧欣依旧是笑。她可是透过关係都帮林婕妤打听好了呢,「听说他演奏小提琴时特别帅,一传十,十传百,他就被女生称做『小提琴王子』了。」而且经过她向新闻社的朋友问过,那家伙在这学校可是第一次被传绯闻,也就是说……至少在这间学校,他还没交过女朋友。
这样至少不会有前女友的困扰嘛。
「哦哦。」林婕妤会意似的点了点头。「巧欣妳调查的真仔细,是有什么意图吗?」转头看方巧欣,她扬了扬眉。该不会跟她江恩恩的意图一样吧?不不……不是该不会,就她的了解,是绝对才对。
「还有什么意图?当然是调查他是不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确定不是之后才好把你们凑成一对呀。」方巧欣一派自然的回答。她可是用心良苦,努力想帮林婕妤找个好人嫁了耶!
林婕妤再度白了方巧欣一眼。「何育清的眼光没那么差好吗?」她满脸无奈地说。而且喜欢一个人哪有这么简单啊?
「那可不一定。」方巧欣煞有其事的摇了摇食指。「妳的问题比较严重吧?」她笑瞇瞇的开口揭穿了她。喜欢一个人却忘不掉,没事这么癡情干吗?
如果就这样错过一个好男人才要哭吧,她说。
「好啦好啦,随便妳,我要去洗澡了。」不耐烦的撇撇手,林婕妤抱着衣服,逕自走进浴室,选择直接无视了她。
而在她身后,方巧欣看着她的背影暗自窃笑了起来。
既然本人都同意了,那就是代表这件事没问题啰?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96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