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最近老是想让人日_月球的背面的秘密

讨厌王子09 「二姊,别抢啦!相机会摔坏的。」
「谁理妳,把相机给我。」
就在她们两人争抢不休时,一名有头滑顺长髮,看来文静婉约的女子,睁着大且疑惑的双眼,不解地看着她们。
「意棠、圣咏妳们两个在干什么?」女子发出如丝缎般滑顺悦耳的嗓音问道。
两女闻声,转头望向女子,妳一言我一句地抢着解释这一切时,倚靠在青竹围篱上的章域寻,突然看见曾经是他第三小老婆的清秀女孩,从间隔两屋的铁栏杆边与他四目相交,然后像是发现宝物般,捂着大张的嘴,转身快跑,看来,是去通风报信了。
糟了!被发现了,他必须另找个地方躲才行,
他害怕的左右张望,寻找另一个安全的藏身之处,但不管他怎么找就是找不到。
这时,孟意棠的声音突然传来,让他随即往眼前的建筑物看去。
就是这里。
于是章域寻往地上一躺,衣服故意弄得凌乱骯髒,然后……
「漂亮姊姊,她、她、她……她强暴我!」章域寻划破孟意棠与孟圣咏的吵闹声,将他扭曲过的事实,传达给孟琪惠听。
孟意棠一听到这控诉,马上发飙大吼。
「章域寻,你是哪条神经接错线啦!乱讲些什么!」
「意棠妳……」
女子难以置信地望着孟意棠,脸色苍白地彷彿下一秒就会昏倒的模样。
「姊,妳别听那个杂碎乱说,我没有强暴他啦!」孟意棠摇着手连忙跟现任一家之主──孟琪惠解释着,希望澄清章域寻的诬告。
「二姊,敢做就要敢当,这样才是个提得起放得下的女子汉,大姊,刚刚二姊强暴那个哥哥的那一幕我都看见了。」孟圣咏声援着章域寻。
「孟、圣、咏!妳根本就不知道事情的原委,不要随便乱搭腔好嘛!」
这个死圣咏,跑出来乱做啥啊!
「姊,妳一定要相信我,我跟他是清清白白的,一点暧昧关係也没有,妳不要相信圣咏的胡言乱语,我真的没对他怎么样,我发誓。」
「可是圣咏……」
孟琪惠脑筋一团混乱地看着各说各话的妹妹们。
「大姊,妳刚就没看到那画面,二姊趴在那个哥哥的身上,把他这样这样、那样那样,害得那个哥哥畏惧地一直叫,可是二姊却不在乎那个哥哥的感受,还继续这样这样、那样那样,最后为了处罚他太吵,还咬了他的*※……」
后面的叙述孟圣咏以耳语的方式传达给孟琪惠了解。
孟琪惠闻言,双眼瞠大,不可思议地瞪着孟意棠。
「意棠,妳、妳咬了人、人家的*※啊?」孟琪惠红着脸支支吾吾、模糊不清地问道。
「孟圣咏,妳到底跟姊讲了什么啊?」
为什么她姊此刻的表情是那样地令她害怕。
「妳自己问大姊。」
「妳……姊,我承认咬了他,但绝对不是圣咏跟妳讲的那……」
孟意棠开口才解释一半,便又被好事的孟圣咏给抢去了发言权。
「大姊,二姊她承认了喔!我可没诬赖她喔!」
「孟圣咏,妳可不可以不要再火上加油了!妳是想把我的名节给毁了啊!」
「妳有名节,那哥哥他就没有吗?他就活该平白被妳吃乾抹净吗?」
「难道这就是性别歧视,女人有名节,男人就没有,这或许就是身为男性的悲哀吧!」
章域寻说着说着,还故意趴在草地上佯装伤悲地痛哭流涕着。
「你──们──」
孟意棠快疯了。
「现在该怎么办?他们未成年,而且都还没毕业,就发生这种事,要我怎么跟爸妈还有对方的父母交代啊!」孟琪惠烦恼地不知所措了起来。
「姊,妳……」
怎么会变成这样?谁来救救她啊!
「学长你放心,我一定会叫我爸妈还你一个公道的。」孟圣咏拍胸脯保证着。
「孟圣咏妳别再乱了喔!」孟意棠已经气到快杀人了。
「这位弟弟,我们可以进屋里谈吗?谈谈这件事该怎么处理?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合理的交代的。」
「我真的没对他怎么样,姊,妳听我说啦!」
孟意棠扯着孟琪惠的袖子,企图说服她,但她的口沫横飞远远胜不了章域寻那张饱受摧残,且快要凋零的绝望表情。
孟琪惠皱着眉,头痛地看了她一眼说:「我们先进屋再说好吗?」
孟意棠闻言,知道自己再怎么说,她善良体贴的姊姊再也不会相信她了。
面对此情此景,孟意棠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昏过去。

讨厌王子10 正当章域寻享受着逃过一劫的快感时,被诬赖成强暴犯的孟意棠,可就没这份好心情了。
「妳这个该下十八层地狱的小恶魔,为什么要这样陷害我?难道妳看不出来,我跟那个小子一点关係也没有吗?」被孟仙莹派去泡茶的孟意棠,抓住正往厕所奔去的孟圣咏。
「二姊,妳有什么话可以等到我上完厕所在说嘛!」
孟圣咏夹着脚想绕过孟意棠往厕所跑,但随即又被一手给抓了回来。
「想尿遁啊!」
「谁想尿遁了啊!我是真的尿急。」
再憋下去,不膀胱炎也尿裤子了。
「我理妳尿急不急,妳为什么要这样陷害我?」
「二姊,冤枉啊!我哪可能陷害妳啊!」
「妳跟着那杂碎起舞,他说什么妳就跟着接什么,这不是陷害是什么!」
「才不是陷害咧!我是在帮妳。」
「帮我?请问妳帮了我什么?妳害得我成了现行的强暴犯,这叫帮我啊!」孟意棠对着孟圣咏薄弱的耳膜攻击道。
「妳不是喜欢域寻学长吗?」孟圣咏揉着嗡嗡响的耳朵,无辜地回道。
「我几分几秒几月几日跟妳说我喜欢那个杂碎了啊?」
「如果妳不喜欢他的话,干嘛趴在他身上,还对他做出那样饥渴的行为来?」孟圣咏张牙舞爪装出一副猛虎出闸的模样问她道。
「那是因为他紧抱着我不放,我要他放手,他不放,一气之下所以才咬他的,妳以为我爱趴在他身上啊!」
「什么?二姊妳是说,真正的强暴犯是域寻学长,不是妳!」
没想到事情的真相会是这样地令人意想不到。
「他不是强暴犯,他只是……」
孟意棠想将事情的整个经过讲清楚,却被孟圣咏没耐心地抢去了发言权。
「看不出来喔!二姊妳也有这么大的魅力,让我『鼻膜破裂、血脉贲张帅哥备忘录』里,排行第一名的美男子如此的招架不住,二姊,有妳的喔!」
孟圣咏讚赏的对孟意棠猛比大拇指。
「孟、圣、咏,如果妳想被我修理的话,可以继续扩展妳那乱七八糟的幻想。」
「难道不是这样?为什么最近老是想让人日_月球的背面的秘密
「我都跟妳说了,我跟他一点关係也没有,我会趴在他身上,完全是因为他怕自己的行蹤,因为我的关係,洩漏给那些为他争风吃醋的妻妾们发现,所以才被强压在他身上。」
「啥!原来真相是这样啊!真是一点也不罗曼蒂克。」
孟圣咏失望极了。
「罗曼蒂克个头啦!妳马上去跟姊解释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不然妳就给我走着瞧!」
孟意棠用力地推了下孟圣咏,要她去客厅解决让她头大的现况。
「我伟大的二姊,我可不可以先去厕所?在去帮妳解释啊?」
孟圣咏转头请求道,不过她的请求随即被孟意棠锐利的瞪视给打了退堂鼓。
「好啦!好啦!马上去、马上去。」
不过孟圣咏走到半途,突然又折了回来,满脸僵笑地回到孟意棠的面前。
「我不是叫妳去跟姊解释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呃……二姊,说实在的,域寻学长虽然花了点,但好歹他也是我『鼻膜破裂、血脉贲张帅哥备忘录』里排行第一的美男子,没内在也有外在,所以接下来如果发生什么事情,妳自己就多忍耐点。」话落,孟圣咏便一溜烟地冲到厕所,洩洪去,也避难去。
「圣咏、圣咏,妳这话是什么意思?给我解释清楚,不要跑!给我站住!」
当她追上前想问个明白时,孟琪惠娇滴的声音却同时从客厅传了过来,让她定住脚步,也定住了她与章域寻之间的联繫。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87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