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女人的内裤中间有缝_月子里的宝宝手脚冰凉

第95章 「涵涵,被意想不到的人告白该怎么办啊?」
埋首于练习卷中的叶涵听到提示音而抬头,伸手拿起手机一看,竟是安咏琳捎来讯息,她滑开一看,先是一愣,随即失笑,「安大明星,妳哪天没被告白呢?」
看看网路上那些应援粉丝天天刷安咏琳,她哪天不被告白才奇怪吧?于是她将手机放到一旁起身装水,任着安咏琳在那心急如焚而她浑然未觉,待重新做回位置上后,对话框已被刷满。
「不是,我认真的,对方是女生。而且……妳认识的啊,还是一起共事的人!大写尴尬啊我……妳告诉我怎么应对吧,我现在好乱啊。」
叶涵快速扫一眼,回:「妳现在能讲电话?」讯息送出没一会手机便一阵震动,她接起,立刻听到安咏琳又是着急又是慌乱地说:「涵涵,人家觉得快死掉了,怎么办?」
「……哦,这样啊。」叶涵将手机放在左肩窝夹着,继续手边的事,丝毫不把她放在心上。
对于讲求效率的叶涵来说,面对作妖的安咏琳最好的办法就是放置,而叶涵也真这么做了,悠悠道:「妳冷静点,事情原委好好说,不然我听得一头雾水。」
「就、就是……」其实不难从她期期艾艾地语句中听出难言之隐,不过她俩是什么关係难道还要叶涵重申吗?于是她没好气地说:「我们之间还需要顾虑吗?直说无妨。」
沉默半晌,安咏琳才压低声音道:「那个……卲岚她……」
「跟妳告白了?」叶涵不假思索地替她接话,若不是正在通话看不见安咏琳大惊小怪的表情,不然叶涵还真想看看她憋屈的小表情。
「……难道这很稀鬆平常吗!」安咏琳略崩溃,难道只有她对邵岚的告白感到震惊吗?
「对哦,妳只有很惊讶而已。」
「……妳还是离学霸远一点,这语气根本就她附身。」安咏琳才刚抱怨,下一秒另端便传来熟悉的嗓音……
「怎么了?有什么意见吗?像我不行?」
安咏琳吓得手机差点摔出去,赶紧稳住,谄媚地说:「没有不行!好得很!多学学妳才好啊!」
林佳瑀按下扩音放在桌上,想起方才走进补习班便看到叶涵向她招手,结果是安咏琳又再闹疼,简直没完没了啊她。
不过,这次对于安咏琳来说还真的棘手,平心而论,林佳瑀也不会想遇上这种事就是了。
「所以,邵岚是怎么跟妳告白的?」叶涵还是想先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再说,毕竟上次聚餐顶多看出邵岚在意安咏琳——虽然原因不明,但是不过几日竟直接告白了,而且是让安咏琳有危机意识的那种心意,到底是发生什么事?
「呃……我其实不知道那算不算是告白,只是听起来很像啊!她说,要我从今天开始接受她的追求……」
话落,林佳瑀与叶涵两人面面相觑,略崩溃地大喊:「那就是告白啊!笨蛋!」
叫她乾脆重读国中健康课是不是比较快?叶涵扶额,「那妳就乖乖接受就好了,而且……」
「而且妳的闺蜜中有一个就是同志,妳应该比一般人更了解同性恋啊。」林佳瑀没好气地接话。
「可是……就是因为有涵涵,我才更觉得自己跟同志无缘啊……」安咏琳懊恼,这已经不是她了不了解同性恋的问题了,而是正因为了解,才更觉得冲击。
正因为有叶涵相伴左右,才更觉得自己不会是同志,也从没想过与同性发展更进一步,说她绝缘体也好,她就是压根没往自己身上想!
林佳瑀不是不能了解,而是一时间在电话中也难以说清楚,毕竟她的智商辗压安咏琳,简直甩了好几条街,要她『纡尊降贵』用安咏琳能懂的语言解释也是难。
思忖片刻,她答:「总之,妳现在被动的接受就行了,妳要是对邵岚没那意思,就别给她希望。」
「哦……好哦。」
林佳瑀太清楚她这好友的求好亲切与心软了,别人强势一点她就没辄,也枉她生了一张冷豔面容,简直中看不中用啊!
「妳这花瓶幸好还有装饰功能,不然我都不知道妳还能干嘛了。」
「……」安咏琳特别想哭。
「噗哧。」叶涵忍俊不住,对于林佳瑀的花瓶论嘴角险些失守。她又对着电话说:「我觉得邵岚应该是自制力很强的一个人,妳到底把她逼到怎样的绝境使她这么冲动告白?」
「呃……我觉得我也没说什么啊……」
叶涵不是特别了解邵岚,但这几次短暂相处下,总觉得邵岚真要出手拿下一个人,应该是在十拿九稳的情况下才会做出告白这件事,然而她没有。她在安咏琳几乎毫无心理準备的情况下冲动告白,感觉……不太像她的作风。
那么,安咏琳这个始作俑者到底干出什么好事了?
「我先说,我是真心话!不是随口胡诌!我就是……说她跟另一个人是一对的……我真的这样认为嘛!」
安咏琳说得特别委屈,然而叶涵与林佳瑀只是无言地相互看一眼,顿时觉得一阵无名冷风拂过二人,背脊特别凉。
「……然后我就被强吻了。」安咏琳掩面。
「妳活该。」林佳瑀说。
「妳自找的。」叶涵淡淡道。
「……」
后来安咏琳就挂上电话忙拍戏去了,留下特别心累的两人默默互看,同时叹气。
林佳瑀走回位置上,打开她带来补习班的礼盒袋子道:「不聊安傻呆了,来吃些甜点吧。」她边说边拿出上次与友人团购的网路美食,叶涵凑近一看,有些惊喜。
「我知道这家!连珍就是基隆那家嘛,它家的芋头产品都很好吃。」叶涵欣喜接过,不过最近林佳瑀买甜食的频率有些高,不禁问:「妳不是不爱吃甜食吗?上次买生乳捲,这次买芋泥球,妳是转性了?」
林佳瑀瞪她一眼,「什么转性?就是想到某只胖浣熊爱吃,我朋友又特爱团购,所以稍微跟一下团,顺手买而已。」
闻言,叶涵意味深长看着她,扬起有些古怪的笑容说:「哦,这样啊,那我真要感谢小冯的爱吃,不然我们认识这么多年还没看妳主动买给我这些……」
「闭嘴。」林佳瑀优雅地翻个白眼,「好啊,现在我每週买,妳最好全部吃光光。」
「哈哈哈,不过说真的这家真好吃,学霸最厉害了,最会找吃的!」叶涵喜孜孜地吃着手中的芋头西米露,能调侃这个高傲的学霸实属难得,特别愉悦。
林佳瑀垮下脸,「我还真听不出这是讚美……不过还说曹操,曹操到。」顺着林佳瑀的视线一瞧,便见为什么女人的内裤中间有缝_月子里的宝宝手脚冰凉到小冯与余梣两人笑嘻嘻地走进补习班。
「叶老师、林主任下午好啊。」小冯蹦蹦跳跳地走近两人,一见到桌上的甜食眼睛一亮,「咦?那是好吃的东西吗?」边说边抬起头,身后彷彿长了毛绒绒的尾巴拼命摇。
「怎么这么好?我也要吃!」余梣窝在叶涵旁边,噘起嘴,「餵我,人家手痠。」
「痠妳大头,自己拿。」叶涵无视她,才正要继续吃,汤匙竟被一个小无赖拿走,而这无赖挖了一大口过去,一脸得瑟。
叶涵无语,又听到余梣说这是间接接吻,她直接翻白眼。
余梣就是典型的得了便宜又卖乖的无赖,叶涵选择无视,直接拿新的汤匙来吃,也不管余梣怎样撒娇,就是不搭理。
「哼哼,我这次提早来是有事要说的。」余梣边说边蹭到一旁,一边吃一边说:「涵姊,这跟妳有关係哦。」
叶涵对她的话一直不以为意,随口道:「嗯哼,什么事?」
「就是——」
余梣话未完,补习班门口突地多了一抹陌生的身影,她们往门口一瞧,当那人走进补习班时,双双一怔。
「……余立委?」
/
文中提及的连珍甜点是上次读者送我的哈哈哈,对于我这个芋头爱好者来说真的很喜欢~恨不得住在隔壁每週买哈哈哈,所以就顺手写进去了XD

第96章 任谁也没想到,第一个回过神的竟是毛茸茸的赖赖,牠窝在叶涵脚边,一向亲人又温顺的赖赖也不知为何朝着余立委猛叫,叶涵回过神,赶紧抱起赖赖哄道:「嘘,不要叫了,他不是坏人,安静下来。」在她的半哄半要胁下,赖赖停止吠叫,改为低吼。
叶涵有些尴尬地向余立委歉然一笑,他摆摆手不以为意,瞧着她怀中的小狗狗,像是想起什么而说:「小梣跟我提起好几次了,比她形容的还可爱,难怪妳会为了一只狗搬家。」
叶涵一愣,林佳瑀伸手接过她怀中的赖赖走进后方厨房替他们倒水,小冯随即跟上,探头探脑地不知想些什么,见状,她吩咐:「去把往外面办公室的门关上,别让赖赖跑出去了。」
「哦,好。」小冯赶紧去关门,又偷瞄了眼外头正在谈话的叶老师与余父,真想知道他们说些什么,然而她的领子却先被拎起。
「看什么看?没听过好奇心杀死一只猫吗?」林佳瑀拎着她到后面餐桌坐下,小冯这人很简单,有食物就安分。
不过小冯吃得津津有味是一回事,外头正在谈些什么又是另一回事……活到这年纪也许不到阅人无数,但也能从那身形近瘦骨嶙峋的中年男子上嗅出一点八卦。
这人来头不简单,且身上那背心实在眼熟,像是政坛人士才对……又想到方才叶涵的脱口而出,难道,余梣的父亲是政治人物?
倘若是,那么余梣远比她所想的,还要不简单……一开始只觉得这小女生大方有礼,活泼但不恣意妄为、笑容满面却不傻气,怎么说呢,她看上去青春活力,却又隐隐透出一丝她这年纪不该有的冷凉。
相较之下比她大上几岁的小冯反而更像高中生……不,余梣是例外,一个不能相提并论的例外。
只是,余梣是什么家世对她而言顶多是茶余饭后的话题,但是若牵扯到叶涵——余梣不明朗的『喜欢』,林佳瑀原是偏于静观其变,然而看来不能这么消极了。
毕竟,对方父亲都找上门了。
处在外面的叶涵不懂林佳瑀千迴百转的思绪,只觉得这次余立委『辱临』这小小补习班大概是有余梣这尊大佛在这,但是很显然的,余立委不是为了余梣而来。
因为他一进门后只是朝余梣浅浅一笑,便坐到自己对面,尤其在赖赖被林佳瑀抱走后更是不掩来意,直言:「继上次见过面之后,也是好久不见了,妳的手还好吗?」
叶涵稳了心神,平静回:「很好,拆下石膏后就没什么问题了。」
余立委有些歉然地低下头,浅哂答:「教子无方连累妳,我真过意不去。」
见状,叶涵赶紧摆手澄清:「没事!我早就不介意了,而且严格说起来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旁人没有负责的义务。」
闻言,余立委抬起头,直直地看进叶涵清澈的明眸中,而在她眼中倒映了一双凝含些许深意的眼眸,其中她看不清的情绪眨眼即逝,恍若错觉。
余立委又温和一笑,继续说:「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听小梣说,妳正在找房子……」他边说边从皮夹中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叶涵。「这房东是我朋友,我都谈妥了,妳直接搬进去就可以了。至于位置是在……」
「等等!这太麻烦您了!我……」叶涵为难地看着他,又看看余梣满脸的笑容,顿时有些无奈却又不好表现出来,「……您对我太好了,老实说,我压力很大。」
余立委也不恼,只是轻笑几声,道:「于情,是因为妳是叶芝兰的女儿,我多照顾妳是应该的;于理,是我想要我这任性在外的女儿有个伴。」
叶涵面有难色,平白无故接受别人的好意不是她会做的事……而且还是欠了自己员工父母的恩情,这怎么想怎么尴尬啊!
当然,余立委早就猜到了,他也不是毫无準备鲁莽到来,于是继续说服她:「这几天妳若很认真找租屋的话,想必是处处碰壁吧——毕竟能接受宠物的公寓套房,不多。」
叶涵无法反驳,这是事实。
「再来,妳要不要先看看租金再拒绝我呢?」余立委不疾不徐地说。双手交叠于桌面上,温温地盯着她瞧。
当那优渥的租屋优惠放在叶涵面前时,她承认,她不是圣人,她的确有所动摇……她是家里的经济支柱,虽然不知何方的父母定期有寄钱回家,但学费与在外工作开销大,光靠叶涵的收入其实是有些吃紧的,只是她从不告诉叶昇,也不让林佳瑀知道。
但是,即便如此,她还是无法接受余立委的好意。
叶涵轻叹口气,摇摇头,「很谢谢您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只是……」拒绝人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更何况是堂堂大立委呢?
余立委莞尔一笑,「那该怎么办呢,我跟房东谈的时候已经先预缴半年的订金了,而且我真的毁约也只能拿回三分之二……」果不其然,他见到叶涵脸上的动摇,继续说:「原以为妳会答应的,毕竟对我来说,芝兰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看来是我太擅自主张了,那我也只好摸摸鼻子去拒绝人家了。」
叶涵心理陷入挣扎,余立委若有似无的一笑,将名片塞进她手中,「不急,下週再给我答覆,不如让小梣带妳去看看,妳再好好想想吧。」
话落,余立委站起身,摸摸余梣的头后便转身走出补习班,离开前不忘再次殷切地说:「希望妳不要有压力,我并没有恶意,对我而言这只是举手之劳,也不要有欠我人情的想法,毕竟,小女之后还要麻烦妳多照顾了。」
叶涵轻咬下唇,叹口气,目送他离开补习班。总觉得手中的名片特别扎人,她是不是……真的惹上什么不得了的人了?思及此,她便往余梣那一看,又默默别开眼。
余梣凑上前挽她的手臂,讨饶道:「涵姊姊,妳别生气,我就是看妳找房子找得心烦,所以才……」
叶涵巧妙地抽走手,看她一眼,转身走上二楼,这次余梣也不敢跟上,吐吐舌。
见状,在旁始终沉默的林佳瑀这才出声道:「我知道妳是好心没有恶意,只是这次是妳不对。」
余梣垮下脸,可怜兮兮地看着林佳瑀。
林佳瑀往二楼一看,叹道:「叶涵没有她外表那样柔弱,论自尊心与固执她根本不输我,那么妳想想看,这样的叶涵要她用这种方式接受妳的好意,她会开心吗?」
余梣的狐狸尾巴垂下,趴在桌上,看上去特别失落。林佳瑀摸摸她的头,道:「笨蛋,要说服叶涵跟妳同居不能用这种方式的。」
余梣猛地抬起头一脸讶异,林佳瑀挑眉一笑,「怎么?妳认为妳那点小心思我看不出来吗?妳八成是觉得自己怎么卢叶涵她都不会答应,乾脆叫自己的立委爸爸兼叶涵爸妈旧友的身分出来谈,殊不知造成反效果。」
林佳瑀真是一针见血啊,余梣无法反驳。
「我可以帮妳,但是在这之前,妳必须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听见事情有转机,聪明如余梣当然赶紧抱她大腿,抱好抱满。
「好!妳问,我什么都答!」
见余梣狐狸尾巴摇得这么勤,林佳瑀勾起唇角,弯腰与她平视,那眼里竟毫无笑意,而是近乎威胁的寒气四溢,逼人劝退。
「妳的汲汲营营,不只是喜欢叶涵、想追求她这么简单吧?妳还藏着什么目的?」
余梣沉默,随即扬起笑容,轻道:「对哦,我别有目的。所以,妳想知道?」
林佳瑀愣住。
/
本週更新就以同居前奏(?)结束啦~~我到底能不能在100章开荤呢(远目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85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