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真实的渡劫事件_最好看的小说女生小说

霍陈宅邸【26】 霍陈玖走进门,手指解下领带,安允诗熟练的帮他把西装外套挂在衣橱内。
「你怎么突然来了?今天是星期四。」
「出奇不易的惊喜。」
这惊喜可真大。
「你晚餐吃了吧?」
「吃了。」
「在楼下等很久吗?怎么不打给我?」
「我才刚到五分钟,妳就来了。」他其实只想遇遇看而已,单纯的想来见她,然后,听她用开朗的声音跟他说话,如果她不在就罢了,在不在都没关係,可有可无。
他单纯的,只是想来而已,没有其他目的。
「你,想我了?」
坐在沙发上的霍陈玖,猛然抬起头。
安允诗水亮闪烁的黑瞳低望着他,清楚又深入。
她说什么?
霍陈玖蹙眉,莫名的恍然,他不晓得要怎么解释他的沉默,他想否认她说的话,但在刚才她问话时,他却又有如雷击刺激,被说中心事般的焦躁窒息。
他会开始想她了吗?
一整个下午,他脑海里滞留着小程最后跟他笑着挥手的模样、十五岁的自己不带情感的冷冽锐眸,这些面容无时无刻提醒他,他的目的是什么,不许停留,莫要忘去。
他无法解释自己下意识想来找她的原因。
见霍陈玖沉默,她掩下失落,率先开口。
「开玩笑的,你想那么认真干嘛?」
怕霍陈玖要解释,于是她又赶紧问:「今天心情不好?发生什么事了吗?」
霍陈玖突然来找她绝对不是平白无故,单纯的想念,他还是做不到。
「没事。」霍陈玖拉她坐下,抚摸她的头。
「真的?」
「如果有,妳想怎么安慰我?」摸着秀髮的大手来到她耳畔,拇指和食指轻轻揉起她的耳垂。
安允诗瞥眼看向一旁,专心思考。
「我带你出去走走?一起散步。」他们从来没有一起散步过。
「嗯,听起来不错,但是──」
「怎么?」
「今天我想跟妳待在这里,先不要出去,好好地跟平常一样就行了。」
「跟平常一样就好?」
「嗯,这样很好。」他的语调很温柔。
安允诗点头应声。
现在也十点半了,或许工作一天,他累了,想好好放鬆。
不知不觉,霍陈玖的动作让她陷在他的臂膀,他低眸可见她纤长羽睫,清秀的轮廓,还有她常微微上扬的唇型。
不知何时,在他胸口的低沉情绪已经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平静、放鬆,他隐隐浅笑,手指继续的轻抚她的髮。
安允诗晶透明亮的双眼,温和的眼神洗净他今日的坏情绪。
想她这件事,或许,感觉不坏。
霍陈玖洗完澡,用吹风机随意吹着髮,安允诗躺在床上,抱着长型抱枕盯着他瞧。
她开始佩服凯伦,她怎么可以在霍陈玖的魅力下,专心工作,成为霍陈玖的得力秘书?
「霍陈中国最真实的渡劫事件_最好看的小说女生小说玖,你换过很多秘书吗?」
「在两个月内换过五个,最短的两天。」
霍陈玖把吹风机收在底层的抽屉,走来床边,轻抓她手臂检视在癒合的伤口,还好伤口无碍,霍陈玖放心地躺在床的另一边,安允诗将抱枕放在床的中央。
对,它是结界……
等她伤好后,不晓得会不会又被他赶到楼下,以保守他的贞操……
「凯伦是第六?」
「嗯,她能力强,看我的眼神也正常,希望她会一直做下去。」
「前面五位的眼神有多不正常?」
「我可以感觉到她们用眼睛脱掉我身上一件件衣服,想看到更里面,和想像更深入的事。」
「但你的魅力对凯伦好像失效了。」
「我不是她爱的型。」
「对你还会挑型?她喜欢什么样的?」
「白嫩的,现在的对象年纪比她小,读化工大四,她要想好好养着她的男友,就要顾好我给她的饭碗。」
他是做了身家调查吗?
「没想到你跟凯伦会聊这些。」
「我不过问员工私事。」
「不过问……?那你怎么知道?」
霍陈玖瞥她一眼,没应声。
「噢天……霍陈玖,你去调查她!?」她吃惊地瞪大眼。
不过问员工私事,却私下调查员工私事?这更糟糕吧!
「在我身边当秘书,我当然得清楚她的底,要是她有机会成为内鬼怎么着?」
「那你是查多深入?」
「从出生到现在的基本资料,学校、公司还有打工过的地方,现在的交友圈和常去的店家。」
「你是警察吗?」
霍陈玖扬起一边的眉。
「即使我不查,上头的总裁、副总裁也会彻查,这全都是为了保护我们和霍奥。」
看样子,霍陈玖对所有事都了若指掌,可怜的凯伦,她一定不晓得自己尽心尽力服侍的执行长,居然私底下调查她,说不定连她男友也无可倖免,被看个精光。
她也好想找人调查霍陈玖啊……
她对霍陈玖的了解只比维基百科好一些。
霍陈家第二代,七孙中的长孙,拥有四分之一的中英混血,来自于中英混血的母亲。
三十而立,二○一四年成为霍奥执行长。
然后,他不挑食,拥有强烈的控制慾、佔有慾,还有很喜欢制约,规矩多,第一次洗碗是在她家。
糟糕……这些了解,听起还好弱啊。
安允诗灵机一动,翻身趴在抱枕上。
「我们来玩个小游戏。」她笑瞇着眼道。
「想玩什么?」霍陈玖翻身侧躺,面对她。
窗外的淡淡月光,隐隐照在房内,两人清楚看见对方的五官、表情,即使在黑暗中,霍陈玖深邃的眸依然迷人万分。
「玩问答,女士优先,从我先开始问答,过程中只可以跳过一次,如果超过的话……要罚钱!一次一百。」
「嗯,好,我钱很多。」
安允诗瞪眼,她开始觉得这是一个不公平的游戏。
她刚才是哪来的蠢脑会想跟霍陈玖玩罚钱了?
「你被罚一百,跟我被罚一块是同等级吧?」
「嗯,或许。好,换我。」霍陈玖接道。
「什么?」
「妳遇到麻烦的话,范跟雁珊妳会先找谁?」
「不!我刚刚问的还不算开始,你怎么偷跑!?」她激动喊。
太狡猾太奸诈了!她刚刚的问题,不过是抱怨的疑问句啊!
「但我回答了,妳要回答吗?还是跳过?」
「奸商……真的是大奸商!我会找范啦,我跟范认识比较久。」她没好气的回答。
霍陈玖轻轻点头后,安允诗着急地抢话:「换我换我,你有过几任女朋友?」
这答案她好想知道!到底有多少女人上辈子救了银河系,才能跟霍陈玖成为情人。
她紧抿唇,担心霍陈玖不喜欢女人问这些,认为她的问话是侵犯他的隐私,可是她疯狂得想要知道更多关于他的事,不要一般维基百科或口耳相传知道的,而是……起码她想跟简良他们一样,起码到一个做为朋友的了解。
她的问题使霍陈玖绽起得意的笑容,没想到她第一个问题那么可爱。
「四任。」见他没迟疑,显然并不介意这方面的问题。
「四任?」这世界居然只有四个女人上辈子救了银河系?
霍陈玖听出她惊呼里的怀疑。
「真的只有四?」
「四任是跟我交往的对象,并非爱我的人数,对我有兴趣的人很多,甚至数不清,还有我不认识的人,不过我不用每个都交往,我没那么氾滥,允诗。」霍陈玖的轻鬆地说道,没一点掩饰。
她开始想像霍陈玖学生时期的青涩模样,他是不是从高中、大学就如此迷人,能让他瞧上眼的幸运女孩,是怎么样的人?
「安小姐,妳连问两题,现在换我了。」
「我哪时候连问两题了!」
他扬眉,伸手指数。「有过几任、真的只有四,总共两个问题。」
「不,怎么这样!这不算两题,那是进阶题,你写过考卷吧?同一大题里有进阶题啊,我们虽然差四岁,但考卷类型是没变的吧?」
「嗯,好,勉强让妳算进阶题,但妳刚刚又问了,所以又变回两题。」
那也算!?
「我──」安允诗倒抽口气,指着自己。
罢了罢了,她别再开口的好,免得再被他连题,大奸商!
「对范有好感过吗?喜欢什么颜色?」他知道范的性向,但不代表女人会对他没兴趣。
颜色?好简易的问题。
「范是长很帅没错,但我从一开始认识他,就单纯只有朋友的感觉,熟了之后,更无感了。」说完,两人对视而笑,不自觉想起范的聒噪还有毒语。
「然后,我基本上喜欢白、黑、粉、薄荷,」她讲到笑出来,别人说喜欢的颜色通常只会讲到一或二个,她却连讲四个。「其实要看东西,有可能外套我会喜欢卡其色,皮夹喜欢薄荷色,球鞋喜欢黑白色、高跟鞋喜欢亮色系,所以我很难说定。」她吐舌。
「所以基本上妳喜欢黑、白、粉,薄荷?Tiffany绿?」
她点点头,她想很少有女孩可以抵抗Tiffany绿。
「好,换我,由于你刚刚又问我Tiffany绿,所以我有资格连问两题。」她俏皮的对他比二。
「现学现卖。」霍陈玖曲起眉峰,薄唇微弯成弧。
「当然。那这四任她们之间有什么共同点?我能知道分手原因吗?」
霍陈玖瞥向一边,试着回想,「这题可能白问了,我对她们没特别去留意,硬要说共同点,应该是她们乐于臣服,然后单方面爱我爱得死去活来。」
这题她真的是白问了,而霍陈玖也讲了废话。
有哪位女人跟完美高傲的霍陈玖在一起不会爱他爱的死去活来?拥有他的吻和拥抱,不是飘飘欲仙,就是欲仙欲死,他单用炙热的眼神,轻易的能使女人们被迷的晕头转向。
她突然想到自己,她对霍陈玖也会到这样吗?霍陈玖每星期来住她家,现在跟她躺在同一张床上,陪她玩着满足她私心的问答,要是霍陈玖对她仅到如此,而她继续下陷,最后逃不出去的只有自己,霍陈玖可以轻鬆转身而去,留下她在痛苦。
「另外一题,跳过。」
他不想回答分手原因?
安允诗一笑置之,装不在意,根据他前面的回答,感觉分手全是由他提的。
「怕什么?」他继续问。
「蟑螂、蝙蝠还有……地震。」
他们继续玩着问答游戏,她的问题从对他的感情到喜好,而霍陈玖的问题全是与她的喜好有关,最喜欢的影片、最不能接受的缺点等诸如此类,像小女孩在写个人档案里的问题一样。
「你说过霍陈不是湖州的姓氏,而是你们自己的,是什么意思?」
她用Google大神查过关于「霍陈」这姓氏,发现除了霍陈玖他们家族外,没有其他人拥有这姓氏。
要她想可能性的话,自创的可能性最高。
「霍陈的存在是为了延续。」
延续?
在她还在思考他的话时,霍陈玖又问。
「妳有没有违反过我订的制约?」
「呃……跳过。」
霍陈玖突然往她夹住抱枕的大腿一拍。
「噢!」她吃痛喊声。
「这是逞罚,说,是哪一条?」
老天……他是认真的!
「跳过,我给你一百。」
「我给妳两百,诚实招供。」
很阔啊,大少爷!
安允诗抽回夹住抱枕的脚,将全身捲在被子里。「上次帮梁仲棋送机的时候,有拥抱,是友情的拥抱!他第一次去新加坡时,我们也有,纯友情!」
安允诗像只蜗牛般,把自己捲到棉被里,连呼吸都不要了,脸整个埋在棉被中。
奇异的是,没有霍陈玖的骂声,他更没有动手想把她翻出来。
他是生闷气了?还是他能理解这只是一个友情上的拥抱?
安允诗悄悄从棉被里探头,在眼睛要探出棉被里时,猝然一股强大的力道把她从棉被里拉出来,当她从混乱里,看清眼前的画面时,她的双手被扣在背后,他们中间的抱枕被丢在一旁的地上,霍陈玖仅在她鼻尖之前。
他锐利的眸和制伏她的动作,她不得不承认她有些畏惧。
「听话,允诗。」他温柔的低嗓,意外有着强烈的权威和压迫感。
「我跟梁仲棋没有其他的关係。」
「不管关係怎样,别让任何男人可以亲密的拥抱妳,在耳边私语也不行。」他的眼眸冷清,下达清楚的制约。
他是吃醋吗?他的制约和佔有慾令人心跳加速,她似乎是他的,被他贴上请勿触碰的标籤。
「告诉我,妳懂了,会听话。」
「嗯,会。」她像认错的孩子,黑瞳只敢偷偷瞧他。
「会什么?」
「会听话。」她完整的回应一次。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孩子了。
「嗯。」霍陈玖放开在她背后的手,动作轻柔的将她往上提到他臂膀的位置,让两人环抱的姿势舒适些。
安允诗脸贴在他的结实的手臂上。
睡意来袭,昏昏欲睡的感觉,使她意识模糊。
沉睡前,她不断想着,霍陈玖会因为她跟其他男人亲密而吃醋,是不是证明他也喜欢她?
「霍陈玖……我还有一题要问……」她的话说的含糊。
霍陈玖俯下头,靠近她。「什么?」
她轻闭双眼,感觉到霍陈玖轻轻拍抚她的背,他温柔的动作加速她入眠。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问出口了没,她实在太睏倦了,或许讲得话根本不是她要问的。
薛仲临曾说过,她每次快睡着,睏倦之意袭捲,她说的话很含糊,有时甚至不合逻辑,没一句话是符合现实状况的。
最后她跟霍陈玖说了什么,她不知道。

霍陈宅邸【27】 「今天不住啊……,噢。」安允诗失望的回应电话。
『快吃饭,早点睡。』霍陈玖嘱咐。
他坐在车里,秦邵将车驶进高级住宅大楼的停车库。
「嗯,知道了。对了,我昨晚最后有问你什么吗?」
『没有,妳睡着了。』
好险,安允诗鬆口气,她真担心自己乱问话,得罪人了还不晓得。
霍陈玖收下手机,电梯抵达,响出清脆的叮铃声。
「你搭下一班。」霍陈玖对秦邵说。
秦邵听令,没多问,他知道霍陈玖会这样命令,代表他现在需要个人空间。
霍陈玖走入宽敞的电梯,电梯车箱使用大理石及微晶石,石纹美丽高雅,箱内的高档装潢显示着此栋大楼的屋主们各个身价不凡。
霍陈玖靠在墙面,仰头闭起眼。
「我还有一题要问……」
「什么?」
「我是喜欢你的,那你是喜欢我的吗?」她睏意太重,已经瞇上眼睛。
「你有喜欢吗……」她的话含糊又小声。
霍陈玖不语,轻拍她的背哄着:「睡吧。」
他不知道。
霍陈玖装作她没提问过,也盼她别再问。
安允诗提着海藻绿色的硬壳包走过街,低跟鞋在人行道上敲着。
捷运站里满是下班人潮,她考虑要不要在附近买晚餐回家吃,不然家里附近的小吃,她最近也吃腻了。
这几天,霍陈玖没与她联络,她传的讯息,他也回传的简短。
虽然说霍陈玖本身不是话多的人,但她总觉得不太对劲,她难以用实例来形容,可是她心里偏偏感觉不对,是她太敏感了吗?
她突然想到这里有间雁珊推荐的日式家庭简餐店,乾脆今晚就在那家解决吧。
她经过一家饭店门口时,被一名男人揽手挡住去。
「安小姐。」
「霍陈昂先生。」她惊呼道,没想到会在路上遇到他。
霍陈昂一身西装,高雅气派的装扮仍掩饰不住他天生的狂野豪迈。
「真高兴妳没忘了我。」
「霍陈昂先生,今天特别打扮,是不是有约会?」安允诗看他穿着的西装不是工作上穿着的款示。
霍陈昂凝眉,「妳不来吗?」
「什么?」
「杰斯的归国派对,我们的堂弟。」
杰斯?她记得是他们上次在包厢里谈论的人,说是他回国时,他们要举办派对欢迎他,她跟霍陈玖很少于公共场合出现,一起出现在他们的家族派对更是不可能了,她原本是不在意霍陈玖会不会带她参加派对的,但霍陈昂似乎以为会有她的出现,他的这份以为,让她开始在意霍陈玖没跟她提及派对这件事。
霍陈昂眼神往后一瞄,他招手喊道:「杰斯。」
安允诗顺着他的方向看去,朝他们走来的男人穿着白色的西装,黑顺的髮绑着低马尾,他俊美的脸庞像极了从画走出来的英国绅士,低马尾非常适合他,她看过所有人包括电视明星上来说,没人比他更适合。
杰斯走到他们面前,他身后跟着一名穿白衬衫,白色及膝裙的女人,她的年纪看起来跟她差不多大,身形娇小,但给人气息没一丝柔弱。
「你好。」安允诗微微欠身。
杰斯维持绅士笑容朝她点头。
「跟你介绍,这位安允诗,安小姐。她来头可不小,是大堂哥身边的人。」
「女朋友?」
霍陈昂耸肩。「他是没说什么,但她对堂哥的称呼很不一样。」
杰斯挑起一边的眉。
「霍陈玖,她喊堂哥的本名,而且才认识约一个月就喊了。」他说。
杰斯微怔,讶异地凝视安允诗。
安允诗紧绷双肩,她知道外人对霍陈家仅能使用尊称,她能直呼霍陈玖的名,也是他允许的,可是有必要这么吃惊吗?简良和关月可是一个字「玖」的在喊。
「安小姐,妳好,我是霍陈杰,直接叫我杰斯就好,我长年在国外,叫我英文名字我比较习惯。」杰斯牵起她的手,礼貌性的在她的手上一吻。
对杰斯优雅又礼貌的国外迎宾礼仪,她小心的不让自己的不自在被他们察觉。
「安小姐妳等等没事吧?一起去杰斯的派对如何?」霍陈昂问道。
「大堂哥没带她?」杰斯疑惑,不晓得大堂哥发哪门子的闷骚,居然没想带她去。
「我也很吃惊,不晓得是想把她藏去哪。」
「我很欢迎妳,安小姐,一起来吧。」
「不,没关係的,这是你们家族的派对,我不好去打扰。」听到他们居然想带她去派对,她惊慌地拒绝。
「身为派对的主人我都开口邀请了,请别让我失望。」杰斯道。
「我很荣幸受到你们的邀请,真的十分荣幸。」安允诗十指交握,「但你们也看到了,你们两人今天打扮的很帅,非常的帅气,这么正式的场合,我现在这一身装扮不适合。被派对主人邀请了,还没打扮,我怕是会丢两位的脸,还是之后有机会见面时,再──」
听到安允诗拒绝的理由,杰斯跟霍陈昂对看。
「现在快六点半,派对七点半开始,你能多快?」杰斯抿笑问。
「在第二个女人挽上你手臂前,我能带她盛装出席。」霍陈昂自信的回。
「好,我就一次挽着两个女人,请尽快到场啊,二堂哥。」语毕,杰斯瞥向安允诗,用他好听迷惑的嗓音道:「等会儿见。」
杰斯与他的随行管家转身离去,安允诗瞠目凝眉,如果刚刚的对话她没理解错,他们打算由霍陈昂带她去装扮,然后去派对!?
「霍陈昂先生,我──」
「时间紧迫,先走再说。」霍陈昂拉着她,坐进饭店人员帮他开来的蓝宝坚尼跑车。

鲜黄色的蓝宝坚尼奔驰在觅静山林,霍陈昂打开半扇车窗,夜风中隐隐听见振奋人心的音乐节奏,他驶近停在一座庄园前,两尺半高的铁栅门,有数名保全,一名穿着黑背心的服务生,迎着笑脸来到车窗边,见到霍陈昂亮出黑色邀请函,他致笑点头,单手摆在腹前,另一手摆向庄园内的方向,铁栅门为他们开启。
「送惊喜给堂哥啰!」
「霍陈昂先生,你户头帐号可以先给我吗?这件小礼服的钱,我会汇给你的。」
「不用,我不收女人的钱。」
「可是这件价值不斐啊!」要万,这件要万!她知道名牌的价钱,本就天价横行,但每看到一次还是觉得根本是天剎的鬼天价,是有神明穿过加持又可防弹吗?这价钱……这价钱……赢了很多人的薪水啊!
「那鞋子?」安允诗指着脚上的米白色高跟鞋。
「不用。」
「那手拿包?」她拿起手上的金边高雅的手拿包,旁边还有精緻的名牌吊环。
霍陈昂凝眉,晞向她。
想到在带她去精品店请人帮她搭配时,她的反应很特别,跟着他的女伴同样的是睁大眼,很喜欢的模样,面色粉红,而安允诗却是一副面色惨白,是高兴过头了吗?
「不用跟我客气,我不会因为买了这几样就吃土。」
「霍陈昂先生,我们才见第二次,以我的生活来说这是份大礼,我真的超级不好意思收。」安允诗坚决地说。
霍陈昂沉默了一会儿,抿起下唇,他除了小时候拿红包外,还真没随便收过女人的钱,这感觉怎么说怎么怪。
「如果妳很坚持,不然妳叫堂哥还吧。」霍陈昂停好车,跨出车门。
叫霍陈玖来还钱!?
霍陈玖连她到这都不知道,哪敢叫他来还钱,而且……他可是会跟她计较房间钱的人呢!
这洋装、鞋和手拿包算一算也要十三万,她可不敢想像霍陈玖要用什么方式惩罚她!
霍陈昂领着安允诗往庄园的派对中心走去,三层楼英式别墅,藤蔓爬满右面的墙,面对北方两尺大的落地窗,可以一矅曲线形的泳池及远方夜景,从窗看去,内约二十名客人,泳池外约三十名享受着现场DJ的音乐,有几位甚是明星和主播。
她心底突然感谢起霍陈昂给她小礼服,还有双与礼服完美搭配的高跟鞋,不然在场所有人穿着正式,各个美艳动人,连男人的装扮也不马虎,她要是原像登场,说不准有人叫她去倒酒。
「我带妳去找堂哥。」
「没关係,我想我自己绕绕找找好了,而且你似乎要开始忙了。」安允诗指着前方。
一名带着长金丝耳环的女人,踩着银色露趾高跟鞋,步姿袅娜,朝着霍陈昂挥手。
霍陈昂偏头,这下可糟了,美女当前,身边又有堂哥的人要带,他要怎么选才好?
安允诗看到霍陈昂曲眉故作懊恼的模样,露齿轻笑。
「我没问题的,霍陈昂先生,请你放心的去找朋友吧!不用担心我。」
「如果有不识相的人缠住妳,只要喊出堂哥的名字,保证他们会滚远远的。」霍陈昂交代完后,旋身与对方招呼回应。
看到霍陈昂走后,她偷偷鬆口气,终于剩她一个人了。
虽然霍陈昂做人直快,刚才相处气氛不差,但那天在酒吧见到他对石勤戊的恶劣行为,还是留下了难抹灭的坏印象。
安允诗赶紧拿出手机找霍陈玖的号码,在被霍陈昂抓去换装时,她好几次想打电话给霍陈玖,可惜霍陈昂在一旁不停快速指挥服务小姐,在最短的时间搞定她的装扮,害得她没机会打,刚在车上时,也不准她打电话,说今天是要去给堂哥送惊喜,怎么可以给她破坏,话说着说着就把她的包包往后坐一丢。
天啊,她觉得她的出现不会带来惊喜,而是惊吓!
她得在遇到霍陈玖前,快告诉他,免得自己不小心破坏第四制约。
制约四,单独遇到霍陈家的人时,立刻联络我。
霍陈玖说这句话的嗓音彷彿又清楚得在耳边唤,温柔却不失权威感。
第一通电话,他没接。
是正在跟人谈话,不方便接吗?
她考虑要不要再拨出一通,否则就是她要在霍陈玖看到她之前躲起来!不……不行,霍陈昂和杰斯肯定会问霍陈玖,见着她没?那躲起来也没用啊……
安允诗苦恼,把垂到脸上的髮丝勾到耳后。
好吧,再打一次。
当她要拨号时,手机萤幕转了画面,是霍陈玖回拨!
「喂。」
电话另一头无声。
安允诗轻轻皱眉,怎么不说话?
他按错了吗?
「喂?」
『妳为什么在这里?』电话另一头低沉的声音,隐约带着微微怒气。
这里?
听到他的用词,安允诗警觉起来,环顾四周,往左侧看时,她顿住。
霍陈玖魁梧肩宽的身影离她约五尺,他的厉眸狠狠地将她定住。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76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