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free性群交_最喜欢冬天把冰手伸进男朋友

霍陈宅邸【18】 印刷厂的空气中充满油墨味及不同材质的纸香味,一边的大型印刷机不停作响,热腾腾的纸一张张从出口叠高,安允诗跟老闆再三确定好印刷样本后,才安心步出印刷厂。
夏天炎热,过了日正当中的中午,气温还是高得吓人,没人敢待站在人行道上,人们能在阴影下走动,就绝不探身照耀太阳半步。
她转入星巴克内,打算点杯夏季新推出的星冰乐口味来消暑。
冷空气和咖啡香安抚客人体内的燥热,柜檯的服务生一位忙着替客人点餐,两位在后忙着做饮品,在轮到她点餐时,旁边的服务生大声喊着客人姓氏:「梁先生,您的冰美式好啰!」
刀削般的身影走来,安允诗觉得熟悉,不经意瞥眼来人,她杏瞳闪烁,朱唇露出洁白皓齿。
「梁仲棋!」她惊喜的喊。
梁仲棋似乎被她突如其来的热情喊声吓到,黑眸慢半拍地打出莹莹光亮。
「哇呜……安允诗,通常对我大叫的只有两种,一种是开心,一种是惊吓。不过,妳的听起来还不错。」梁仲棋拍打她的头。
安允诗不好意思的笑笑,方才太惊喜,没注意到自己的音量吸引周遭的客人观看。
待安允诗的星冰乐好了后,梁仲棋陪她往捷运方向走,太阳逼他脱下西装外套挂在手臂上。
「你要调职回台湾!?」安允诗不敢置信的睁大双眼。
他在那间公司待遇不错,又属新加坡总公司的重要人物,怎么会调职了?
这次他回台湾只是出差,但也是为之后的调职做一些準备。
「嗯。」
「你怎么了?是不是揍了大股东?」
梁仲棋斜眼瞪她。
「其实是不小心上了他女儿,又发现他运毒,然后夫人其实是男人,才打算逃回台湾的。」
「噁,你少骗我。」
「那妳怎么会把我的调职原因想得那么狼狈──」梁仲棋野蛮地勾住她的脖子,以做惩罚。
惩罚原因:不信任朋友人品。
「哈哈哈哈哈……好了,头髮都乱了。」安允诗挣脱后,抓一抓浏海,梁仲棋伸手将分错边的长髮勾回。
「说,实话,发生什么事了?」安允诗小小抬起下巴,手指着他。
梁仲棋抓住她的手指作势要咬她的模样,又逗得她闪躲。
「想妳了,所以回来,信不信?」他伸手将她揽回,唇靠在她耳上说。
安允诗回头望入他明亮轻狂的眸,倏然双手捧住他的脸。
「你不会也失恋了吧……」她忧心问。
梁仲棋对她翻白眼。
「不要自己失恋就拖人下水,蠢货。」梁仲棋除挥开她的手外,一方面还要用自制力,不让自己失手掐死这蠢女人。
「好啦,别这样,快跟我说。」安允诗拉着他的手臂,知错的对他软声。
「反正我想回台湾了,顺利的话,可能下个月回来。」
他初到新加坡时,公司才成立三年,他跟朋友还有大股东有多辛苦拼命,他这辈子都忘不了那阵子投入的心血,及存簿里低到他制定的最后限度,他不服输的个性,咬牙撑到最后,这一次调职虽是靠着一股冲动,仅因为他怕等自己冷静后,又会再次错过。
「好,你调职回台后,把事情处理好我们再来庆祝庆祝!」
「嗯,我安定好后再联络妳,台湾的分公司很期待我的到来。」
「他们当然很期待你!你工作能力强,又可以兼法律顾问,还可以兼打手!」安允诗比出拳击姿势。
「看样子我在妳眼里还是那个坏家伙啊。」梁仲棋拿咖啡杯冰她脸。
安允诗惊叫一声,跳开。
「梁仲棋!」
她怒视的神情,他看得开怀大笑。
太好了,她变回以前的安允诗,连唇角的笑容角度也回复了。
他前阵子忙着交接,一直没空与她联繫,只能偶尔传个讯息,从她的讯息文字里猜测她情绪的复原状况,好在,她很好,不愧是乐观坚强的安允诗。
安允诗见梁仲棋心情正好,本卡在喉咙间的话,又吞回肚,怕开口问了,会打扰他现在的心情。
她想知道他跟薛仲临的情况,虽然已经对薛仲临无感,也可以大大方方说起过去的事,但,毕竟梁仲棋跟薛仲临是兄弟,她还是不希望梁仲棋因为她的关係,跟亲哥哥闹失和。
「梁仲棋,我们今晚──」安允诗话才说到一半,猝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支开!
她感觉到自己的颈被人粗暴地勒住,眼前的景象混乱,她听见梁仲棋喊她的名字,脚步凌乱的硬是被对方转了一圈,暴乱的动作下,她嘴里嚐到血腥味。
一名满脸鬍渣的中年男子,穿着白汗衫和沾汙的卡其外套,他手臂粗鲁地紧勒住安允诗的颈,她渐渐感觉到嘴唇的疼痛,是刚才被他强硬勒住颈时,不小心咬破嘴唇,造成的伤口。
远方街角跑来三名持枪的刑警,大响警鸣的警车也不顾单行道而逆向驶入。
该死,这什么情形!?
梁仲棋神色严厉,神经紧绷,握紧的拳头迫使手臂冒出青筋,安允诗脸色胀红,那浑蛋男人是要把她勒死嘛!
安允诗头昏脑胀,从眼前的状况来看,这男子应该是通缉犯,被警方追捕后,从逃跑路途中看到她毫无防备的站在街上,心慌下出此急策,以无辜的她做人质。
男子亮出一把瑞士刀,锐利的刀口抵在安允诗雪白的颈上。
梁仲棋举步向前,被一旁的刑警伸手挡住。
「先生请你远离现场,别靠近!我们会保护你女友!」
「开什么玩笑!有我离开的道理吗!?」梁仲棋这枚不安分的炸弹,终于爆炸怒吼。
他的眼专注在那把瑞士刀上。
不行,太贴近了!
这浑蛋情绪蹙悚,手上那把刀死死贴在安允诗的脖子上!
「走开!都别靠近有没有听到!」男子拖着安允诗往后退步,手拿刀乱挥,吓唬警方。
安允诗被他驾得难以呼吸,他进一步,警方退一步;他退一步,警方进一步,稳定维持着七步之距。
「没听懂嘛!别再靠近了!」
「放开人质。」中间的刑警大声说。这家伙过去有偷窃前科,对警方白目无礼的态度,甚是成名,早让他们受不住,再加上前面的追捕已经耗掉体力,缓刑这种话,前面一次开导过就够了,接下来废话不多说,人质安全即可。
男子眼见自己被警方锁在範围内,前闯无用,后逃可行,但现下四面楚歌,三警持枪,外加这女人的男友死不退下!他逃跑胜算根本近于零!
除非……另有意外,拖住警方。
通缉男子开始盘算逃跑计画,主要在警方对空鸣枪警示前,他逃出巷口直往街道去,逃入人群中,警方定不敢开枪,行人扰乱他们的执行时,便是逃跑大好机会!
梁仲棋注意到男子的眼神,通缉男子那阴暗却惶恐的眼偷偷看往安允诗的颈,又不安的注视着警方,不停在他们及安允诗之间来回看了三、四次,梁仲棋猜测出他的计画,暗道不妙。
男子捏握刀柄的手指,有紧捏动作时,梁仲棋注意到后方有名刑警蹑足屏息的接近,在刑警到达偷袭佳点前,突然间通缉男子眼神发狠,梁仲棋紧握拳,不顾身份,迅速发话。
「掩护我!」语末,梁仲棋冲向前。
警方愣眼,可却不由自主的听令,尊严何在……稍晚检讨,眼前营救行动为主,才是最重要的!
梁仲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往男子手腕狠击!
瑞士刀掉落地面,发出清脆声响。
男子没料到会突然遭受攻击,右手传来痛楚,但他仍不忘手上这根救命草,安允诗被他勒得闷声痛吟,梁仲棋鹰视狼步的袭来,又往对方的下颚力殴上去。
「找死!」梁仲棋低哑怒骂。
男子吃痛瞪向梁仲棋,受挨打的怒气淹过理智,他偷抽出藏于身上的小刀,后方待命偷袭的刑警见状,不迟疑的上前协助压制!
男子失去理智,疯狂激动得乱挥拳,脚踹向前来的警察,梁仲棋管谁挨打,乾他屁事!他首要将脸色发白的安允诗从男子手中夺回,护在怀里,肩膀传来利器划伤的疼痛,他咬牙默声。
其中一个刑警前来带安允诗到一边的安全处,在安置好她后,正要回身拉住那名命令刑警的先生时,居然不见他人影!
梁仲棋伸手轻触左后肩上的伤,轻视的瞧瞧流出的血,邪恶又优雅的轻慢歛眼,接着睨向被警方逮住的通缉男子。
「你妈的……」梁仲棋半瞇眼怒视。
逮住通缉男子的刑警,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
梁仲棋跨步走来,二话不说抬脚击通缉男子的腹部,由于男子左右手臂正被警方架住,毫无防备之举,硬生生吃了一记棋哥膝击!
刑警们傻眼,这画面怎么看都像当街私刑啊……
左右两边的刑警劝道:「先生请你住手!你这是伤害罪!」
刑警费尽口舌,使尽力阻止梁仲棋的暴力行为,提醒他动作上的可能罪刑后,梁仲棋扯扯领带,勉强压下怒气离开,快步赶到站在角落的安允诗。
安允诗环抱住自己,这动作让她像只受惊的小麻雀。
梁仲棋看到这画面,怒气被心疼取代,暴火般的厉眸瞬然冷却,他动作小心轻慢的扶住她的肩,怕突然的动作会吓到她。
安允诗感觉到肩上的触碰,她微微惊然的仰头,梁仲棋不安得蹙眉。
「我在,没事了。」
「我知道,」安允诗环紧自己,在经过刚才情况下,她努力扯出笑脸,「有你在,我知道一定安全。」
因为她还没听过梁仲棋的失败纪录……
梁仲棋的脾气和拳头,凶暴到可以避开一切沾有邪气的家伙,恰巧今天的男子没睁眼……穿西装的,不一定是软拳头,他跟秦邵便是个上好例子。
梁仲棋拨开她的髮,仔细检查她的颈,温热的指勾起她小巧的下颚,锐眸扫过她脸的每一处。
还好,没伤。
明明知道她安全了,但他却还是感到惴惴不安,五脏六腑悬空似的,难以回归安宁。
安允诗苍白紧咬唇的脸色,加深他的锁眉,锐利的眸突地盯着她环抱的手臂。
「把手放开。」他盯着她的左手臂。
安允诗不动作,也不出声,像在坚持什么。
「我说,放开。」他加重语气。
「没事,走吧,等等还要作笔录呢。」安允诗笑道。
她坚持不听令的模样,引起梁仲棋的不悦,他抓住住她的手,安允诗抵不过梁仲棋强猛的力气,逼她不得不放,双手被迫放开后,他清楚的看见她左手臂有被刀划出的伤口,伤口因没了压力又开始流血,原本紧护手臂的右手掌,同样沾满着深红的血。
梁仲棋瞠大双眼。
「妳什么时候受伤的!?」他暴怒。
他的怒吼吓得她缩肩,比较起来,梁仲棋的爆炸比刚才她作人质的情况还要恐怖。
「在他拿出偷藏的小刀时。」
梁仲棋瞪着那伤口,心里到底是心疼还是愤怒他已经无法形容,此刻的他只清楚一件事──
梁仲棋转身,单手抓着其中一个刑警的衣领。
「把救护车给我叫来。」
安允诗紧抿唇,她并不是想逞强不让她知道自己受伤,而是为了防範一位魔王的甦醒。
刑警回头惊见安允诗手臂上的伤口,赶紧呼叫──
「不……这其实不用叫救护车,只要压住止血,然后坐警车去──」
梁仲棋大大翻起白眼,命他替安允诗做紧急处理。
正要将通缉男子押上警车的两名刑警,猛然感觉到一股螫人的怒火蔓延在周遭,待他们一回头看,梁仲棋已经距离他们三尺,他每接近一步,那螫人的气息更加真实,明晓得梁仲棋针对的并不是他们,可那魔王戾气的狠样,任谁看都寒毛竖起!
「先生,够了!别再接近!」其中一名刑警吶喊。
方才他趁机私刑的事,不能再发生了啊!
「先生、先生──请不要再接近!不要啊──」一名菜鸟刑警惨白着脸喊。
他,梁仲棋,这辈子最狂妄得意的不是很耐打,而是可以打得忘我!

霍陈宅邸【19】 医院急诊区,每天重複的声音大略是老人呻吟、病人咳嗽、小孩哭闹还有护士互相的呼叫,有时会有一些特殊情况,譬如醉汉乱闹、不肯听劝的顽固老人、耍大牌的奥病人诸如此类,当然再麻烦的情况也是有,想必今天安允诗在医院的情况,也让急诊的护士和医生们印象深刻。
「安!」熟悉的惊叫声一路从急诊门口沿路过来。
妈呀,这不是她们范小爷的难听高音吗?他情绪失控时,音调总莫名得高,像用尖锐的指甲划黑板一样,正当安允诗被这尖锐的高音搞得鸡皮疙瘩之时,面前绿色隔帘被人拉开。
「安!」范及工作室的同仁们大喊。
安允诗举起右手轻挥,他们忐忑不安的神情,透露万分担心,范甚至额上冒汗。
「哪里伤了?」雁珊眼睛红肿的问,她在来的路上担心得胡思乱想到哭了。
「是枪伤还是刀伤啊?」小宛心慌得绕在病床左右。
「记得把帐记下来,跟他要索赔!」杨杨皱眉,面色不安。
「那个伤妳的浑蛋呢!?把他带来,我要剁碎他的小老二!」范还无法退下高涨失控的情绪,继续用他破坏形象的男高音嘶喊。
「没事了、没事了,那个男的已经被带去警局,我的伤也没你们想的严重啦……就手臂这里被划一刀,刚才已经先用食盐水清过了。」她略微转动身子,放开压在伤口上的纱布。
他们惊见伤口,同时倒抽一口气,伤口长度约六公分,深度零点二。
「我要剥了他的皮!」范爷怒火中烧,又开始他的高音嘶喊。
怎么可以在那无暇的美人手臂上划刀!
雁珊看到伤口上的血,头开始晕眩,杨杨和小宛在旁扶住她,雁珊昏昏欲绝中,嘴里含糊唸着诅咒:「剥皮、去骨、剁鸡鸡……」
别床的急诊病人被他们惊骇的反应感到好奇,一个个想听八卦,到底什么事吵轰轰?急诊处老是有许多八卦可听,不少人朝安允诗探头看,安允诗不好意思的点头致歉。
她才刚向四面八方的病人道歉完,一阵狂暴怒吼震爆一楼急诊处。
「拿来!我用!」梁仲棋从铁製的小推车上擅自拿了几个的医疗用品。
这该死麻烦的新手小护士,等她的时间里,别的护士都处理好三个人了!等她能到安允诗那处理,皮都复原了!
他步伐大且迅速,身后的小护士推着小推车要跟上,但急诊处的病人众多,她还得左闪右闪,根本跟不上这位暴躁先生。
梁仲棋只瞥看范他们一眼,便直接坐在床沿边,一系列粗蛮举动在触碰到安允诗的手后,自动性停止。
梁仲棋开始温柔的替她处理伤口。
「忍着,会有点痛。」他说。
处理伤口这些事他算擅长,毕竟他曾经轻狂过一段时间。
安允诗紧抓被单,咬牙撇开眼想转移注意力,雁珊走过去握住她的手,她的动作很暖心,安允诗感激她的动作。
「那、那、那那那个先生,这交给我吧。」小护士怯怯地说。
「这程度需不需要打破伤风?」梁仲棋没停下动作,反问护士。
「你等等,这个我请另一名医生来看,我立刻来。」小护士赶紧拔腿去找医生,破伤风是要看伤口状况才能决定该不该施打,并不是每个外伤都需要,刚才她的慢动作已经惹怒暴躁先生,她不能再慢了,要赶紧请学长来才行。
「欸我说梁仲棋啊,你刚刚是怎么对护士的,她怎么吓成这样?」范往他的肩拍下去,梁仲棋突地瑟缩,但很快又挺直背。
他的动作没逃过范犀利的注视。
他在颤抖什么?难道肩膀有伤?
「梁仲棋你不热吗?」范故意问,伸手要脱下他的西装外套。
梁仲棋握住他的手,阻止他的鸡婆。
「冷气挺强的不是吗?」
范扬起眉,这是在装酷吗小子?
「你就是火,冷气吹不冻你的。」范更故意的手搭在他肩,施力一捏。
梁仲棋微微蹙眉隐忍着,脸色微微泛白,额边冒出些许冷汗。
该死!他真想扭断这骚包男人的脖子!
范半瞇眼,想不到他还真能撑。
「给我脱下!」范扯下他的外套。
杨杨跟小宛睁大眼,他们范哥饥渴了吗?可是这里是医院啊!
西装外套被范扒下后,清楚可见白衬衫右肩处染着深色鲜血,梁仲棋无奈地吐气。
「梁仲棋!」安允诗惊呼。
她怎么会忘了梁仲棋有伤这件事?他居然还没去处理伤口,反而先处理她的,这伤再怎么看都比她严重啊!
「别忘了我很耐打。」看安允诗如此失慌,他出言提及自己并不一般。
「老天的梁仲棋,你当你是美国队长吗?伤成这样你还忍得住!」范再次尖叫。
「我还得多谢你让它又出血了。」梁仲棋斜眼瞪他。
范微笑耸肩:「恭喜升等。」
「好了,你先去处理你的伤口,我的等医生来就好。」安允诗催促他。
「我要先确保妳的伤先处理好。」
「我的血都止了,你先用你的!」
安允诗不敢相信,他忍这伤忍了多久。
「欸,有男人比女人先处理伤口的吗?多没尊严。」梁仲棋嗤声。
「这跟男女无关,是伤的轻重问题。」
「妳优先,只要妳的伤没问题了,我就去处理自己的。」
范他们站在一旁看他们不停为伤口处理的事斗嘴着,他翻起白眼,张开手阻挡他们。
小护士正好领着医生过来,而且她领来的还不是急诊的实习医生,从银灰色的髮,及手上錶的品牌来推测,资历应该不浅,待医生走近,梁仲棋朝他点头,他记得在医院门口海报上有看到这医生的画像,应该是这间医院的某位外科主任。
「来得正好,医生麻烦你先替她处理伤口,至于护士小姐妳,我来协助妳一起处理这家伙的伤,相信我,他很难处理,妳会需要我的协助。」范朝小护士眨眼,捲起袖子预备替梁仲棋疗伤。
「好,我知道了,谢谢……谢谢你。」小护士脸色泛红,紧张得握紧小拳,开始清理梁仲棋的伤口。
安允诗暗暗呼口气,庆幸有范在场能帮她制住梁仲棋。
医生先看一下梁仲棋的伤,吩咐小护士该怎么处理后,才坐下处理她的伤口。
在医生处理她的伤口时,梁仲棋认真听进医生要她注意的事项,明明是她的伤,梁仲棋却听得比她还仔细,还会提出疑问。
范和小护士在替他点药时,他咬牙忍着,偶尔紧蹙的眉使她有些自责,她伸手擦去额上流下的冷汗。
一定很疼吧?她想问,但她知道梁仲棋一定什么都不说。
要不是肩上的伤隐隐作痛,梁仲棋早遗忘通缉男子划的这一刀。
看到安允诗在上药时,吃痛得不敢叫出声,拿枕头把自己脸埋在里头的逞强模样,心像被人紧揪般的作痛。
在医生要替安允诗做最后包扎时,他突地抢下绷带。
「谢谢,剩下我来就行了。」
医生以为他俩是情侣,对梁仲棋的心急行为小笑出声,医生站起身看他肩上的伤处理得如何。
突然,一名纤瘦的男人接近,站在病床前问好。「安小姐。」
安允诗见到来人,瞠大眼讶异。
居然是杨平辛。
「杨平辛?你怎么──」所以霍陈玖也来了?
「噢对了!我忘了说,我有通知霍陈先生。」范猛然想起自己在车上时有打给霍陈先生,他感觉出安和他的关係处于一个暧昧阶段,虽然不知道安会不会想告诉霍陈先生这件事,但他的直觉告诉他,最好通知。
安允诗探身看向周遭。
杨平辛见安允诗似乎在寻找少爷,他保持他作为下人的礼貌微笑告诉她:「少爷刚离开。」
刚离开?
「他刚才有来?」
「是的,当时您正在处理伤口,确保您没事后,他才放心离开,留我下来处理您医疗上的后续。」
「是吗……」安允诗的语气明显失落,他站在一边看她很久吗?为什么不叫她?
不……霍陈玖身为一名执行长会来医院看她,一定是百忙中抽空来的,他已经特地留下杨平辛,她还想得到什么?
安允诗将垂挂的侧髮,勾到耳后,展开笑颜道:「谢谢你杨平辛,但已经在处理了,不用什么后续。」
杨平辛扬着笑容,转过身,从口袋拿出名片夹,抽出一张名片,名片使用特殊纸材,还压印着漂亮闪耀的烫金字体,他将名片递给医生。
「医生您好,霍陈先生有交代关于安小姐的医疗处理。」
医生透过镜片,藏不住讶异地盯着手上那张名片。其实他不用拿名片,多少注意财经商业界的人,光听到霍陈两字,即知崇高,奠定这一切价值的并非霍奥集团,而是霍陈。
「不论什么,一律用最好的治疗。」杨平辛用平稳的语气说。
在霍陈少爷身边,他替少爷向外人吩咐事情时,也会也种类似「应该」或「要求」的语气,其实这并不是他本身想传达的硬性态度,而是他正在为霍陈家办事,他们说的命令,他们便要如实做到及传达。
霍陈……
梁仲棋心里摇荡这具有权威代表的姓氏。
他凝眉斜眼瞅向安允诗,她正看着杨平辛对医生交代着。
安允诗她怎么会跟霍陈家的人扯上关係?

警局。
菜鸟员警左手抱着五份资料,右手拿着刚装满温水的钢杯,步履轻健,制服上的釦子,扣到最顶端,胸中国式free性群交_最喜欢冬天把冰手伸进男朋友口位置的衣料平整无摺痕,他自律的个性从穿着上清晰可见。
他过转角,要到前厅的办公室时,两名身形高健的男人从容不迫的往侦讯室过去,一名气息严冷,难掩权威感的光环,这名应是老闆;另一名光头带着墨镜,下巴尖锐,看似前者的保镳,他们连擦身而过的他也不瞧一眼,经过时菜鸟员警感觉到异常的压迫。
侦讯室内正在审问通缉犯,没挂名牌也无其他员警带领,他们俩是什么身份!?
他旋身要插手阻止他们前进时,忽地一只手搭在他肩上,使力将他转回原来的方向,往办公室继续前进。
「学长,他们──」菜鸟员警半回身指着后面的方向。
「唉!乱指什么,没大没小!」王员警拍下他的手,继续拖着他走。
「可是那边正在侦讯。」
王员警瞪住他,手指大力点着他的脑袋。
「我告诉你在这警界里,除了政治人物、黑道外,关家和霍陈家的人,你也别插手。」
菜鸟员警一脸狐疑。
关家?关家他是知道,警界和政治圈里有不少关家人,特权什么的必然少不了,但霍陈家不是商界龙头吗?难道他们警界还需要做到这么大的情分?
看菜鸟员警深思的模样,王员警抖起嘴角,对这种死背制度的家伙,他要教多久他才会知晓用圆滑和通融来求生存?
「菜鸟,学长我是在教你求生,未来你还有很多要学的,学校课本範围没这么广,以后我会指导你,首先你只要记住别轻易动姓关和姓霍陈的,懂了吗?」
「嗯嗯嗯,懂了!」菜鸟员警听学长特别指教,用力的点头。
菜鸟员警还是忍不住往侦讯室的方向一看,发现原本负责侦讯和纪录的员警竟然走出侦讯室。
侦讯室内,一名矮胖的员警,附耳对侦讯员警传话,侦讯员警点点头,没多余的表情,并斜眼看向通缉男子,通缉男子态度轻浮,手拿冰袋压着脸颊上的瘀青。
侦讯员警听完话,便起身与矮胖员警离开侦讯室,独留他一人,更没对他留下一句话。
门关上后,通缉男子将脚豪迈的跨在桌上,他移开冰袋,伸手轻触脸上的瘀青。
「啊!」他痛的低叫一声。
干!下午那男人够狠劲的!才一拳就把他脸给打歪了,名副其实的疯子!
他又把冰袋敷上,才刚压到脸上,门又开了。
进来的不是刚才的侦讯员警,不对,应该是进门的人不是员警,而是一名穿着高级西装料子的男人,他俊雅的脸正低眸看着手上的资料。
「偷窃五次、伤害两次、性骚扰两次、车祸肇事逃逸一次。」霍陈玖朗朗唸着。
霍陈玖扬起一边的眉,继续看着他的犯罪纪录,吸食毒品是大麻,看来所有基本罪都被他犯光了,虽不至重罪,可从这些资料上来看,完全是渣的根基,基本品行做不好,不管进几次警局都改变不了什么。
通缉男子放下脚,皱眉盯着这男人,猜测是不是检察官或是对方请来谈判的律师。
「欸,你谁啊!跟他们讲我现在饿了,快给我饭!」通缉男子蛮声大喊。
「右手持刀,划伤安姓女人质。」霍陈玖将资料放在桌面,优雅的脱下西装外套,挂在椅上。
「嘿啦!是想问几次啦!」通缉男子语毕,抬头对上慢步前来的霍陈玖,他轻浮怠慢的态度立刻缩下。
霍陈玖眼眸炯亮的如刀锋光芒,他一步步从容走近,每一步像冻结空气,踩出一片冰地般,踏地声碎裂了空气。
压迫感令通缉男子悚然,不自主将身子往后挪移。
「欸,你过来干嘛?你的位置是对面!对面!」
「学习速度快吗?」他声音如鬼魅般轻,震波起毛细孔。
这男人在问什么鬼!?
通缉男子因恐惧,瞳孔不自主的放大。
密闭的黑暗空间里,只有一盏灯亮着,他看见霍陈玖的薄唇无情的上扬。
「準备练习用左手吃饭吧。」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75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