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谨瑜和米小白_暴露高H小说

第七十八章 原来如此 第七十八章 原来如此
慕容寒看着拂袖的眼睛,正色道:「拂袖,你还记不记得大约在一年前,你曾经在城东的小巷子里救过一个人?」
城东小巷?那不是兰姨曾经住过的地方吗?一年前……拂袖脑中努力地回想着,终于恍然大悟。「真的……是你?」当初自己遇见他的时候,他浑身是血,完全看不清五官面貌,实在很难和眼前这个英俊儒雅的男子联繫在一起。
慕容寒肯定地点了点头,「是我。那天我被手下的一个心腹给出卖了,遭人暗算,如果不是你帮了我,恐怕我今天就不会坐在这里了。那天的事,后来周浩宇全都告诉我了。我一直都想当面向你道谢,只是一直都没有这个机会。」
周浩宇?拂袖又回想起了那天在周府的发生事情,「那么你应该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
「是,其实我还知道你的很多事。」慕容寒眼里一片坦然。「不过那些不开心的事情我不会再提起,就像我刚才说的一样,人都是要向前看的。其实并不是因为你救我一命,我为了还这个人情才帮你的,我是真的很想看到一个坚强的拂袖,我希望你能够忘记之前的痛苦,开始新的生活,为你自己而活,寻找属于你自己的幸福。」
看着慕容寒鼓励的眼神,拂袖并不是不心动,只是她也有着自己的顾虑:「少爷……我不值得你这样对我的。」
慕容寒摇了摇头,柔声说道:「拂袖,你放心好了。我对你不是有所图,从生意人的角度来讲,我也是为了天香楼的生意而选择了你,所以你也不要觉得亏欠我什么。」
拂袖轻轻地点了点头,直视着慕容寒说道:「既然少爷您如此器重奴婢,那奴婢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只是希望奴婢今后不会让您失望。」
看见拂袖的眼中又重新燃起希望,脸上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只希望这一次拂袖能够苦尽甘来,让他们有一个值得严谨瑜和米小白_暴露高H小说期待的未来。
从那天起,拂袖白天便会和郑灵玉她们一起在练功房里练舞,大家都知道这个拂袖是慕容少爷钦点的人,虽然对她的平步青云都有些愤愤不平,但是表面上却只能恭恭敬敬的,把那些个不满和牢骚憋在心里。
经过上次的事情,小舞对拂袖心存感激,二人又成为了好朋友。当小舞知道她也叫拂袖的时候,确实很是诧异,但是这两个人的长相真的相差好远,而且后厨的管事也说了,拂袖被一个大户人家买去做丫鬟了,所以小舞也没有再怀疑下去。而拂袖这边自是不能将真相告诉小舞,小舞率性天真,知道那些事情只会伤害到她。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让拂袖觉得有些疑惑,她那天救慕容寒的时候,慕容寒让她拿着一块玉佩去找周浩宇。她记得那块玉佩上刻了两个字,好像不是慕容,但是她又实在想不起来是哪里不对劲,也许是自己多疑了吧。
京城最大的酒楼未名园里,林若彩坐在二楼雅间里喝着茶,有些无聊地打发着时间。
天香楼的司徒颜托人送信给她,约她在这里见面。本来像她这种大小姐是不会和那种风尘女子见面的,这只会降低她的身份。但是信中却说她会带来赵淳的消息,林若彩忍不住还是来了,只是这次碰面不能让别人发现,要不然传出去丞相千金和青楼女子关係密切,那她就完了。
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出来还不是为了赵淳,一想到他,林若彩心里就憋气。也不知道最近赵淳是怎么了,好不容易她的眼中钉那个莫卿终于走了,本以为她就能做赵淳的王妃了,可是赵淳却对外封锁了消息,只是说莫卿在芳菲园里养病。她去问赵淳问什么,赵淳就拿什么国家大事来做藉口。后来,她又去瑞王府找赵淳,赵淳却直接不见人影,府里的下人永远都只会说一句话,「王爷最近政事繁忙,等忙完了这阵子,自会去找小姐的。」这不是明摆着躲她还能是什么。
前天,好不容易在他下早朝回来的时候等到了他,可是和他说话,他却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随便找一些话来搪塞敷衍。还没说上几句话就派人把她送回了家。她现在真的很想知道赵淳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莫不是在天香楼里有女人了?
她去找陆辰翊问情况,可是没想到他对自己比以前也冷淡了不少,问什么都是回答不知道,和以前对她百依百顺的那个陆辰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为什么一夜之间自己身边的男人都好像被什么东西勾走了魂一样,这让林若彩心里很是不爽。
不过,她最近确实听京城里面传的风风雨雨的,说陆辰翊最近和天香楼的一个姑娘关係不一般,几乎天天去捧她的场。今天司徒颜来的正好,她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人物能超过自己的魅力,让一直对自己百般讨好的陆辰翊突然变得如此冷淡。她从小就是在众星捧月一般的环境里长大,突然一下子身边的追随者都消失了,她是无法容忍的。
这些年来,陆辰翊对她的感情她不是不知道,只是和赵淳想比较,她会选择后者。因为赵淳是拥有权势和地位的王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做了他的王妃,自己也可以高高在上,受人仰视。而陆辰翊的家里虽然是京城首富,但是就算在有钱他也只是个商人,以自己丞相千金的身份是不会嫁给他的。她一直以来之所以想把陆辰翊抓得死死的,无非就是自己的虚荣心在作怪,从小到大,她都是天之骄女一般,各个方面都不曾输给过其他官员的女儿,所以在男人方面她也想将全京城最出色的两个人留在身边,让她继续享受那众星捧月般的感觉。

第七十九章 狼狈为奸 第七十九章 狼狈为奸
正在林若彩心中暗自气愤之时,门外传来一阵清脆的敲门声。
林若彩一下子回过神来,调整了一下思绪,正色道:「进来吧。」
话音刚落,一个娉婷的人影推门而入,站到她的面前。
林若彩抬起头来,只见面前的女子一身清新淡雅的白色衣裙,头上髮式也极为简单,只是用两只玉簪稍作装饰,完全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怎么也和浓妆豔抹的青楼女子联繫不到一起。
那女子对着林若彩灿然一笑,露出一对甜美的酒窝。「林小姐,让您久等了。」
林若彩也拿出了大家闺秀的风範,淡淡一笑,「司徒姑娘客气了,我也是才到,快请坐。」
司徒颜在林若彩对面坐下,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心中暗歎道:果然是名动京城的才女,一举手一投足之间都透着一股大家闺秀的风範。再看她身着一袭紫色衣裙,云鬓高绾,配以玉环珠钗,尽显雍容高贵的气质。再看看自己如今的打扮,司徒颜心中暗暗不爽。
待到司徒颜坐定,林若彩看清了她的面貌,心中不禁一阵得意,看来陆辰翊只是找到了一个自己的替身而已,到头来心思还是在自己身上,这下她暗自鬆了口气。只不过这个司徒颜穿着打扮太过寒酸,与自己的形象气质大相径庭。
「不知司徒姑娘今日叫我前来所谓何事啊?」林若彩微笑道。
司徒颜不紧不慢地喝了口茶,掩面一笑,「其实颜颜今天来,是有一事相求。」
「哦?」林若彩柳眉一挑,「是什么事,司徒姑娘不妨直言。」
「林小姐果然爽快,那我就开门见山了。」司徒颜从袖管里抽出一张纸,展开在桌上,推到林若彩面前,问道:「不知林小姐可认识这画中之人?」
林若彩低下头看了看,心头一惊,笑容也僵在了脸上。「你怎么会认识她?她现在在哪儿?」
司徒颜很满意林若彩的反应,她停顿了一下,缓缓开口道:「她是我们天香楼里一个端茶送水的丫鬟,不过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狐媚手段,现在成了慕容少爷的人,一夜之间平步青云地成了斗舞大会的热门人选。」
林若彩平复了一下心情,让自己的表情和声音儘量自然一些,然后开口道:「她一个小丫鬟,和我有什么关係?」
「她和您自是没有什么关係,不过……」司徒颜故意拉长了声音,别有用意地看了看林若彩有些变形的脸,继续说道:「听说最近瑞王爷和陆大少爷也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天天的往我们天香楼跑呢。」
「你说什么?」林若彩咬牙切齿地问道。
司徒颜看着林若彩气急败坏的样子,心中暗笑。不过,也难怪她会反映这么大,当初她在查得拂袖身份的时候也是大吃了一惊呢。
「哎,可真没想到,在我们天香楼里给人低眉顺眼地端茶送水的丫鬟竟然是堂堂的瑞王妃。」司徒颜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道。
而此时,林若彩也终于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神来,听到司徒颜的话,她不禁冷哼一声,一脸地不屑。
司徒颜完全没有理会她的表情,继续自顾自地说道:「说来也奇怪,她怎么好端端的不做她的瑞王妃,反而跑到我们这种花街柳巷里来了呢?」
「她已经不是什么瑞王妃了,早就被瑞王爷一纸休书赶出瑞王府了。」林若彩轻蔑地说道。
「啊?不会吧?」司徒颜一脸的差异,「人家怎么说也是墨国的公主,就这样被扫地出门了,还沦落到了天香楼这种地方来谋生。这瑞王爷也真够狠心的。」
「哼,搞不好人家还就喜欢这迎来送往的生活呢?」林若彩恶毒地说道。
司徒颜不禁吃了一惊,心中暗道:怎么这京城第一才女,堂堂大家闺秀竟然也会像个市井泼妇一样骂人,而且嘴巴还这么恶毒。看来她是真的生气了,毕竟她和瑞王爷青梅竹马十来年了,怎么能够忍受有人横刀夺爱呢?
司徒颜继续添油加醋地说道:「不过依我看啊,这个瑞王爷倒像是对她念念不忘呢。三天两头儿的往天香楼里钻,还不是为了见她。」她偷偷瞥了瞥林若彩,见她没什么反应,于是又添了一句:「对了,我忘了恭喜您了,这原来的瑞王妃被休,那下次我再见到您的时候恐怕就得给你行礼,叫您一声王妃了啊。」
这「王妃」二字深深地刺到了林若彩的痛处,她有些不耐烦地说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72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