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獠牙抬头望着远方,露出难以言谕的笑容,作为实实的表哥,他很清楚”夏瑾新书《灵魂之刃》试读

卷四 14.不简单

听完前因后果,烈火獠牙做出以下结论:「所以,你们意外与小实遇见,并佛心来者,签了便宜合约想帮助小实练功,是这样吗?」

「差不多。」刑歌点头。

「这事好办了!解约!」烈火獠牙用力的击掌:「我支付违约金十倍,不,一百倍,一千万拿去!解约!谁也不欠谁!」

「不要,表哥,难得有这个机会,我想自己练功,我不想解约!」实实拒绝此项提议。

「听话,小实。」烈火獠牙安抚着表弟。

「表哥,合约由我签的,你不能强迫我解约。」实实固执起来,跟烈火獠牙有得拼了。

烈火獠牙为之气结啊,这个小表弟平时很乖巧听话,头一次有了那么坚持的事,不惜顶撞长辈也想要达成,烈火獠牙很是头疼,偏偏又拿这表弟没办法。

「你再任性,我就告诉你妈妈,不准你玩游戏!」烈火獠牙按着性子说。

实实眼光泛泪,委屈的不发一语,不能玩游戏对他而言是个大威胁,因此实实不敢说话了。

如此诡异家庭模式对话,就直接在众人面前上演,听的佣兵们囧的不行了,如果再场有第三方人,一定会茫然的大吼「这是什么情形」。

「咳。」刑歌见两人谈得差不多,适时的轻咳一声,吸引众人注意。

眼下有个大把柄出现,刑歌掌握对方弱点,怎么可能放过大好机会,她笑道:「烈火獠牙,你擅长战斗,可是带人练功应该不是你擅长的项目吧?」

「妳想暗指些什么?」烈火獠牙说。

「你要同时对付天堂之门,应该不会把心力全放在实实身上吧,那么我有个提议,我们来带实实练功升等,而你趁着这段时间,重整公会兵力,专心对付天堂之门,这样不是很有效率吗?」

烈火獠牙微瞇起火红色眼睛,看着刑歌。

刑歌说:「我们已经签署佣兵合约,你不用担心我们会对实实不利,双方各取所需,谁也不欠谁,这样行吗?」

「烈火獠牙,你不可能永远保护实实,应该适时让实实出去见识外头的世界。」刑歌语重心长的说。

「……」烈火獠牙沉默着,脸上表情精彩了,从绝不妥协、强烈敌意、威胁,慢慢变化,变成疑惑、愤怒,一路到犹豫、挣扎。

实实这表弟,确实是烈火獠牙的最大软肋。

血雾佣兵团帮了实实一次大忙,欠了一笔人情债,仅管心里对血雾团不抱持着善意,烈火獠牙此时也缓缓的软化,不再抱持着恶意,处处与他们作对。

显然烈火獠牙也不是过于死板的人,有恩必还,有仇必报,这就是他的个人原则。

这个债,一定要还的!

「妳这女人,真的如外头传言的一样精明呢,逼得我不得不考虑提议……」烈火獠牙喃喃道。

「好说好说。」刑歌不以为意的笑着:「你的回答呢?」

「好吧,我同意条件。血雾佣兵团在外有一定的名声,委託达成率高达百分百,小实交给你们带练,我能稍微安心。」烈火獠牙思索片刻,说道:「你们让一向乖巧的小实初次表达出自己的意愿,我作为表哥,只能尽力帮助他完成心愿。」

9166

他闭上眼睛,作出妥协:「我这人不擅长猜测,妳就直说吧,妳想要什么,在我能接受的範围内就帮忙,当然,天堂之门是我要杀的对象,谈合作那些就免了吧。」

刑歌笑了笑,她不强求双方合作,那么就换另一个方式,说道:「我想知道你所持有的神兽资讯。」

天堂之门用尽手段也想要获得的神兽,应该具有关键性意义,所以她要求烈火獠牙公布,藉此早一步掌握神兽资讯。

「好,我持有神兽不是什么秘密,若你们能成功完成委託,我就告诉你们。」烈火獠牙应许。

「那就说定了。」刑歌笑道:「需要签合约以示同意吗?」

「不用那么麻烦了,我烈火獠牙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说到作到。」烈火獠牙说。

「谢谢你的承诺,烈火獠牙。」刑歌早料到对方会如此随兴,转过身对着实实说:「事不宜迟,实实,我们赶紧去练功吧。」

「好!我等不及了,表哥再见!」实实兴奋的一蹦一跳的。

该说得都说完,目的达到,血雾佣兵团一伙人起身向烈火獠牙告辞一声,便在守卫的带领下离去。

「慢走啊。」

烈火獠牙盯着血雾佣兵团带着表弟走远,浅浅一笑。

「会长,你怎么不阻止血雾佣兵团带走你的表弟?」一旁前头见证一切的守卫,走上前诺诺的问。

狂徒公会动辄数千人,要一边对付天堂之门,再临时组一个练功团带实实升等,根本不是难事,烈火燎牙却不这么做,反而任由表弟与其他人走了,好像狂徒公会办不到似的。

守卫很不解,就他来看,烈火獠牙没有理由妥协,这位狂暴的会长,不会这么做的啊。

「小实不能总是在我的保护之下行动,他年纪还小,需要一些磨练,难得这孩子想要独自出去闯闯,那就任他去作吧。」

烈火獠牙看着远方,眼底尽是宠溺。

身为游戏里战斗狂人,同时也作为实实的兄长,烈火獠牙教育方式自然与一般人不太一样,他希望实实变得够强,不是等级高装备好的那种虚强,而是真正技术级强者。

要办到这些,凭他这个表哥很难办到的,因为他们是太熟了,实实见了他就会想想倚靠撒娇,而他也忍不下心对表弟严格,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其他人带练,血雾佣兵团此时出现,正好符合了条件。

烈火獠牙将计就计,让实实跟着血雾团练功,双方有签署佣兵合约,他认为实实受到保证,若中途出了什么岔子,烈火獠牙也还有办法介入,不会让表弟受到半点伤害。

「可是……您这么做就刚好如了刑歌的意,吃了大亏。」守卫问道。

「不,别把算盘打得太好,她怎么样也不会猜到,那孩子并不好带……」

烈火獠牙抬头望着远方,露出难以言谕的笑容,作为实实的表哥,他很清楚,想要教好那孩子可不简单的差事呢。

⚠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网文在线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