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歌微微一笑,朝佣兵们递上四件斗篷,自己也套上全黑斗篷,裹得密不通风。”夏瑾新书《灵魂之刃》试读

卷四 07.被放鸽子?

场景回归原处,四个佣兵们结束打架,一言不发乖乖的走回队伍中。

「拿去,把斗篷穿上。」刑歌微微一笑,朝佣兵们递上四件斗篷,自己也套上全黑斗篷,裹得密不通风。

「为什么要特地隐瞒身分?」千曜问。

刑歌说:「血雾佣兵团登过两三回八卦杂誌头条,算是名人了,不能太过随兴行动,各位忍耐一点,穿上斗篷行事吧。」

有鑒于血雾团上次在城门口引发一些混乱,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刑歌决定隐密一点,此次与烈火獠牙会面,血雾团会全程穿着斗篷遮掩身分,以防消息洩漏。

在传送点耗掉五六分钟,他们一群人套上斗篷加紧脚步,走到约定地斯系尔的城门口。

远远的,他们便看到古欧洲式风格的城堡建筑,周围由石墙砌起,城门口两方各站着一个拿着长枪的守卫。

「站住,狂徒的公会领地是你们随便就能闯入的吗?」也许是全身黑的斗篷过于可疑,他们走进城门时,旁边的两个守卫忽然伸手拦下。

9359

刑歌微瞇起眼睛望去,从衣着装备可以看出他们不是NPC,而是由玩家扮演的守卫,估计是狂徒的会员吧。

「不好意思,我们是烈火獠牙会长的旧友,此次前来的目的是拜访烈火獠牙。」

守卫一听,握紧手上的长枪,吼着:「妳胡说什么,我们的会长烈火獠牙,怎么可能会有访客!」

「是呀,烈火獠牙会长甚少有人私交,不会有访客!」另一个守卫眼底充满怀疑。

这句话听起来有点诡异,但确实是如此,烈火獠牙这人是一根肠子通到底,脑袋只装肌肉的好战份子,不会搞私交这一套,平日甚少有访客私底下拜访公会地。

毕竟要是与烈火獠牙真熟的朋友,就会拥有公会符直接传送至城中央,不用通过守卫这关,刑歌等人打着要找烈火獠牙「叙旧」,却特地走远路从门口进入的行为,非常可疑。

如果他们自称是挑战者要来上门踢馆,守卫说不定还比较会相信吧。

「请出示身分文件!你们是什么人?」守卫针锋相对。

「这……」

血雾佣兵团众人互看一眼,显得很茫然,烈火獠牙虽然答应与他们会面,却只有口头上的允诺,没有实质的邀请函文件,简单的说,他们的会面没那么正式。

「不用紧张,我们不是可疑人士。」眼见在门口僵持下去不是办法,刑歌拿下斗篷帽檐,露出本来的面容。

「金髮碧眼的女性……妳是刑歌?」守卫迅速辨认出来者。

「前时空旅途的会长,现任血雾佣兵团长,刑歌。」守卫微微睁大眼睛,来回确认,游戏中有点资历的玩家都会知道刑歌的样貌,没亲眼看过本人,至少也会在报章杂誌上看过。

刑歌说道:「这样应该能够证明我的身分了吧,我与烈火獠牙有点交情,今天有是前来想要找他,请你们让开。」

守卫一愣,依旧挡在门口,不肯妥协:「不,别忘了狂徒公会先前发生那一件事,心怀不轨想潜入公会领地的人到处都是,所有的经过城门的玩家都要拿出邀请函证明,不能宽容。」

另一名守卫也会意过来,说道:「是呀,谁知道你们是否吃了变身药水,还是靠其他方式改变外貌,伪装成其他人,不管你们的身分为何,一律都得出示证件!」

刑歌微皱起眉,没想到狂徒公会地的守卫疑心病这么重,没有邀请函就不给进。

这下麻烦了,难道要密语连繫烈火獠牙吗?不过这人似乎原本对他们的事就不怎么上心,会特别来为他们解释吗,又或者是,就是烈火獠牙故意下令守卫为难,要放他们鸽子?短短几秒间,刑歌的思路已经跳的很多层面。

在这期间,事情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狂徒这整个公会由一群近战系玩家所组成多半脾气较为冲动易怒,做事靠暴力来解决,而血雾团的佣兵们何尝不是这样,见对方如此不配合,他们也不再让步,各自拿出武器準备干架。

双方一言不合,打算大打出手。

气氛火爆,一触即发。

「住手。」

忽然一道声音从后方传来,一个穿着战铠甲的红髮男子——烈火獠牙,正扬起眉站在一旁观看。

「在干什么,搞的整个城镇全听的到你们声音,还有,我不是说在城镇内禁止斗殴吗?以身触法,你们不要命了是不是?」

他蹙着眉,用单手握住守卫长枪,手臂微微一转,便直接把对方的长枪从手里夺下。

守卫的等级至少都有八十等,看似简单的动作,竟然能轻易卸下对方的武器,由此可见,烈火獠牙的力气恐怕大的惊人,他是全力型的近战系玩家。

「烈火獠牙会长!」守卫反应过来,激动的喊着。

⚠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网文在线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