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渊肩膀一僵,抬头向沈曜问道:「你有千里眼?怎么看到的?」”夏瑾新书《灵魂之刃》试读

卷四 16.尴尬的场景

当天晚上,纪璃歌吃完晚饭后,来到客厅。

沙发上已经坐着两个人,白渊和沈曜,白渊见了她过来立刻让了空位置,说道:「可以坐这边。」

一旁的沈曜询问道:「要看哪一台节目?」

「我都行。」她没意见,因此就让沈曜随意转台了。

他们三人坐在客厅沙发上,享受这难得安静的好时光。

三人各自做自己的事,沈曜在看电视,白渊正在看报纸,而纪璃歌则是随意的华手机一面看电视一心多用。

如果偶尔有共同的话题,三人都会放下手边的事情,一起对话聊天。同居就是有这种好处,有事情互相照应,没事也能一起打发时间。

此时,共同话题出现了。

白渊单手撑着头,像一只慵懒的猫捲在沙发上:「对了,听说你们两个都有事情要讲,现在刚好大家在场,直接说吧。」

「……」沈曜放下遥控器,视线瞥向一边:「我的事情晚点再说。」

「搞得这么神秘。」白渊不疑有他,转向另一方,「那璃歌说妳的事吧。」

「好,我的卧房浴室出了一点问题,暂时不能洗澡了……」

纪璃歌神情略显哀伤,对着两个室友详细解说一遍浴室情况。

其实事情挺简单的,就在昨晚入睡前洗澡时,洗到一半水量忽大忽小,她拿起莲蓬头看了看,发现不是莲蓬头问题,顺着水管线路转头一看,龙头部分整个歪斜滑落,发出脆裂的声响,接着无预警整个卸下来!

还好纪璃歌反应够快,紧急退后几步才没被砸到,把头髮和身体擦一擦,裹上一层毛巾,纪璃歌把乱喷的水柱关掉后,水龙头不再漏水了,可怎么样也无法使用了,现场一片残疾,恐怕浴室短时间内不能洗澡。

以上,就是大致情况。

「我尝试把水龙头装回去,但坏的很彻底,不管用。」纪璃歌说。

「难道是房子偷工减料,没使用几下就坏了?」白渊双手盘胸喃喃说着。

「浴室的水龙头不能用很麻烦,得马上找人来修。」沈曜说。

「是呀,尤其璃歌还是个有洁癖的女孩子,洗澡清洁不能少。」白渊表明看法。

没错,纪璃歌是个有高度洁癖的女孩子,无法忍受身体有异味或是汗水,一天通常要洗两次澡,早上一次晚上一次,在整修的这期间她必须解决沐浴问题。

「浴室只有浴缸的龙头毁坏,其他部分没有问题,平时没什么关係,就是洗澡的时候比较麻烦……」纪璃歌说。

当然,还有其他的洗澡方式,例如用湿毛巾擦澡、或是用水桶装温水慢慢沖,但高度洁癖的纪璃歌总觉得会不乾净,因此不列入考虑。

这栋房子的构造分为三层,一层楼各一间套房,房内附有浴室和阳台,除了房间外没有多余独立的浴室使用,纪璃歌显得很烦恼,身体不碰水简直会要她的命。

「妳可以使用我房间的浴室。」沈曜说。

「这样行吗?不会给你造成麻烦?」纪璃歌问道。

「不会麻烦。」沈曜认真的说。

「怎么会麻烦呢。」白渊笑了笑,更直接允诺:「璃歌,在整修期间,妳可以到我房间的洗澡,随时都行,我不会介意。」

「谢谢你们。」纪璃歌很是感动。

然而,事情就是那样发生的。

当晚,纪璃歌战战兢兢的拿着浴巾和衣服,準备去洗澡,她在一楼和三楼的楼梯两个房间选择时犹豫了一下,后来她想到白渊曾说过「随时可以去」这句话,因此她往一楼的方向走。

来到白渊的房前,她先敲了敲门,过了许久没人回应。

「没人?」纪璃歌转了一下门把,门未锁。

同居生活过了这么久,三人互相都有进入对方房间,有时候他们会打牌、借书借杂誌,私底下交流,白渊的房间纪璃歌不是第一次去了,熟的不能再熟,这次会谨慎的敲门在原地等待,多半是纪璃歌心理作祟,不自觉小心翼翼起来。

纪璃歌探头往室内看,白渊的房间依旧维持原样,没看到本人。

「难道不在家吗?」她偏偏头,走进室内。

「随时可以……既然是白渊自己说的,那我就不客气了,在本人回来之前快速洗完澡吧。」纪璃歌不觉得有虑,便直接扭开浴室门把。

推开门,她随时在门内撞见一个人影,当下,纪璃歌这才意识到不妙。

很快的,她推算出大略事情经过,不意外……白渊常常犯迷糊,忘了带钥匙,或忘记锁大门导致遭小偷,这次他一样是忘了锁门,只是,锁的是浴室的门。

门内的人显然也吓了一跳,退后几步,双方的身影在白雾化开后,暴露在对方眼前。

气氛呈现短暂的沉默,只能依稀听见水声滴滴答答往下滑。

卷四 17.嬉闹

误闯浴室见了对方裸体什么的……这是最狗血情节,却是同居极有可能会发生的状况,如果按照一般偶像剧戏码,应该要尖叫了,叫的越凄厉的那方就赢了,可是,令人期待的骚动没有出现,两方都没有说话,就只是盯着对方沉默。

白渊是愣的说不出话来,纪璃歌则是瞇起眼睛在看。

9284

纪璃歌面无表情,态度万般冷静,视线扫视着对方,从脸部,慢慢移到胸前,再到腰部,再滑下去……直到脚边。

用微妙的视线把白渊从头到脚看了一遍,纪璃歌微张朱唇说道。

「……身材不错,很匀称。」

一句冒然的评语突然出现。

在一丝不挂的时候,更可以看出隐藏性一面,别看白渊平时是个戴眼镜上班族,只给人斯文的印象,其实白渊的身材非常完美,一百八十公分身高,体型偏瘦,腹部有一些肌肉,没半点赘肉,平时包覆在西装底下的身体竟这么结实有力。

「……多谢,我有锻鍊身体的习惯。」白渊好一阵子才找回舌头。

「洗完了?」纪璃歌问。

「刚洗完,正準备出去。」白渊答。

纪璃歌挠了挠头髮,往旁边退开:「不好意思,我应该先敲门再进浴室,我以为里面没人……我这就离开啊。」

「没关係,我也準备要出去了。」白渊拿下衣柜上自己的衣服,略为尴尬的说:「我在外面穿,妳可以直接进去洗。」

「好。」纪璃歌点点头。

两人交换位置,白渊走进门边,而纪璃歌走进浴室,关上门时这女孩还是那副冷静样。

「喀擦!」

白渊站在外头,看着浴室大门出神了三十秒。

毕竟他是成熟男性,被看光了不怎么样,顶多当下稍微愣住,不会像女孩子大惊小怪,门关起来,耸耸肩就当没事了,男人需要顾忌这么多干嘛。

倒是纪璃歌比较令人意外,同居一阵子,他知道这个女孩子拥有异于常人的格斗技巧,能够面不改色的杀蟑螂,今天又多添了一桩特殊纪录,见了男人裸体还能冷静自持,貌似纪璃歌总给人很惊人的印象呢?

白渊笑了笑,把滴水的头髮往后拨,在房内迅速穿上衣服,随意披了毛巾在脖子上,便直接走出房门,此时待在哪里都好,千万别继续待在自己房间里。

白渊衣着整齐的走出房门,在楼梯间,沈曜也正好走出房门,远远的就抛来一句话。

「暴露狂。」

白渊肩膀一僵,抬头向沈曜问道:「你有千里眼?怎么看到的?」

「哼,没实际看到,不过我听见纪璃歌敲门,也听到完整对话,身材不错,很匀称,是嘛?」沈曜说完还上下瞥了白渊一眼,那打量的表情跟纪璃歌倒是有点相似,只是某人眼里多了几分不屑。

「这房子的隔音效果太差了,应该请维修人员连水龙头一起重建。」白渊仰天叹息,住在一起有些事根本隐瞒不了,看来他裸奔已经是公众的事了。

「别以为能够唬弄过去,洗澡不锁门的变态。」沈曜继续刺激对方。

「我进自己的房间锁门干什么啊,老天,我究竟得罪谁了,被看光又被误会。」

白渊感到好笑又无奈,随手抄起旁边的报纸,轻轻朝某人砸了过去,可惜没打中,沈曜迅速无比的躲开了。

白渊到底还是个男人,被看几眼完全没芥蒂,但是这不代表他可以接受沈曜明目张胆的挑衅,即使他知道沈曜这小鬼只是在吃醋。

「小曜,你太青涩了,大人的世界都是坦诚相见的。」白渊一次没打中,把一叠报纸捲起来成棒状,不死心的走上楼梯,作势要用暴力修理对方一顿。

「哼,报纸的攻击力是有多高?你根本不以为意,纯粹闹着玩吧,如果自称是成熟的大人,就不要做这些无聊幼稚的举动,追追打打得很好玩是吗?」沈曜说。

「偶尔展现年长者的气度,不跟吃醋的小伙子计较,这是应该的,况且斗嘴追追打打培养感情不是挺有意思吗?乖乖过来让我打一下。」白渊打上瘾了。

「去你的培养感情!」沈曜被讲中心事,耳根微微泛红,他捡起白渊方才扔失败落到地上的报纸,往下扔,刚好砸中白渊颜面。

白渊立刻冒青筋,笑着吼:「臭小子,嘴上不饶人吶,不想跟你计较那么多,反倒爬到我头上来了,今天我吃了闷亏又莫名被误会,一定要全数讨回来,给我站在那边别动!我要去修理你!」

「来啊,怕你不成?」沈曜攀在楼梯口,朝白渊挑衅着。

「这是你说的,有胆子就不要躲啊!」

家庭式闹剧就这么展开了,两个人在楼梯间一面斗嘴,一面互扔报纸进行攻防战,不过报纸能有什么攻击力呢,这两人就只是赌着一口气扔爽的,没有真的打起来。

原本应该很火爆的气氛,居然显得有些搞笑,如果纪璃歌在场,就会无聊当有趣,用关爱的眼神看待此幕。

举止有些幼稚,但这两人只是互闹,不是当场打起来,就算是好事了。

⚠ 本文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网文在线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