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条光滑的玉腿盘在我的腰_晚上听到楼上的女人叫床声

9-10 毕业旅行第二天(二) 齐隽泽把自己的后背包卸下,从裏头拿出一包小卫生纸,是可以放口袋的那种,他缓缓地走向厕所门口外。
他还很有品德的走草地上建造的石步走道,一路走过很优雅,撇除他的脸色,可以算是一个绅士,毕竟脸色太过冰冷,于是也就别算在内好了。
瓜小纪冲进厕所关起厕所门就开始猛拉,该怎么说呢,不知道是月事来的关係还是昨晚吃那个甚么该死的香草巧克力洒上椰子粉的奶油冰,虽然名字冗长又难听,看上去难吃但吃起来还真不错,总之她也不知道是怎样了,但她现在想起来只觉得……夭寿,她那个来还吃冰!简直是自杀。
……这下是真的挫赛,她只想着要帮马桶製造巧克力蛋糕,忘了带奶油。没卫生纸是要怎么擦屁股。
「小伊,帮我去拿卫生纸可以吗?」瓜小纪对着门外大喊,音量不大也不小,就刚刚好落入陈伊的耳裏,陈伊应了声好,接着就踏出厕所外,留下瓜小纪製造蛋糕和李芷书一人和粪便味奋斗。
哇赛,还真的是赛!李芷书还真是自作虐,她干甚么也跟上来啊?闻这令人痛不欲生的便味……
也不知道是怎样,陈伊刚踏出厕所没踩几步路就遇上了表情冷酷眼神兇狠的齐隽泽,她停下脚步,吓得愣了一下,但忽地一想,她做甚么要吓到呀,她又没得罪他,怎么着怕他。
但陈伊多多少少也就脸红了一些,毕竟她也挺爱慕他的,打从高一的时候,她就觉得齐隽泽很帅,虽然有时候表情很冰冷,但也算是个帅哥,脸部轮廓鲜明,要不是他皮肤没到一种黑,她都还以为他是原住民呢。
「陈伊。」齐隽泽看见陈伊见到自己后停下脚步他走向前,他停在陈伊面前,拿出卫生纸,「把这给瓜小纪。」
陈伊傻愣愣地接过,她抬头看向逆着阳光的齐隽泽,她其实不高,她大多要一五七而已,面对一八三的齐隽泽是头要抬很高的,她也因为刺眼的阳光而瞇起了眼,她觉得自己貌似看的清齐隽泽的容貌却又感觉好像看不清。
但是她却很清楚的在齐隽泽的眼裏读到他的担心和他的无奈,她下意识地开口:「是在担心小纪吗?」
齐隽泽抿起薄唇,原本是不想跟她多废话的,但碍于瓜小纪在女厕,于是也就真开口了,「她还好吗?」
「还好。」陈伊回答。陈伊读懂了他的担心和无奈,她也知道那是对于瓜小纪的,她从旁人的角度看,就算没搞懂他们之间,但也至少能懂一半他们的关係,她知道瓜小纪很喜欢他,但她也知道他貌似从不给瓜小纪正面答案,她不明白他对瓜小纪到底是怎样的感觉,但起码能把握的就是他对瓜小纪是在乎的。
但她的脑袋却莫名的闪过一个问号,即使她把瓜小纪当朋友,即使她真没不想想这个问题,但她的脑袋却还是会不自觉得闪过这个问号。
瓜小纪到底凭甚么让齐隽泽这么在乎?
「你不会觉得瓜小纪很笨吗?」陈伊真觉得瓜小纪是笨到一种无可救药的地步,她都难以忍受瓜小纪的傻,她真不懂齐隽泽是怎么走过来的。
「她不笨,只是比较慢半拍比较单纯,比较不想和别人争。」齐隽泽不大满意陈伊的问法和口吻,他蹙起眉,不大明白陈伊突然这么问的用意,对于陈伊他提起了警戒心。之前已经有了一个程怡希案例了,他也就开始不大相信瓜小纪身边的朋友了。
「你都不会厌倦瓜小纪吗?我在旁边看都觉得缠人。」陈伊又问,不知道是被太阳晒昏了还是怎样,总之她也就不经脑袋的就问了,也没想过自己这样问了以后会被别人怎么想,但她其实并没有恶意两条光滑的玉腿盘在我的腰_晚上听到楼上的女人叫床声,就只是单纯疑惑罢了。
齐隽泽板起脸孔,对于陈伊的话他是不悦了起来,原本是想说她是瓜小纪的朋友所以才回个几句,但没想到她却这样口出恶言,他冷冰冰的回:「妳到底想说什么?」
「我没有想说甚么,我只是觉得你可以选择更好的,瓜小纪配你有点贬了你的身价。」
……这话进了齐隽泽耳裏后是让齐隽泽着实火了,该怎么形容呢,大概就是火冒三丈的等级,他承认最近比较敏感,对于听见有人说瓜小纪的坏话他就容易动怒,但陈伊的话他觉得是更鄙视,明明是瓜小纪的朋友,却还这样私底下说她的坏话,这种不要脸的程度到底是要练多久才能这样脸不红气不喘的讲出口?
「另一半就是要填满自己所缺损的,她多话、她热情、她单纯、她天真、她善解人意、她热心、她擅于付出、她替人着想,这些都是我没有的她刚好能替补,我不曾觉得瓜小纪不好,也从不觉得她会贬低我的身价,她所有的优点都是一般人身上没有的,当她被霸凌的时候她却还是一句不吭,她傻,但她替妳们着想,她不想最后闹的难看,我从不觉得厌烦,即使她天天吵吵闹闹、叽叽喳喳,但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个性,这就是她的个性,既然接纳了就要包容。」
齐隽泽一口气讲了一大串,他讲了一堆关于瓜小纪的事情,也有意无意的提起关于霸凌的事,他就想从中观察陈伊的反应,他想看看陈伊有没有参与这霸凌,也想看看陈伊有没有心虚,但还好貌似是没有,这也让齐隽泽放下一些顾虑,但他却依然气愤陈伊说出的那些话。
「我不知道妳到底有没有把瓜小纪当朋友,但瓜小纪是真心接纳了妳,她单纯、善解人意、替人着想,但是并不代表我也是,我可以直接跟妳说我心机、我冷酷、我无情,而且我并没有甚么良心,也没有不打女人的习惯,所以对于伤害了瓜小纪的人我不会很轻易的放过。」

9-11 毕业旅行第二天(三) 齐隽泽犀利冰冷的眼神瞟了一眼陈伊后就转身离开,他说的都是事实,他不需要一个很聪明的女人,那也只会两人自相残杀、互卖聪明。他知道自己的个性很难搞,所以就算来了一个多漂亮多完美的女人,但只要这个女人曾埋怨过他的冷淡或个性,那势必以后两人也只是会愈走愈远,所以他所想要的就只是一个能待在他身边,儘管多吵、多傻,那都无所谓。
陈伊有些吓到,她没想到齐隽泽反应会这么激烈,她基本其实是毫无恶意的,只是随口想到随口一说而已,她这人向来就是有话直说,但她没有歧视瓜小纪的意思,她把小纪当朋友,她怎么可能会讨厌她?她只是觉得齐隽泽太帅、太完美,完美到似乎谁也都配不上,她就只是这样觉得而已。
陈伊走回厕所内,把卫生纸从底下缝隙递了进去,瓜小纪这才得以解救,嗯,还好厕所内间只适合一个人待,不然这么丢人的动作被其他人看见,她也就真要跳海去了。
****
瓜小纪上完厕所是舒服多了,原来她肚疼不是经痛害的,是昨晚的椰子冰害的呀。当他们出厕所的时候大家早就解散了,就连小来都不见蹤影了,她们三个人可纳闷了,小来没跟她们说哪裏集合也没说什么时间呀,就这样跑了未免也太不负责任,该不会是哪个冒牌货来着的吧。
正当瓜小纪以为小来是真跑路时,她就看见一抹熟悉的人影就伫立在走道上,他正眺望凝视远方的风景,瓜小纪看啊看,想都没想就奔上去了欢欢喜喜的抱住了,「亲爱的!你在等我吗?」
「导游要我留下来跟妳们说时间而已。」齐隽泽这才回过神来,他掰开瓜小纪环住自己腰的手,「妳很慢。」
…‥你骗谁呀?哪会有导游因为自己想逛旗津就把事情丢给别人的?瓜小纪是这样想的。呵呵,齐隽泽好可爱呀,等她就等她呀,用得着这样强辩不?
「走吧,走吧,我们一起去逛旗津!」瓜小纪牵起齐隽泽的大掌,她每每牵起来都总觉得这手怎么这么大呀,每次想要包覆他的手没办法,真是令人烦恼。但因为大又厚实,惹得她每次都觉得好心安。
瓜小纪回过头去看向陈伊和李芷书,两人正笑的无奈,没法,这瓜小纪就像只小狗,看到主人就会飞奔,这才是她们的瓜小纪呀。
「小伊,芷书,我们一起逛旗津呀!走吧!」瓜小纪大喊,喊得是人人都知道了他们的行程了,喊完就拉着齐隽泽便也很兴奋的往前準备要大开杀逛。
李芷书闻言便扯开无奈的笑容笑了下,她提起步伐正準备跟上前头两人的步调,但看呀看的,只见陈伊一人愣在原地。
「怎么了?换妳不舒服吗?」李芷书疑惑的目光映在陈伊的眼裏,她这才回过神来,她连忙解释:「没事啦,只是太阳大有点昏头而已,我们去逛逛吧。」
老实说,她方才还在想自己到底要不要跟上,她刚才其实有特别观察齐隽泽,但齐隽泽的目光始终都在瓜小纪身上,连看自己一眼都没有,好像他们之间不曾发生过争吵之类的,这让她很意外,但却又不知从何说起,要是正常的人来说的话,应该都会特别排斥彼此吧?可却不见如此。
一路上,陈伊的目光是一直追随着眼前的两人,她就是搞不太懂齐隽泽的心态到底是什么,但问了却又惹人生气,她也不明白齐隽泽到底是不是喜欢瓜小纪,一切都太疑惑。
她看见瓜小纪会抓着齐隽泽到处吃吃喝喝,但齐隽泽却不会有什么样的特殊反应,例如开心什么的,她看见瓜小纪会把自己买的东西递到齐隽泽嘴前,但齐隽泽却也不会张口吃下,这不像是喜欢小纪的举动,她看见瓜小纪一路上说说笑笑,但齐隽泽却依旧是那张冰冷的脸色,根本不像高兴的样子。
这样子的齐隽泽是真的喜欢瓜小纪么?
这样子的齐隽泽是真的有把瓜小纪看在眼裏么?
这样子算什么喜欢?什么心态?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60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