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情感故事吃奶讲述_晒晒我的幸福700字

7-5妳给我磕头之强姦犯 一名长髮女子正被丢弃在一处角落,因为灯光昏暗的关係,要是不去仔细一看还真看不出是甚么,那名女子看上去应该也是个高中生,因为也同样穿着制服,但原本纯白的制服早已被不知道是谁的鲜血给染红了,她下身的裙子早已被掀起更是撕破,下体真的是春光无限好,一览无遗,细细髮丝遮盖住了她的脸,但看上去应该是已经昏死过去了又或者早就死了,瓜小纪没办法确定,因为她身上都是血。
这让瓜小纪更加害怕了,她敢打包票,那女生会变成那样八九不离十,应该就是眼前的男子干的準没错。
男子也不知道是突然发了甚么疯,他趁着瓜小纪被吓到的时候就低吼一声往前一个扑去,好变态的扑法啊。
快的让瓜小纪根本来不及反应,她已经被男子给压倒在地了,她甚么都没办法抵抗,应该这样说,她当下真的是脑袋一片空白。
她的大腿内侧好像一阵热,就感觉好像有甚么东西正在顶着她。
男子的力气很大,大的瓜小纪根本没办法挣脱,男子一手就能直接把瓜小纪的两只手给抓住了,男子把她的手给放到了她的头上方压住,他脱下了口罩,一头就栽了下去吻上了瓜小纪的脖子。
瓜小纪现在确定,这男子大概就是所谓的典型综合体,杀人加上强制性交的那种,称为强姦犯。
瓜小纪被侵犯的很不爽,但也无法伸手打他,好在这男人是跨压在她身上,于是她二话不说,她用了被生物老师操出来的柔软功,把脚给用裏的往前踢去,一踢就踢中了男子的小腿。
但男子好像不痛不痒,反而变本加厉,瓜小纪这一踢,他就是瞪着瞪她,接着露出淫秽的笑容,他把另一只空着的手移到了瓜小纪的胸前,下一秒,他已经伸手用力的把瓜小纪的衣服给一把扯了下来。
胸前一阵着凉,男子的手直接的就伸进了内衣到了瓜小纪的胸前乱来,瓜小纪没有喊不要,但就是一直尖叫,叫的很凄厉很尖锐,好像要把玻璃给叫破一样。
男子停下了手边的动作,他抬手一搧,就立刻给了瓜小纪一个巴掌,用力到瓜小纪的头都偏了过去,马上就肿了起来,痛得瓜小纪当场就哭了,「哭啊,哭了老子比较爽,呵呵……」
瓜小纪也不知道是怎样,反正就是停不下眼泪,还真就哭了,哭得特别大声,特别委屈,她这才会开始开口,才知道怎样开口,「我拜託你,你不要对我乱来好不好,我求求你……」
瓜小纪不断的哭,不断的哀求,男子不知道是听到这哀求心软了还是听到这凄厉的哭声真的软了,但就是停下了动作。
「妳给我磕头,给我磕!」男子动作粗暴不说,他一手直接抓着瓜小纪的头就往地板撞,撞的瓜小纪眼冒金星,额头都渗出血来了,好暴力啊。
但瓜小纪不敢不听,眼前这男子看上去不只神经有问题,大概心里也有甚么问题,不管怎么说,要是现在反抗的话两性情感故事吃奶讲述_晒晒我的幸福700字难保下场会更惨,更或许又会跟角落的女生一样悽惨。
瓜小纪不断的磕着响头,怎么讲呢,那实在屈辱,男子还正硬着呢,瓜小纪就不断的磕,看上去就很不忍的画面。
男子就像是饱足虚荣心了,脸上还是挂着猥亵的表情,他顿时又是一阵淫蕩笑容,他眼神一闪,猛然之间就又往瓜小纪身上扑去。
瓜小纪吓得尖叫,拳打脚踢的就往男子身上招呼,她嘴裏不断地喊不要,但男子就好像是越来越兴奋似地嘿嘿嘿地直笑。

7-6 我就在妳身边就让妳赖 猛然之间,瓜小纪甚至要放弃之际,压在她身上的重量忽然之间就不见了,她听到了一阵怒骂声。
「我你妈的!」齐隽泽一进地下道就听见了瓜小纪的哭喊声,那声音好害怕好绝望的感觉,听的齐隽泽心头顿时一阵紧缩,他脑袋顿时一片空白,只是靠着自己的意识行动,等到他意识过来时,他已经一脚把男子给踹倒了。
这一踹,不知为何却让他更加气愤,但他努力的强忍住自己的怒火,他现在最在意的不是他,是瓜小纪,他转身赶紧去哄住瓜小纪。
哭的梨花带雨的瓜小纪。
他脱下他身上的外套细心地替瓜小纪给穿上,瓜小纪一看见齐隽泽立刻就紧紧的抓住了他,她越哭越大声,越哭越难过,整个人无法控制的就像个娃儿一样哭。
齐隽泽感受到瓜小纪的颤抖,整个人抖得不像话,感受到了她的恐惧,他紧紧地抱住了瓜小纪,他把她的头按进他的胸膛裏头,而瓜小纪也紧紧的拽住了他的衣裳,猛力的哭,死命的哭,就好像想哭断心肠似地。
「没事了,我来了,我来了,我就在妳身边。」齐隽泽在她耳边低语呢喃,他攥住她的力气不断加大,他轻柔地拍着她的背不断安抚她失控的情绪。
他听见了后方细微的呻吟声,他听的真的是越听越火,简直就是气红了眼,他放开了瓜小纪,他一个站起身,就立即往那男子身上踩,那踩还不是普通的用力,位置也可以说是特别呀,他就正踩着那男子的命根子处,他就是发挥了这辈子最大的力气猛踩。
「社会上的败类!」齐隽泽就是气的可以说是丧失了理智了,嘴裏骂出来的满是髒话,髒话还好呢,连重话也说出口了,「我他妈就算今天没踩烂你,我也会把它给剁下来丢去太平洋餵鲨鱼!」
瓜小纪看着大爆怒的齐隽泽看得很是陌生,该怎么说呢,第一,她现在极度没有安全感,即使看着齐隽泽她也觉得随时好像都有危险,她只希望齐隽泽能赶快回来她身边。第二,她还真没看过这么火大的齐隽泽啊,这是第一次呢。
瓜小纪稍稍的冷静下来了,但一冷静下来她就先被她的脸颊给痛的叫出口了。
齐隽泽以为怎么了,心急的回过头去看瓜小纪,他这才真正的看清瓜小纪的脸,先别说脸颊上的红肿好了,额头上那磕的破了好一大洞,齐隽泽顿时好像也被沦了好几个拳头似地,挫败感和气愤感一个瞬间就又爆满在他的内心了。
齐隽泽直把男子给拉起身,他二话不说一个拳头就揍过去了,直狠狠的就把男子又打趴在地上,他直吼:「给我站起来!老子还没有打够!」
吼声简直是响彻云霄,他用力的往他的手上一踩,不知道是不是只有男子听见,又或许齐隽泽也听见只是没打算放开,总之,「喀啦」一声是很準确的进了男子的耳裏了,齐隽泽这一踩恐怕是直踩骨折了,但齐隽泽脚没离开,依旧还是再出力,他疼的都冒汗了,简直要痛到飙出眼泪了,他求饶:「放过我吧……求你了。」
「放过你?」齐隽泽勾起一抹冷笑,让男子打从心底恐惧,齐隽泽蹲下身去,直狠狠地与他对眼,「刚才她求你的时候,你有想过放开吗?」
男子不敢答话,噤声,惹得齐隽泽脸又更黑了,「既然没有,你又凭甚么奢望我放开?你在跟我说笑话?」
齐隽泽站起身,直往他脸直接踹去,男子一个疼痛,就直接活生生的痛晕过去了。
齐隽泽回过头去看瓜小纪,语气显然的温和许多,他眼底泛满了心疼,他小心翼翼地碰了碰瓜小纪被打伤的脸颊,「很痛吗?」
「拜託,不要再离开我了,我会怕……」瓜小纪一看见齐隽泽回来自己身边后就快速地抱住齐隽泽,她现在不管怎样都觉得好害怕,除了抱住齐隽泽寻求安全感之外也没了其他办法,于是她也就提出了这任性的要求。
但齐隽泽没骂人,只是静静的回抱住瓜小纪,让瓜小纪躲在自己怀裏发抖,躲在自己怀裏哭泣。
等过了约十分钟之后警察才到,齐隽泽早在自己快到达地点时就打给了警察,他不明白警察为甚么能这么的迟,于是也就黑着脸质问,警察的回答则是:「你在电话那头显得太过于紧张,话没有说清楚,我们也没有听清楚你就挂了。」
总之最后,这满身伤的强姦犯才终于正式被逮捕,原来是之前警察就在追缉的现行犯,而一旁倒卧在血泊中的女学生也被紧急送医,好在救回了一命。
警察不追究齐隽泽的暴力行为,或许是因为警察也觉得这男子很可恶,毕竟都同身为男人,当自己的女人被受屈辱遇上这种事,难保他们会理智,于是也就把这些行为归类在正当防卫。
而那晚,瓜小纪是边哭到抽噎边做笔录的,全程都躲在齐隽泽的怀裏,一刻也没出来。
原本瓜小纪的妈妈要载她回家休息的,但瓜小纪不断的猛摇头,说甚么都不愿意,只要一离开齐隽泽她就哭的更加凄惨,搞得瓜小纪妈妈也拿她没辙,只好请齐隽泽送她回家。
齐隽泽只是点点头说好,没有其他怨言。
他牵起瓜小纪的手,一步一步的缓慢走着,瓜小纪也回握着他,他俩双手紧握,直到瓜小纪回家的那一刻。
瓜小纪问:「对不起,我当下只想到打给你……,你是不是会觉得我问题很多?还是觉得我很烦?」
齐隽泽回:「妳以后不管遇到大事还小事,第一个就得想到我,妳听见没?」
瓜小纪顶着哭得像核桃的红肿双眼说好,那她以后就赖定他了,不管是大事情还是小事情都第一个打给他。
齐隽泽难得没有酷酷地说话,反而露出笑容说:「好,就让妳赖。」瓜小纪一时看着有些失神,他的嘴角旁有两朵小酒窝,让人忍不住想戳呀。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59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