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女一男3p双马口述_昨晚和两个男的玩3p

第十章世上哪有好男人(7) – 男人都想玩女人,只不过很多男人没那个资本。 关于画展的事,叶沙听听也就过了,那个男人的话当不了真的,手头上的工作先做完才是正事。
可Ardon却当了真,掏出手机就开始查电话号码:「我得看看牛老师有没有空,有个名家加持,比较容易宣传,成功的机率会大一些。」
叶沙随口问:「牛老师?什么牛老师?不会是最近在公立美术馆开个展的那个吧?」
Ardon挑了眉,「对啊,小时候他教过我白描。」
叶沙不信,「齐白石还是我的启蒙老师呢。」
Ardon白她一眼,「我没开玩笑。」
叶沙一本正经:「我也没开玩笑。小时候都是照着他的画学的画虾。」
Ardon走到橱子前上下乱翻,拿出一本相册:「我记得我有小时候和他一起拍的照片。我爷爷和他是髮小,在一个私塾念过书的。」
叶沙一眼就认出了小时候的Ardon,和现在的表情很像,留着中分齐耳的头髮,头略歪,拿鼻孔对着镜头。
「欠修理的小屁孩。」
「这造型的确有点儿二,不过妳知道那时候很流行这种髮型的。」Ardon摸摸鼻子,「这不是重点。」他指着旁边一个表情慈祥的菜市场大叔。
「这就是牛老师?看着一点儿也不牛啊。」叶沙端详着:「我一直以为应该是个白胡子老头。」
Ardon耻笑她:「妳的启蒙老师才是白胡子老头。」
叶沙不以为然,指着旁边一张穿着礼服坐在钢琴前面演奏的小男孩,问:「你还会弹钢琴啊?」
Ardon得意洋洋:「那当然。钢琴是小孩子学习才艺里面的基本款了吧。现在还有没学过钢琴的孩子么?」
叶沙想,我就没学过,「你不会以为中国的希望小学里面还给开钢琴课吧?」
Ardon连忙解释:「我是说家境小康的孩子们。怎样,有机会弹给妳听,随便妳点歌。」
「牛逼轰轰,还当你什么都会啊。」
「只有妳点不出的,没有我弹不出的。」
叶沙故意为难他:「山丹丹花开红艳艳,会么?」
「当然。」
「北风吹呢?」
「必须会。」
叶沙上下打量Ardon,很难想象他头上系着一条白毛巾在钢琴前面北风吹雪花飘。就算演白毛女,他也是黄世仁的不二人选。
Ardon指着一幅全家福解释:「我爷爷奶奶可是老革命了,扛过枪打过仗的。家里一直都是军事化管理,我父亲从商之前还当过兵。」
叶沙着实有点儿惊讶:「那他们怎么培养出你这么个下流胚子来的啊?」
Ardon一只手从后面掐住她的小脖子,一只手做着下流事,嘴里还不承认:「我怎么就下流了?我怎么就下流了?说来听听?」
叶沙按住他吃豆腐的手,抓起来掰着手指头数:「风流,好色,无耻,变态,玩女人,不务正业,还……还企图包养正直向上女青年。」
Ardon帮她数下去:「还勾引正直向上女青年浴血奋战。」
叶沙脸红,合上相册当板砖,奋力拍向下流胚。
「喂,妳还真打啊?反了反了,治不了妳了。」Ardon夺下她手里的相册,把她按在书桌上,一脸委屈:「是个男人都想风流,是个男人都想玩女人。只不过很多男人没那个资本,没有女人愿意让他们玩。而且我怎么不务正业了?我学校成绩可不比别人差。至于企图包养正直向上女青年,还不是妳逼的。我知道妳现在不适合做那种事,但我在妳身边就情不自禁啊。小猫,妳不知道妳自己有多诱人……」

第十章世上哪有好男人(8) – 「什么什么?All you can 日?」 手机铃响,叶沙推开Ardon的胸膛侧身去接,还没看清来电显示,就被Ardon丢到一边,「专心一点儿,妳这样我很难过的。」
「好像是工作室打来的。」叶沙在写字台上挪了挪,探身把手机抓过来。
「喂,学姊……我还没有弄完……啊,Ardon,别捣乱……学姊,没事,说……什么?今晚就要完稿啊……喂,Ardon,停,停……啊,我明白,我只是想做得细致一点儿所以比较慢了……嗯,不用,我一定弄完……真不好意思……没关系,我身体没问题……嗯,晚一些见。」
叶沙推开Ardon一骨碌翻身起来,看着被弄皱的几张纸,大叫:「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要命了,千贺昨天都没跟我说。本来很快就能弄完的。男色误人啊。都是你,都是你。」
Ardon把裤子拉好,上衣依旧敞着怀,一脸的无所谓:「是她没有跟妳讲清楚,妳就丢给她做嘛。就说妳身体不适,不能欺负病人啊。」
叶沙丢给他两个卫生球,懒得搭理他。
好事做到一半被打扰就够Ardon郁闷了,这会儿又被人摆脸色,顺手就抓起一沓子纸。
叶沙尖叫:「你敢撕,看我不帮你去势,省了你出去祸害人。」
Ardon手腕刚抖了一下,一把裁纸刀就飞了过去,将将贴着Ardon的裤子落地,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叶沙没想到自己这么準,Ardon没想到她真的会出手。
大丈夫能屈能伸,Ardon把纸放在书桌上,「我只是想说能不能帮妳。」
叶沙不信:「帮我什么?帮我画?你画过漫画么?」
Ardon摇摇头,「没有,不过看起来比白描简单。」
「画给我看。」叶沙丢给他一张草图一张纸,并没有抱什么希望。她只是想让他别像讨关注的小男孩再给自己捣乱。
Ardon接了过来,比划了几下,还真画了起来。
叶沙犹自忙自己的,根本也没看Ardon。
不一会儿,他敲敲桌子说:「我画完了。」
她连头也没抬一下。
一张纸直直伸到叶沙眼皮子底下,挡住了她在做的事。叶沙嘴里还在骂着:「别捣乱,一边玩儿去……」注意力却被那幅画吸引了过去。
她拿起来端详:「没想到还挺有样子的。」
Ardon再次得意洋洋:「那是。」
「就是细节不用这么多,老板的画风挺简洁的。而且,重点部位都要空白,否则出版有问题。」
Ardon嗤之以鼻,「我还觉得我画的最得意的就是重点部位了。」
叶沙笑出来:「的确是最实在。」
叶沙分了一半简单的工作给Ardon,于是两个人把刚才未完成的激情,全部灌注到了H漫的蓬勃发展之中。
从工作室出来,叶沙鬆了一口气,「呼,没想到千贺还挺满意的。」她伸手拍拍Ardon的肩膀,「小伙子不错嘛,有前途啊。」
Ardon持续得意洋洋:「那是,牛老师的学生自然牛。」
叶沙搓着手:「那我以后可以多跟千贺要点儿工作做,这样就能拿两份钱了。」
「吃我的,喝我的,睡我的,还把我当免费劳工,妳这得意算盘打得也太响了吧。」Ardon顺手从后面掐住她的小脖子,「让我想想要怎么收拾收拾妳。走,跟我去AU。好久没有好好喝两杯了。」
「喝不死你。」叶沙打了个哈欠,摆摆手:「你去吧,我要回家睡觉。」
这病生完了,人都成林黛玉了,一放鬆就懒洋洋的。
Ardon喜欢听睡觉这个词,贴过来咬耳朵:「怎么,正直向上有为女青年这是邀请我回家继续未完的革命事业么?」
叶沙红着脸瞅瞅周围看过来的行人,推开他:「这是在外面,你这个下流胚就收敛点儿吧。」
Ardon变本加厉,把她圈在自己和SLR之间:「管他们。他们那是嫉妒妳有一个这么帅的男朋友,妒忌我有一个这么正的女朋友。」
叶沙往下一缩身子逃出来,「我饿了,咱们先去吃晚饭吧。」
Ardon就喜欢她这样羞得脸红红的样子,「好啊,想吃什么?」
「日餐All 两女一男3p双马口述_昨晚和两个男的玩3p you can eat.」
「什么什么?All you can 日?」
叶沙受不了一拳打过去,Ardon赶紧灵巧地绕过车头,「走吧,我知道一个好地方。」
传统的日式馆子,对于叶沙来说过于传统了,包间里是真的需要跪坐的榻榻米,不是进门上炕,炕桌下面还挖一个洞让大家放脚的那一种。
穿着和服的侍者跪着拉开推拉门,跟Ardon就是一顿「哇啦哇啦戴丝呷」。Ardon还真的跟人家「呜噜呜噜阿利马赛」。看得叶沙直瞪眼。
侍者刚把门拉上,叶沙就瘫倒在榻榻米上一歪,伸展自己的小腿。
「你还会讲日文?」
Ardon今天第N次得意洋洋:「岂止日文,咱韩文,英文,法文,西班牙文都很流利的说。」
叶沙用手托着腮帮子,慵懒地看着他:「为了交女朋友学的?」
Ardon敲敲桌子,学日本男人板起脸,压低声音吼她:「妳这个女人,太不像话了,坐没坐相,过来,给妳男人倒茶。」
叶沙手脚并用爬过去,从寿司上面揪了一片紫菜,贴在Ardon的人中,然后退开一点儿打量,点点头说:「这样才像吗。来,拍张照片留念。」
Ardon 把她搂过来,手插进她的衣襟里一边吃着豆腐一边对着手机做各种夸张的鬼脸。
拍完照片,叶沙缩在Ardon怀里滑手机,挑出一张,设为桌面。Ardon把那片紫菜抹下来,贴在叶沙脸上,然后用舌头去舔。
「喂,你干嘛,脏死了。」叶沙抬手去擦。
「换一张,不好看。」Ardon前言不搭后语,「妳好甜,真想咬一口。」
叶沙躲开,推他一把:「变态。」
「还有更变态的呢。」Ardon顺势扑倒她,撩起她上衣的下摆。
叶沙只觉得肚皮上一凉,僵住不敢动了,「你手里拿的什么东西啊?好凉。」
Ardon双手抓着她的手腕,跪坐在她腿上,低头看她的肚子,嘴里啧啧有声:「真漂亮。」
「什么啊?」叶沙低头向自己肚子看过去,然后大叫:「变态,你把鱼籽放在我肚子上干嘛啊?」
双手被他按着,腿又被他坐着,叶沙挺了挺腰,好像是故意把肚子迎上他的嘴一样。他温热的舌头在那冰冰凉的鱼籽周围打着圈,痒得叶沙不知道要怎么爽才好,几乎瞬间就瘫下腰,求饶道:「Ardon,好痒,别闹了。我换一张照片行了吧。」
Ardon用舌头把那颗鱼籽卷进嘴里,然后轻吻她的肚皮,嘴里嘀咕着:「真是恨不得想把妳灌得满满的。」
「你说什么?」叶沙没有听清。
Ardon向前倾身,压住她,思维跳跃着:「去打个脐环吧。」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57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