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男人晚上一起玩我爽_星际np拉文

第四章甩不掉的跟屁虫(7) – 死不了兜着走,做鬼都要后悔。 这绝对是Ardon有生以来最具历史性的一天。
他站在洗车场外面,任凭漂亮的洗车小姐围着自己的爱车进进出出顺便对他抛媚眼,他一点儿好脸色都没有。
叶沙走了之后,好一阵子他才能正常移动。就算现在,下面还是隐隐作痛。
他开着半边被冰淇淋汙染的车先去了原本要去的目的地–家庭医生那里。一路油门都不敢狠踩,痛到他脚趾抽筋。
第一次躺在诊疗床上让另一个男人对着自己的命根子仔仔细细地翻弄了半天。好在只是软组织挫伤,两只丸子并没有被踢爆。若真影响到他男人的雄风,他绝对让叶沙这辈子不得安生,死不了兜着走,做鬼都要后悔今天对他所做出的影响人道的行为。
莫言接到电话跑来客串他的司机,却只看到了车没看到人。坐上他的SLR驾驶座,三两下弄明白了车载电话,打到Ardon的手机。
开门见山,「你人呢?」
「车洗好了麽?」Ardon有气无力地问。
「洗好了,我正準备上路。你怎麽不自己开?」莫言很难不好奇。这车是Ardon的宝贝之一,方向盘从来不让别人碰的。
「我嫌慢,先坐计程车回家了。」某人要面子,绝对不能让好事的莫言看到自己脸上左边一个小巴掌印,右边一个小拳头印,走路还夹着腿的样子。
「你没事吧。」莫言和Ardon认识不知道多少年了,这点情绪她还是听的出来的。
「我能有什麽事!」Ardon没好气地吼:「把车开回来,停在我家车库门口,车钥匙扔到二楼阳台上就行了。」
莫言要是那麽简单听话的主儿,那这世界早就实现共产主义了。
Ardon听见引擎声,从床上小心翼翼地晃起来,把窗帘拉开一个小缝,看莫言把车停好,下了车,「哗啦」一声把钥匙丢上阳台,转身进了一直跟在后面的计程车,消失在视线之外。
他又等了一会儿,确定计程车没有开回来,拉开阳台的门,弯腰捡起钥匙。
从阳台回卧室的时候,他似乎听到了什麽声响,站住,侧头,再无动静。他摇摇头,大概是自己听错了。
他晃回床上,敷好面膜,在背后垫了N个枕头,舒舒服服地躺好,打开电视。
刚看了半条新闻,他突然调小了音量,皱起眉头。
Ardon抄起床边的一根冰球棍,猛地拉开卧室的门,一个瘦高的身影就摔了进来。
他伸手拉住她的胳膊,把球棍丢在一边,因为脸上有面膜,只能含糊地问:「妳来干嘛?」
莫言站稳身子,上下打量着Ardon,「看你是不是快死了,好準备继承遗产啊。哥。」
「切。」Ardon撒开她,半转身坐在卧室里的沙发上,「想得倒美。我死了也轮不到妳这个没人承认的私生子。」
「起码多一份希望。」莫言耗不客气地把自己甩进Ardon旁边的位子,震得他一阵暗自咬牙。
「妳怎麽进来的?」戴着面膜说话不方便,Ardon刚想顺手摘下来,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脸暂时没法见人,于是假装调整位置,拿手又拍了拍。
莫言把脚缩在沙发上,找个舒服位置窝在里面,抱怨道:「你把备用钥匙放那麽高,我差点从台子上摔下来有没有。」
「妳怎麽知道有备用钥匙?」Ardon自己几乎都忘记了。
莫言笑得无比阴险,「你之前的一个女朋友告诉我的。」
Ardon皱眉,把面膜顶起来两个小山头,怎麽也想不起来会是谁。他带回家的女朋友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其中一个现在还坐在他旁边。唉,往事不要再提,纯粹一场乌龙。
莫言转回正题,好奇心没满足其他什么都是浮云,「你好好的怎麽跑回家敷面膜啊。」
Ardon嘴硬,「春天皮肤容易过敏,需要保养保养。」
「皮肤过敏不能随便敷面膜的,会刺激。」莫言擡手想要帮他把面膜揭下来,被Ardon一把拍开。
「别动,这就是防过敏的面膜。」
莫言不信,靠到Ardon身上小狗一样地嗅,「闻着不像啊。」
Ardon推她的肩膀,「妳闻个屁,没事赶紧给我滚。」
莫言赖着不动,「反正约好了晚上一起去AU的。等下我蹭你的车。」
「妳不用回家洗澡化妆换衣服啊。」
「洗澡你这里也可以,化妆品我随身带着呢,衣服……之前我留在这里的那些呢?」
「早让妳拿回去了不是麽。」
莫言不甘心,「你都没偷偷留下来一件两件的?」
Ardon没耐心了,「我閑着没事留自己妹妹的衣服干什么。妳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晚上我有事,AU我不去了。」
「什麽事啊?」莫言不问出个所以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她就这一个优点,执着。
Ardon咬牙切齿:「杀人。」
莫言被他身上陡然蒸腾的杀气吓得一哆嗦,「不会……是真的吧。」
「妳说呢?」Ardon顶着一张没表情的白脸,用眼睛瞪她,「再不走我就拿妳祭刀。」
莫言虽然感受到了他的杀气,却还是有点不信,「你不会对亲妹妹下手吧。」
Ardon随手拿了床头一把修脚刀,「妳试试。」
莫言无比灵活地跳起来。Ardon手握着修脚刀,正捅在她刚才坐着的地方。
她蹦跳着向门口退,双手挡在身前,「哪个女人惹了你了?可没我的事儿啊。别把火气往我身上撒啊。你冷静冷静,晚上来AU,都是自家人,我给你出出主意。实话说,拿修脚刀杀人有点儿变态,不太实用……啊……」
修脚刀朝着门口就飞过去,追着莫言撒腿就跑的背影,「咣啷」掉在木头地板上。

第四章 甩不掉的跟屁虫(8) – 很变态很猥亵的冰淇淋 (190加更) 叶沙直到进了家门手还在抖。不是害怕,而是肾上腺素陡然分泌过多,浑身的肌肉都处于极度亢奋中。
「沙沙,妳回来啦。」萧萧把电脑椅转了半个圈,递给她电话,「路遥找妳,打过来好几次了。妳赶紧给他回一个吧,他好像很着急的样子。」
「他再打来妳就说我回来了。我先去洗澡。」叶沙一只手捂着嘴,朝萧萧摆摆手,径自回屋。
萧萧鼓着腮帮子,拿着电话在手里翻腾,看着叶沙的背影若有所思。终是猜不出个所以然,撇了撇嘴,转回去继续看她的动漫。
叶沙站在莲蓬头下面,任凭温热的水从头淋下,等待颤抖的肌肉慢慢的舒缓下来。
她很难说清楚自己现在是个什麽心情。是报复后的快感,还是被他表现出的强势所震惊。
手背上还有铁丝网压出的勒痕。他还真是狠,是想要用铁丝网把她挤成肉馅麽。
从第一次见到Ardon,他一直表现得很绅士。却没想到,他也有这样暴戾的一面。而最让叶沙不解的是,自己居然并没因此更加讨厌他。尤其她要他放开她的时候,他的那句『我不要』,带着小孩子一样的任性,让她的胸口猛的一紧。
水流在唇边汇成一小绺,带着洗髮精的苦涩,刺刺的疼。舌尖小心地舔过嘴上的伤口,才发现里里外外都快被他咬烂了。今天是十五麽?怎麽狼人大白天的也能变身?
她用手捏了捏微肿的唇瓣,回味着刚才的那一幕,胸口禁不住再次悸动。
她从来没有那样吻过。如果那还算是吻的话。他像是要把她整个囫囵吞下去。有那麽一刻,她差一点就又要迷失在疼痛和他的掠夺里。
她好像有点喜欢他那样占有意味强烈的行为。这个念头才刚滑过脑海,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糟糕,难不成自己才是个M?
这怎麽可能。
叶沙把水调凉了一些,想要让自己的大脑清明一些。不能再胡思乱想了。
萧萧在洗手间外面敲门,「沙沙,路遥的电话。」
叶沙在淋浴间里喊:「妳告诉他我回来了就行了。」
萧萧无奈地回答:「他非要和妳亲自说到话。」
叶沙长叹一口气,关了水龙头,抓了大浴巾把自己围起来。
迟早要面对的,早解决了早踏实,免得晚上又睡不着。
萧萧把电话递过去的时候,有些惊讶地指了指自己的嘴。叶沙知道萧萧已经发现她嘴上的伤,只是摆了摆手,无声地说:「没事」。
路遥上来就关心最重要的问题:「他有没有对妳怎麽样?」
叶沙不敢直说,只能假笑:「你说呢。」
路遥听到她的笑声,略松了口气,对她不端正回答问题的态度表示不满,「我也是关心妳。」
叶沙宽慰他:「你也不看看谁是我的陪练,普通男人谁能动的了我。」
不过今天看来,那个男人不算普通。
路遥这才完全放下心,迟疑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妳和他……到底是什麽关系?」
「你想听实话还是谎话?」
路遥选择了「谎话。」
叶沙说的轻佻:「他跟谁都叫『宝贝』。」
电话那边一阵沈默。
「房东太太来了。以后我再跟你说。」
门响,叶沙看着萧萧走去门口,匆匆挂了电话。
「丫头们谈恋爱了吧?最近这麽多快递外送。又是花,又是包裹的。」房东太太笑瞇瞇地打趣她们,「快,帮我拎一下,这次的还真沈。」
叶沙回屋里披了一件衣服,出来和萧萧把一个带提手的小箱子拎进屋。听到房东太太的话,叶沙翻着眼皮瞪向萧萧。花瓣她是一片都没见过,肯定是萧萧收的。上次都让人搁『案板』上差点就生吞活剥了,还没记性。
萧萧一缩脖子,也不解释。
「这次是什麽啊?」房东太太不免好奇。
叶沙拿了一把刀,三两下把裹在外面的包装拆开,露出里面蓝底白盖的塑料盒子。
居然是个便拹式的小冰箱。
叶沙心头一动,小心打开两边搭扣,揭开盖子,白色的雾气带着冰冷的温度顺着缝隙流淌下来。
「哇,是冰淇淋,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萧萧兴奋地趴着欣赏。
小冰箱里装了半箱子的冰,怪不得那麽沈。碎冰的中间卡着一碗淡黄色的芒果冰淇淋,上面斜插着一根颇大号的手指饼干,饼乾底部堆着两个巧克力冰淇淋球,四处还淋了乳白色的糖浆,已经凝固。
叶沙没看出来冰淇淋有多好吃。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脑子有问题联想力太丰富,她莫名觉得这碗冰淇淋很变态很猥亵。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送的。
「妳喜欢妳拿去吃吧。」叶沙把冰箱盖子放在一两个男人晚上一起玩我爽_星际np拉文边,鉆回洗手间吹头髮。
萧萧欢欢喜喜的在电脑前一边吃冰淇淋一边看动漫,不一会儿就把一碗冰淇淋消灭乾凈。
叶沙对着镜子给自己的嘴唇擦药。
基于训练和比赛经常受伤,家里跌打损伤的药可是不少,但往嘴上抹还是第一次。
她正翻着说明书,琢磨着云南白药能不能直接擦到嘴里,电话突然欢快的响起。
叶沙以为是路遥,顺手接起,有气无力的「喂」了一声。
电话那边传来粗重的呼吸声。叶沙皱着眉头看看来电显示,号码有点眼熟,但想不起来是谁。
「谁啊?不说话挂了。」
「吃了麽?」很欠扁的声音,似乎还带着笑意。
叶沙听见自己的心跳落了一拍。他居然还敢打电话过来,看来今天下午那脚踹得还是不够重。
她看看萧萧电脑台上的空碗,没好气地回答:「吃了。」
Ardon呵呵笑了两声:「吃了就好。」
听着他的笑,一股凉气顺着叶沙的脊柱迅速爬上头顶,「你……你加了什麽东西在里面?」
「过一会儿妳就知道了。」
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忙音……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53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