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男人共用一个女人3p_星际首长家的小吃货

第四章甩不掉的跟屁虫(3) – 她是他一个人的尤物 不知道为什麽,Ardon最近做什麽都提不起劲来。去喝酒也没意思,跟美女们打情骂俏也没意思。总觉得浑身憋着一股子不知道要怎麽发泄的郁闷。狂跑几天健身房,胸肌见长,胸口闷闷的感觉却没见少。
难不成是病了?
虽说他的生活在别人眼里略显糜烂,但他也不是那种仅仅欲望所驱,只要女人不要命的色胚。性事看似频繁,其实相当自制,仔细算来平均也不过一天一两次,只不过对手经常换而已。
正是二十啷当的年岁,饿了就适当吃一吃又不暴饮暴食才不会得『胃病』嘛。总体来说他还是颇懂得养生的,一年到头连个感冒都没有。
开车去见家庭医生的路上,Ardon突发奇想,难不成是因为『缺水』?
于是回味起那瓶『矿泉水』,顿时感觉那姑娘无一处不完美。单纯的,倔强的,缠绵悱恻的,斗志昂扬的,让人恨不得把她压在床上一辈子也不起来。
只这麽想了一下,便真的口渴起来,Ardon连吞两次口水,一股子烈火就这样莫名的在身体里烧了起来,憋得想跳脚。
这还真是怪了。最近对美女们都没兴致,还以为是自己快毕业了学习压力太大的关系。原来是对手不合胃口?
人生最美的事情之一,不外乎想什麽来什麽。
Ardon的车停在路口等红灯,远远就认出了叶沙,站在路边,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装。不过在他眼里,穿没穿都一样。他那双眼睛,两三下就把她扒了个精光。
那可是一具难得兼具娇小与力量,曲线优美而又韧性十足的身体。口味清淡适宜,无一处不令人回味无穷。如此说来,自己这些日子那麽留恋还是有原因的。
想到这样一个极品尤物的第一次给了自己,他很难不得意。
眼看着他那根尾巴就要翘起来的时候,从路边店里推门出来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也是一身白色的运动装,斜背着一个包,手里拿着两个冰淇淋,朝着自己的尤物就粘了过去。
叶沙从那男子手里接过冰淇淋,比奶油都甜的笑容挂上了嘴角。这还了得,她可从来没对他那麽笑过。
Ardon只觉身体一绷,SLR『嗡』一声就冲过了人行道,在汽车喇叭声中冲向他的尤物和给他的尤物餵食的马夫。
车尖叫着急剎在路边,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叶沙手里的冰淇淋颤悠悠晃了两下,最上边一个球慢悠悠地『pia』就掉在了距离她不过三寸的跑车玻璃上。
路遥伸手把愣在那里的叶沙拉到一边,SLR的双翅缓缓升起,白色的冰淇淋球在翅膀上轻轻滑落,走过一条雪白的小路,最后卡在了倒车镜上。
坐在驾驶座的男子推了一下脸上的大墨镜,胳膊搭在副驾驶的椅背上,嘴角勾着一个邪气的微笑,对自己的尤物打招呼:「宝贝,好久不见。」
路遥一脸戒备,身子向前转了一个角度,把叶沙挡在身后,「你是谁?」
Ardon坐在驾驶座做了个过肩摔的动作,然后两手一摊,头向后仰,紧接着一个被摔的动作。
「是你?」路遥这才认出他,顿了半拍:「你为什麽叫她宝贝?」
Ardon指着路遥,「其实我在叫你宝贝。」
看着路遥傻在当下,Ardon轻笑,摆了摆手,「帅哥,开个玩笑。至于为什麽叫她宝贝,你可以问你后面的美女。如果她不介意……」
路遥皱着眉头,回头用探究的目光看向叶沙。
叶沙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从嘴里跳出去了。这个男人,要麽就不出现,要麽就在她刚想要另辟蹊径走出困顿的时候,突然就这麽冒出来。难道她上辈子欠了他很多钱,这辈子才会如此阴魂不散?
「叶沙?」路遥不安地看着脸上表情凝结的叶沙。
「你赔我的冰淇淋。」叶沙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来这麽一句,两个男人都是一愣。
刚才光顾着看尤物了,Ardon顺着叶沙的视线看向车门,后知后觉地「啊」了一声,嫌弃地抱怨:「咝~~~怎麽会这样,等一下又要去洗车。我刚从洗车的地方出来还没五分钟。宝……」
「你赔我的冰淇淋。」叶沙恐怕他又把话题带回到『宝贝』的问题上去,于是抓着这个无比幼稚的借口不放,还配合地跺了跺脚,外加撅嘴表示抗议。
叶沙这个举动让路遥看得满脑门子黑线。照平日,叶沙要真计较这冰淇淋,早就卷袖子上了,哪见过她如此小女子作风。
Ardon倒不生气,只是偏了偏头,「好,好,宝贝,赔妳冰淇淋,不过妳要先上车陪我去洗车。」然后还低头从墨镜上方对她使了个眼色,无言的威胁,意思很明确,似乎在说『妳不来,我就跟帅哥解释为什么叫妳宝贝』。
于是只要有长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这位司机先生跟叶沙之间有故事了。
叶沙眉头一阵发紧,路遥已经转身抓住她手臂,「叶沙,妳不要去。」
「上车就上车。」叶沙甩开路遥,不等他问话,一头鉆进车里。

第四章甩不掉的跟屁虫(4) – 对不起,我没办法给妳承诺。 Ardon 这次不着急踩油门了,车门缓缓放下,还顺便把车的顶棚收了起来。
叶沙没好脸色地坐在副驾驶座位上。Ardon深为满意地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被她无情地甩开。他倒不怒,回头对傻傻拿着一只冰淇淋站在路边的小伙子做了个拜拜的手势。
其实他就是喜欢看叶沙那种无奈绝望的表情。让一个总是充满斗志的姑娘偶尔表现出一些些脆弱,也挺让人有成就感的。
她就像只小猫,看着柔柔弱弱,动不动就露出小爪子,可伸手挠一挠,挠对了地方就乖乖就範了。
「妳男朋友?」Ardon看着窝在副驾驶座里表情郁闷的姑娘,不经意自己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猫。
叶沙很想说是。但她知道,如果她承认,他大概会马上把车开回去和路遥求证。
于是没好气地回答:「不是。」
「哦~」Ardon拉了个长音,「我看妳那麽介意他知道咱们俩的关系……对不起,误会了。」成就感顿时下降N个百分点。
叶沙不是一般郁闷,自己干嘛这麽失态。她完全可以直接拉走路遥,然后说,Ardon这个花花公子见谁叫谁宝贝。
可如果Ardon跟路遥说他们俩曾经有一夜之情怎麽办?
那又如何,路遥又不真的是她男朋友,她这麽在意干什麽。
反而是她这样跟Ardo两个男人共用一个女人3p_星际首长家的小吃货n走了,之后路遥见了她还是会问,到时候还要费心思编。自己不是说谎高手,说一个谎又要说一堆去圆,太费脑子。可说实话结果不还一样。总不能让她自此躲着路遥吧。
叶沙突然回头狠瞪司机,为什麽每次一见到这个人自己脑子就短路。
Ardon右半边身子瞬间冻结,连着打了两个哆嗦。他回头看看副驾驶座上自己诳来的小猫,脑袋刚转过去,马上又摆回正前方。
这都什麽眼神啊,吓人。即便胆大如他,也不免心悸。
这得赶紧给挠挠。
「妳在怪我?」Ardon收起得意的嘴脸。
叶沙没理他。
「对不起。」Ardon颇为真诚地道歉:「我那天什麽都没说就走了。」
叶沙使劲在攥拳头,指甲都掐到肉里了。回想起那天自己竟然想开口留他,居然还心存侥幸,就气自己气到想哭。
Ardon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好像这句话多麽多麽难说出口的样子:「妳知道麽?那天之后,我脑海里总会浮现妳站在厨房里给我煮面的画面。」
叶沙别过头去,努力告诉自己,不要再被这个男人的话所蛊惑。
「橘黄色的灯光,食物的香气……」她不想听,但Ardon还是在说:「那是不是就是家的感觉?」
叶沙还是不理他,让他一个人唱独角戏。
「家的感觉,我从小就没有体会过。」这是实话,所以Ardon说着说着还真入戏了,「但那个画面会让我感觉很温暖。真的。在那一刻,我真想有那麽一个人,可以天天给我做饭吃。哪怕天天吃泡面都好……」
说的真好,Ardon自己都鼻子发酸。
「我没想对妳怎麽样,但妳站在我面前,那样的关心我,我真的会情不自禁……我走的时候,妳那样看着我,我心都快碎了。妳知不知道,我差一点就说了不该说的话……」
叶沙想,是不该说,不敢说,还是不能说。
「对不起,我没办法给妳承诺。」他字典里根本没这俩字,「我有过很多女人。」
叶沙意外他居然这麽坦白。
「可是妳不一样。」
叶沙默不作声,独自挣扎着。
Ardon也不再出声,让她好好沈澱自己的话。
两个人又沈浸在一片寂静里。莫名的,Ardon并不觉得这过分地安静尴尬,反而很享受。只要她坐在他身边,那种火烧火燎的感觉就会减轻许多。
Ardon是轻松了,叶沙可不轻松。她身体里像是有七八个自己,拉扯着纠结。
『下车。还等什麽,再被他糊弄一次?』
『就是,那天他走得那麽决然,一副吃干抹凈的嘴脸。妳不是恨死他了?』
『他不是说他也想承诺麽?只不过他因为自己的身份,自卑说不出口。』
『他也是生活所迫,不应该对他那麽苛刻。』
『一个男人,有胳膊有腿的,不去打工,靠女人赚钱,有什麽出息。』
『他救过妳耶,还流了那麽多血。』
『妳喜欢他,不是麽?从在AU里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所以妳才跟他走的』
『谁喜欢他?脑子坏掉了吧。』
『那妳每天晚上做梦都梦到了谁?』
『那是被欺骗之后的心理阴影有没有。』
『被欺骗?难道和他做爱妳没享受到?他是强迫妳了还是给妳下药了?高潮到来的时候紧搂着他的人是谁啊?』
『妳不是挺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感觉麽?被他所包围的感觉,被保护的感觉,被征服的感觉。』
『他也是喜欢妳的,没听他说麽?妳不一样。』
『这种男人的话怎麽能信啊。』
『……』
「宝贝,妳轻点儿。」Ardon好心提醒,「可是快出来了。」
「什麽?」叶沙有些迷茫,「什麽快出来了?」
「别使……唉……别使那麽大劲。啊。看看,喷了吧。」
叶沙猝不急防,被手里捏爆的冰淇淋喷了一脸,额头上有一大滴,浓稠的乳白色液体顺着浏海向下滑落,她不得已半瞇了眼睛。长睫毛上挂着两颗『白珍珠』,微微颤抖。半融化的白色浓稠大部分都落在了左脸,嘴角还有一大坨,她下意识地歪着头伸出舌头舔了舔。
SLR 在马路上出现不规则扭动。
Ardon看了两眼,直梗脖子。要人命的小妖精,她绝对是故意的。
他靠边停下车,伸手从储物柜里拿出纸巾递给她。小猫妖精不接,用手指滑过脸颊,把牛奶刮到嘴角,顺便舔了舔手指头。
Ardon觉得自己快被这个小女人无意识的举动搞疯了,一只手插到她头髮里抓着她的小脑袋,另一只手揪出N张纸巾盖到小脸上一阵乱抹,抹掉她一脸让人浮想连篇的乳白。
「喂,你干嘛。呜……」
他渴爆了,顾不得这是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他还违章停车,只想要喝到她这杯水,缓解他身体里快要烧死人的一把三味真火。
舌尖是奶油的香甜,一处冰冰凉凉的,另一处又温温绵绵。像一杯奶昔,还有滑滑的果冻,借不上力,一舔就到处乱跑。
好甜,好软……
好硬,好鹹……
「啊……」
Ardon 放开手,手背抹过舌尖,留下淡淡血丝,「妳咬我?」
「pia!」回答他的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扇得他一阵耳鸣。
等他摘掉打歪的墨镜,擡头再看,叶沙的身影已经奔出去老远。
他低头看看副驾驶座上的一大团纸巾,还有被捏变形了的冰淇淋筒。黑色座椅上,一点一点散落的乳白色液体,触目惊心。
这个不靠谱的灰姑娘,这都留的什麽东西给他啊。
想跑?没那麽容易。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53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