孰轻孰重?---《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作者:米兰·昆德拉,捷克小说家,生于捷克布尔诺市。父亲为钢琴家、音乐艺术学院的教授。生长于一个小国在他看来实在是一种优势,因为身处小国,“要么做一个可怜的、眼光狭窄的人”,要么成为一个广闻博识的“世界性的人”。童年时代,他便学过作曲,受过良好的音乐熏陶和教育。少年时代,开始广泛阅读世界文艺名著。青年时代,写过诗和剧本,画过画,搞过音乐并从事过电影教学。总之,用他自己的话说, “我曾在艺术领域里四处摸索,试图找到我的方向。他在30岁左右写出第一个短篇小说后,他确信找到了自己的方向,从此走上了小说创作之路。
 孰轻孰重?---《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对于这本书名里的轻字的看法,第一,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和作者其他书籍比较问题。生命不能承受之轻显然是作者最知名最有影响力的作品。而这本书的优势在哪里呢?在作者的很作作品里面,我们都可以发现媚俗和困境这两个词。
 
首先,我们从媚俗来说,在作者的其他作品中,更多的是去隐喻媚俗这个含义。而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里面,他将媚俗这个观念直接提了出来,并让不同的人来阐述这个概念。
 
作者是这样定义媚俗的:媚俗让人连接产生两滴感动的眼泪,第一滴眼泪说:看着草坪上的奔跑的孩子们,真美啊!第二滴眼泪说:看孩子在草坪上奔跑,跟全人类一起感动,真美啊!只有第二滴眼泪才是媚俗成为了媚俗。人类所获得的博爱都是建立在媚俗的基础上所获得的。我认为作者想表达的含义是,媚俗是一种超乎了个人感情,是一种限制人要求的普世价值观。
 
因为每一个人的眼中看待“可悲”是不同的,所以对于托马斯、特蕾莎还是萨宾娜,在他们的心中的媚俗的概念都是完全不同的。对于托马斯来说,媚俗就是承诺,对于特蕾莎来说,媚俗是母亲的反射,对于萨宾娜来说媚俗是忠贞。而他们对媚俗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他们对于媚俗的恐惧。他们极力想摆脱掉媚俗的愿望,借萨宾娜来表达:你是站在媚俗的对立面的。但是他们不能够完全的摆脱媚俗,因为媚俗是人类的博爱,媚俗是枷锁,但是媚俗是能够让人把脚放在地面上的力量。摆脱了媚俗,整个人都将会飘浮在半空中,无法承受生命之轻。
 孰轻孰重?---《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另一个方面就是困境。这本书所表现的困境是人类的困境,或者说是世界社会的困境。作者给我们展示了另一群灰色地带的人们,这一地带的人们代表了无法进退的境地。作者的其他作品,作者都是开玩笑的写到:青春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它是一群穿着长筒靴的年轻人在舞台上表演,这些充满青春的人说着那些他们倒懂不懂的话。而在另一篇文章中写到:他对我说,你就像是一个知识分子。仿佛和只是分子扯上联系的都是可耻的。也就是说,在玩笑中工作者更多的是在关注青春时期的困境或者说是年轻人在政治大革命中的困境。而在笑忘录里面作者更多的是把亮眼的地方放在在知识分子上,用调戏德阳计去表达知识分子错误的价值。而到了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里就显得更加的宏伟了。作者关照了人类灵魂的困境,或者说是欲望与价值之间选择的困境。这本书里面摆脱的是作者对于政治问题的关注,而是把主题放在了人类思想自由的困境之上,作者在《轻》里面所提出的问题就是,人类存在的这样的一个问题。是否永恒轮回对生命存在本身来说是一个困境还是一个机会。换句话来说,面对这个世界,我是什么,世界是什么。人类的困境就在于对这两个问题的深层次的研究解读。
 
尼采认为,我们世界是存在生命的永恒轮回的。我们的生命每一秒都是在重复着的。我们的生活是能够被预知的,有朝一日,我们的生活会按照我们所经历的再次出现,而牵着中反复还强调要无限的重复下去。如果世界真是这样的话,我们就会向耶稣一样永远的被钉在十字架上,无法承受的压力将会压在我们每一个的身上。然而,这个世界存在的基础恰恰就是轮回的不存在,生活是无法被预知的,我们既然不能够把我们一起按的生活作比较,也无法使生命先度过完美的时期再过来,生命之流只存在偶然性的大地上,人们所以的而生活,却获得了飘浮在半空中的快感,可是,轻就是真的美丽吗?
 孰轻孰重?---《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托马斯正是有这样问题的一个人。他是一个离异他乡多年的外科医生,他有许多的情人,生活风流又快活。然而特蕾莎的闯入打破了他的自由,托马斯一直在特蕾莎和追求自由之间徘徊着。特蕾莎对呀托马斯凯硕,不是情人也不失妻子。离婚之后的托马斯是轻松自在的,婚姻对于他来说就像是坟墓,阻碍了他体会生活上的快感,在无数的友谊之中,他获得了美好的生命之轻。特蕾莎就是他的终结者,当她紧紧握着托马斯的手的时候让托马斯感受到了生命中责任的美好,可是他又不愿意放弃多年来享受的自由。对于托马斯来说,独居还是与特蕾莎在一起,并不是简单的爱情问题,而是涉及到他对存在性的理解。在之后的六件事情之中,使他选择了特蕾莎。
 
七年之后特蕾莎离家出走,将托马斯的自由还给了他,托马斯身上的压力突然就被释放,甚至感受了被伤过后的美好,托马斯找到了生命之轻中的温馨。可是,随着沉重的到来,把他击倒了,托马斯已经学会了去感受别人的痛苦,他终于明白了,自己再也回不到从前那自由的生活了。他追回了特蕾莎,也追回了存在的重量。
 
轻重选择的对立两面,构成了人类的一个基本的情况,在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中,都可以在这个哲学问题上找到证据,它与善恶没有任何关系,究竟是要选择轻还是中,作者并没有给出明确的一个答案,他只是提出了这个问题并给出了阐述。在这个时代,轻与重的界限是模糊不清的,可以说是不存在的,追求意义和承担责任,并不能就一定会受到自己所与预期的沉重感,反而是常常会导致不能承受逇生命之轻,但是,在这生命之轻之中也包含了生命之中的沉重。
 孰轻孰重?---《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肉体与灵魂,是人类得以生存的两种形式。人类总是理想化的将自己的灵魂和肉体合二为一,好掌握一个真实的自我,然而,作者却以一个特定的爱情困境,解释出灵魂与肉体分离,使人类再次陷入对自我没有掌握的权力之中。
 
托马斯与特蕾莎彼此相爱,可以看作是灵魂与肉体的态度不一样:托马斯认为爱情和性之间是互不相关的,爱情不会使人产生有性的欲望,但是会引起同床共枕的欲望。在他看来,让爱归属于性,是造物主最稀奇的一个主意。灵魂与肉体在托马斯的身上自觉的就分离了,他一边深深爱着特蕾莎,另一边却又和不同的女人发生性关系,他在爱情上是忠诚的,但是在行为上他是可耻的。
 孰轻孰重?---《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灵魂与肉体的冲突现实了人类对把我自我的是无能为力的,作为人存在的基本范围之内,它突出了人类自身的生存悖论,即人类不愿意把灵魂和肉体分离开来,却只能用灵魂和肉体的妥协来得到现实生活上的舒适。作者以现在社会所导致的人格分裂和异样化进行了批判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5239.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