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女王的大便奴_昏迷娇喘香汗白眼上翻昏迷

星-66。晨晨哥哥快来救我 如果没有希望,就不会失望。当孩子做了错事,父母对自己儿女的希望有多大,失望便有多大。
依依看着姑姑姑夫相对叹气,心情也并没有比他们好过一分。「早恋」两个字像是贴在那扇门上,她每次回屋,经过叶晨的门前,都会特别的难受。
晨晨哥恋上了别的女孩子,那自己怎麽办?晨晨哥说要娶她的,而且他们做了那麽亲密的事情,如果不嫁给晨晨哥,她还能嫁给谁呢?
可是他们都说,她是个扫把星,谁娶了她谁就会短命。她也不想晨晨哥因为她早早死掉。
依依实在不知道自己是该伤心还是该松一口气。
没有人告诉依依叶晨早恋的对象是谁,但她猜得出来,应该是那个漂亮的像公主一样,坐很高级很高级的车,每天会接送晨晨哥的姐姐。她唯一不懂的是,姑姑姑夫不是很喜欢那个姐姐的麽,现在为什麽又因为哥哥和她在一起这麽生气,还不让晨晨哥出家门呢。
她糊涂了。
叶晨看着桌上的台历,十二月三十一日,星期五,一年的最后一天。他原本约好了今天要去参加依依学校的联欢会,看起来又要食言了。
依依带好了合唱团要穿的衣服,又一次经过叶晨的门前。她走过去敲了一下门,还没等叶晨应门,留在家裏看着他的叶母已经走过来,「依依,今天上午不是开联欢会要彩排麽,怎麽还不走?」
下午才是正式表演,上午的彩排还是来了不少家长。看着同学的爸妈站在台下为自家孩子加油打气,依依第一次感觉那麽寂寞。
依依唱歌的时候频频走神出错,后来音乐老师都不耐烦了,直接让她退出演出。依依换回自己的衣服,并没意料中的沮丧。反正合唱多她一个少她一个也没有差别。从一开始,她就是为了晨晨哥才加入的合唱团。晨晨哥来不了,没了唯一的观众,她站在台上还有什麽意思。
没了她的节目,依依提前回家吃午饭。刚进院子,她就看见那辆黑车停在楼门口。那个漂亮姐姐,传说中区合唱团的主唱,穿着华丽的演出服走了出来。
姚祧脸上的舞台妆在阳光下让她看起来像个塑料娃娃。抹得苍白的脸配上过红的腮红,透着一股子诡异,让依依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妳哥在家麽?」塑料鬼娃娃开口。
依依点点头。
「妳帮我叫他下来。」
「我姑姑不让他出门。」依依实话实说,心中奢望她听到这话会转身离开。
姚祧斜眼看看依依,冷笑一声,提着裙子就从她身边走了过去。依依看着鬼娃娃背上随着脚步弹动的长卷发,怀疑这个姐姐是不是真的用跳的走路。她瞅了一眼姚祧脚上的白色皮鞋,显然是自己想太多。
叶母没有让姚祧见叶晨,也一改往常亲热地态度,上下打量着这个「勾引」她儿子的女孩子,浓妆艳抹的怎麽看怎麽觉得像只妖精,越看越不地道。
「妳回去吧,小晨正在看书。」叶母的语气冷淡,保持忍耐力範围内最基本的礼貌。
姚祧大小姐可不是那麽容易打发的人,腰板一挺,双手一握,使出合唱团主唱的丹田功力,在并不大的客厅沖裏面大喊:「叶晨,晚上七点半,工体南门,我等你。你如果不来,后果自负。」
依依站在姚祧的身后,紧张的盯着叶晨的房门。他去不了她的联欢会,也不能去姚祧的。
「妳这孩子怎麽这样。小晨不会去的,妳走吧。」叶母正式下逐客令,看也没看,连依依一起全关在了门外。
依依看着肩膀不住起伏的鬼娃娃,还有家裏紧紧关闭的门,忍不住小小声提醒:「晨晨哥不会去的。」
姚祧猛地转过身,一把将依依推到一边,「妳这个扫把精,给我滚远点儿。」
叶晨当然听到了姚祧在家门口大喊大闹。他就不明白,灭绝都让找家长写检查了,事情闹这麽大这个女孩怎麽就还不知道放手呢。她好像跟所有人较起劲来了,一门心思的非要扯着叶晨走下去。就算摔个粉身碎骨,也要找个垫背的一起跳。
他闷在屋子裏看书,不知为何,突然觉得很烦躁。盯着同一行字,看了好几遍看不进去,便读出声,可读了两遍也还是读不进去。他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突然感觉肚子上那道疤随着脉搏一跳一跳的隐隐作痛。
医生说他已经完全好了,这几个月过去,刀口从来没疼过,以至于他平时根本想不起来还有这麽回事。他撩起衣服,看着细细的刀口一边那个圆圆的洞,浅浅的嫩粉色,并没有裂开,也没有红肿。
叶晨开门出去上厕所,母亲正在厨房忙着做晚饭。他看了看对面敞开的门和空空的屋子,随口问着:「妈两个女王的大便奴_昏迷娇喘香汗白眼上翻昏迷,依依呢?」
依依睁开眼,视线裏一片漆黑。她尝试着动了动,手脚被捆束着,有点儿发麻。
「有人麽?」她小声地呼唤,听见黑暗中除了自己更小声的回音,没有任何动静。
她翻了个身,坐起来,活动了一下一直被压着的右臂。她不知道自己在哪裏,也不知道等下会发生什麽。
眼睛看不到,耳朵却格外的敏锐,她听见什麽地方一直发出「嘶,嘶」的声响。
是蛇麽?还是老鼠?
她弯起腿,用膝盖蹭蒙着眼睛的布。不知道是心裏着急还是勒得太紧,一直蹭不下来,眼泪却已经夺眶而出。
「晨晨哥,救我……」她一边哭,一边继续用膝盖磨蹭着。
眼前突然开阔,依依擡起头,漆黑的空间正中,是一小方窗口。如墨的夜空,有明亮的焰火如星光迅速滑过。透过朦胧的泪水,依依被这瞬间绚丽,璀璨夺目的光彩深深吸引。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扫把星……

青春的疼痛-67。依依是姚祧劫走的? 叶母终究没有能拦住叶晨。
叶晨觉得自己像只出了笼的豹子,饿极了四处疯狂的捕食。而他的猎物只有一个,未归的依依。
学校裏早就空了,传达室的老大爷开始不让叶晨进去找,他差点又要出手打人。
依依的班主任也不知道依依什麽时候不见的,她本来就是个没有存在感的女孩子,不惹事,也不出彩,很容易被人忽略。老师只记得集合的时候,人数是对的,散场的时候,大家就各自走了。全校的学生外加家长都在一起,乱糟糟的,也很难注意依依是不是跟谁接触过。
麦子因为有个双簧的节目,并没有一直跟依依在一起。她听到依依没有回家,整个人跟只被惹急了的猫一样,炸毛了,撸起袖子就要出去找人。
「别添乱,妳能去哪裏找?天都黑了,回头把妳再丢了。」杨婶一把抓住麦子的衣领把她给揪了回来。
「为什麽不报警?为什麽这麽久了还不报警?」麦子急得原地直蹦,「上次依依不见,就是我报的警。如果不是我,差一点儿依依就被……」
「依依被什麽?」叶晨把麦子从杨婶手裏滴溜过来,「什麽上次报警?依依怎麽了?为什麽我不知道?」
「就是晨晨哥你住院的时候,依依被小流氓……」
「现在说这个干嘛,先找依依比较要紧吧。」杨婶打断麦子,想要转移话题。
「不,麦子妳说,到底发生了什麽,说不定和这次依依失蹤有关。」叶晨乱了。小流氓?依依去医院看他的时候,似乎麦子就说漏过一次。依依轻描淡写的带过,他就没往心裏去。可是看杨婶遮掩的样子,他本能的感觉到,绝对不是劫钱那麽简单。
麦子以她所知,语无伦次的说了那天的事。杨婶顺便补充了后续,那个流氓被判了三年有期徒刑。
叶晨气得手都开始抖了。为什麽大家都瞒着他,连依依都瞒着他。这就像自己的宝贝被人动了,自己还不知道,心裏极度的不爽,非常的不爽。
「会不会是那些流氓不满老大因为依依被关进去了,所以报复,那他们会不会……会不会……依依……呜……」
「麦子,乌鸦嘴,呸呸呸,别胡说。依依不会有事的。」杨婶搂住自己把自己吓哭的麦子,「叶晨,你别着急,你想想依依平时都会去哪裏,做什麽。杨婶现在帮你报警,警察也要有线索才能找不是麽。」
叶晨给家裏打了个电话,依依还是没有回来。这样等下去,让他烦躁不安,眼看就要发疯了。
「不行,我要出去找找。」叶晨站起来。
「都十点多了,天黑透了,外面又这麽冷,你去哪裏找?」杨婶把他推回去,「警察会全力去搜的。」
「那我也不能在这裏干坐着。」叶晨看了看表,脑子裏突然闪过一种感觉。
时间……
「叶晨,晚上七点半,工体南门,我等你。你如果不来,后果自负。」
后果自负……
到工体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南门停车场的车已经走光,只有几棵孤零零的树,顶着光秃秃的枝丫,像人无助的摊着手掌。
「姚祧!姚祧我来了!」叶晨一边向南门跑,一边大喊,但是没有人回应他。
他站在门口转了一圈,一个人都没有,周围安静得像一座坟墓。
「姚祧!」
七点半,十点半,已经晚了三个钟头,她的演出早结束了,怎麽可能还在这裏等他。
后果自负……后果自负……会是什麽后果?她真的会把依依带走?她会对依依做什麽?
「姚祧!妳出来!我来了!姚祧……」
背后有「嗒嗒」的声响,叶晨猛然回头,没有人。过了一会儿,「嗒嗒」声又响起,原来是夜风吹着地上的垃圾翻滚着打在停车场的水泥台上。一下一下,像是人接近的脚步声,又像是钟表倒数的读秒。
叶晨绕着工体奔跑,但是到处都没有人。他跌跌撞撞的绕回到南门,累得弯下腰,用手撑着膝盖,看着嘴裏喷出的白雾,在空气中迅速的消散。
「这样就累了?你中考体育长跑可怎麽办?」冷冷的声音在叶晨背后响起。
叶晨扭过头,看见鬼一样靠在墻边阴影裏的姚祧。是不是自己的呼吸声太大,心跳声太噪杂,他完全不知道她是什麽时候出现的。
「姚祧……依依是不是妳藏起来了……」
姚祧的身影顿了一下,「你迟到三个多小时,来了见我第一句话就是质问我?」
「妳放了依依……有什麽沖我来……」
「让我放了依依?依依怎麽了?」
「依依到现在还没有回家,是不是妳把她藏起来了?」
「呵,你妹妹淘气不回家关我什麽事?」
「姚祧……真得不关妳的事麽?」
姚祧从黑暗中走出来,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长版羽绒服,脸上还带着舞台妆,长发在夜风中飞舞,看起来真像一只女鬼。
叶晨站直了身子,转向她,心中自我嘲笑着,之前怎麽会觉得她漂亮。
姚祧在叶晨的面前停住,歪着头,用那双擦了浓浓眼影和睫毛膏的眸子紧紧地盯着他看,「如果我说和我无关,你信麽?」
「妳真的没有?」
姚祧烈焰红唇微微翘起一边嘴角,「我藏她干嘛?」
「妳不是说,如果我不来,后果自负?」
「可你不是来了麽?虽然迟到了三个小时,错过了我的表演,但至少来了。我应该开心不是麽?」
叶晨一句话不说,扭头就走。姚祧的面具终于破了,在他身后叫嚷着:「叶晨,你不能走,你怎麽能这样对我。不来就不来了,一来就质问我,沖我大喊大叫。我在你眼中就是那样的人麽?你不能走,你要是走了,我会让你后悔的!……」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51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