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女友1-6全文阅读_明明动了心豆蔻蔻剧透

青-20。一年后再上她的床 母亲已经回屋休息,叶晨一直等到父母卧室门下面的缝隙裏透出的光亮熄灭了,才端着夜宵和巧克力闪了出来。
他没有敲门,轻手轻脚的转开了依依卧室的门把手。
屋裏没有开灯,母亲安置的匆忙,也没有拉窗帘。银色的月光从窗外照进来,让人心中涌出一股清冷凄凉的感觉。
「晨晨哥哥?」
依依醒来。叶晨把手指立在唇边,让她收声。
依依在床上坐起来,向床裏靠了靠给叶晨腾出空间。她的床还是老屋的那一张,叶晨的父亲用木板拼凑的,比普通的单人床还要小一些。叶晨坐上去,感觉有点儿硬,和自己那张新买的双人席梦思比,天上地下。
不过,也是这张床上,他差一点儿对依依做出那样的事。这让叶晨坐上去的时候,有一瞬间的迟疑。
叶晨把托盘放在床头柜上,擡手去摸依依的额头。依依向后躲开,小声地说:「晨晨哥哥,会传染的。」
叶晨心头一酸,他和母亲的对话,依依都听见了麽。
「我身体很好,没事的。」叶晨伸手把依依拉过来,揽在自己怀裏。
依依有些不情愿,但是叶晨说什麽也不放手,「如果会传染,在医院已经传染上了,现在也不怕多传染一些。」
怀裏的女孩见挣脱不开,也就妥协,窝在叶晨的怀裏,小声地咳嗽。
叶晨手臂一紧,「嗓子疼?」
依依摇头,「有点痒痒。」
叶晨用手背摸摸依依的额头,已经不烫了。他靠在床头,调整了下姿势,让依依靠在自己怀裏更舒适些,用被子把两个人都裹了起来。
「喝点橙汁吧,我妈亲自榨的,据说可以补充维生素C,提高免疫力。」
叶晨从托盘上端起玻璃杯,凑到依依嘴边。女孩看着叶晨的脸,小嘴儿一撇,眼眶就红了。
看到依依的眼泪,叶晨慌了,赶紧把橙汁放下,安慰怀裏的女孩,「依依,怎麽哭了?不舒服?不是?那是怎麽了?不喜欢喝橙汁?那我去给妳倒牛奶……」
依依紧紧地搂住叶晨,不让他站起来。
手臂圈着的身体和一年前很不一样了,甚至呼吸间的味道也微微的变了。但是依依知道,他还是她的晨晨哥哥。
虽然这过去的一年晨晨哥哥都不像之前那样关心她,但是今天他背着自己去医院的脚步,他急得满头汗的样子,他搂着自己说话的语气都告诉她,他还是他,还是那个和自己最最亲近的晨晨哥哥。
不管过去发生了什麽,她都早已经原谅他了。她等待晨晨哥哥回头看看自己,等了一年。今天终于等到了,她怎麽能放手。如果她放手,她怕晨晨哥哥一去再也不回来了。
「依依?」
「不要。」女孩声音哽咽。
「好,不要。」叶晨坐回去,重新把被子盖好。
「那吃点儿东西?」
「不要。」条件反射的拒绝。
「不要?妳中午没有吃午饭,晚上又没有吃晚饭,不饿麽?」
依依迟疑了一下,点点头,妥协给早已经饿扁的肚子,擡手抹掉了脸上的眼泪。
叶晨看看盘子裏的东西,端起一小碗八宝粥,「喝这个吧,医生说嗓子疼,吃稀的比较好。」
依依点点头,她的胃已经空的不能再空了,吃什麽都行,有的吃就好。
粥有些凉了,叶晨不敢去厨房热。他用自己的手捧着碗,想说能不能用体温把它温热一点儿。
当然,这点点温度对于瓷碗来说,杯水车薪,一点儿用也没有。
他突然端起来往自己嘴裏灌了一口,然后用手掌控着依依的后脑,吻了上去。依依被他的动作吓到了,眼睛瞪得老大,看着叶晨放大的脸,有些对眼的眸子,专注的看着自己的嘴。她感觉到贝齿被顶开,有甜蜜而温热的液体缓缓的流进自己嘴裏。
那碗粥很少,不过十口而已。叶晨就这样用自己口腔的温度把粥温热,嘴对嘴的给依依渡了过去。

青-21。晨晨的第一次求婚 现在回想起来,这方法有点点笨,更有点点恶心。但是那个时候叶晨脑子裏就那麽一个念头,想到了,也这麽做了。
依依没有反抗,任由他大鸟餵小鸟一样的把一碗粥给吃了。
当叶晨第十一次啄上依依的唇,滑进她嘴裏的,却不再是甜蜜蜜的粥,而是叶晨霸道的舌头。
他专注的吮吸着她柔软的唇瓣,他肖想了一年的唇,因为发烧,不像之前那麽水嫩,起了层干皮,摩擦着他的唇舌,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更加的兴奋。
他的确是未能抵抗得了她的味道。他早知道的,只要踏进这道门,他就无法控制自己拥抱她,亲吻她的欲望。
依依推搡着叶晨的胸膛挣扎,他的吻让她想起了那一夜的恐惧。但是他的气息,他的霸道,让她一点一点被征服,于是放弃,于是妥协,于是开始被他带领着,舌尖被卷起来,被他吮吸,轻咬,无法抵抗。
不要问为什麽叶晨如此会接吻。有些东西是无师自通的,他的心裏想要这样做,于是他就这样做了。因为喜欢,因为渴望。他的血液开始为她沸腾,他觉得自己的皮肤似乎比还在生病的依依更火热。
依依有些迷茫,有些不知所措,有些呼吸困难,嗓子又开始发痒,忍不住咳嗽起来。
叶晨放开依依的唇,一边安抚快要把肺咳出来的依依,一边安抚自己已经兴奋起来的身体。
差一点,再差一点他又要控制不住自己了。他一次又一次的深深呼吸。
他们互相依靠着,咳嗽和呼吸都从急促慢慢平稳。
「把果汁喝掉吧。」叶晨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沈默。
「嗯。」依依就着叶晨的手,一口口将果汁喝掉了。
「巧克力就先不要吃了。我给妳放在抽屉裏,等妳嗓子好了再吃。」
「嗯。」依依鉆回叶晨的怀裏,趴着不想动。
「依依,不早了,妳睡吧,我回去了。」
叶晨想要站起来,依依抓着他不放手。
「乖,依依,放手。」
依依咬着嘴唇,眼眶又红了,声音小得像蚂蚁,「晨晨哥哥,今晚,能不能为了依依留下来。」
她知道自己不应该提出如此任性的要求,她的晨晨哥哥明天还要考试,不能影响他休息。但是她还是说出来了,并没有带着多少成功的希望,只是不小心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嘴。
依依忙又放开叶晨,慌忙摆手,「不……不用,哥哥,你回去睡吧。我自己可以自己睡的,我不害怕,我不害怕,我真的……不害怕……」
叶晨叹了一口气,身子向下鉆进被子裏,把依依搂在怀裏,掖好被角,「睡吧。」
依依不相信叶晨就这样留下来了,还瞪着眼睛看他,恐怕他下一秒会消失。叶晨感受到了她的注视,睁开眼,用手指把依依的眼皮关起来,「乖,睡觉。」
依依笑了,闭上眼睛鉆进熟悉的怀抱。
安静了没两分钟,依依又鉆了出来,叶晨睁开眼,看着依依的大眼睛,「怎麽还不睡,瞪着眼睛看什麽?」
「看晨晨哥哥。」依依抿了抿嘴唇,继续说,「我还以为,哥哥再也不会搂着我睡觉了呢?」
叶晨微笑,用手指勾依依的鼻子,「胡思乱想。哥哥最近没有和妳一起睡,因为哥哥要学习到很晚,会影响到依依睡觉。哥哥以后还会搂着依依睡觉的。等依依长大了,哥哥还会娶依依做老婆,我们搂在一起睡,一辈子都这样好不好。」
依依露出一口白牙,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
这是叶晨对依依的第一次求婚,单薄的像小孩子的一个玩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叶晨的胸口蕩漾着阵阵难以言喻的暖意,鼻子甚至有些发酸。他为自己的深情而感动,却从来没想过,感情不是一加一就等与二。
一直以来,他都活在他自己构筑的世界裏,做着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梦着自己幻想的梦。至于依依心裏怎麽想的,怎麽看他的,他从来没有问过,也没有想过去问,一切都是他自己以为的。
一辈子。因为年轻,所丝袜女友1-6全文阅读_明明动了心豆蔻蔻剧透以那麽轻易就能说出口。那时候的他并不懂得什麽是一辈子,他不懂得那是个多麽沈重的词语。
一辈子有多长,一辈子要经历过什麽,一辈子会有多少风霜雨雪。他们拥抱着取暖的感情,究竟有多麽坚固。以后他们会遇见谁,命运裏有和多少人纠结。他什麽也不知道。
那时候的他渴望着,于是他以为自己会永远这麽渴望。那时候的依依拥抱着他,于是他以为依依会一直在自己身边。
而生活,远远不是你靠着我,我靠着你,便能走过一生那麽简单。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48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