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绅士与骑士之魂---《三个火枪手》


作者:亚历山大·仲马(Alexandre Dumas, père)(1802~1870年),又称大仲马,法国19世纪浪漫主义作家、剧作家、小说家。 代表作品 《三个火枪手》(旧译《三剑客》)、《基督山伯爵》。大仲马被后人美誉为“通俗小说之王”。
 
故事主线内容是平民出身的达达尼昂到巴黎参军,加入国王路易十三的火枪手卫队,和其他三个火枪手成为朋友的故事。随着剧情的推进,他们为了保护往后奥地利的安妮的名誉,抗击红衣主教黎塞留,通过了主教黎塞留设置的重重障碍,前往英国,从白金汉公爵那里拿到往后的钻石,并且挫败了主教挑拨国王夫妇的计谋。
 风中的绅士与骑士之魂---《三个火枪手》
读者喜爱《三个火枪手》,是从东华里的阿拉米斯开始的。于是让不少人小时候就看过这本著作,也是因为动画的原因,所以让读者对阿拉米斯有先入为主的好感,虽然知道,小说里的他,完全不是动画里的她。但只要是涉及到他的情节,总会让人记忆犹新。
 
在故事里面,阿多斯幽默,高贵和权威感;波尔多斯的单纯,可靠和爱慕虚荣;达达尼亚的冷静和略带着私心的忠心,而阿拉米斯给人的印象则让人感到模糊。
 
他好像跟其他三个人都有特点,但又没那么彻底。
 
大仲马也在本书当中注入了很多东西,让这篇故事承载许多东西,包括他的思想,他的理念,他的憧憬甚至他心灵深处最茫然的疑问。《安娜·卡列尼娜》和《挪威的森林》就是这种;另外一种则轻松的许多,没有批判没有愤怒也没有悲悯和挑衅,他只是想讲个有意思故事而已,以至于让读者觉得,写《三个火枪手》就是好玩而已。
 
四个个性各异的朋友间的友情,老奸巨猾又不失绅士之气的老人,还有一个冲冠一怒为红颜发动战争的贵族,心如蛇蝎貌美如花的女人。这只是一个好玩的故事而已,而故事里面最吸引人的,是每一个人物,都充满了对世界的热情。
 
脱口而出的爱,动不动就以生命为赌注的战斗,也许我们现在看来是有点脑子不正常。但在当时看来,世人都觉得既然我们莫名来到这个世界上,我们又何必把生命看得太过沉重。书里的价值观哪怕是幼稚也好过歪曲,爱自己选择的女人哪怕是疯狂也好过没有,憎恨自己的敌人哪怕是残忍...反正不是圣人,错了就改正,心痛了就哭。
 
放到现代生活也是一样,饿了就吃,困了就睡,没钱就挣,想谁就去见,简简单单。
 
每一个人都在选择自己的人生,或许有读者看史记觉得很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为了一句赞美或者赞赏而去送命,基督山伯爵就是一个很好例子;我用我的价值观来判断,这是对的,这是错的,我们每个人总是喜欢说服别人,希望他人能够认同自我的价值观。
 
但现在不一样,浮躁社会带来的冲击让不少人变的迷茫,到底什么是正确的?哪条路又是对的?
 风中的绅士与骑士之魂---《三个火枪手》
就像达达尼昂一样,他的情人最后死在他曾经追求过的一个女人手上。他的品质勇敢,正直,忠诚,聪明但却保护不了他深爱的女人。也许他也会后悔吧,他的泪水夺眶而出,然后叫嚣着要去报仇,他的人生路还得继续下去。
 
以后还有爱情,幸福,后悔,泪水等着他。
 
在四个人当中,真正的灵魂人物是阿多斯,他身上具备着英勇沉稳,优雅高贵,遵循古老的贵族道德标准,一个重视传统文化并代表着最纯粹的骑士风度。文中也可以看到作者大仲马给了他不少笔墨。
 
正如达达尼昂对他的喜爱和尊敬一样。在书中有关阿多斯的描写都是正面的,很少有调侃的笔调。达达尼昂可以心安理得的欺骗波尔多斯,可以口是心非的对抗阿拉密斯,但绝对不会欺骗阿多斯,也不会让二人刀剑相向。
 
在《二十年后》王家广场一节当中,四个朋友因为政治观点不同而分为两个阵营,剑拔弩张之际就是阿多斯率先站出来,当着众人的面折断了自己的剑,用这种方式来告知自己并不想打架,也用这种方式弥补了双方的关系。
 
对达达尼昂来说,阿多斯更像是导师和父亲的角色。
 
从另一方面来讲,法国大革命前期平民力量日渐抬头,阿多斯的形象代表了对那个中世纪年代逝去的缅怀和追想。当然,这也注定了他是一个逆时代而行的悲剧角色,也从这里看出大仲马自己内心的矛盾。
 
在当时的文坛,笔杆子是政客拉拢的对象,大仲马是支持共和政体的,内心却保有对逝去年月的浪漫英雄主义抱着赤城的赞美之情。三部曲的最后一部《布拉热隆子爵》,将阿多斯养子拉乌尔当作故事主角。
 
拉乌尔承担着养父阿多斯的骑士精神。而拉乌尔之死,或许是大仲马笔下以阿多斯为代表的的贵族时代覆亡的象征。
 
四个人这种反反复复的人生,看新的故事,也不时翻阅以前的感动,认识新的朋友。但遇见老朋友也可以相谈甚欢,默契的聊天。我们之间有说说笑笑,吵吵闹闹,有猜疑原谅;有泪水和快乐,就好像我每天都看见这个城市的夕阳。
 
也许有时候我会惆怅,有时候觉得很安心。但无论如何,只有愿意放眼看世界,才会产生这样的情感。
 
关于作者大仲马的结局,流传最广的版本如下:大仲马六十八岁那年,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他爱上了一个年轻的美国女演员,很不幸的是,这个女子在一次演戏的时候从飞驰的马上掉下来摔死了。
 风中的绅士与骑士之魂---《三个火枪手》
安葬心上人之后,大仲马来到自己的儿子小仲马家里等待死亡......再后来2002年的时候,大仲马的遗骨被转移到了先贤祠。在这之前,他一直被文坛所贬低,认为他的作品只能当做茶余饭后消遣的著作,难登大雅之堂。不管怎样,他的故事还是在我们的记忆中留下痕迹。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4815.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