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于吉布森所展现的精准---《边缘世界》


作者:威廉.吉布森(William Gibson),以打字机创作《神经唤术士》(Neuromancer),却写下、定义了科幻文学的“电驭叛客”(Cyberpunk)类型,并创造“网络空间”(Cyber Space)一词,更拿下科幻文学界三大奖:雨果奖、星云奖与菲利普狄克奖,创下至今无人打破的纪录,更畅销六百多万册。
 震撼于吉布森所展现的精准---《边缘世界》
在尚且无人理解电脑或虚拟实境的时代,他的小说打造出近未来的惊人景象。除去跃进未来,他更与另一位知名大师布鲁斯.史特林(Bruce Sterling)合作,回溯工业革命时电脑的前身,写下小说《差分机》(The DifferenceEngine)。至此算是完全奠定他的大师地位。2014年,他跳脱旧系列,以电玩游戏的背景创作全新小说,以硬派笔法将政治权谋融入悬疑杀人,并放置在一个绝对科幻的架空未来,佐以穿梭时间的情节,让读者坠入他笔下炫丽的科幻世界。
 
以前都以为科幻小说比较接近大众文学,理当拥有广大的读者群才是,改不过后来从事出版行业的人在网上说过,其实在中国算不上科幻阅读风气发达的地方。纵使如此,近几年还是有不少优秀的科幻作品出世。
 
多年前第一次听到吉布森的名字,就是再这样的环境下,那时那篇文章介绍的是吉布森的成名作品《神经唤术士》,现在已经记不清文章上是如何梳理吉布森的崛起过程,讲述他如何跟《银翼杀手》、《阿基拉》一同在几年内拓展出整个赛博朋克等类型。
 
随着他名气越来越大,网络上能找到关于吉布森介绍的文章更多了,细数他的得奖史,又或者称颂他如何预测未来科技发展之类的。不过以阅读经验来说,这些都是背景知识而已,我想应该没有多少读者会在阅读的时候想这些。
 
追根究底,一位科幻作家之所以能够得到读者喜爱,总得作品好看才行。
 震撼于吉布森所展现的精准---《边缘世界》
在阅读本书的时候,始终让人震惊他所展现出来的“精准”。这个特质也许会影响他用字选择,决定他如何掌握、呈现知识和角色,同时更显现在他如何从看似散落各处的细节里堆叠拼凑出更大的命题。
 
吉布森在书里描述了两个拥有许多“替代品”的世界,不断提起“冒牌”这个概念。所谓的“假冒”就是让表面与实质不对等,是刻意抄袭的复制行为。有时这样的抄袭是不得不,例如芙林的手机,或者梅肯印的所有东西,甚至包括那些传输皇冠,反正只要可以用,是不是正牌又有什么关系呢?所谓的“真品”一点好处也没有,只是让你继续消费而已。
 
但在奈瑟顿的世界里,“仿造”代表的意义就不同了,他们假冒为的是获得更好的生活质量,甚至是为了让整个社会重返往日荣光,只不过有些人居心不良,。他们有假造的袋狼,有材质表里不一的衣服布料,对奈瑟顿来说,说谎是工作,甚至是本能,掩饰太平让镜头上好看就好;而无论是废青列夫、公务员瑞妮或是姨妈簇拥之下的洛比尔,也全都得装出不属于自己的那一面。
 
吉布森从各种角度列举了仿冒的样貌,叙说为何仿冒有时是种谎言,但同时也在这里找出了两个世界的交集:书中这群主角之所以假冒都是不得已的,他们套上冒牌的身份和手段是为了要在权力体制上钻出一个漏洞,好从中开脱,去保护生活里一小块自由的选择权。
 
隐私是这小块自由的其中一部分,而隐私是权力的附属品,这个道理即便在我们看来也是既吊诡却又理所当然不过。网际网络曾被视为追求自由的工具,但不过一、二十年而已现在却仿佛就要翻盘,曾经用来突破桎梏的工具成了另一种庞大的控制体系,让人到处都得提防自己是不是又被窃听了什么。
 
这是反乌托邦类科幻小说不断演绎的重要元素,而吉布森在此又重新为我们示范了一次:等到时间来临,连气候变迁都会站在权力者的一方,除非我们有所作为,否则别奢望整件事会有放缓的趋势。我们就像恐龙,或像袋狼,只有最能赚钱的那只会活下来。
 
科幻迷人的地方在于如何转化现实生活。每部科幻小说都是对我们当下生活的变形,调动某个变数、左转四十五度、背对它或面对它。事实上所有的文学都是如此,所有艺术也都是如此。芙林所在的时间点在我们之后,但你可以从科技、社会现象、思考方式,清楚地推敲出他们与我们世界之间的发展脉络,然后也能看到他们与再更未来的。
 
翻译的阅读不似纯粹的阅读,不能只是挖掘,还得考虑如何隐藏,而为了懂得怎么隐藏,唯有先把所有细节都挖出来看才行。小时候玩电脑游戏,手眼不协调,连马利欧都过不了第二关,只能玩角色扮演型的,而我永远都想把每条路都走过、打开每个橱柜,确定里面到底有没有东西。
 
等到后来游戏里的世界越做越大,我的下场就是迷失在街道巷弄、草丛和废墟民宅无主弃箱之间,全都想用鼠标点过一遍,仿佛在测试游戏制作者的极限。但吉布森确实有这个能耐。用他自己的譬喻去形容就是,仿佛一组俄罗斯娃娃,打开一个还有一个,读到让人疑惑“是这样吗……”,但他就是。叙述碎而平淡,因为准确而令人意犹未竟。
 震撼于吉布森所展现的精准---《边缘世界》
到头来,就是迷人的阅读而已,把东西摆在适当的位置,让你将自己像螺旋一样绞进去,每转一圈便缩紧一点,每转一圈都离正确看待整件事的角度更近一些。直到最后,一枪穿越林间空地,血雾在空中突然炸了开来,飘动,吹入风雪之中,仿佛一个数项终于平衡了整个方程式。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4811.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