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的危险与美丽、发生成因与象征意义---《雷与电》


作者:萝伦.芮德妮斯(Lauren Redniss),古根汉奖金得主、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驻馆艺术家,著有《世纪女孩:百岁女舞者桃乐丝.特拉维斯》(Century Girl: 100 Years in the Life of Doris Eaton Travis,Last Living Star of the Ziegfeld Follies)、《居礼夫妇:一个关于爱与原子尘的故事》(Radioactive: Marie & Pierre Curie,A Tale of Love and Fallout,曾入围美国国家图书奖决选)。现任教于帕森设计学院。
 
几千年来,人类不断借天气说事理、揣度神意
 天气的危险与美丽、发生成因与象征意义---《雷与电》
十三世纪的两次台风让日本免受蒙古大军铁蹄侵害,那些台风后来被尊称为“神风”。有人说那是神道教掌管雷电与暴风的雷神大显神通,保护了日本。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神风”一词被用来包装自杀任务。日本军歌〈同期之樱〉后来成为神风特攻队的诀别曲,歌词将飞行员比拟为樱花,将他们的自杀攻击浪漫化:
 
“樱花知道总有一天,会随风飘零,风中的花朵,为国家凋落。”
 
在《圣经》里,上帝以气象事件向人类传达意旨。《圣经》〈创世记〉记载,上帝为人类的邪恶感到哀伤,因而水漫地球。“我要使洪水泛滥大地,消灭所有的动物。地上的一切都要灭绝。”(〈创世记〉第六章第十七节)
 
上帝透过天气表达愤怒:“突然,上主使燃烧着的硫磺从天上降落在所多玛和蛾摩拉城。”(〈创世记〉第十九章第二十四节);“上主要使每一个人都听到他威严的声音;他要用火焰、乌云、冰雹,和暴雨使人知道他的震怒。”(〈以赛亚书〉第三十章第三十节);“我要用瘟疫和流血惩罚他。我要用暴雨、冰雹、大火、硫磺降在他所率领的军队和所指挥的联军身上。”(〈以西结书〉第三十八章第二十二节)。
 
气候变异全因“女巫”?
 
大约从公元一千三百年起的那几个世纪里,全球气温下降。天气变化莫测,欧洲面临酷寒潮湿的严冬,降雪、雹暴、干旱、洪灾及突发高温炎热现象频繁发生。难以预测的气候造成收成不佳、牲畜患病、食物短缺、饥荒与疾病。亚洲也备受旱涝饥荒之苦。这段期间通常被称为“小冰河期”。
 
当代气候学家提出多种导致小冰河期诡谲天候的可能因素。比如接二连三的火山爆发,火山灰布满大气层,致使部分温暖阳光偏移,无法到达地球;太阳活动骤减或许不无影响。历史学家布莱恩‧费根(BrianFagan)认为,北大西洋振荡的逆转是“主要原因”,因为原本稳定交流的冰岛低压与亚述群岛高压逆向循环,导致北方的冷空气往南移动。
 
可是当年没有人提出这些理论。人们填不饱肚皮,陷入绝望。有些学者认为,气候异常与女巫迫害案件的增加密切相关。从十三世纪到十九世纪,共有上百万名女性被控使用巫术,惨遭处死,她们大多是贫妇或寡妇。
 天气的危险与美丽、发生成因与象征意义---《雷与电》
费根:“追捕女巫狂潮的时间点,恰巧跟小冰河期最寒冷、最困顿的时期吻合。那段时间人们把苦难怪罪到女巫身上,要求彻底消灭她们。”
 
到了二十一世纪,依然有人成了天灾的代罪羔羊。同性恋者曾经是怪罪对象。一九九八年,美国电视布道家帕特‧罗伯逊(PatRobertson)警告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别让代表同志的彩虹旗帜“在上帝面前”飘扬。他说:“那会招来恐怖分子炸弹攻击,会引发地震、龙卷风,甚至彗星撞地球。”捍卫并颂扬信仰事工组织创办人约翰‧麦克特南(JohnMcTernan)牧师认为,是同性恋行为招来了2012年的桑迪飓风。持守妥拉的犹太教徒组织的诺森‧莱特(Noson Leiter)拉比说,桑迪飓风是“神的正义”,用以惩罚纽约州通过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而曼哈顿下城区之所以淹水,是因为那里是“全美同志大本营之一”。
 
巫术指控也并未止息。
 
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经济学教授爱德华‧米格尔(Edward Miguel)观察到现今的坦桑尼亚存在一种行为模式。米格尔表示,每逢洪水或干旱造成作物歉收的年分,人们吃不饱的同时,“女巫”命案也会成长一倍。
 
“如果你认为只有乡野百姓或学识浅薄的人才相信巫术,那你就错了。”南非约翰内斯堡金山大学讲师艾斯黛儿‧特兰戈夫(EstelleTrengrove)说。特兰戈夫钻研与闪电相关的神话,她在越洋电话里描述她与工程学系三名祖鲁族大四学生的谈话:
 
“我们就座以后,其中一名学生说:“首先我必须向你说明,这世上有两种闪电:人为闪电和自然闪电。”他告诉我,人为闪电是女巫的杰作。那种女巫常会施展法术达成恶毒目的,召唤闪电杀人或毁坏财物。我告诉他:“那是你那些住在乡下的家人的想法。”结果他说:“不,我只是在向你说明。我之所以向你说明,是因为我看得出来你没弄懂。”他在学校学到的所有科学知识,都只适用于“自然”闪电。在他心目中,“人为”闪电属于另一个截然不同的范畴,不受物理学支配。”
 
人类与科技能不能取代上帝与法术,重新找回对天气的主控权?
 
纳森‧米佛德(Nathan Myhrvold)曾经在微软担任技术长十多年之久,一手设立微软的研究部门。他在一九九九年离开微软,创办了高智发明公司(Intellectual Ventures)这个资金充裕的“创意工厂”。
 
米佛德:“以目前的路线与速度,到最后我们会把地球给煮熟。我们可以根据许多合理观点来说明这种结果的可能性有多高,多久以后会发生。可是,追根究柢都只是时间问题。再者,由于到目前为止我们仍然没有对地球暖化采取任何措施,或至少看不到任何成效,我不认为我们能够躲得过这一劫。如果我们幸运躲过了,好得很;不过,我们还是做好万全准备比较保险。”
 
地球工程策略通常分为两大类。第一种是二氧化碳的排除:减少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含量,以便缓和它的吸热效应。第二种则是设法控制太阳辐射,试图阻止一定数量的阳光穿透大气,或将更多阳光反射回太空,以降低地球温度。
 天气的危险与美丽、发生成因与象征意义---《雷与电》
篱笆防堵不了气候变迁。植物和动物、天空与海洋,都受到了影响。如今,人类是否要扮演上帝的角色,出手干预地球系统,已成为主流论战,不再是旁枝末节。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4687.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