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生活系技能没有前途,非主流又怎样,我是道具师”夏瑾新书《灵魂之刃》试读

卷四 23.捡来的

三个小时后。

孔雀怪草原已经空蕩蕩的没有任何人了。

刑歌坐在附近一块大石头,单手撑着头,望着湛蓝的天空,眼神呆滞,目空一切。

她还算是好一点的了,血雾佣兵团其余四人各自站在某个大树前,抬头望天,双膝着地,手指大张扒着树干,从远远的看,像是受了什么强烈刺激无处发洩,充满怨念的用指甲刮着树皮,藉此磨掉心中那股火。

是的,实实是天生的「战斗白癡」,教导了三个多小时,格斗技巧依旧半点精长也没有,佣兵们都想把武器扔在一旁,抱头崩溃大喊着「拜託大爷你认真打怪,你开外挂故意这么弱吧?」
“谁说生活系技能没有前途,非主流又怎样,我是道具师”夏瑾新书《灵魂之刃》试读

对佣兵们来说,打怪这挡事很简单,拿着刀上去挥两下,能瞄準怪物脖子、头部或心脏等等弱点打出爆击,那就万事OK了,只要能掌握切入弱点的时机,就能成为一个高手。

对高手与非高手之间的差别,大概就是「打不打的到怪物弱点」,这个简单的定义,佣兵们答应帮实实练功,一致认为带人是一件很简单的差事。

可惜,佣兵们太小看实实了,实实的层次已经是更远大的存在。

对于实战,实实的概念是「刀跟剑用起来没差别吧」、「我常拿光碟当飞镖射哦」、「技能『雪花乱舞』?会有雪飘出来吗?听起来很好吃。」,「地图上下左右在哪里啊」等等。

显然,高手与新手完全不在一个水平上,他们的练功课程像鬼打墙一样的进行着,双方的沟通没有交集。

以往对自己的身手怀着自信的佣兵们,纷纷没辙了,他们很擅长战斗,脑内藏有无数知识,却是不专业的导师,遇到像实实这类天真无邪很认真学习,却怎么也教不会的学徒,简直是挑战他们暴躁脾气的底线。

雇主是万万打不得的,所以面色狰狞积郁已久的佣兵们,纷纷去角落用指甲刮着树干去冷静一下。

把佣兵们变成一群疯子的罪魁祸首实实,正茫然歪着头,看着佣兵们抱头崩溃样,困惑的说:「好有趣,你们的反应跟表哥一样呢。」

从实实那边听闻,烈火獠牙也曾试图教导战斗技巧,因为是自己的小表弟,此人更有耐心了,除了自己亲自指导外,还请了狂徒公会十多个经验丰富的高等训练师轮番上阵,操的实实叫苦连天,但这孩子的实力摆在那的,不会人多一些瞬间突飞猛进,耗费无数人力的训练始终未果,训练结果是,实实茫然的站在原地,老师们跪在地上佩服的五体投地,烈火獠牙在旁边按着脑袋崩溃,那个恨铁不成钢啊。

烈火獠牙在战场上砍人之狠,被誉为灵魂之刃难得一见的战斗高手,却没想到表弟实实没有遗传到血缘基因,出现如此极致的反差。

「原来烈火獠牙这么轻易把实实交给我们照顾,有一层用意。」刑歌摸着下巴说。

「这小朋友跟烈火燎牙真的有血缘关係吗?我越看越不像。」千曜忍不住提道。

「说不定是基因突变?」席维斯特推论。

「外面抱来的?」白渊说。

隐形猫撇撇嘴,说道:「别瞎扯了,有时间在聊些有的没有,还不如实际一点想想其他方法教导实实!」

卷四 24.生活系玩家

众人因隐形猫介入,而把话题转向正向。

白渊说:「实实,你在新手村之前怎么过的?」

其实白渊想问的是「以你的身手怎么在游戏中生存到现在」,不过真要这么问了,隐形猫会给他一个犀利的白眼,外加肘击,白渊话到口换了委婉的方式。

佣兵们先前觉得实实等级很低,但今日得知这孩子的程度连一只同等怪都打不赢,他们反而觉得实实能活到二十等挺奇蹟。

「我去学生活技能,赚一点经验,另外跟NPC聊天跑流程也会有经验值。」实实说。

「怎么不去解任务?任务的经验会更多吧。」白渊问。

实实苦笑着:「我的打怪技术太差了,一等时接到的第一个任务打青蛙,我试了好多次总是被青蛙给反杀掉,从那时候起我抛弃任务,靠其他方式在游戏中赚经验。」

主线任务是一环环做下来,第一环没成功,二三环任务就不会出现,就算有少数的支线任务辅助,经验值还是差异很大,况且,支线任务通常是打怪打副本,扯上了战斗,实实就不能做。

刑歌看着实实感到万分複杂,要知道,新手能力素质很低弱,通常只能靠系统自动颁布的打怪任务生存,实实没有其他人帮助,不靠任务独立自主度过这么漫长的时间,真的非常有毅力。

生活技能派高手,道具师席维斯特说:「生活技能我也接触过,经验值不高,拿来当升等经验是不智之举,就连我,也是在三十等后才开始慢慢接触,很少有玩家在新手就去愿意做生活技能。」

「不,我觉得很有趣,拼图游戏很有挑战性、记药草种类虽然有点枯燥乏味,却可以收穫良多, NPC村长和村民人很好,越待在这个游戏里,越让我感到新鲜。」实实说。

刑歌顿了顿,忽然问道:「你练到目前的经验,都是这样升上来?」

「十等以前是,后来表哥带人帮我升了十等。」实实说。

刑歌点了点头,重複问道:「所以你十等以前没接过任务,全靠学习生活技能的经验值撑起?」

一听这话,众佣兵纷纷皱起眉,盯着实实不发一语。

「是、是啊。」实实茫然的点头。

生活技能学习一阶只能获得五点经验值,而升一等却需要千倍以上庞大的经验量。灵魂之刃的生活系属于旁支分类,系统设定经验比例相当少,因此没人会拿生活技能练经验。

血雾佣兵团里,道具师席维斯特的等级停留在九十五等久久不增,有一大半就是职业问题,要在生活技能中练出高成就,又要兼顾等级,玩家哪有那么多时间,造成大多数练生活技能的人等级都不高。

实实前十等用生活技能经验值堆起,那代表着他至少累积了五万点经验量,以生活技能一次五点经验来计算,要持之以恆做多少次才能达到五万点……

稍微换算了一下数值,佣兵们脸上的表情全都变了。

天呀,这究竟需要多大的耐心,一点一点蹭,蹭到升等!

气氛呈现短暂的死寂。

「……其实,你也挺厉害的。」

隐形猫露出可以说柔和的笑容,站起身,拍了拍实实的背,职业商人基本上也是生活玩家,因此她知道这些副支的技能练起来可不轻鬆。

「你有生活技能方面的问题,我可以教你。」席维斯特也难得放鬆了神情,同为生活系玩家,彼此很能理解技能之苦。

「也许我们一开始搞错了方向,实实不是战斗高手,却是生活系玩家天才,我们可以朝这方向发展。」刑歌往另一个方向思索。

「从生活系技能着手?」佣兵们纷纷一呼。

「老大,这跟我们之前讨论的定位不太一样吧。」白渊说道。

「这有可能吗?」

「这和我们的委託不符啊!」

刑歌说:「不,凑巧相符,委託内容是『助实实练满一百等,成为高手』,我们一样会将实实带练到一百等,不同的是,我们不训练他的战斗技巧,而是将他的生活技能训练成高手。这个想法你们觉得如何?照着雇主擅长的喜好来达成委託,也是佣兵的职责吧。」

「两者不能比较,老大,大多数玩家练生活系技能就是纯娱乐,没事打发时间用,生活技能再怎么有成就,也不会变成厉害的高手。」白渊抱持反对的意见。

「老大,妳要考虑实实的未来,生活系玩家没有前途,我建议还是训练战斗技巧有实用性,被人欺负了能自己打回来。」千曜说。

他们讲得无心,却立刻引起部分队友公愤。

「谁说生活系技能没有前途,非主流又怎样,我是道具师,难道我不够厉害吗?」席维斯特用力握紧双拳,激动得站了起来。

隐形猫附和:「我认同,我是生活系商人,就做得相当出色!不是人人都有资质可以当上生活玩家,有机缘还犹豫什么!当上生活系玩家,保证你前途和钱途无限!」

很不巧的,血雾佣兵团就有两个生活系玩家,事关职业自尊和颜面,隐形猫和席维斯特当场就以锐利的视线扫来,让千曜和白渊一句「你们两个是异类,怎么可以拿来比」卡在喉咙说不出口。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448.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