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璃歌接受了此项说法:「说的有道理,你们什么时候要去电影院?」夏瑾新书《灵魂之刃》试读”

卷四 19.感情迟钝

「因为情侣票比较便宜。」白渊实在看不下去,随意掰了一个理由挽回局面:「双人座位还附送限定版项鍊一条,当然买情侣票划算!」

纪璃歌接受了此项说法:「说的有道理,你们什么时候要去电影院?」

白渊冒着细汗,瞥了电影院场次:「这……时间是后天晚上八点。」

「好,我会在家里等你们回来,祝你们玩的愉快。」

纪璃歌显得失落,沈曜和白渊结伴而行出门看电影,家里就只剩她一人,果然女人还是插不上男人的友谊啊,一面感叹,纪璃歌一面思索着自己是否也来约好友郑亚去看动作片,连繫一下女人的友谊。

沈曜和白渊则是互看一眼,暗自悔恨不已,连时间点都讲的这么明白了,看来那两张电影票,他们不得不使用了。

双方各怀心思,尤其是沈曜,难得的约人计画,就在一次次意外中,莫名的结束掉了。

后天,晚间八点。
“纪璃歌接受了此项说法:「说的有道理,你们什么时候要去电影院?」夏瑾新书《灵魂之刃》试读”

电影院门口站着一个男子,显眼的外貌引来周围人潮注视。

一个高挑的正装男子,在众人视线中率先走向售票区,服务生小姐立刻脸微红应上前。

「我想询问晚场的『爱在侏儸纪』,从哪里进场?」戴眼镜的男子笑的一脸温柔可亲,可服务员小姐却脸色一变,因为男子手中拿的电影票,那不是双人情侣套票是什么!

爱在侏儸纪这一部爱情文艺片以情侣为观众居多,因此服务员一眼便明了了,周遭有几个眼尖的女孩子显然也瞥到情侣票了,脸上都流露出失望的神情。

难道这世界没有单身的好男人吗,情侣什么的通通去死吧,有些女孩子甚至暗自槌墙。

女孩们还在摇头歎息,忽然就见西装男子肩膀被重重的拍了一下,男子回过头,见到另一个年纪较轻的少年迎面走来。

「爆米花可乐,你自己的份拿去。问到位置了吗?」沈曜双手拿着两个可乐和爆米花,手一伸,便粗暴的将一半食物递给同伴。

白渊拿出情侣套票确认位置:「问到了,在B区,我们走吧。」

说罢,两人肩并着肩一路同行,有说有笑,那态度相当熟识,举止亲密无比……

围观的女孩们表情古怪盯着两位男士离去,眼里燃起一阵暧昧又激烈的火花。

原来她们劲争对手,已经从异性变成同性,单身的好男人真的越来越少了。

两位男士哪知道围观群众的心思,找到电影场次门口,入坐后电影开播,他们看着萤幕各怀心思出神着。

「唉,为什么我美好的假日,要在电影院中浪费掉?」白渊正扶着额,用只有坐在旁边才听的到的音量小声叹息。

沈曜面无表情的吃着爆米花,目光直视萤幕,当作没听到。

白渊见某人完全把自己当空气,更加无奈摇头:「旁边坐着只知道吃爆米花的小子,我真是太可怜了。」

过同生活一段日子了,白渊也早就摸清楚沈曜是什么个性,在游戏中这人会比较张狂暴力,不过搬到现实中,沈曜就是个沉默又彆扭的主,他摆明了态度不想说话,八成就不会再理他了。

电影正在播前置预告片,还没进入主要剧情,白渊正经了表情,趁着空挡,换了话题说:「小曜,你死心吧,纪璃歌不是用一般方式就能追到的女孩。」

沈曜拿着爆米花的手指微微一震。

是的,纪璃歌并非一般女孩子。

意外闯进浴室看光了男人的裸体,一般的女孩子都会脸红尖叫摀着脸夺门而去,而纪璃歌却异常镇定,定定的看光光对方,顺便称讚一声「身材不错,不好意思我忘了敲门」,大摇大摆的关上门离开,冷静的令人怀疑她是不是个女的……

这女孩平时很聪明敏锐,偏偏对感情上的事异常迟钝,有这样的女主角存在,可见本故事剧情不会照着正常套路走,一般爱情偶像剧的粉红泡泡,基本上与她无缘了。

身为纪璃歌的同居人,沈曜和白渊深深体会着这个道理。

卷四 20.提点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白渊问道。

沈曜垂下眼帘,低喃着:「我会再试试看。」

「不错,再接再厉,有困难再说,在我能力範围内尽量帮忙。」白渊说。

沈曜偏过头,斜瞥了白渊一眼,没有说话,眼神却有满满的意味。

白渊勾起嘴角轻轻一笑,跟以往不同,是那种有点无奈的苦笑,「这么说有点奇怪,信不信由你,我其实只把璃歌当妹妹看待,而你看起来是认真的,这让我兴起想法想要帮你。」

沈曜没有回应,不过他定定的看着白渊,眼神已经不再尖锐。

白渊屡次帮他大忙,关于这些,沈曜当然也明白。

虽然白渊口头上一直抱怨,却是相当配合,纪璃歌问起情侣票时,是白渊先替他解围,才没酿成悲剧;就连这趟电影院之旅,沈曜独自提早半小时出门,看到白渊甩着车钥匙坐在客厅,远远的就飘来一句「想趁机先溜放我鸽子吗」,看来对方也老早準备好了。

这两人,平时言语上经常斗嘴,在感情上反而没那么争锋相对,该帮的时候就主动帮忙,如果有迷茫的时候还会顺便提点一下。

与其说是情敌,不如说是损友,更能形容他们的关係。

沈曜沉默片刻,问道:「妹妹的定义是什么,你对璃歌是什么感觉?」

「有好感,会想顺着她想法,帮她的忙,但不是爱情。」白渊顿了顿,申明道:「别看我这样啊,我对爱情的态度很专一,风流只是表面上的。」

白渊对待女孩子很殷勤,因此大多数人都以为他是个大色魔,殊不知,此人可把关係都划分的清清楚楚,朋友就只是朋友,会聊天传简讯会吃个饭那是很正常的,不过肢体接触那就不可能了,有很多时候,是女孩子舔着嘴唇想对他干什么,而不是他想对女孩子干什么。

「我知道,同居一段时间,没听到女人打电话过来,也从来没看你带不认识的女人回家,你没那么风流。」沈曜翻了翻白眼,他多少可以猜出白渊现实中的为人,否则沈曜哪愿意和情敌坐在一起看电影,搞的大家都尴尬。

「简单的说,你是恋母情节发作了。」璃歌的气质相似白渊的母亲,已经算是众所皆知的消息,沈曜故意拿出来讲。

白渊嘴角微抽,很识相的没有再这个话题纠结下去。

他把话题拉回来,问道:「不提我,你打算怎么做?」

沈曜撇过头沉吟片刻。

「没想到?乾脆约璃歌看爱情动作片如何?反正失败的够彻底了。」白渊漫不经心的问。

拿着情侣电影票约人,竟然约成两个男人看电影,确实够失败了。

「……白渊,我不介意在现实PK你。」沈曜眼带杀气。

「……我开玩笑的,别这么认真。」白渊迅速的改口,适当的报复一下很能够舒缓心情,但千万不能刺激过度,厨师大人是不得乱得罪的,沈曜若是再度往他饭里放辣椒下毒,那他就是在跟自己的胃过意不去……

「我帮了你一次,牺牲假日跟你坐在情侣座看电影,别恩将仇报。」白渊提醒道。

沈曜的神色暂时舒缓了些,紧握的拳头放下来。

「之后再看状况行事吧,总之我会尽量帮忙。话说回来,我帮你一次,你打算怎么报答?」白渊讨报酬。

沈曜想了想,说道:「你可以免费使唤我五次,看你要洗碗、跑腿、扫地拖地、倒垃圾,做什么都行。」

沈曜的提议居家的不行,可就现实层面而言,用途却挺实在的。

「不就只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嘛,我当情报贩子卖消息起码都要上百万起跳呢,做人要大器一点,别那么小气。」白渊鄙视着。

「我平时当杀手暗杀一个人也要上百万,我们旗鼓相当,况且你本来就想看这部电影,票钱还是我出的,你根本没损失。」沈曜立场坚定:「我能做的就这些,不要就拉倒。」

「臭小子,口气挺大的啊,好吧,我勉为期难接受了。」白渊冷哼一声,居然还同意了,他讨价还价道:「不过五次太少了,这次我这么牺牲跟你坐在一起,至少要十次,不能再少了。」

「好,成交。」沈曜说。

两人说话虽然小声,却是在公共场所讨论,电影播放期间,坐在后头不小心全部听见对话的某对情侣,面面相觑,脸上神情很是茫然。

这两个自称很大器,实际上在游戏中还真的挺大器的人,就在电影上映中若无旁人的谈论着星期几谁来扫地拖地倒垃圾,中途还一度意见不合斗嘴起来,最后以剪刀石头布,勉强排定打扫顺序。

其中一人在电影后,嚷着「不拿太浪费了」拉着另一人去柜檯领了心心相印情侣项鍊,柜台小姐暧昧的眼神差点就要把两人给戳穿了,白渊一次拿走两人份项鍊,依旧那么镇定无比,反正他日后不会再来这家电影院了,不怕别人看。

后头的情侣档很不解,从对话来看,这两个男的应该还是同居状态吧……

使用情侣套票看电影,还是同居状况,难道所谓的相爱相杀、打是情骂是爱,就是这种状况吗?

情侣档面色複杂的互看一眼,爱情真是太可怕了!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441.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