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社会与国家危机的转折点---《剧变》


作者:贾雷德·戴蒙德(Jared Diamond)全球知名博学家,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院生理学教授,美国艺术与科学院、国家科学院院士,美国哲学学会会员。戴蒙德曾以作品《枪炮、病菌与钢铁》荣获1998年普利策奖及英国科普图书奖,他的另一部代表作《第三种黑猩猩》也曾获英国科普图书奖。
 
戴蒙德是当代少数几位探究人类社会与文明的思想家之一,经常从历史视角审视人类不平等、文明演进等宏观议题。因其出众的历史叙事力,学术界甚至有呼声称,戴蒙德作为一位科学家有资格荣获诺贝尔文学奖。
 人类社会与国家危机的转折点---《剧变》
本书是作者戴蒙德在82岁高龄的时候写出来了,再一次佐证了他前作《昨日之前的世界》里提出的观点:老年人的智慧是人类独有的宝贵财富。
 
本书的研究基于戴蒙德式的,纵横捭阖的跨界思维。将心理因素,特别是治疗领域确立,影响个人应对危机的12个因素略作调整。从个人变成了国家,在基于这些因素所建立的框架,对现代世界里7个国家的8次危机进行了相对应的考察。
 
8次危机包括:苏芬战争及芬兰的对外政策调整;日本近现代的明治维新;智利总统阿连德的被害及皮诺切特的军事独裁统治;印度尼西亚“9.30”政变未遂以及随后苏哈托上台和反共反华大屠杀;美国政治集权化;德国二战以及轴心国战败后的重建;澳大利亚的去白澳化过程,日本目前面临劳动力缺失,创新衰退。
 
在书中,戴蒙德直言不讳,选择这些案例的原因是他比较熟悉相关国度。研究这么小的样本又没有量化的参数,只有抽象的象义存在,并无可能给出确定性结论。因此他仅做了一个“叙述性的探讨”,即论述在每次危机当中,每项因素对危机的解决是否有显著影响。
 
总而言之,这是一本容易读懂的研究著作,如果对上述历史事件较为熟悉,那就可以快速跳过大段的事件介绍,只看因素分析的章节。这一部分占整个篇幅比较小,让读者容易理解,映射出戴蒙德所具备的那种宝贵特质。
 
能够用简单又有效的方法去研究重要的问题。戴蒙德书中的分析探讨有助于确认这些因素对危机处理的影响,进而为后续可能出现的、针对国家出现危机处理的量化试验提供一定的框架思路。
 
但让戴蒙德没想到的是,书出版还不到一年,大规模量化试验的契机就出现了。新冠病毒一视同仁的席卷全球,我们这一代也算是见证了历史。而中国在这一场抗疫战争中做出了优异的成绩,成为表率。
 
一场瘟疫,让全球各地两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变成了统一度极高、可深入分析和比较的危机处理案例。就以此,来对戴蒙德的12个因素做一些粗浅的分析,探讨一下这个框架是否有效。
 
第一个因素:对国家陷入危机的举国共识:在新冠疫情当中,具有超强传染性的病毒已经对国家和地区造成了严重的威胁,并采取针对性的行动。国家意识的存在是有力应对危机的根本前提。这一点在东亚地区做的最好,首先是中国,作为全球第一人口大国,一旦传染蔓延,后果不堪设想。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采取防疫措施,抑制疫情蔓延。西方国家的后知后觉让人大跌眼镜;这一点上就是国家信息难以对民众造成压力,另一方面,多党派国家面对疫情的时候,可能会出现党派和民众阶层对立,难以达成共识。意大利疫情在反对党执政的北部地区爆发,巴西民众称呼新冠病毒为富人病,都是很显著的例子。
 人类社会与国家危机的转折点---《剧变》
第二个因素:责任,传染性超强的病毒蔓延如此迅速,拖延下去只会让抗疫成本几何增加。各国能否及时承担起应对疫情的责任,是否有足够能力承担得起这份责任,将会直接体现在病人的曲线图中。
 
第三个因素:划清界限,疫情引发的诸多正义来源于生活当中,崇尚自由的西方国家以美国为首,难以控制居民外出,难以控制大规模人群佩戴口罩。这样只会在经济方面造成巨大衰退,虽然疫情带来的衰退已经不可避免,然而大多数国家并没有能力在经济衰退方面上提供有效的抵抗措施。
 
第四个因素:获得他国物质和资金帮助,席卷全球的疫情对各个国家一视同仁,没有国家能在这次瘟疫当中获利,国与国之间的相互帮助是本次渡过疫情的基调,但谁能获得帮助是个问题。可以预见的是,一些贫穷的国家或者阶级分明的国家,由于没有渠道获得帮助,或者没有能力支付帮助的代价,反而是得到帮助最少的。
 
第五个因素:他国经验,作为首先报告疫情的中国,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但我国以前遭遇过非典疫情,再加上发达的互联网和国民强大的执行力,能够有效的执行国家政策,而美国在初期表现十分糟糕,与其一贯高高在上的模样反差很大。
 
第六个因素:国家认同,国家认同意味着能够团结民众,利他主义,为了群体利益牺牲个人利益。但这种需要无私奉献的人,资本主义国家开放的自由只会让民众抵触,参考美国已经破百万的感染人数。
 
第七个因素:国家诚实的自我评估,病毒不会因为自欺欺人的检测手段而停止扩散。这一点在所有国家都一样,等到一切结束的时候,应该有机会进一步量化分析,确认缩窄病患统计人数,或者禁止统计病患人数。
 
第八个因素:过往经验,韩国因为SARS和MERS建立的疾病控制体系是他们迅速压制疫情爆发的重要基础,我国在这方面还需加强努力,毕竟是十几亿人口大国,经验虽然重要,但能转为实操能力,才是应对危机的直接保障。
 
第九个因素:应对国家失败的耐心,许多国家已经被新冠席卷了,疫情过后带来的经济倒退会不会引爆国内矛盾?目前还看不出有哪些国家会无法承受这种失败而衍生出更可怕的灾难。
 
第十个因素:特定情况下国家的灵活性,比如资源调配,也包括制度变革。有上下五千年体制传统的中国在钱一方面表现了很强的能力,让疫情在很短时间内得到了控制。此消彼长的疫情和经济衰退结合,将非常考验各国领导阶层对未来的驾驭。
 
第十一个因素:国家核心价值观,言论自由、危机意识、社交举例、服从性和利己利他人性,有太多价值取向会影响新冠病毒的传播还有防治为。
 
第十二个因素:不受地缘政治约束,就疫情而言,与国家的发达与否有直接关系,比如内陆的蒙古和朝鲜,只需要封锁交通来控制就可以,而美国则沦陷的相当彻底。
 人类社会与国家危机的转折点---《剧变》
以上这些因素对危机的应对能力多多少少都有影响,但其中一些需要拆分,一些需要合并在一起。同时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那就是综合国力的影响,只有世纪存在的量化指标相互结合以后,才能更好的评估这些因素与国家级危机处理的能力。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4390.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