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西藏,隐秘的岁月》


 
作者:扎西达娃
 
1959年2月生,藏族,四川甘孜巴塘县人。1974年在西藏藏剧团担任舞台美术设计,后从事编剧。1979年发表处女作小说。1985年在西藏作家协会从事专业文学创作。现任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西藏自治区文联副主席、西藏作家协会主席,文学创作一级作家。
 信仰---《西藏,隐秘的岁月》
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骚动的香巴拉》,长篇游记《古海蓝经幡》,中短篇小说《西藏,系在皮绳结上的魂》、《风马之耀》、《西藏,隐秘岁月》等。曾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庄重文文学奖、中国电影“金鸡奖”、中国电视剧“飞天奖”等。其作品被译成英、法、德、意、日、俄、荷兰、瑞典、西班牙、捷克等国文字。是全国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
 
一直觉得,西藏,是一个神圣又神奇的地方。蓝天下的雄鹰,雪山上的白云,五彩经幡在风中猎猎作响,这是想象中西藏的模样。故事不多,七个小故事足矣。这是掩在西藏下的,在那独有的岁月中,寻找西藏的魂的起点。
 
当你翻过喀隆雪山,站在莲花生大师的掌纹中间,不要追求,不要寻找。在祈祷中领悟,在领悟中获得幻像。在纵横交错的掌纹里,只有一条路是通往人间的生存之路。结绳记事只为聆听心中神的召唤而前往灵魂圣地“香巴拉”。现实与荒诞,宗教与世俗,就这样缠绕在一起,神秘而魔幻,如同莲花生大师那沟壑般错综神秘的掌纹。为物在现实丧生,通往人间净土的生存之路便无人寻求。往回走,时间又从头算起。
 
人渴望着自由,同时又迷茫着自由。自由像是太阳,可望而不可即,但当你得到太阳后,却又会被此灼得遍体鳞伤。渴望自由的他,使警察放弃对他的逮捕,获得自由的他,却又觉得奇怪与空落。他似乎在等一个人,或者一个奇迹。然而,生活却告诉他,梦中绚烂,睁开眼后却什么奇迹也没有,有的只是日复一日的闲聊和游荡。他是一个放逐了全世界,也被全世界所放逐的人。像风一样自由,也像风一般落寞。
 
康巴老艺人演奏着一个恍惚遥远的未知世界,是一曲非人间的梵音。摸不准调性,听不出旋律,是神秘灵魂的声音。古老的文化,触动着年轻人的灵魂;古老的琴声,似是先祖的声音,是灵魂深处的呼喊。年轻人为捕捉世上最美妙的梵音而同魔鬼打着交道,为民族音乐之魂而不计一切后果追寻。那声音,引诱着他们发现着诱惑下的血腥,那里没有先祖之音,祖先的灵魂也越来越远。也许,它们从未属于凡间,只存在于狂热而荒诞的艺术冲动和灵魂震颤中。或许人间之外,是属于灵魂,值得栖息的地方。
 信仰---《西藏,隐秘的岁月》
跨越世纪之距,过去与现在似乎只是一瞬,却又那般遥远。真实的感觉像亲手放飞的画着黑眼睛的风筝。风筝在望着,望着过去与现在。当亲身体会过时间的倒流,却又敌不过命运的安排。有人年轻,有人衰老,年轻的只有一人,衰老的才是现实。黑眼睛风筝断线,飘然而落,命运囚禁了他,而时间囚禁了我们。如同断线的风筝,充满着无可奈何的宿命感。太阳高悬在明净蔚蓝的天空,把白昼延续成永无止境的漫长。
 
藏族人世世代代坐着生活,坐着聊天,坐着做生意,坐着念经,坐着晒太阳,坐着喝酒,坐着做手工活,喇嘛坐着就地圆寂。即使命运已早早定好,姑娘被夺走的青春美好使她不再光鲜亮丽,但她心中的人却一直在那,未曾离去,即使二人的生活如雪顶之云和山脚之泥。但在她所剩无几的岁月里,纵使多么激烈而痛苦的过往,终将幻化作沉重如迷的呼吸。时光一去,终不复返;爱情一留,永世难忘。
 
时间不仅会骗人,还会留下陷阱。无论是时光骗了我们,还是我们自愿深陷其中。活在这个世上,于他而言,最大的悲哀不在于失败或死亡,而是永远被深不可测巨大谜一般的困惑所缠绕。纵然有奋不顾身的勇猛,却也不及人在世上那不由自主的脆弱——那最原始、最纯粹的生的欲望与努力。
 信仰---《西藏,隐秘的岁月》
藏族的史诗,在岁月中容纳着所有的人,难逃着同样的命运。并非无休止地重复着同样的命运,而是在不断书写着自己的历史,也是西藏的历史。它一直在,一直是西藏那段隐秘的岁月。
 
西藏的魂,在魔幻神秘的生命轮回和时空倒转中;在恒久闪耀的烛影佛光里,亦在光阴流转的沉默与苍茫中。百年西藏,岁月隐秘。不变的是执着于飞翔的心和永不停息的寻找,它比生命还要漫长。西藏,隐秘在此。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4022.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