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旧来的意味存留---《朝花夕拾》


作者:周树人(1881年9月25日-1936年10月19日),字豫才,原名樟寿,字豫山、豫亭,以笔名鲁迅闻名于世,浙江绍兴人,为20世纪中国的作家,新文化运动的领导人、文化运动的支持者,中国现代文学的奠基人和开山巨匠,在西方世界享有盛誉的中国现代文学家、思想家。
 
鲁迅的主要成就包括杂文、短中篇小说、文学、思想和社会评论、学术著作、自然科学著作、古代典籍校勘与研究、散文、现代散文诗、旧体诗、外国文学与学术翻译作品和木刻版画的研究,对于五四运动以后的中国社会思想文化发展产生了一定的的影响,蜚声世界文坛,尤其在韩国、日本思想文化领域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和影响,被誉为“二十世纪东亚文化地图上占最大领土的作家”。
 还有旧来的意味存留---《朝花夕拾》
鲁迅是什么一个什么样的人?
 
要我说,鲁迅是初高中学生的噩梦。是大多数人不惜怎么喜欢的作家,一个腮骨如刀削斧凿般,面容冷峻眉毛浓密嘴唇上都是胡子的男人,说话带着白话文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的伯父鲁迅先生》。
 
鲁迅说他小时候鼻子又高又挺,后来碰了几次壁,鼻子就变平了。当问他为什么会碰壁的时候,鲁迅回答:“你想,四周黑洞洞的,还不容易碰壁吗?”
 
这个时候就不得不提及我国语文教育,这句话是被当做课后习题里重点分析。于是我们知道,“黑洞洞的”是表示当时社会的黑暗,“碰壁”是形容革命遭到了挫折,而鲁迅先生幽默的说法表达了他坚定革命的决心还有乐观的革命精神。
 
虽然我们那个时候一点都不觉得这句话有什么好幽默的,但这句话在某种意义上奠定了鲁迅的基调:读书的几年时光里,他的影子苦大仇深的飘扬在语文课本的字行间里。每一次出现,他肯定在严厉的抨击什么、又在无情地批判什么、辛辣地讽刺什么。
 
这些“什么”代表着许多内容,但核心内容还是不变的。无非就是横看竖看“吃人”的封建礼教、反革命派势力、封建残余旧实力之类的抽象事物,但这些东西让人一听就觉得不是个好东西。
 还有旧来的意味存留---《朝花夕拾》
如果鲁迅不是写文章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身边,那么他一定是不停的抱怨、抱怨、再抱怨。浑身上下充满了负能量,说话也文绉绉,半文半白,看着让不少学生看着就头大。然后学生在今后的几年,比如中考高考,遇见填空题就工工整整的写下“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遇见简单题和论述题,看到鲁迅二字即可大笔一挥“批判什么”。
 
但不得不说,鲁迅的作品很有意思。让读者感觉文字中蕴含着一股魔力,爱不释手,每每读完总觉得酣畅淋漓,爱不释手,回味无穷。
 
虽然我们不太明白革命家是一种怎么样的存在,但鲁迅更像是一个学校毕业的老同学,偶尔聚会跟我将其他的童年和青年时代的心路历程。他个性叛逆,言辞时不时激进的老青年,经过世间的磨炼眼神变得沉稳浑浊,怀念往事的时候难免感怀一下过去,感叹世道艰难。
 
他会怀念生命中遇到的一些人:世俗而善良的保姆阿长、对他关爱有加的老师藤野先生、命运坎坷的朋友范爱农;有时也会想起一些不怎么让人开心的人---比如有些猥琐、自私、病态的长辈衍太太。
 
他同样会怀念起往事:比如小时候读的一些书,回想起来却觉得那些故事荒唐而虚伪,《二十四孝图》;小时候去看玩耍之前,被父亲要求学习,到了最后去玩都没有快乐了,《五猖会》;还有我们初高中课本里面的里面的经典《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去外地读书,读了几个大学结果发现教育方式不太符合自己胃口的《锁记》。
 
鲁迅的文笔总是犀利而显而易见的,但他并不没有失去凡人应有的情怀。
 
不过后人的导读实在有些太过火。
 
拿《五猖会》举例,后人的导读表示这篇文章“指出了强制的封建教育对儿童天性的压制和摧残。”之后读起来,让人实在搞不明白“封建教育”?按照鲁迅原文情节,在看迎赛神会之前,父亲要求幼年鲁迅北宋《鉴略》,背不好就不让出去玩,这个难道就是“封建教育”?
 
这完全不搭边,这分明就是孩子想要获得某种东西而父母设的条件,原文当中鲁迅父亲并不是不让他去。至于儿童天性,从这文章也没看出儿童天性是什么,去玩如果是儿童天性的话,那么无论什么年龄段的都有儿童天性。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导读中认为这篇文章“揭示儿童广阔的生活情趣与束缚儿童天性的封建私塾教育的尖锐矛盾,表达了应该让儿童健康活泼地成长的合理要求。”
 
又是跟上一篇导读一模一样,束缚儿童天性,封建私塾教育。这二者应该怎样界定、是否对立、以及文章是不是表达了这样的对立...种种都是非常令人困惑的问题。在反复阅读三遍之后,我总觉得鲁迅离开百草园后虽然依依不舍,但在三味书屋被束缚天性之后也在苦中作乐。
 还有旧来的意味存留---《朝花夕拾》
这二者之间并没有很大面积的矛盾。快乐童年逝去,鲁迅固然不舍,在三味书屋的日子似乎也是快乐的一部分。起码他不像导读那样痛苦不堪。
 
后来者宁愿相信这两篇文章只是表达作者的遗憾和惆怅,而不是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控诉教育。毕竟一个理性的读者怎么也不会因为“我有一个不快乐的受教育童年”得出当时的教育是摧残天性的。
 
每一次读完《朝花夕拾》。让人更加坚定的认为,随着时间的流逝,贴在文字上那些花花绿绿的标签都会随风剥落,文学作品中毫无保留最接近人性的那一部分才是永恒的。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3909.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