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课被男生拉去厕所差差差了_文笔精彩的都市小说

CH11-6 来访。 麻清允抬头看了我一眼,伸手揉揉我的髮丝,「傻瓜,不是妳的错。是我一直纠缠妳,是我对妳情绪失控。这些都不是妳的问题,不要说这种话。」
语调很平淡,没有太多的起伏,却把心中想要表达的事情清楚地讲出来。我们之间已经太久没有沟通,几乎都在吵闹中度过,也难怪互相不了解。垂下眼眸,继续地替他包装,突然间听到东西掉落的声音,玻璃顿时碎了满地。
「怎么了?」慌张地关心着,见他手中拿着一张照片跟一份文件,那是他跟媛芬的婚纱照,至于资料上面写什么,我一时看不清楚,就被他收入口袋,双唇有些颤抖。
「没、没事。」摇摇头,脸色苍白得很没有说服力,麻清允失魂落魄的样子使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便继续手边的工作。直到他回神起身,缓缓地对我说:「水柔……妳可不可以在等一下搬家公司?我想起有东西要回家拿,怕错过了时间。」
「好啊,反正只是等嘛,你就去吧。有什么其他需要注意的地方吗?」抹抹双手,我疑惑询问。
「不用,就把东西全都搬搬走就好,寄送地址我已经告诉搬家公司了,我在家等包裹。」麻清允拿起茶几上的钥匙,不知道在急什么地去换穿皮鞋,右手跟我挥挥,没说什么就快步出门。
看着他的背影,心中闪过一丝疑惑,抬头望向墙上的时钟,惊觉已经不早了,若再晚一点,就会赶不上跟组长去警大的时间!可是刚刚才答应麻清允要帮他送包裹……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苦恼地踱步,打开手机又发现昨天那场雨,让它呈现短路的状态,连要找个人都难!真的是人在低潮处,喝水都会塞牙缝!颓丧地倒在后面的沙发上,决定继续在这等搬家公司来。毕竟我们难得说上这么多话,没有吵闹,只有和谐,怕出了差错又回到以前。
本来就有点发烧的身子,在放鬆下来后,反而突发猛烈,热晕晕地不知天南地北,瞇起眼睛,想要集中精神却不太容易。时钟滴滴答答地流逝,我竟然独自待在第一次到的屋子,整整有两个小时。
大大小小、零零散散,东西都少了一半。老实说我根本没规划好未来该怎么办,跟麻清允这样暧昧不明下去,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让人不觉得安定。果真是年龄越长,思想就越古板。平平安安、沉沉静静地过人生,不求他有多爱我,似乎很不错。
麻清允是我爱的人……,我爱的人啊。终于能明白小脩对我的执着,面对自己心爱的对象,不执着也很难。好想快点摆脱这场灾难,走出一条光明大道。
「叮咚!」一道门铃声阻断我的思绪,猜测是有人要来搬东西,甩甩头就往大门走。「是搬家公司?请等我——小怡?」
眼前站着的是无比熟悉的麻清怡,之前在跟允闹翻前,我们曾经交谈过几次。而在出席孟媛芬他们婚礼时,也碰上了她。许久不见,整个人都变得更亮丽光彩,只不过脸上却是布满忧心。
「水……柔姊,请问允哥在这里吗?」一时的卡词马上就补齐,她探头问道,对于我在这里表现出疑惑。
「允?不是回家去了?他说要先回家拿东西,要我帮他把行李交给搬家公司的啊!」心中一沉,看他们这样子,摆明回家是一个藉口……。
「妳是说大哥刚刚来过,可是又走了?什么时候走的?」站在小怡后面的一个美少男忍不住插话,语气很冲很直,但我知道他是太过担心。麻清允不是小孩子,现在的情绪却是如此糟糕,怎么办,万一出了问题怎么办!

CH11-7 机场。 「昨天媛芬搬走,麻清允是在清晨五、六点的时候来,没过多久,就说有事回家。」脑袋不断回忆,就怕错过任何的蛛丝马迹。然而心中早已有底,多希望我办案的直觉能如此字準确,一股酸涩的情绪涌上心头,爱情总是会让人变得更加丑陋。「我想——」
「怎么?」他马上接话,下课被男生拉去厕所差差差了_文笔精彩的都市小说认真地开口。
「允去机场,追媛芬去了?」轻咬嘴唇后,我说出心底的猜测。
「机场、机场!」少年叨唸了两句,便猛然拉起小怡的手,朝着电梯狂奔而去,似乎要去寻找目前失蹤的麻请允。忍不住在原地踱步,探头发现他们是正要坐上一台黑色轿车,急急忙忙地关门想跟他们一起去找人。
一定跟那份我没看清楚的文件有关,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一早平静的交谈,是在这种不明不白的情况下结束。本以为他已放弃希望,现在为何又要燃起这份冲动?到底要做到什么地步,才能让他彻底忘记这份婚姻、这份感情?
人非圣贤,孰能无私。我愧疚、我难过,却不能否认我深深爱着麻清允,想要他的全部!多少个委曲求全,在暗恋的泥沼不断拔河,很清楚这是自找来的问题,没理由自怨自艾,但心就像破一个大洞,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在孟媛芬跟唐水柔之间,他总是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多么可悲的一件事,最可怕的是我还痛得甘之如饴,一而再、再而三地自虐着。
等不及电梯,我匆忙地走着阶梯下楼,在车子要开走的前一刻,慌张地敲打车窗,见他们错愕的脸庞,想要退缩却又鼓起勇气地要求:「请你们也让我去好吗?我真的很担心他。」
沉默蔓延,车上的人都抿嘴不语,直到小怡露出温柔的微笑,「上车吧。」
感谢地频频弯腰,坐上后座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扭着手指,望着一路风景,觉得有种莫名凄凉的感觉。若不是在他们面前,我忍住不哭,不然按照我以往的纪录,早就眼泪四溢了吧。脑袋充斥着疑问,质疑自己、也质疑欺骗我而去的麻清允。
沉重的心理压力,使我闭上眼眸,遮掩欲夺眶的泪水。当再度睁开时,也差不多要到机场,不等车子停好,我就夺门而出,想要问个明白、想要有一个答案。这些年我都在期待回应,一路走来我好累,事情混乱到不可掌握,开始不能分辨谁对谁错,谁辜负了谁、谁又伤害了谁。
唯一明白的是,我放弃太多事情,大彻大悟后,怎么可以在回到原点,连最初执着的东西都忘了呢?麻清允是我的希冀,伴随近七年的暗恋。
「麻清允、麻清允!」激动地在机场大厅里面嘶喊,就怕他已经随着孟媛芬离开,或者是挽回到了人,彻底跟我一刀两断。我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麻清允你在哪里?」
无视他人奇异的眼光,终于在入关的门前,发现摇摇于坠的他,脸色苍白到我心头一震,再也抑制不了地痛哭出声,紧紧地跑去拥抱他的身躯,「允!」
没有任何的温度,此时的他是如此冰冷。
「媛芬走了,她终究还是走了。」耳边迴荡的是他的声音,我使尽全力地抓着他。对不起,就算我多抱歉,我都不可能放弃你。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请你原谅我的自私,对不起、对不起。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乾涩的语调,麻清允挣脱我的怀抱,想要站起来离开这里,可惜两脚不听使唤,使身躯往后倒了一步。
才一步,他就砰然倒地。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34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