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腹胀男_文笔强大的古风好文

CH10-2 尴尬。 只见母亲蹙眉白了我一眼,不太高兴地起身走到一旁的茶几,递给我一份报纸。「昨天又有一位刑警被人枪杀,身上洒满了思钠。接连三次案件都跟妳有挂勾,这次还接到这种电话,真的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唐水柔妳给我记住,我说不准的事情,就好好收起妳的正义心,不要再参与下去。」
「这是我的工作!」莫名下腹胀男_文笔强大的古风好文其妙地接受到她的爆炸,荒唐万分。
「我以前都放任妳瞎搞,从现在起没让妳这么自由。手机给我,这事我会来办,不需要妳担心。」伸手就是要拿走我的电话,向来都是斯巴达的母亲可没这么好的脾气给我讨价还价。看来这次事情真的太夸张,否则她怎么如炸毛的猫咪,兇狠地露出爪牙。
「电话在家里,妈妳别气。」可怜兮兮地说道,觉得自己的工作自由权被人剥夺了。
「为了避人眼目,暂时不会给妳调职,我求妳不要遇到事情就往前冲。我跟妳爸的心不是铁打,终究还是会担心妳这孩子。长这么大了,要懂得照顾自己。」语重心长地表明立场,没过多久父亲就拿了一袋的换洗衣物进来,停止沉重的话题。
躺回病床上,感冒发生的身体还是很不舒爽,闭上眼睛就打算好好休息。而父母大概看我屈服安稳的模样,没有说太多,打开单独病房的门,轻轻地阖上离开。
沉沉睡去后,我迷茫地作了一个梦,里头有坐在我身旁,露出灿烂笑容的麻清允,他轻轻地抚着我的侧脸,结合满地青草及四射阳光,形成一种很温和的景象。已经很久没看他这么开心,心情难以遏止地雀跃,嘴角高高勾起,想给一个拥抱,搂紧时人影却成了幻影,剩下带有他香味的空气。
「水柔。」听到呼唤而转过头,看到的不是麻清允,是对我含泪哭泣的小脩,似乎在埋怨我的无情,一滴滴掉下斗大的泪水,美好的心情跌到谷底,想解释什么,他不给我这机会,越走越远,最终消逝在眼前。
我一人在原地打转,逐渐感到畏惧,扯开喉咙想要吶喊,不想陷入更深的孤寂。「不要走,你们不要走!」
「水柔?」耳边传来呼唤,熟悉的声音唤醒正在梦中奔走的我。「水柔妳怎么了?」
听到这句话,我睁开双眼,瞪着坐在身旁削苹果的麻清允。顿时有种还在梦中的感觉,呆头呆脑地伸出右手,捏一捏他的侧脸。
「痛!妳在干嘛?」眨着疑惑的眼眸,他古怪地看着我。
「嗯,不是在作梦。」收起造次的手,我有点尴尬地与他对望。「你为何会在这里?」
「听说妳生病,刚好我顺路来这,就探望一下妳。带了一些水果,吃点吧。」将对身体有益的苹果餵在嘴边,他神色自若,完全没有半点离婚男子的苦痛氛围。
「谢谢。」
「嗯。」沉默已经在我们之间迴荡很多次,我不开口,他也不打算说话,更没有要走的样子。轻巧地把水果排成一个圈,乾净美丽。
「局里有发生什么事吗?」虽然我把跟小脩的感情整理好,但我们之间已没有以往的亲密,只剩下工作是共同话题。
「今天可以不谈公事吗?」
「那我们要谈什么?」想都不想地反驳,气氛又走到最低点。哎呀呀,谁不知道麻清允是一个玻璃心,随便呛两句都能这么相见无语,是不是天生犯冲,导致话题这么薄弱啊。揉揉发疼的脑袋,正想讲什么来热场,他就开了金口。
「谈谈……彼此的感情。」哪壶不提,偏提那壶。麻清允不会观察对方脸色的功力,又高高地上了一层。

CH10-3 道歉。 傻愣了一会,木讷地接过他手中的苹果,味如嚼蜡。我说谈谈工作不是挺好的吗?为何要聊这个让人都挺无言的话题?难道我要说:「老娘昨天跟男朋友分手,正觉得哀伤惆怅,现在又看到你这个混蛋小子,让我很不爽!」
想想也不能把这话给抛出来,憋在心里好让人毛躁,脸色越来越差,就等他自己找话题。
「妳最近,跟妳男朋友还好吧?」见我把苹果给吃完,麻清允又拿水果刀在那边削,绕着圆圈,连接成一条长长的果皮。看不出来他还有贤慧的一面,挺令人觉得诡异,以为他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什么都不会的人呢。
「怎么突然问这问题?」又咬了一口,觉得这滋味有些甜腻,如我跟他相处的模式,没有什么细水长流,向来都像一把火似地燃烧,把我们都给焚毁,最后在对方伤口上洒盐。
「媛芬收到了照片,我想妳应该也有一些动静才是。」他的语调很缓慢,表情平静得很让人发慌。
「分手了。」
「为了我?」
「为了照片、为了小脩、为了孟媛芬、为了我自己,绝不是为了你。」对上麻清允的眼眸,漆黑寂静,却不知怎么地使我鼻酸。就算是为了他,我也不会跟傻子一样,把这种分手拿来当功绩显摆,因为小脩付出的是真心,谁也不能糟蹋。
「我跟媛芬离婚,在昨天。」一个荒唐的巧合,同一天我们共同结束一段恋情、一场婚姻。
「难过吗?」听说他还挽回过,或许是要失去了,才有警觉心,知道没有对方会很难熬。麻清允的感情有多么迟钝,我很清楚。他是天上闪耀的一颗星星,永远闪耀不陨落,如今却跟他的真命天女分开,谁的心里都会不好过。
「难过。」
「那你来做什么,不是应该要挽回吗?」虽然麻清允已经渣了很多次,但在听到他说难过那两个字时,心头还是忍不着拧了一次。
「听妳生病了。」眼神黯淡,他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我看得心酸,低头迴避。
「我病了也不需要你。」
「妳说喜欢我,看到我出现,会开心一点。」麻清允最不缺的就是自信,认为全世界的女人都要绕着他转。就算这是事实,我听得也不顺耳。
「我看起来很开心吗?」眉毛微抬,冷声质问。
「看起来不开心,但若真的不高兴,妳也不会连作梦都叫着我的名字……唐水柔,敞开心房没有那么累。」我一听,眼泪就掉下来,胸口闷闷胀胀,觉得很难受。
「麻清允,你还喜欢孟媛芬是吧?那就不要管我!不要讨我开心,不要给我无限的希望!如果你无法做出抉择,那一夜就是我们的结束,不会再有牵扯。」我讲的很激动,浑身发烫颤抖,指着后头的门,「出去!我不想看到你!出去!」
「我不知道喜欢谁,唐水柔我真的不知道。我以为我够爱媛芬,爱到可以跟她白头偕老,就像我父母、妹妹及妹婿一样。可是看到妳跟学弟在一起时,我很混乱,不知道该怎么走下一步。明明应该要分辨爱情与友情,但妳实在太重要,重要到不可失去……。」
「出去,你出去!」我知道他的重要,只在于朋友、家人,因为我是他最亲密的红粉知己。可是我不想继续参与他的生活,太累太苦涩,现在的我已经太贪婪、太不知足。
「我知道是我伤害妳……所以在那一夜之后,我退出妳的生活,想要放手好好地跟媛芬过日子,只不过一切都比不上变化。我来只想跟妳道歉,是我搅和妳的人生,让妳失去交往四年多的男朋友,真的很抱歉。」
我看着他,就这么看着他,再度指着房门,讲出一个字:「滚。」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34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