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油车_文笔好高质量的都市文

CH9-2 抉择。 内心充斥着唾弃自己的思想,眼神失去焦距,不知道车子开往哪里,直到张芹扶着我回家,撞见一脸狐疑的大哥及组长,他们两在门口拉拉扯扯,惹得我的恍惚顿时有了一丝清明。老天,为何我发现这秘密后,这对夫夫老是在眼前放闪光啊!
无奈地叹口气,觉得头痛地抚着额头,实在没力气跟张芹解释他们会什么会抱在一起,可以解释这是在做特殊运动吗?只见组长满脸淡定地将绕在大哥背后的手给收起,一脸平和地对着我说道:「刚刚局里有人找妳。」
「我知道。」点头回应,下油车_文笔好高质量的都市文难免因冲击而有些虚弱。
「知道就好,麻清检察官也找妳。」语调慵懒,他无精打采的模样让人好想揍他。忍耐忍耐,若不是他是大哥的爱人,我他奶奶地要理会这种人!不,如果没有他跟老哥的那层关係,我想我根本不会看到他的真面目,更不会有想把他揍扁的冲动。
「是吗?我明白了。」
「水柔妳还好吗?怎么今天张芹陪妳回来?」见我脸色苍白,大哥在听完我们平淡的对话后,关心地开口。虽然表情没有多大变化,但好歹也是同一个娘胎出生,早就能察觉这浓厚的亲情。
「大哥我还好,倒是你又从部队里回来了啊,在军中还好吗?」不想让他太担心,我牵强地露出笑容。却使他眉头皱得更深,埋怨似地看着沈云,后者无辜举起双手,无声地用嘴形申诉「老子什么都没做啊!」
「我过得很好,妳累就带小芹进去休息吧。」回敬一个白眼给组长,大哥立即催促我跟张芹进房,可能是不想让人看到他们在打情骂俏吧。这年头旁人的婚姻、恋情都很幸福美满,相对于刚刚的闹剧,真的觉得有种无力的可悲感。
「那么我们先去里面。」拖着癡呆的张三八,一路没停歇地回到自己的卧房,不管怎样就躺在床上滚来滚去。立即被人踹了一脚,抬头就对上一双犀利的眼眸。她手里拿着孟媛芬大手散落的照片,居高临下的很有气势。
我抿嘴不语,就这么乾瞪眼,直到张芹受不了地嚷嚷:「妳跟麻清允上了本垒了是不是?」
听闻,毫不否认地点头,算是承认两个月之前的荒唐事。果然如孟媛芬所说,夜路走多了,会碰上鬼。连唯一一次偷情都能被跟拍,好想知道是谁吃饱太闲,无所事事地想要阻断别人的后路,好好过个日子都有挡不了的风波。最近几年应该是犯了太岁,否则怎么会陷入这种感情的泥沼、爱恋的恶意轮迴。
「唐水柔妳的脑袋是给雷打到吗?跟一个有妇之夫上床?妳是有多饥渴,哪里找男人不够,偏偏要找那个混蛋!死丫头,真的是爱到咖惨死,老娘超级想要解剖妳的脑袋!」整个抓狂,张芹的怒火一发不可收拾。我艰涩地吞口水,眼神逐渐漂移着。
「我喜欢……麻清允。」
「废话!我当然知道妳喜欢他啊!孟媛芬说的没错,妳若喜欢人家,干嘛把他让给别人?妳以为妳是什么伟大情圣吗?我不管那女人有没有外遇,妳都不应该介入他们的婚姻!电视上天天都在骂小三,现在我身边出了一个极品欠虐的呆子,完全不知道怎么说妳!」
不知道怎么说还说得这么开心,我彆扭地低下头,有点难过,有点恍然,最多的就是后悔。可是再多的后悔都弥补不了那天的错误。
「唐水柔,妳今后到底想怎么办?跟小脩继续耗日子,还是打算趁人之危地去侵入麻清允的心房?快做出决定!反正我说的话妳是左耳进右耳出,打定要跟这两个男人纠缠不清一辈子!妳就选一个吧,今天做了选择,就要懂得取捨,不要再浪费彼此的光阴了!」霹雳啪啦地吼叫,我捂着耳朵,脑袋乱轰轰地不知所措。
蒙着被子,不想承认这件事情根本不需要思考。哪怕我对小脩多愧疚……心里唯一存在的人,只有麻清允一人。

CH9-3 害怕。 越想越烦躁,想把头撞昏,死死睡去算了。可惜我是这么想,张芹这个热血青年可会这么轻易放过我,她见我一副鸵鸟样,怒不可遏地又踹了我一脚,指着鼻子逼我面对。唉,说到这个就是伤感情,扭了扭又觉得自己有够欠人虐,老是拖拖拉拉地在两个男人之间打转。
「我会好好地跟小脩谈的。」呼出一口深沉的气,起身坐起,把被子挂在大腿,看起来颇狼狈憔悴。
「那就是想跟麻清允过吗?」张芹也算有通灵的才能,我才说半句,她就能自动自发地接下去,完全不会有任何迟疑及卡词。对上她的眼,僵硬地点点头,勉强做出了选择。可惜只要一想到小脩那痛心疾首的模样,我就捨不得那么光辉灿烂的脸,露出那种表情。
人家说能捨,才能得。若我可以爱上小脩,那事情根本不需要考虑,可是我这没有定力、没有魄力的女人,要说多坚定地跟他过一辈子,能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自己。恐怕麻清允轻轻招手,我就像卑贱地眨着眼睛走过去,完全像个忠犬。
「嗯,跟麻清允过。」
「那妳就打电话给小脩,找个时间出来谈吧。」一边说,她一边从我皮包里拿出手机,这种气势完全是想我就地解决。为难地接过,咬着下唇,眼睛都要泛水。「干嘛拖泥带水,要结束就是现在!妳的个性我还不知道吗?一定是想了两天、哭了两天,明明连人都还没约出来,在脑袋里就已经分手了上百回。小脩的个性怎样妳不是不知道,一拖再拖,对妳、对他都没好处。」
「我会害怕。」患得患失,总是担心失去了小脩,我没有任何肩膀可以依靠,会孤零零第一个人。
「妳这样子,我更怕啊。唐水柔,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一夜情的确不算什么,但现在摆明有人观察妳的一举一动,连照片都能拍出来,妳觉得妳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别人还不清楚吗?」旁观者清,张芹大概对于我的态度都快要发疯了,很想死死地摇着我的肩膀,努力地把我这人给敲醒。
望着床上的照片,顿时觉得噁心畏惧。为什么打从思钠案件出来后,我的人生就蒙上一层灰,充斥着各种不好的流言诽语,揣测我的所有动向行为。她说的没错,名声这种东西,用钱买还买不得,怎么能管上大家的嘴呢?
「妳的道理我明白,可是我现在还不能把分手说出口。毕竟小脩才刚入职场,还在适应环境,在这时候离去,实在是不仁不义。给我一个月,一个月后什么事情都会回到正轨。小芹,求妳了。」软下身段来求情,这妞向来都是吃软不吃硬,听到我这话,也不再多谈。只是不断叮咛我要做个彻底的了断,再当乌龟,她就要把我的龟壳给打破。
说着说着,话题也从沉重转为欢乐,张芹开始对大哥跟沈云的感情产生浓厚兴趣,眼光闪亮地想要挖掘一些不为人知的小秘密。毫不客气地坐上我的床,看来我不讲,她是不打算走人。
「大哥什么时候被掰弯的?」瞧,这问题就是如此犀利,完全不拐弯抹角,很有当腐女的气质。
「国中吧,说他们在一起十五年了。」相对于她的兴奋,我淡定许多,毕竟讨论的对象是自家老哥,太亢奋感觉有点奇怪。
「什么?我认识大哥这么久,竟然到现在才知道这个秘密!十五年耶,他们到底是怎么瞒的,才能有这种功力啊。」
「也没有多瞒吧,我爸妈都知道了。」当初还是爸爸暗示我这机密,情绪莫名诡异。
「那妳爸妈没有怎样吗?应该是还好吧,不然他们怎么会在家里晒恩爱?」自问自答,张芹陷入自身的小宇宙,「原来那个传言是真的,果然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338.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