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往往不是徘徊在界线边缘,就是即将打破界线---《世界又热又平又挤》


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因为杰出的新闻报导及评论成就,曾三次获得普利策奖。他在《纽约时报》的专栏文章,同步在全球超过700个媒体上刊登。他是著名的畅销书作者,其著作《从贝鲁特到黎巴嫩》被授予非小说类国家图书奖,至今仍被认为是研究中东问题的必读书之一;2005年出版《世界是平的》,成为全球各地热烈讨论的话题,也让他被《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选为美国最佳领导人之一。现在,他与家人生活在马里兰州的贝塞斯达。
 人类往往不是徘徊在界线边缘,就是即将打破界线---《世界又热又平又挤》
欢迎来到《世界又热、又平、又挤》2.0版。我一向用程序员看电脑软件的角度来看待我的书,既然一切都还在持续发展,就应该尽可能推出更新版本。在这本拙作增订新版的过程中,许多读者特别在阅读过后花费宝贵的时间,在我的网站分享他们思虑周密的想法和意见,我要向他们致上诚挚的谢意。读者评论的质量和范畴,丰富了我对这个主题的理解,也帮助我思索如何让我的论述更加精进。
 
在本书于2008年9月初次出版后才不过短短三周,金融危机就火速曼延全球。在这个2.0版中,我重新撰写前三章,说明其实金融危机与自然危机有着相同的根源,那就是对风险采取错误的评价方法和思维。另外,我将书中部分论点琢磨得更
 
犀利,也更新事实数据,并提出更具说服力的主张(我希望有做到)。我想说服读者的是,让这个世界变得又热、又平、又挤的力量,是我们这代人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同时也是我们所拥有的最大经济契机。无论是挑战或是契机,搞砸其中任何一个,我们都禁受不起。
 
我非常高兴天下文化选在此时此刻出版《世界又热、又平、又挤》2.0中文版,相信本书如同2008年首次发表的1.0版,完全适用于当前的这个世界。在这十几年来,我对相关议题也进行更深入的思考,希望藉由这个机会与台湾读者们分享。以下是目前我在思考气候与能源议题时,所依循的八个关键原则:
 
原则一:我们已经没有“以后”
 
作者曾在本书中提出一个观念,那就是:再迟,我们就没有“以后”了。
 
作者成长于1950与1960年代的明尼苏达州,在当时,所谓的“以后”意谓着长大后只要你有空,就可以像儿时一样尽情享受自然四季的递嬗。所以想“挽救自然环境”,你可以现在做,或是留待以后有空或想做时再做。
 
如今再也不是这样,我们已经没有“以后”。等到“以后”,这些美好事物将会消逝无踪,到那时,已经永无机会挽回。因此,不管你现在打算挽救什么,请立刻行动。“现在”就是最后关头,再迟,一切都来不及了。请容我再说一次:我们已经没有“以后”!
 人类往往不是徘徊在界线边缘,就是即将打破界线---《世界又热又平又挤》
自本书首次出版以来,世界只有变得更热(拜全球暖化之赐)、更平(中产阶级的高消费生活型态)、也更挤(2008年时,地球人口是67亿,而今日是77亿)。没错,这十余年间,地球增加了10亿人口,而到了2030年又会再增加10亿。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大力疾呼:再迟,我们就没有“以后”!
 
在过去,大家谈到减轻气候变迁及避免生物多样的流失,往往是为“下一代”、为“尚未诞生的孩子”所该做的事情。然而事情已不再是如此,我们必须马上展开行动,为了你、为了我们、为了你我身边的动植物,就是现在!澳大利亚森林大火期间,我人就在新西兰,亲身感受到大火所产生的混浊空气与烟雾,从远在2,500英里外的澳大利亚袭来,我们现在已无法置身事外。
 
知名海洋学家厄尔(SylviaEarle)贴切的形容了这个刻不容缓的关键时刻:“我亲眼见证了地球史上最伟大的发现时代,以及最严重的失落时代”。面对未来,她告诉我们:“我们正站在一个十字路口。现在我们所做的,或是没有做到的,都会决定未来的命运──不只是我们的未来,也是地球上所有生命的未来。”
 
我们必须在2030年之前,让碳排放达到减降标准,否则整个地球气候系统将会开始失控。
 
原则二:我们正站在气候系统濒临失控的十字路口
 
为了将我们面临的危机以量化方式呈现,斯德哥尔摩复原力中心(Stockholm Resilience Center)主任罗克斯托姆和一群地球系统科学家在2008年提出了“地球生命支持系统”(planetary life-supportsystems),是人类存活之必需,也是一种潜在的边界,人类的发展必须避免逾越地球限度,以免引发“不可逆且突发的环境变动”,造成“全新世”彻底终结,使得地球成为不宜居住之地。
 
他们的主张很简单:无论我们是否知情,我们的社会、产业和经济都是站在“全新世”的稳定气候基础上建构而成。我们沿着海岸线和河岸打造我们的城市;我们种植需要依赖特定温湿度才能栽培的作物;我们根据过往气候来决定建筑物是否要安装冷暖空调;我们仰赖永冻层来撑持从阿拉斯加到西伯利亚的城镇、管线以及道路。我们身处史上最佳的气候状态之中,安适到对气候的重要性毫无所觉。
 
但当美国东岸一年淹六次水,当麦作在摄氏34度的高温下发育不良,当墨西哥湾岸的工业和城市一再发生水患,当传染病透过全新品种蚊子的散布而引发流行,当源于喜玛拉雅山的河流(供应超过十亿人)在夏季时干涸,这些现象为什么会发生?我们是否还觉得自己能永远享有适合生存的气候?
 
在问上述这些问题时,或许你也开始意识到,如果我们破坏了生态系统长久以来所形成的稳定平衡,将会翻转目前地球的现状,我们所享有的现代生活可能将无以为继。
 
大自然也是由系统和器官组成的体系,有海洋、森林、大气、冰帽等等,而地球科学家经过多年的研究,已经知道各项系统和器官最稳定的运作水准为何。罗克斯托姆告诉我们:即使无法明确指出地球运作界阈的确切数字,但我们可以确定,格陵兰冰棚会在一个固有的临界点融化、亚马逊雨林会在一个固有的临界点倾覆,然后事情一发不可收拾,再也无法恢复。就像我们绝对不会等到人体机能逼近崩溃时才做因应,我们也不应该这么对待赖以为生的地球。
 人类往往不是徘徊在界线边缘,就是即将打破界线---《世界又热又平又挤》
但我们现在就是如此对待地球,而这是多么的危险。大自然无法用言说的方式,告诉我们她的各项临界点为何,幸好罗克斯托姆和他的科学团队运用科学方法,估计出了那些临界点的位置,他们找出了九大范畴的地球临界值(planetaryboundaries),例如:气候变迁、海洋酸化、平流层臭氧消耗、生物多样性等,界定出人类追求发展时所不可逾越的那条线。然而,事实摆在眼前:人类往往不是徘徊在界线边缘,就是即将打破界线。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说:我们已经没有“以后”。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3164.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