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孩子们的无知---《当我们再次是个孩子》


作者:雅努什·柯札克Janusz Korczak,本名亨利·哥德施密特(Henryk Goldszmit),1878(或1879)年出生于波兰华沙环境优渥的犹太家庭,是知名儿科医生、作家、教育家、社会运动者,为儿童人权与教育奉献毕生,被誉为波兰儿童人权之父。
 
幼时所见贫民窟儿童困境,使柯札克很早便关注儿童权益;少年因家道中落,他以家教工作养家,此时期也开始发表教育类文章;自华沙大学医学院毕业后,即被征召到日俄战争前线为军医,令他体会战乱给孩童带来的痛苦。1912年,柯札克就任犹太孤儿院「孤儿之家」(Dom Sierot)院长,经营孤儿院期间,他推行以儿童为主体的教育,还开设“同伴法庭”让孩子学习自治。二战时,他婉拒外界救援,于1942年陪同收容的犹太儿童前往集中营,和孩子一起遇难。
 尊重孩子们的无知---《当我们再次是个孩子》
柯札克之教育观点被视为当代儿童教育潮流先锋。1979年适逢其百岁冥诞,联合国将该年定为“国际儿童年”。1989年通过的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有逾两百个国家签署,其精神即源于柯札克的理念。柯札克年少便投入写作,著作甚丰,本书以外的代表作品有《如何爱孩子》、《麦提国王执政记》等。
 
我们可以把他们抱起来、往上丢、不管他们想不想要,就把他们放到这里或那里,我们可以用蛮力让奔跑中的孩子停下来,可以让他们的努力全是白费。
 
每当孩子不听话,我总是可以用力量让他屈服。我说:“不要走,不要动,让开,把那个给我。”他知道他必须听话,他也会试图反抗,每次都徒劳无功,最后只好放弃、投降。
 尊重孩子们的无知---《当我们再次是个孩子》
有谁、在什么时候、在何等特殊的情况下,胆敢这样推挤、拉扯、殴打一个大人?在此同时,人们每天都会仿佛无辜地打孩子耳光,可能只是轻轻拍一下、用力扯着他们的手往前走、捏他们的脸说好可爱。
 
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会让人崇拜力量。每个人——无论他是不是大人,只要年纪稍长、力量较大,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表露不悦,可以用蛮力为他的要求背书,强迫别人聆听,还可以伤害别人,却不受到任何惩罚。
 
我们就这样以身作则,教会孩子轻视弱者。这种错误的教育,注定了他们黑暗的未来。
 
孩子不笨,他们之中的笨蛋并不比大人之中的笨蛋多。倚老卖老的我们,经常想都不想、毫无自省地就把根本办不到的规定加诸于孩子身上。即使是一个冰雪聪明的孩子,面对这些有侵犯性、迂腐又污辱人的愚蠢规则,也会惊讶得不知如何反应。
 
孩子有未来,但是也有过去。他记得各种事件与回忆,以及许多重要的孤独沉思。他就像我们一样会记得和遗忘、珍惜与轻视,也会有逻辑地推理。他会在不知所措时犯错,也会理性地信任和怀疑。
 
孩子就像是个外国人,不懂我们的语言,不熟悉街道的方向,不明白法律和习俗。他有时会靠自己掌握四周的情况,遇上困难时,他会寻求指示和建议,他需要一个会有礼貌地回答他问题的导游。
 
我们要尊重他的无知。
 
坏心眼的人、罪犯和骗子会利用外国人的无知,提供外国人他不明白的答案,有意误导他,自大又没文化的人则会不甘不愿地嘟囔。而我们这些大人则不停地在对孩子唠叨,责骂、惩罚他们,却不会友善地提供他们信息。
 
孩子从我们身上获得的信息是如此少得可怜,若他们没有从同伴那里获得知识,没有偷听,没有从大人的对话中窃取,他们可说是几乎一无所知。
 尊重孩子们的无知---《当我们再次是个孩子》
我们要尊重他认识世界的过程。
 
我们要尊重他的失败和泪水。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3163.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