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中的悲剧---《午后四点》


 
作者:作者:(比)阿梅丽·诺冬(Amélie Nothomb),比利时法语小说家,1967年出生。父亲曾为比利时外交官,她幼时曾随父亲派驻世界各国,包括日本、中国和美国等国家。
5岁时举家离开日本,诺冬自称“是种痛苦的分离”,17岁在比利时定居,因此不论在哪里,诺冬始终觉得自己 是异乡人。自1992年以来,诺冬每年出版一本小说,作品被翻译成全世界40多种语言,深受读者喜爱。1992年凭借处女作《杀手保健》获阿兰·富尼埃耶奖;1999年凭借《诚惶诚恐》获法兰西学院大奖;2007年凭借《闻所未闻》获花神文学奖;2008年以全体作品获让·季奥诺大奖,并于同年获比利时国王勋章。
 喜剧中的悲剧---《午后四点》
在作阿梅丽·诺冬的《午后四点》这本小说里,每天午后四点,唯一的邻居贝尔纳丹先生就会准时的来到主人公埃米尔的门前敲门,然后在花园里干坐两个小时后才会离开。最糟糕的是,他们从来都没有用超过一个字的语言交流,埃米尔认为他也许是丧失了语言功能或者是根本就没有语言交流的欲望。面对贝尔纳先生的部礼貌的入侵,埃米尔感到很困扰,完完全全影响到他跟他的妻子朱丽叶的隐居生活。
 
埃米尔想用不失礼貌的方式去阻止贝尔纳先生的来访,可贝尔纳丹确实雷打不动,还是坚持每天都会来敲门干坐俩小时。
 
埃米尔总于是忍无可忍,放下和蔼的脸庞,把贝尔纳轰了出去。也许是每天下午四点贝尔纳丹都要来敲门的原因,让埃米尔过于的焦躁不安。埃米尔决定去主动聊了解贝尔纳丹的生活,了解他到底是怎么样子的一个人,为何总是郁郁寡欢,没有语言交流欲望。埃米尔认为贝尔纳丹也是一个极为可怜的人,如果没有发生可怕的事情,他也许根本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喜剧中的悲剧---《午后四点》
后来,真相大白了,。那天,埃米尔夫妇见到了贝尔纳丹先生的太太,作者是这样子形容的:“他从外面慢慢地拽进一个什么巨大的东西。那是一团肉,穿着件裙子,或者说那团肉被包在一块布里面。”这样去形容一位太太,能够看出贝尔纳丹的太太是如此的丑陋,还有一身肥肉。
 
贝尔纳丹先生之所以对生活的一起的如此冷漠,原因就只有一个,就是贝尔纳丹的太太太丑了,以至于在生活做任何事情都没有激情可言。换句话说,跟一个无比丑陋的人过一辈子,生活是没有激情可言的,在生活上是没有任何动力的。就像现在我们所追求的东西一定是美好的,美好的东西才能让我们更有动力的去努力得到它,这都是一个道理。贝尔纳丹先生的生命已经彻底的被摧毁了。他唯一还能做的事情就是看着墙壁上钟表的指针转动,两眼无神,就像死去了一样。贝尔纳丹每天下午四点到六点之间等待的时间安排在埃米尔的家里,就不会在盯着钟表发呆了。
 
两天之后,埃米尔看到贝尔纳丹先生躺在汽车里,开着发动机打算自杀,埃米尔第一时间冲上去就下了贝尔纳丹,但是,埃米尔好像把自己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贝尔纳丹先生是一个厌世的人,他其实一直在和埃米尔玩斗智斗勇的游戏,贝尔纳丹的生活上没有任何的乐趣,甚至是颓废的,他甚至觉得每天四点到六点来打扰埃米尔的生活也是厌烦的,其实他自己并不想这样,因为在家里呆着,会让他更加厌烦枯燥。对于这样的贝尔纳丹来说,也许死亡是唯一的解脱,当他终于下定决心准备自杀的时候,出乎意料的埃米尔却救了他,在对于贝尔纳丹来说,这是痛苦的。最后,埃米尔懂得了贝尔纳丹的心思,成全了他的心愿,谋杀了贝尔纳丹,让他从此解脱。
 
一个人通过谋杀来成全一个人的生活,这的确带有黑色幽默风格,这种事情如果存在于生活中,也是有悖于常理的。在这本小说里,埃米尔的这种谋杀的行为在文章中显得合情合理,整件事情有来龙去脉,懂得贝尔纳丹的痛苦时,做出了能放贝尔纳丹解脱的行为,埃米尔拯救了贝尔纳丹,也是拯救了一个厌世者的灵魂,同时,也拯救了埃米尔自己的生活,从此以后,便没有贝尔纳丹这个人的骚扰了,这不皆大欢喜吗。这这篇小说里,杀人却成了一个合情合理的事情,在现实生活中的话,却是一个犯罪的行为。
 
作者阿梅丽·诺冬在她的这篇小说里,她是具有强大的控制力的。无论是情节的发展,还是小说的语言本身,都是要从故事本身看。这部小说类型是属于“黑色幽默”类型的题材,故事的情节是比较荒诞的,但是又显得特别的有趣。用这种手法来讲一个故事,显得特别幽默、极端,是一个带着悲剧色彩的喜剧故事。
 喜剧中的悲剧---《午后四点》
如果单纯的就写这一个故事,不用任何添加,乐趣就会减少很多。诺冬在讲述这一个故事的时候,她还引用了特别多的经典历史、宗教、哲学和文学方面的内容,并且再对人性善恶、世俗礼貌这些问题上做了深层次的探讨。她的笔锋是如此的锋利,在描写丑陋的事物时,诺冬是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这原本是一个平平常常的串门小事,在诺冬的笔下,这件事情似乎被她闹得不可开交。看这本小说就像是在做过山车一样,在每一个顶端都会有另一种的心情。看这本小说的过程是很过瘾的。
 
在这个被世人称作“坏女孩”的比利时文学作家,她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坏坏的笑,不是那种坏透了的笑,而是带有喜剧般的笑,我们不得不佩服诺冬的观察能力和她的锋利写作。但是这样一被你比较荒诞又是喜剧的小说,不是能用来消遣的。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2905.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