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_文笔好的言情经典小说

CH2-3 寡欲。 好吧,其实手机不见这件事情,我倒是很快就看开了。跟麻清允断了联繫,说不难过是骗人的,但是我也忙得没这么多心思纠结,因为大学专院校的跆拳道比赛已经迫在眉睫,身为学校女子组王牌,整天就是在武打教室操练,等回到宿舍埋头就睡,哪来的动力去接电话?
所以这没手机的日子,倒也是没受到什么干扰。毕竟我要找的人,多半都会自己送到眼前,例如最近整天摇着尾巴缠着我学弟。
「学姊,该吃晚餐了。」听到熟悉的声音,我立即拿毛巾擦擦脸,顺道把皮包拎过去给他。
「这次多少钱?」接受他半个月来的照顾,也不需要太客气。毕竟我已经说得很清楚,老娘刚失恋,根本没必要去淌这种爱情的浑水。朋友,这是我们之间最要好的关係。
「唉,七十五块含饮料。」似乎也很清楚彼此的关係,小脩没有在那装男友的阔气,每天送饭都乖乖的收钱,这种交流做得十分良好。
「给你,谢谢。」说得也巧,这小子竟然跟我同个社团,虽然他只算是跆拳道男子组的肉脚,但还挺认真练习的。撑开筷子,一边喝着饮料一边问道:「你那天有没有要出赛啊?」
这个礼拜六,一年一度的比赛就要来临,警校跟体大的战争一触即发,老师、教练都发了疯,虐死我们这些主将。毕竟去年我一脚夺冠,踹飞体大的三连贯。经过一年,平日加减练习,赛前研习技巧,二次卫冕应该不是梦。
「没有喔,学校的学长这么厉害,若真的轮到我,咱们学校大概也堕落了吧。」耸肩笑道,继续当个太阳发光发热。
「加紧练习总能上战场的!唉,这肥肉太多,现在我做体能训练不能吃。」顺手把猪肉夹到他的便当里,抬起头就对上好友张芹的脸。啧啧,这女人消失了半个月,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妳怎么来了?」不等她开口,先发夺人地发问。
「嘿嘿,想说最近冷落妳太久,良心发现就来跟妳叙旧。没想到这里竟然有一个让人流口水的小帅哥!唉,妳还真不够意思,这种事情怎么都不跟我说,每天给妳打电话也没接,是在气妳生日那天我先跟臣岳偷跑啊?」果然像机关枪的张芹小朋友,张嘴就是劈哩啪啦,轰得我头晕脑胀。
「谁管妳有偷跑还是没偷跑,我只是手机掉了,没去找回来。」见学弟还在这里,不好意思骂髒话,单纯没好气地回答。
「手机掉了?里面有没有什么性感照片,万一被人捡到公布怎么办!」脑袋结构不一样,自然注意的点就不同。张芹喜欢自拍、上传,每天打扮得宛如花蝴蝶在外招摇,看似很花心糜烂的人,却是一个只要时间一到,就老实地像男朋友打电话,报告行程的好小孩。
「怎么可能有什么性感照片,我又不爱照相。」耸耸肩,无所谓的样子,「而且有人捡到应该要还我吧,啧啧。」
觉得怪可恶的,KTV的员工怎么能够这么没良心呢?
「学姊的手机长什么样子,我去帮妳看看?刚好今天练习过后,会跟同班同学去那唱歌。」一直沉默吃饭的小脩突然提议,圆润的眼睛眨啊眨,怪可爱的。
「就是一支很普通的黑色手机,如果没有就算了啦,等我比完赛,再去电信公司配一只新的。谢谢小脩,这几天都在麻烦你。」用灿烂笑容当做回报,学弟没说什么,只是勾起嘴角地背起书包。
「既然学姊现在有人陪了,我先进去练习。学姊加油!」
小脩才刚走,一旁贼笑的张芹就佔据那个位置,贼头贼脑地问:「妳是不是跟人家有一腿啊?」
「啊?妳在说什么。」翻个白眼,不理解她在颠哪条。
「阳光小学弟啊!妳不要说没感觉他喜欢妳喔,这样太贱了。」
「我们是朋友,而且现今也没这个心思去谈恋爱。」默默地进食,不想理会。
「靠,唐水柔!妳有没有这么迂迴啊,之前问妳跟麻清允的关係,妳说是纯友谊,现在这个妳再说是朋友!我活到这么大,没看过这么清心寡欲的女人!是打算出家是不是啊?」
张芹也知道我跟麻清允奇妙的互动,当下就像个恋爱大师,批评我交友的情况。

CH2-4 混蛋。 皱着眉头,深深地体验到张芹这三八的威力。靠,又不是我每一个都喜欢当朋友?想当情人的那位现在有了新欢,我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横刀夺爱吧?就算我有这个心思,还要看麻清允给不给夺啊。
「好了,不要一直唸。我怕我以后出家没人陪妳胡闹。」白了她一眼,把便当里最后几口饭给吃掉,抹抹嘴就听到张芹的电话在响,看来是臣岳打来的吧。
「等一下,我讲完电话妳再进去。」张芹抓住手臂,不让我走,快速地接起来电,嘴角都要勾到眼睛那了。「臣岳我在社团这陪水柔吃晚饭,我们没有吵架……嗯,她不是生气啦,只是把手机搞丢在KTV了。你不用担心……今天比完剑道了吗?马上就回来了对不对?」
她在那边甜甜蜜蜜,我在这边傻傻发呆。最近在外县市举办全国剑道比赛,杨臣岳作为学校代表,与张芹分开有一个多礼拜。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三八相许,连帅哥文青都被捕获了。
「好,我知道……等会我就回去了,不用担心。」依依不捨地告别,挂一个电话都要讲个十分钟。好可怕,谈恋爱都会变成这样吗?原来我还是有点矜持的。
见她终于挂上电话,浓妆豔抹的脸庞微微黯淡,瞧了我一眼,「吶,妳要去练习了吗?」
「对啊,不练习要干嘛?老娘马上要比赛了耶。妳怎么了?」纳闷地问道,得到的是她摇头叹息。
「臣岳不准我去接他,说时间太晚。妳去发挥妳暴力武打精神吧,我要回去宿舍了。」张芹挺沮丧的,大概是十分思念臣岳吧。
「妳家那个对妳不错啊,马上就回来了,不差这一时,乖。」摸摸她的头,两人笑了笑,发现她难过得连要骂我的话都忘了,心中竟然有莫名的感激。
好险她忘了,不然今天一定会被疲劳轰炸 。
「那我走啦。」撑起嘴角,对我挥手道别。
看着张芹的背影,突然觉得她是幸福的,至少她还有资格难过,而我现在什么都没有,无限唏嘘在心中蔓延。甩甩头,深深地吐气后便开始晚上的痛苦灾难。
而这份辛苦持续到週末,比赛当天,我一早就起床暖身,来到社团教室来集合。由于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_文笔好的言情经典小说我一坐大型车就会头晕目眩,教练知道我这点,特别开轿车带着我去北市参赛,比同学们还早了一些。
空旷的会场没有多少人,随意地走走看看,意外地见到一个熟悉到自己心痛的男人。
啊,麻清允怎么会在这。
「唐水柔!」发现我的身影,他立即把我给叫住,修长的腿小跑步而来,一手抓住我的手腕,劈头就是责骂:「妳为什么一直不接电话!」
瞪大眼眸,呼吸一窒,顿时间不知道如何回应。
「说啊,闹失蹤一个月,总有个理由吧?」穷追不捨地问着,脸色不太好看。我回过神,狼狈地抽回手,退后了一步。
「我……我的手机掉了,你不要动手动脚的。」低头无措,就像做错事情的小猫,焦躁不安。
「手机掉了总要去配一只,妳不知道我找妳很久了吗?一定要我找到这里,才比较开心是不是?」
莫名其妙,有谁要他找了?好好地去谈恋爱,不要再插手我的事情,有这么困难吗?
「没有,我最近太忙了,马上就要比赛,想说没有手机比较能专心……你干嘛这么生气啊。」
「等会比赛结束,我带妳去配一只。」强势地决定,麻清允的一举一动还真是有够诡异。什么跟什么嘛!我是他养的宠物,一定要遵守这个规定?
撇撇嘴,不高兴地转过头,一时不知道如何沟通下去。发神经的王八蛋,为何要搅和我的人生啊!手机办不办干你屁事,竟然敢对我这么凶悍,哼!可恶的混蛋!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28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