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写实推理小说---《气球人》

作者:陈浩基,香港中文大学计算机科学系毕业,台湾推理作家协会海外成员。
 
主角意外开启了一个能力,他只要触碰到对方的皮肤,就能够输入指令,让对方的某部分器官瞬间胀大、扭曲、旋转,就如同马戏团小丑在手中把玩的长条气球般脆弱。在让那个惯老板颈部旋转半圈、意识到这凄惨死状是自身所为之后,主角便开始了他的杀手生涯──这是陈浩基最新出版《气球人》的初章设定。
 社会写实推理小说---《气球人》
虽说是最新出版,但最初气球人仅是本廉价恐怖小说的构思,超商四十九元一本那种掌中尺寸,它不要求有什么高深寄蕴,只求看得舒爽淋漓、死法够惨烈吸睛就行。就连作者本人在后记也说,本书仅是黑色幽默讽刺剧,请各位别尝试在故事中寻找教诲或中心思想,然秉持著文学化平凡为复杂的劣根性,我们发觉讽谕枪管必然指向某个方向,幽默不仅存活于表面的那些嘻笑发噱。
 
作品中描述气球人的形象,实际呈现了某种都市文化的无意识面孔。他没有名字,仅有第一人称我,在全知观点下读者能够洞悉他未宣之于口的呢喃,带有点灰色气息,那些颓唐败絮中却藏着一根根无关紧要的针。对于满脑肥肠老板他感到厌恶、面对漫不经事的胖童他感到烦躁。
 
外在世界折磨人,他便诉诸于言语蜇人,毒舌不至于过分致命,只是对存在麻痹的另一种症状,甚至于在意外拥有能力后,气球人也仅是将其视为单纯工作,称不上什么天职或宿命。生活化约到最纯粹一点,都还是关于碎银子。
 
气球人或许是社会行进中的某种典型样貌,他软烂却潇洒,既没有什么追求,也称不上有软肋,没什么热血昂扬,就不会弄到满身淋漓的狼狈。换言之,他心中的价值排序结构严谨,除了活,最根基胸腔持续跳动的活、能在超商买几瓶矿泉水的活,再没有什么是需要绝对捍卫或奋力追求。所以他接案杀人,就如商业模式般高度效率,他人的活被兑换成自己的活,懒得用隐喻包装,这就是社会本真模样。
 
气球人所杀的那些目标,在最后都会被安插某种劣行,提示他们死有余辜,于焉他们所犯下的诈欺、掏空公款这些罪刑,便和生命一同被放上天秤,以往人们总会认为生命是最终衡量的基准,所有恶性皆无法压过生之灿烂,但如今人们开始释放掉许多不合时宜的矜持,与己无干者该死就死,我们对于他人生命的忍耐程度,已经抵不过在便利商店点一杯咖啡的时长。
 社会写实推理小说---《气球人》
为什么要在推理小说中讨论死人?在推理小说的类型当中,死人就像用过即弃的无限耗材,被置放在某种规格化的脉络解读,读者们并不在乎死者生前最喜欢喝什么饮料、在死前最后一刻想了些什么,如果那跟破案无关,我们甚至吝于称它为线索。
 
死人无论是作为事件铺陈的背景,召唤了阴谋悬疑感,或是一翻页血溅读者一身,刺激官能运作,它都离我们熟知的人很遥远,但我依然认为死人很重要:若推理小说的终极定义是要拆解谜团,谜团代表着人不为人所知的秘密,秘密通常都会蕴藉着某种死亡,需要时间去让它绽放,悄悄话让友谊死亡,偷腥让感情死亡、掏空资产让公司死亡,众多死亡丛聚杂生,也终将酿就人的死亡。所以搞清楚人如何死亡、人如何看待死亡,既是侦探表面精彩的技术展现,也是带有哲学高度的永恒叩问。
 
随着故事发展,读者便越来越可发觉气球人不仅只是轻浮无赖,他渐渐透露出自己的认知想法。在〈Shall WeTalk〉篇章里,气球人与始终在追缉他的葛警官有次对话,他们讨论正义这个亘古难题,关于善恶与否、关于道德存在。提到生命,当中有这么一段气球人所说的对白:
 
对你来说,人命是最宝贵、最值得保护的事吧?可是换个角度看,一切只是统治者考虑族群整体利害得失而硬挤出来的借口。由于活在某个群体之中,所以考虑到群体的最大利益而必须尊重彼此的性命,但只要细心一想,便会发现人类其实都是混蛋,是贪得无厌的掠夺者,因为这说法代表了人类只需保护同族生命,却可以任意杀生、剥夺其他物种的生存权。
 
当所谓同族的定义圈越缩越小,从物种差异到语言族群、利益连带、甚至是感情好恶,人类便开始分裂,在历史上的殖民历程中屡见不显,将蛮荒者视为非人,只有圈内是同一物种,圈外都是家畜,因而对他们的死亡极其冷感,无谓如捏破一颗气球也就可以理解了。
 
《气球人》严格说起来推理成分并不高,镜头并不跟着探索者思绪,比较是藉由叙事的遮掩和误导,让读者对于结局大感意外,让你只看见其中一面是魔术惯用的障眼手法,但在陈浩基笔下,他精彩用此概念舒缓了上述困境。
 
最后一篇〈与你常在〉揭露了气球人之所以成为气球人的原因,虽说是揭露,但也只是影绰的说是某个能力者送给他的。在故事里气球人遇到了另外一个能力者想跟他同归于尽,理由是,那个女生可以看透生命所有可能的样貌,如何生如何死、喜欢成长衰亡紧张愤懑所有关于人的字眼她都知晓,她感到极度厌烦,面对百无聊赖的已知生命,她只想有个解脱。
 
但因为这个能力也包括洞察自身的命运,因而她只能委托气球人杀死自己,因为她无法参透另一个能力者,看向气球人时,他的未来是朦胧未知的。
 
彷若从结尾倒播回放的灾难电影,繁盛文明在知晓所有未来的爆炸与灾厄后,突然便无法遏止的提前萎缩了,全知透明所带来了暴力,随之而来是一切意义的死亡。在这种热寂之下,唯有遮掩能带来新生,就像魔术师精妙的误导目光,让观众看到兔子从帽里跳出时,发出无比欢腾的赞叹。
 社会写实推理小说---《气球人》
至此,他完整交代了气球人的始末,连带描述了那些气球人相似的典型性格,那些状似恶狠杀手、内在却如吹胀胶皮般脆弱的人们,肚里是一无所有却也无法泄去的虚无主义。悲伤的矛盾状态,在故事结尾也只能靠留白给予一些慰藉:是的,世界很坏、人们很坏、伪善者是去除不完的,这一切都与我无关,但至少我可以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不知道事情有没有其他可能,这样的话,在那个空格里,我说不定还能填上希望。
 
虽然他说《气球人》并不是社会写实推理,但本质里依然藏有着对写实社会的关怀,这有可能是评论者自我脑补过多,但也可能是陈浩基真正的幽默吧?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2152.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