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揉弄着饱满的乳_教师校花成为仇敌11图文

第二章 不怕死的资优生(4) 洗了暖呼呼的热水澡,全身放鬆许多,雷晴穿着宽鬆衣物从浴室出来,没有穿着束胸的胸部微微突出。
书桌上一堆散乱资料,寒晴一张张放进写着大大的机密两字的牛皮纸袋里。
「这样他们不会怀疑吗?」任谁看到写着机密的资料袋都会觉得奇怪,更何况是那两兄弟。
「我怕他们不知道要偷这牛皮纸袋。」寒晴玩味笑道,準备好心的把最近黑道干的勾当透露一点给他们。「这里头的讯息都是真的,给他们点甜头让他们回去好交代。」
雷晴拿起丢在一旁的假卡和笔记本,上面事由都写好,只剩家长签名。
「妳请假?」
印象中,姐姐通常都直接旷课,不曾请过假,这还是她有史以来第一次摸到假卡。
「是那个超级资优生自作主张请的,那笔记本也是他的。」寒晴连翻都懒,才不稀罕他的帮忙。
雷晴翻开来,见到内文,略微讶异的开口,「真详细。」
寒晴凑过去,里头是写了挺多字。连课堂笔记都帮她做好,这人到底多有同学爱?
「今天上课的笔记我印一份放到你的书包里,功课的重点我也在书上标记,
翻一翻就找得到答案。明天要考数学、物理第一章,记得念。
如果还有什么问题再打给我。
俊修。」
还留电话,他以为自己是万人迷啊?不要脸程度跟她有得比!
寒晴根本不想管什么功课,将笔记本扔到一旁,继续刚才的事。
「他好像是认真的。」
「他有病,别理他。」寒晴不以为意,过几天他发现徒劳无功,就会放弃找下一个目标去上下揉弄着饱满的乳_教师校花成为仇敌11图文帮助了。
叩、叩、叩──门板被人敲响。
「少爷,安长老请你们到书房找他。」
「知道了。」
寒晴放下手中的资料,记得前阵子安长老才说要环游世界,怎么这么快就回来?
她们走到书房,里头像是个小型图书馆,书柜散发出清淡的桧木香,闻着令人神清气爽。
一个略微年长,慈眉目善的老人坐在里头,见到她们来了,放下手中的厚书,和蔼的笑着,「小晴、晴儿,好久不见了。」
「安爷爷,你不是去环游世界,寻找有潜力的学生吗?」寒晴像是见到亲爷爷般,亲暱的靠过去。
安长老是教育界备受尊敬的泰斗,教育界几乎无人不知安长老,虽然退休已久,但对学术界还是有着很深的影响力。
向安长老拜师学习的人众多,但安长老不是以对方有没有钱,而是用有无潜力来决定是否要收为学生,学术界不少有名的人都受过安长老指点,她母亲就是安长老的学生。
见到两人,安长老欣慰一笑,一直以来他都把她们当成亲孙女一样对待。
「是啊,不过时代不同,想学习的人已经不多了。我活了数十年,就只见过三个极有潜力的学生,正是寒晴和妳的母亲寒媚。另一个是龙门的领头,夜岚枫。此生能教到你们这么优秀的学生,我也该满足了。」
虽然雷晴也很聪明,但资质还是和姐姐有差距,寒晴就和寒媚当年一样,学习能力惊人。
安长老提到他们,脸上便带着骄傲,这几个学生可以成为他的徒弟,他此生可以说是了无遗憾。
他们都极具智慧,只要稍微指点便可融会贯通,有着令人羡慕的资质,再加上他们对教育都有很深的认同,光有肌肉没有脑袋的黑道是无法长存的,因此愿意努力学习,这让他们事半功倍,在极短的时间内吸收了大量知识,只可惜都是黑道出身,无法在学术界发光发热。
听到龙门的夜岚枫,寒晴和雷晴的神色立刻转变。
龙门是唯一与天狱并驾齐驱的黑道家族,两家族彼此是劲敌关係,争相抢夺国家黑道龙头的宝座。或者说,龙门曾经是国内最鼎盛的黑道,然而因为天狱的急速窜起,现在两家族势力不相上下。
而夜岚枫是龙门的老大,和寒媚年龄相仿,同样有着超群的领导能力,二十几岁就继承家族,并把组织管理得有模有样,一直到现在都持续壮大中,是天狱最大的威胁之一。
要不是这两个家族是死对头,安长老真想让他们切磋认识。
想到这,他不禁叹了口气,黑道的恩怨不是三言两语可以化解的,就算经过两、三代都不见得好转。可他还是由衷希望他们不要起冲突,毕竟两边都是他的得意门生。
「对了,我听妳爸爸说,妳们到天日就读?」
「是啊,没办法再收到女孩们的点心和情书,有点可惜。」寒晴开玩笑的道。
「妳们也要有点身为女孩子的自觉吧?」她们这样真叫人担心,如果不是本来就知道她们是女孩,就连阅人无数的安长老都会认为她们是帅气的小伙子。
这话不知道在家里听过几遍,她们从小就被当男孩养,女孩子该有什么行为她们反而不懂。
寒晴俏皮的朝安长老眨眨眼,「安爷爷不觉得我们很可爱吗?」
见到寒晴调皮的模样,安爷爷不禁莞尔。她们是很可爱,实在难以想像,她们在外头舞枪弄刀和人火拼时有多骇人。

第三章 第一次卧底任务(1) 踢,踢,再踢……
趴在桌上睡的人不安分的动了动,被隔壁的超级资优生乱到无法入眠,忍住气不予理会。
寒晴昨天和妹妹聊到凌晨,根本没什么睡,本来连学校都不想来,但想到有机密资料要外洩,只好硬撑着来学校补眠。
终于,寒晴受不了的抬起头瞪着邻居,沉下语气警告,「你再踢试试看。」
俊修好似刻意要激怒对方一般,当场再踢一下。
资优生挑衅意味十足,寒晴真火了,老虎不发威,当她病猫是吧!
「你……」
俊修没等对方先发怒,冷言打断,「我不是有帮你整理重点吗?为什么还考零分?」
考卷题目起码有一半都是他昨天整理的重点,这家伙竟然一题也没写!
「关你什么事?」这人真的神烦!
「功课写了没?」
「……」他是听不懂人话吗?寒晴决定把他当空气,手撑着下巴,懒得再搭理他。
见寒晴不打算理会自己,俊修也不介意,直接拿走对方侧挂在桌上的书包,翻出里头物品。
「你干嘛?」这家伙是强盗啊?一天到晚乱拿她东西!到底谁才是不良少年?
「还我!」寒晴动身要抢回自己的书包。
「不要。」一手挡住扑来的寒晴,欧俊修大方翻着里头的东西,如果不是他昨天在里头塞书,书包里的东西真是少得可怜。
由于身高加上手臂长短差距,寒晴只能跳啊跳的,奈何不了他。
「不要以为我真的拿你没办法!」
让他一下真的以为怕他吗?她只是不想动粗而已!
「你们感情还是这么好啊!」连两堂的考试摧残,让豪士有气无力的瘫在桌上。
虽然这两人看似不和,一点小事就能吵起来,可班上敢这样和寒晴说话的只有俊修。
「我看你改追俊修算了。」温风勋建议,俊修也不比毅朗差,应该说更优秀才对。
寒晴一脸噁心,跟这家伙当同学就够烦了,谁想浪费青春在这种人身上!
「我对超级资优生一点兴趣也没有!」
俊修眼底同样闪过不希罕。
「这是机密?」俊修注意到写着大字的牛皮纸袋,困惑的唸着上头的字。这怎么看都是故意让人知道里头东西是机密一样。
「这什么?」豪士和风勋好奇的凑过去。
警察兄弟眸底闪过异样,警觉起来,难道那是……
「十八禁的啦!」寒晴粗鲁的抢回自己的东西,眼角余光瞄往警察兄弟,察觉到他们神情的细微变化,她知道已经引起他们注意,「是男人都会有兴趣。」
闻言,风勋双眸都亮了,精神大好的靠近,「你怎么可以把好东西藏起来?借来瞧瞧!」
「不行。」
「为什么?」竟然想私吞,太过分了!
「因为这是我宝贝晴儿的居家生活照。」
寒晴一脸陶醉的抱着牛皮纸袋,其他人无言以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吐槽。
一听闻是雷晴的照片,他们神色立刻沉下来,无趣的坐下。谁要看他弟弟的生活照,他们都是正常的男人!
少毅绝和弟弟交换眼神,他们可不会这么轻易就相信里头没什么。两人前后离开教室,寒晴瞧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微勾起嘴角。
到了无人的顶楼,少毅绝才开口,「那里头可能有我们要的资料。」
「可是上头大剌剌写着机密,有点奇怪。」少毅朗起疑心,如果真是机密资料,会写成那样让人知道吗?
「不管什么原因,先拿到手再说。」少毅绝道。
「教室一直都有人在,根本找不到机会下手。」少毅朗思考着。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取得资料,才是真正的难题。
「放学后你约寒晴,我会把雷晴引开,你找机会动手。」
「好……」少毅朗才应诺,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似乎答应太快了,猛然心一惊。「为什么是我约他?」
少毅绝认真凝视着弟弟,託付重责大任般拍着他的肩,「因为他喜欢你。」
寒晴这几天动不动就向少毅朗抛媚眼,甚至直接吃豆腐,勾肩搭背不打紧,竟然还偷捏他的小屁屁!
寒晴一向是在众人面前大方捏下去,让有苦不能言的少毅朗感到委屈,碍于不能撕破脸,再苦也得忍。
「哥,算我求你,这次你帮我挡好不好?反正我们长得一模一样,把制服换一下,他就不会发现了!拜託啦……」制服上的学号只要换一下,其他人肯定分不出来!
少毅朗哀求着,他不想再遭受寒晴精神与肉体上的摧残。被性骚扰就算了,对方竟然是男人!此时他可以深深体会,那些受到性骚扰和家暴的男性,无法向外求援,孤苦无依的无助感。
少毅绝稍微同情弟弟,这几天真的难为他了,时不时就要被摸一把,如果只是交换一次角色,应该没关係。
「你欠我一次。」
「谢啦!欠你两次也没问题!」少毅朗感激的道。
「好,两次。」
「……」

「好啊。」寒晴毫不犹豫的答应,「亲爱的小朗约我当然没问题。」
寒晴好笑的看着少毅绝,看来少毅朗是被她给吓到了,竟然叫少毅绝扮成他,不过寒晴很配合的装作不知道。
俊修神情参杂着不易察觉的不悦,对别人态度那么好,和他说话就像仇人似的,这差别待遇会不会太明显?
约到寒晴后,少毅绝兄弟暂时鬆口气,可还不能掉以轻心,放学后真正的任务才开始。
接下来的体育课,大家换上运动服后到操场集合。外头天气炎热到光是站着就令人满头大汗,可并没有减去这群男孩想消耗精力的慾望,体育老师让大家自由活动,自己也非常热血的揪团打球。
「挑一场?」少毅绝拿着球,这是唯一可以活动筋骨的课程,不好好动一下怎么可以?
「来啊。」寒晴乾脆答应。敢跟她挑篮球,简直不自量力,她家可是有专属篮球场,平时没事就跟家里那群黑衣人打,连那些暴力的家伙都不是她的对手,这几个小毛头算什么!
「等等!」风勋唤住他们,提醒道:「脱衣服吧,否则等下全身汗,很不舒服。」
已经可以预期等会课堂结束后的惨状,教室里充满臭男人的汗味,说有多噁就多噁。
学校没有女学生,不需要忌讳太多,大部分的男生都光着上半身打球,没脱的运动服真成了「汗衫」,随便拧都能出水,在这反而是不脱的人较奇怪。
除了寒晴和俊修外,其他人毫不避讳,直接脱下上衣。
寒晴挑眉,这是就读男校的福利吗?难得可以如此近距离看到这么多青春肉体。她瞧向警察兄弟,果然有练过就是不同,体格特结实。
感觉到寒晴直勾勾的视线,少毅朗顿时彆扭的侧过身,突然后悔脱了衣服,顿时又想穿回去。
「俊修,你也脱了吧,来打三三。」豪士道。
「别勉强人家,他的专长可是唸书。」寒晴一想到超级资优生那白斩鸡的身材就不禁想笑。书生还是乖乖待在教室就好,没有锻鍊过的肉肯定都软趴趴的,就别拿出来展示。
睨了寒晴一眼,俊修大方的将上衣脱了,露出精壮身材,那厚实分明的肌肉看起来一点也不比警察兄弟逊色。
俊修这一脱立刻成为焦点,大家一直以为他是纯书生,大多和书本作伴,毕竟他用功程度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想不到体格毫不逊色!
「哇靠,你有偷偷在锻鍊?我以为你都在读书……」风勋低头看看自己白嫩的胸肌。输惨了……
「我家是开武术馆的。」俊修简单解释。
寒晴扬眉,这还真是意料之外的事,想不到超级资优生也学武。这么有料是挺养眼,可惜仍无法改变他是超级资优生的事,他们注定不合。
「哇,你家这么酷!」豪士讚叹,家里就是武术馆,那俊修从小习武,肯定很厉害!
「轮到你了。」欧俊修用着回敬的口吻,「不敢脱吗?」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20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