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歌无奈的笑着走上前应对,众佣兵之中,只有她知道黑桃这层用意”夏瑾新书《灵魂之刃》试读

卷二 14.天堂之门

使用道具「宠物繁殖」的过程很顺利,刑歌成功複製出九颗彩之果实宠物蛋,小绿芽因为道具副作用恢复到最原本的模样——宠物蛋。

带着十颗宠物蛋,血雾佣兵团五人匆匆忙忙撕破传送符,抵达目的地。

刚走出传送阵,便看到黑桃在不远处朝她招手。

「唷,刑歌,妳终于到了。」

有懒散又漫不经心……是黑桃一贯打招呼方式,黑桃和妹妹红心正站在门口,似乎等着她一段时间了。

刑歌靠近时悄悄左右观望,这是个人烟稀少的小村落,因为没有补给点和NPC,四周无人,荒凉的不得了,会面地点选在这种地方,难道有特殊目的吗?

黑桃插着腰,右脚很放肆的翘在木头门槛上,满满责怪的意味:「妳晚了两分三十五秒,身为一个佣兵却让雇主等候,像话吗。」

隐形猫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低声碎碎唸道:「我就知道会被扣薪水,大公会最喜欢来这招,剥削基层劳工的基本权益,我可怜的薪资,唔唔……」

「抱歉,因为一些事情耽误了行程。」

“刑歌无奈的笑着走上前应对,众佣兵之中,只有她知道黑桃这层用意”夏瑾新书《灵魂之刃》试读

刑歌无奈的笑着走上前应对,众佣兵之中,只有她知道黑桃这层用意。

黑桃是个不拘小节的人,不会斤斤计较这两三秒时间,之所以会故意刁难她,是因为自己先前用计让委拖延了一个月之久,让他吃了闷亏,黑桃想藉此恶整回来罢了。

在黑逃开口提扣薪水之前,刑歌率先说道:「黑桃,我知道你委託宠物彩之果实的原因了。」

「喔?」听她这么说,黑桃扬起眉,很快就把迟到两三秒的事情抛到脑后。

刑歌说:「因为圣战的缘故吧。」

黑桃被勾起了兴趣,此时,这位灵魂之刃最大公会长,露出一抹张狂且深沉的笑容,视线如一只野性黑豹般,紧迫锐利盯着刑歌看。在城战上,光是被这人瞥了一眼就会令人冷汗直流,丧失斗志。

每当黑桃打算认真时,就会出现这彷彿要把人生吞的眼神,这让刑歌更加确定自己的推论没有错。

「继续说。」他抬了抬手指示意。

「我先前想不透,你从来没养过宠物,对于动物完全不感兴趣,为何会突然花大把财力和精力想要得到彩之果实,后来我明白了,不是你需要养,而是公会荣耀帝国需要。」

「彩之果实是辅助型宠物,擅长群补、定身、治癒多种特殊技能,宠物技能和玩家属性不同,不会覆盖叠加,技能效果加倍,若玩家与宠物配合,将会得到最佳效果。」

「彩之果实虽然攻击方面不强,却在城战上相当好运用,牠的多方位技能正好是守护城战水晶的最好选择,能够控制城战水晶的人,一个城只有一个领主,后来我去调查了,荣耀帝国目前齐下拥有四十七座城镇,其中有十座为主要大城,和你要求的十只宠物数量刚好一致。」

「黑桃,你根本不打算养宠物,而是把彩之果实分送给齐下分公会领主,让彩之果实用来参加城战,是吧?」

「叮咚,推理很正确,全部答对了。」黑桃打了响指,表情愉悦轻鬆,似乎对于刑歌会料想到显得不意外。

他懒懒得撑着头,说道:「不过有一点妳说错了,我齐下拥有大城不是十座,是九座,就在昨天小型城战时,南方大陆克里仁基被『时空旅途』夺回去了。」

刑歌点头说:「我听说这件事了,时空旅途的会长德里克出其不意展开袭击,将原先被荣耀帝国抢走的城镇『克里仁基』一举夺回。」

黑桃显的不耐:「啧,没想到妳已退出『时空旅途』,德里克那只三脚猫还有办法夺城。」

「别小看德里克,好歹他是时空旅途现任会长,有点能耐。」刑歌当然帮着前公会说话。

「我看他不顺眼,遇到他準没好事。」不晓得为什么,黑桃跟德里克向来不对盘。

好奇心催使之下,刑歌暂时撇开正事问道:「我说……黑桃,你到底为什么讨厌德里克?」

黑桃撇了撇嘴,提到德里克似乎让他心情不佳:「我和他的个性天差地远,那家伙行事温吞,总是装作斯文男模样,实际上满肚子阴谋狡诈,反覆无常,我最讨厌这种做作男了,打从第一次见面,我就看他很不顺眼。」

意外听到黑桃长长讲了一大串德里克的坏话,刑歌好笑地问。

「擅长阴谋和策画,我不也差不多吗?」。

「妳不同,妳拥有优秀的判断力,做事果决犀利,一旦决定的事情就不会更改,具备领袖该有的魄力,和德里克那龟毛的个性不同,男人太优柔寡断,实在令人受不了。」黑桃对德里克抱持着强烈反感。

刑歌耸耸肩,这两人的纠结太深,寻常人解决不了,她聪明的没有搅和进去私人恩怨里。

刑歌轻咳一声,这才提起正事:「好的,现在我们知道时空旅途夺走克里仁基,黑桃,荣耀帝国少了一座城镇,代表将会多出一只宠物。」

黑桃同意:「是呀,没料到德里克那混帐出来搅局,让我多出一只宠物,该怎么处置牠呢……」

刑歌狮子大开口:「不妨多的那只彩之果实送给我如何?」

黑桃双手盘胸,有些意外的上下瞥了刑歌:「好大的口气,妳有什么理由认为荣耀帝国会做慈善事业?」

「多那一只宠物摆在公会仓库里看了多心酸,不要也罢,随便送给谁吧……我以为你会这么想。」刑歌抓準了黑桃那高傲性格下手。

黑桃不吃这一套:「少奉承我了,我的城镇被妳前公会夺走,老子不爽的很,妳现在是我的大仇人,我没挟怨报复就很不错了,凭什么心胸宽大把宠物送给妳?」

「就我所知,荣耀帝国的会长黑桃,并不是会呕气的人,就算是挟怨报复,也会找个光明正大的时机……例如下次城战动手还击,黑桃,你不屑私底下来阴的。」

刑歌指着自己,向黑桃自我推荐。

「黑桃,我了解你的个性,你不会把无用的东西放到仓库里,有最大的可能性是——你会将彩之果实送人。我现在的身分是佣兵团长,不是公会长,无法跟你抢城镇,我应该是很好的赠送宠物人选。」

要求对方把宠物赠送给自己……如此厚脸皮的举动,不像刑歌以往的作风,但是为了争取获得小绿芽,刑歌不打算放过任何机会。

黑桃是个人精,短短几句对话已察觉出异样,这个人露出若有似无的冷笑,伸出单手,轻捏起刑歌下巴,将她的脸往上提了几公分:「我这个人不喜欢被人欺骗,刑歌,告诉我,发生什么事?」

那双有如野生动物般的锐利目光,彷彿要把对方生吞似的扫视着她,近距离的侵略性注视,足以叫人冒冷汗,光是被这么一瞥,若是胆识不足的人,恐怕会直接当场软脚。

「喂!你想做什么!放开她!」

千曜单手握剑,皱起眉想要阻止,不过被刑歌用佣兵频道阻止了。

刑歌不躲也不闪,毫不畏惧的迎上黑桃的目光,她叹了一口气,如实说道。

「好,我直说了,委託过程发生一些事情,原先委託的十株彩之果实,我们其实只获得了一株,为了达成委託,我使用商城道具『宠物繁殖』,将最后一只彩之果实扶养长大,藉着一株複製了九株宠物,而我想要回来的这只宠物,就是我们养大的那只。」

「我听过『宠物繁殖』。」黑桃扬起眉:「经过複製的宠物能正常使用吗?」

「可以,其他九朱彩之果实和一般宠物无异,若是不放心,你可以试试看。」刑歌说:「黑桃,你的委託是『得到十株彩之果实』,在这方面我们圆满达成了。」

「没错,委託方面没有问题,但那不代表我会免费送一只宠物给妳。」黑桃表明态度。

「我明白,你的考虑完全合乎常理。」刑歌作出最后计策:「所以,黑桃,我愿意放弃这次的委託金,剩下九只彩之果实给你,请你把一只彩之果实赠送给我。」

「喔?妳打算做白工吗?」黑桃微瞇起眼睛,饶有兴趣的问:「为了一只宠物,值得吗?」

「很值得。」刑歌果决的说。

黑桃像是陷入思索,盯着她一会,缓缓说道:「妳好像早就準备好了,让我猜猜,妳从一开始就打算坦承一切,不打算骗我?」

「是的。」刑歌点点头,将所有的一切告知黑桃,正是最后一步计画。

刑歌了解黑桃为人,黑桃对宠物不抱持任何兴趣,这次会委託得到彩之果实,目的只是在城战中分发给各分会长使用,总的来说,彩之果实根本不是黑桃在乎的对象,只要能够正常使用,彩之果实是不是複製品,黑桃不以为意。

黑桃轻抬眼,尖尖的指甲摩擦着她下巴细嫩皮肤,「那么,妳猜我得知了真相,会有什么反应?」

刑歌定定的看着黑桃,沉默不语,接下来就是关键了,在她的计画中,黑桃得知了真相会有两种反应,一是大发雷霆,二,则是……

「不管如何,妳赌对了。」

黑桃鬆开了手,刚才显露的危险气氛,已经不复存在。

「我对养宠物没半点兴趣,游戏至今没养过宠物,以后也不会改变心意,彩之果实是否为複製品,我完全不介意。况且,妳确实圆满完成委託内容,这点是无庸置疑的,我黑桃可没这么小气,委託金照样会付给妳。」

黑桃哈哈大笑,挥了挥手爽快地说:「哼,不得不佩服,妳的胆子够大,还把我的性格摸得一清二楚,有个了解自己的对手倒是不错。刑歌,看在我们以往的交情份上,多的那一只宠物妳想要仅管拿去吧。」

刑歌笑着说:「谢谢,我不会白收礼物,黑桃,我欠你一次人情。」

「行了行了,来交易吧。」黑桃毫不介意,点击交易申请。

前方三十公分处忽然浮现出透明交易面板,刑歌往自己包裹翻找,留下小绿芽那颗蛋,将九颗彩之果实繁殖品放上去,而黑桃豪爽的一次放上合约现金,再多一笔额外加成。

「我多给你们五成薪水,血雾佣兵团让我很满意。」黑桃果真是豪快之人,随随便便就能拿出一笔鉅额。

刑歌欣慰的看着薪水入袋,她这几个月的生活费有着落了。

隐形猫激动的眼睛都变成$的形状,不停对佣兵团三位男士说:「这才是真男人啊,灵魂之刃最大会长有风度!看到没,以后找客户要找他这种的肥……」

还好白渊眼明手快堵住隐形猫的嘴,让「雇主是肥羊」这句话没顺利说出来。

旁边的小混乱没有妨碍黑桃和刑歌,交易进行中,双方递上交易物品,黑桃按下确定,刑歌也按下交易键,两张牛皮纸契约单在空中化为粉末。

系统提醒:血雾佣兵团已完成委託,契约金已自动汇入佣兵帐户中。

听见系统宣布委託完成,真实感顿时涌了上来,血雾佣兵团人互看一眼,露出欢喜的神情,折腾一个多月的委託,终于完成了!

对于委託成功,基本上大家抱持着高兴态度的,除了两个交易者刑歌和黑桃。

彷彿没有听见系统声音,与欢乐的气氛周遭隔绝在外,黑桃和刑歌面对着面,像是在互相打量,眼神盯着对方,却不说一语。

黑桃打了一个响指,打破沉默:「委託完成,为什么妳的表情还是这么严肃?」

「因为正事还没结束。」刑歌回视着他:「你可以说正事了吧?你找我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我就知道妳不会让我失望,刑歌,妳通过考验了。」

黑桃笑了起来,不过笑完后立刻换了一副认真神情,很是慎重的对她说:「刑歌,妳放弃大会长身分成为佣兵,但是身手并没有退步,还是那么精明,做事果决犀利,那么,我就可以放心把那件事情告诉妳了,如果是妳,妳一定能够办到。」

「什么事情?」刑歌定定的望着他。

她隐隐约约察觉,黑桃不会那么简单将由她这个委託,其中暗藏着考验,好像……好像在计画些什么事。

黑桃正经神色,在大岩石边随意坐下。

「两个半月前,我遭受不明人士袭击,荣耀帝国公会地附近出现一个非公会人士,试图入侵大厅。」

刑歌疑惑问:「等等,荣耀帝国的公会地是游戏中出名严格,防御机制作的滴水不露,怎么可能让外人随便潜入?」

黑桃说:「我不晓得他怎么到的,门口有五位守卫看管,大厅有身分辨识系统,进入门前要用密码识别,即使这么坚不可摧的公会地,也被那个人潜了进来。

「他脸上戴着全白面具,穿着全白长袍,用变声后的声音自称是『天堂之门』。」

刑歌在脑海中搜寻:「天堂之门……初次听闻,这名字真特别,若有听过我应该会有印象。」

黑桃说:「我也没听过,那个人是一个疯子,闯入荣耀帝国后,不停嚷着『我是天堂之门,上帝派来的使者,我将会凭着一己之力改变游戏,黑桃,走着瞧吧,你得意不了太久』。」

「天堂之门……自称是神的玩家,想改变整个游戏……这宣言是否太过狂妄自负了。」刑歌皱起眉。

黑桃撇了撇嘴:「我也是这么认为,我也狂妄骄傲,常嚷着目标是统治游戏,但可没像天堂之门一样疯狂偏激,大言不惭的自称是神,像着邪教徒似的要求别人追随,哼,总而言之,不切实际的美梦滚到梦里去做吧,出来丢人现眼造成别人困扰就是有病了。」

灵魂之刃这款大型网游岂能单凭一人掌控的了,就连号称最强王者的黑桃,也是花费无数时间和精力,才获得了现在这个地位,因此听在他们耳里,天堂之门的宣言就像小孩子闹脾气一样任性。

刑歌决定不再打断:「你继续说。」

黑桃说道:「当守卫发现公会地闯进来外人后,天堂之门已经走到大厅,我立刻拿着武器追了上去,当场和他进行对战,与对方过招不久,天堂之门丢了烟雾弹,转眼间就逃出城镇了。」

「目前很常见,怎么了?」

刑歌不解,她知道会长这职位会引发一堆问题,毒杀暗杀明杀这是基本附送,比较麻烦的是在背地里搞小动作的人,黑桃不是新手会长,应该也早已习惯暗杀了才是。

红心从旁插话:「战斗途中,哥哥施展出技能『劫魂斩』,天堂之门见状立刻使用很特殊的方式躲过,技能只擦到对方衣领一角,天堂之门看似没有很想与哥哥对战,立刻逃跑了。」

刑歌一愣,讲出重点:「黑桃使用『劫魂斩』,天堂之门没死?活着离开了!」

「我刚好在现场,看的很清楚。」副会长红心点了点头。

这下刑歌承认,这件事不普通了。

黑桃可是灵魂之刃公认最强的玩家,截魂斩则是黑桃最擅长的独创技能,此技能範围大,攻击力强,被那招正面打到必定尸骨无存,被技能轻轻扫到,血量至少喷一万点以上,而灵魂之刃目前玩家最多血量只有九千八百点,所以说,截魂斩是一项秒杀技,任谁跟黑桃对上绝对必死无疑。

这项变态技能正是黑桃成为最强王者的原因,灵魂之刃至今没有人能突破。

如今,这项传说被打破了,因为一个不知名刺客袭击,黑桃施展出技能,竟没能拦下天堂之门,眼睁睁的看着刺客离开。

刑歌摸着下巴问道:「很奇怪,天堂之门底子不错,应该是排行榜名人,或是隐姓埋名的高手,但是一个高手为何搞暗杀呢?」

黑桃说出原因,「我也认同,有这么优秀的战斗力,背后的势力肯定也不简单,但我却没半点印象,天堂之门的目的为何,和我有什么渊源……太多谜题令我不解。」

卷二 15.幕后真相

「你印象中有得罪过什么人?」刑歌从人际关係下手。

黑桃偏头思索,不到两秒回了微笑:「我记不得了。」

红心补充说明:「哥哥才华洋溢,品格高尚,在外有好多人忌妒哥哥,因为太多人了,有些人连名字记不住,不知道该往哪里找。」

刑歌能明白,黑桃作虐作太多了,想杀他的人片布全伺服器,没办法找出来杀个痛快,意思就是这样吧。

刑歌偏了偏头,忽然想通了:「所以说,你特地让妹妹红心来当雇主,和这件事有关係。」

荣耀帝国的策略通常由会长黑桃执行,这次的委託却是副会长红心发布,刑歌觉得有点古怪,也想不通,现在看来,原来有这一层用意。

「没错,天堂之门既然有办法潜入公会地,一定有管道得知我的动向,时时刻刻注意我的一举一动,所以我让比较少人注意的红心私底下发布委託,不让周遭任何人知情,避免事情扩大。」黑桃有意私底下进行。

刑歌问:「黑桃,你对天堂之门有何了解,能否详细介绍?」

「可以。」于是黑桃开始讲解。

天堂之门是个突然间出现的人物,就目击者所言,他出现在两个半月前。

第一次出手,天堂之门就选择在荣耀帝国犯案,潜入公会没多久被黑桃发现后,天堂之门立刻逃跑,之后天堂之门转移目标,到「狂徒」的会长烈火獠牙那,盗走了仓库现金五亿元,再接着去「云淡风轻」的会长逍遥,暗杀逍遥与其重要干部多达数十次,最后去骚扰「黑色禁锢」的会长禁痕,四处造谣毁其人品。

灵魂之刃排行榜的各个公会都出现类似的情形,从杀人、栽赃、毁谤、威胁等等,各种下流手段全使上了,天堂之门有着强烈的执着,专门挑大公会下手行兇,动手完立刻逃跑,没人追查到他。

两个月来,灵魂之刃唸的出口的大公会名字全被天堂之门挑衅过,如果天堂之门哪天不小心暴露身分,绝对会被标靶打成蜂窝。

听完一长串介绍,刑歌忍不住如此评断:「这天堂之门做的事情跟邪教徒一样,偏激的不得了呢,顺便一提,黑桃,各大公会之中,只有你遇到天堂之门谋杀未遂,依旧安然无事呢。」

「这是当然的,老子是什么人物,区区一个杀手奈何不了我,被他逃了有些遗憾。」黑桃停顿了下,向刑歌问:「我说了这么多消息,妳有什么想法呢?」

刑歌摸着下巴,根据以往判断说道。

「天堂之门能够在各公会出入而不被发现,且躲过你的攻击,证明天堂之门智商和能力都异常出色。」

「若是天堂之门是个光明磊落的玩家,绝对一大堆公会抢着要,可惜,这人似乎有着可怕的野心和执着,想要与排行榜大公会作对,明明有如此厉害的身手,却专作暗杀、造谣等等上不了檯面的事情,人品方面令人质疑。」

黑桃扬起眉,问道「然后呢?」

刑歌瞥了黑桃一眼,继续说道。

「天堂之门显然计画多时,有短暂现身各处,却没留下任何痕迹,他的目的为何,我不知道,目前只知道他在对排行榜各大公会挑衅,他想要击垮现有公会,天堂之门是个危险人物,很有耐心和野心,相当自负,对我们来说是个大威胁。」

「再然后呢?」黑桃问。

「没有然后,我说完了。」刑歌双手盘胸,无奈的说:「黑桃,公会被外人入侵属于私密消息,你不应该随便让我知道,还是说,特地告诉我天堂之门的资讯,有其他目的?」

「是的,我有其他目的,我想问你对天堂之门的意见。」黑桃说:「因为妳有可能和我一样,被天堂之门陷害了。」

她被天堂之门陷害?

……她?何时?

黑桃这句话令刑歌微微一震,她随即冷静下来,在脑中思考着近期发生的琐事,肯定的说,「不,我从来没有接触天堂之门,他没机会陷害我。」

黑桃遗憾的摇着头,盯着刑歌那锐利眼神稍微放柔了一些:「有的,妳接触过天堂之门,对方擅于隐瞒身分,阴险狡诈,曾经混入妳的生活圈,只是妳浑然不觉,刑歌,再仔细想想,有没有不对劲的地方……」

刑歌握紧双手,在脑中迅速思考着。她索性相信黑桃的话,把事情重新理过一遍。

天堂之门对排行榜大公会有敌意,专挑大公会会长下手袭击,从天堂之门出现两个半月起,依序遭受袭击的公会有,第一名的「荣耀帝国会」长黑桃,第二名的「狂徒」会长烈火獠牙,第三名的「黑色禁锢」会长禁痕,第四名的「云淡风轻」会长逍遥……

那么……这边就出现了一个疑点了,和「云淡风轻」并列第四名的「时空旅途」呢?为何天堂之门跳过时空旅途,直接往第五名公会攻击,无视了时空旅途?

想要扰乱排行榜公会的幕后兇手,忽然仁慈的放过时空旅途吗?刑歌可不这么想。

刑歌闭上眼睛,仔细设想情况,两个月前发生了什么事……那时候她已经退出时空旅途公会,正在当起新手佣兵,接了前雇主无期的委託,谋划城战相关事宜,和前公会时空旅途没有任何关係了。

忽然间,刑歌明白了。

她卸下会长身分,退出时空旅途,正是关键点!

天堂之门不是没有动手,而是已经动过手了。把会长的她给拉下台,让公会从此一蹶不振,排名猛往下掉落,不就是给时空旅途一个最大打击吗?

一股难以言喻的愤怒感涌上心头,刑歌将双手握的死紧。

「天堂之门最早出现时间不是两个半月前,而是三个月前,第一个下手的目标就是我,设计并陷害我卸下时空旅途的会长职务的人,其实是天堂之门,黑桃,你想暗示我这一点,没错吧?」

「对,天堂之门开始频繁出现在各大公会搞破坏,是否时空旅途也遭受其害呢?我意识到这点,于是尝试连络上妳。」黑桃叹了一口气,将一切缓缓道来。

「但是,那时的妳已经不是一届会长,居然组成佣兵团队,办起委託游戏,我无法确信妳依旧是那位聪明伶俐的会长,还是自暴自弃成为不入流的佣兵,因此利用委託名义把妳找来,并要求妳达成一件困难委託。」

「如果妳成功了,就代表妳依旧没变,我愿意和妳商量,将所知道的一切全部告诉妳,如果妳没有成功,我就当作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

刑歌:「我大致上明白了,不过你还真会考验人呢,为了商量天堂之门这个大麻烦绕了一大圈,不惜让委託拖延一个月,只为了确认我判断力是否和以前一样,黑桃,你这么有耐心的情况很少见。」

黑桃浅笑着:「不一定,我的耐心要看对象,我的直觉相信妳可以做到,妳値得让我等待。」

「多谢你的抬举。」刑歌说。

同样当过会长,刑歌很能明白黑桃的用意。

自家公会被外人入侵属于最高机密资讯,越少人知道越好,黑桃虽然为人爽快不拘小节,但也没笨到和非公会人士随便讲机密,今天向她毫无保留说出一切情报,代表黑桃是真的信任她。

当然,刑歌也知道,如果自己没有达成委託,黑桃便一个字也不会透露,因为将机密告诉一个能力不足的非公会人士,反而会碍事,增加更多风险。

黑桃说出天堂之门资讯,并提点刑歌自己是第一个受害者,这是情义上的表现,实际上就算黑桃知道却不告诉她,刑歌也不会怨怼,那只代表黑桃抛弃朋友,选择守护公会机密,这是正当无私的决策,如果换作刑歌自己也会这么做。

仅管是游戏世界,还是有很多现实残酷的对待,凭着一昧的冲劲和热血也许可以当上一流的战士,却无法当上一届大会长,有着适当的冷酷和情义,黑桃在这方面作的无可挑剔。

「黑桃,谢了。」

自己可能受到天堂之门陷害而退公会,知道这件事对刑歌意义重大,仅管黑桃只是举手之劳,随口提示一下,她也对此相当感谢。

「不会。」黑桃豪爽接受了,他问道:「得知消息,妳有其他想法吗?」

刑歌抚着额头,垂低眼帘:「不知道呢……我现在心思很乱,我被恶意退公会,,全是受到天堂之门陷害,居然真相是这样……」

「这……有可能吗?德里克也会牵扯其中吗……」

刑歌回想着从前,三个月前,她还是时空旅途的会长,每天忙着城战,忙着和各大公会周旋,因为过于忙碌,而忘了与人沟通协调,成了一个冷血独裁的机械会长,副会长德里克曾多次劝告她,但刑歌以公会最大利益考量,忽略了旁人意见,作出冷酷自我的决策,因此她严厉强势的作风,让内部里传来一些不满的声响。

如果这时,天堂之门趁机混入公会之中,恶意怂恿,造出不实谣言,将酝酿的情绪加温到最高点,那么,已经产生不满的会员们,和失望的德里克会因此作出什么事情,那也不一定。

那个温文儒雅,连一只蚂蚁也不敢踩死的男人,真的是发自内心想要把她推下台,自己想当上会长吗?

脑海里,逐一浮现出德里克的回忆。

在遭受背叛时,德里克高举着长剑抵上自己咽喉,手用力的都在颤抖了,她抬起眼,视线相交时……德里克那瞬间产生动摇的神情。

然而她绝望的退出公会,却看到德里克和公会众人,那想挽留却无法说出口的複杂神情。

再后来,刚把她逐出公会,不久后德里克忽然又请求着她回公会,没有解释原因,当然刑歌拒绝了。德里克种种反常举动,都太奇怪了。

看来,其中有鬼呢……她退出时空旅途,竟是天堂之门设计的阴谋开端。

黑桃皱起眉,从她的表情猜出大概:「看样子妳不知道真相呢,天堂之门的事,还有退公会的内幕……唔,德里克没和妳解释吗?」

「没有,他并没有说。」

刑歌摇头,脸色苍白,脚步有些摇摇欲坠,接受事实的她受到不小的打击。

「哼,那只三脚猫不过如此而已,是个男人就该勇敢表达想法,所以我说,优柔寡断的男人最令人受不了了。」黑桃不屑的撇撇嘴。

刑歌下意识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黑桃吸了一口气,开始数落着德里克:「意思是他太装模作样了——这个人平时很优雅,脸上总是挂着微笑,看起来很斯文冷静,要是以为他很可靠很温柔,那就大错特错了,这种人关键的时候反而会钻牛角尖,因为担心别人的反应,担心自己形象受损……担心各种婆婆妈妈的小事,而不肯说实话,加上悲剧英雄主义作祟,他宁可把过错全揽在自己身上,隐瞒住实情,照着自己的剧本走,也不愿意跟别人摊牌,把自己最真实最丑陋的模样公诸于世,哼,装模作样的做作男。」

「装模作样……德里克吗?」刑歌觉得意外。

「没错,依我看,德里克一定觉得愧对于妳,自以为对退公会毫不相干的妳隐瞒比较好,便主动把所有过错都揽到身上,自己一个当着坏人,让妳继续恨着他,真是个白癡自虐狂!」

黑桃讲的毫不留情,又狠又难听,却讲的很挺到位。

刑歌倒是因此笑出声了,黑桃说的没错,德里克确实有可能因为这些小原因,而不肯与她说实话。

「妳应该有一堆问题想问德里克吧,我告诉妳真相,目的已达到,不打扰妳,先走了。」

黑桃似乎也骂够了,伸手拍了拍刑歌的肩膀,再向旁边佣兵们打声招呼,便带着红心潇洒传送离开。

原创文章,作者:网文在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oulook.com/10169.html

用户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